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普纳达善和萨考利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17-11-28 浏览次数:100 [ ]

1955年12月11日星期天,美赫巴巴同美婼、玛妮、高荷、娜佳、美茹和拉诺,前往萨塔拉。埃瑞奇也陪同巴巴从美拉扎德出发。阿娄巴、拜度、宝、邓肯、古斯塔吉、基申·辛、奎师那吉、库玛、尼鲁、彭度、萨瓦克和韦希奴从美拉巴德出发跟随。卡卡·巴瑞亚又单独留在美拉扎德。克里希那·奈尔已被遣回(喀拉拉邦)马拉巴尔老家。中途,巴巴在普纳停留,巴布萨赫伯·辛德在他的撒玛特皮鞋店安排了小型达善活动,地点是卜德沃-佩斯489号,也是以巴巴名义每周聚会之处。巴巴从宾德拉屋来到这里,聚集了近300名爱者。阿提之后,巴巴发帕萨德。还私下接见辛德和家人。同一天巴巴离开,到萨塔拉,他和女子继续住在格拉夫顿屋,男满德里住花梨木屋。

撒晤斯期间积累了很多信件,到萨塔拉后,巴巴听了每封信,并授述回复。宝继续服侍奎师那吉;可到萨塔拉不久,奎师那吉病了,尼鲁帮助护理。与此同时,奎师那吉接到马拉巴尔的来信。巴巴在他康复后,遣他回家。叫他带一封父母的信——不反对他跟巴巴生活。奎师那吉去马拉巴尔,几天后返回,却没带信。巴巴立即让他原路返乡,必须带着父母的书面许可回来。但奎师那吉没带信又来萨塔拉,这次巴巴允许他留下。

这个期间,一个叫塔提亚·萨赫伯·贾达乌劳·布因吉卡的男子,从布因吉村到萨塔拉达善巴巴。这一次,贾达乌恳求巴巴到他村里给村民施达善。巴巴同意,时间定在12月18日。

布因吉(也叫布因)是座小村子,距萨塔拉15英里。数世纪前,希瓦吉王的母亲吉佳拜居住那里。布因吉卡是这个显赫马拉塔家族的嫡系后裔,被称作“萨达”(尊贵者)。他寓居祖辈宅邸,颇具名望。巴巴对他说,他在布因吉逗留不超过一小时,布因吉卡做出相应安排。

这个期间,巴巴还召警长K·S·萨凡特和妻子荷姆拉塔来萨塔拉。二人于12月18日星期天上午到达。他们是老爱者,遇到问题需要巴巴解决。在家里,荷姆拉塔每天坐在祈祷室里,沉浸于念记巴巴。不做饭,也不管孩子。孩子只好饿着,等到萨凡特傍晚下班回家。他得做饭,还得照料孩子。萨凡特给巴巴写信,今被召见。

巴巴建议荷姆拉塔:“我对你的爱很高兴。我知道你怎样日夜想我,专注我。脑子从不开小差,这很好。我是神,因而在每个人里面。但是,我在你里面高兴的同时,在萨凡特和孩子们里面却不高兴。我在这些孩子里面挨饿,没吃的,就对你不高兴。如果我在这些孩子里面,没有干净衣服穿,也感到不高兴。在萨凡特里面,辛苦工作一天回到家,发现孩子们可怜兮兮,我也对你不高兴。

“所以在你里面,你让我高兴,可在萨凡特和孩子们里面,你让我非常不高兴!如果你让我在所有人里面都高兴,我对你的爱会高兴得甚至改变你的命运!”巴巴的简单忠告深深打动荷姆拉塔,使她完全改变。从普纳来的路上,她对萨凡特或孩子们一言不发,心情低沉。可听巴巴说完,她微笑着拥抱了萨凡特,夫妇俩高高兴兴地走了。巴巴教给她崇拜他的真正途径。静心打坐是不够的;必须履行现实责任。

美赫巴巴在布因吉施达善的消息不胫而走,普纳、波尔、瓦伊和萨塔拉的爱者也纷纷前往。12月18日下午,巴巴同几位满德里来到布因吉。村民在村外迎接,希望游行护送巴巴坐车进村。巴巴却下了车,同村民一起步行,激动的村民唱歌击鼓领路。巴巴走到古老的府邸,布因吉卡在台阶上迎候。全家在巴巴面前举行普佳,后将巴巴领到一间装饰的房间舒服地坐下。巴巴宾至如归,孩子般高兴。布因吉卡对巴巴的莅临喜不自胜,只能默默伫立凝视。他蓦然想起介绍亲友,回过神来,跑前跑后,把每人领到巴巴跟前。其中有位叫科汗的亲戚,是老爱者。布因吉卡是通过他知道巴巴的。巴巴给全家发帕萨德,他们都好像已跟巴巴接触多年。巴巴在整座府邸走了一遍。巴巴和满德里被招待茶点。

村民们聚在屋外的开阔地上,巴巴走到阳台,在为他准备的椅子上坐下,四名女学生唱了校长专门为此创作的欢迎歌,描述了巴巴的神性和爱讯。

布因吉卡充满虔诚的声音,动情地致辞,最后总结说:“世界历史记载帝国及其王朝的衰败;而灵性历史上,你钻研的话就会发现,圣人和赛古鲁层出不穷,因时间推移和信众增加而持续不衰。”

村中长者为巴巴戴满花环,欢声雷动。从邻近波尔和瓦伊村来的布因吉卡的亲戚,恳请巴巴也惠临他们家,可因时间不够,巴巴谢绝了。

因阳台高出地面,巴巴下来,走到村民中间,达善开始。男女老幼井然有序上前,敬爱地献花环和顶礼。巴巴时而微笑,拍拍这个,把手放在那个头上,这种身体接触是一种媒介,有助于唤醒他们的心灵,让他们心中保持常新记忆。

来了近1000人,巴巴用一小时施完达善。会见布因吉卡及家人后,巴巴在欢呼声中启程,回萨塔拉。校童们喊着“捷巴巴!”追着轿车跑了好大一段。

美赫巴巴将于2月15日进入闭关,为避免在那时打扰他,安排工作开始,主要关系到满德里的食宿和个人职责。此外,收到许多涉及闭关和女爱者撒晤斯的来信。每个女爱者都希望巴巴访问她家乡。然而,鉴于巴巴为之分配的时间有限,这是不可能的。通信继续来来往往。最终撒晤斯取消。12月24日,通过巴巴(21日授述)的讯息,告诉组织者:

接续我12月5日的电报内容,未来一整年的安排,对我的一年退隐至关重要。必要的安排和供给尚未落实。时间对此和对我访问很多地点都太紧,因此我确定取消各地女子撒晤斯活动。无论我做何决定,对一切所有人都最有利;所以,谁都不用感到灰心。

我一直为女爱者的牺牲与服务深深感动;因此,她们对撒晤斯的热情不可减弱。在接下来的闭关阶段,我的全体爱者都必须保持爱的火花,满腔热情地为至爱工作,以便他人感到我的大爱与真理讯息之力量。

全体都必须记住我就1956年2月14日之后通讯的指示。


巴巴也在制定1956年访美的计划。12月20日,致电默土海滨的伊丽莎白·帕特森:“我确定意欲明年中期来西方。通知美国的每个人。”30日,巴巴又给伊丽莎白发电报:

巴巴希望你知道,并照常告诉每个人:他将于明年夏天来西方。这次没有女子陪同。他将带三名男子,将是特别而短暂的访问。赴美途中,巴巴打算在英国停留2天。不访问欧洲。他将在纽约逗留4天,默土海滨4天,加州7天,北加州约3天,南加州3天。这是大致计划。细节后议。

巴巴还给邓·斯蒂文斯复信说:“谁来见我或多少人来,我不在乎。但我主要是来给我的亲近者撒晤斯的,是他们的爱再次把我吸引到美利坚国土。”

12月26日,巴巴要来几本寄来的《神曰》给满德里——签名的给美婼、玛妮和埃瑞奇各一本;未签名的给拉诺一本,给其他男女满德里一本。但巴巴叫他们不要在1月7日前阅读。首版印了5000册。

1956年1月3日,巴巴由埃瑞奇、库玛和拉姆玖陪同,离开萨塔拉前往美拉扎德。从阿美纳伽召来查干守夜。次日,提鲁玛拉·劳到了,大阿迪把他领到美拉扎德见巴巴。他曾同泰卢固语组前来参加撒晤斯,之后被任命为(印度中部)温迪亚省的副省长。他希望就职前达善巴巴。写信给萨塔拉的巴巴。可巴巴要为工作去美拉扎德,遂召他前来。

巴巴建议提鲁玛拉·劳:“继续执行我的指示,爱我,要绝对诚实。不要辜负尼赫鲁和巴卜·拉金德拉·普拉萨德(印度总理和总统)。尽心把《神曰》译成泰卢固语。”巴巴手触一本《神曰》,送给他翻译。巴巴的祝福令提鲁玛拉·劳激动不已。被巴巴拥抱后离开。

1月4日晚,巴巴回萨塔拉,出发前就他不在期间美拉扎德的管理,对卡卡·巴瑞亚作了详细指示。途经阿美纳伽,巴巴在库希如宿舍暂停,见了顾麦和阿迪。

次日,在萨塔拉发生一件奇事。巴巴同宝和阿娄巴,从格拉夫顿去花梨木屋的路上,看见一个15岁的男孩在路上捡牛粪。巴巴叫他来,问:“你在做什么?”
少年哭了起来。“我家里穷,”他说。
巴巴指示他:“回家洗洗,来花梨木屋。”男孩离去,巴巴到花梨木屋的满德里宿舍。
男孩来到花梨木屋,巴巴问他:“你不上学?”他回答辍学了。
“送你上学,你去不?”巴巴问。“我们负责学费。”
男孩答:“我不想上学。”
巴巴叫彭度给男孩一卢比,他接过钱,回家了。男孩叫伊斯迈尔,他走后,巴巴对满德里说:“小家伙看着挺聪明。他最好上学。”
不一会儿,伊斯迈尔回来了。问原因,他说:“我是回来还钱的。我母亲说,不能不劳而获。”
“这儿活儿不多,”巴巴回复:“你要是同意学习,可以安排。”
“我给您说过,我不想上学!但要是有人在这儿教我,我就来上课。”
巴巴转向满德里,打手势:“宝,你教他,蒙他赐福!至少学学怎样为人做点好事!”
伊斯迈尔插话:“要是他教我,我答应学习。”
于是巴巴要宝当教师。宝很快了解到,伊斯迈尔除了当他的学生,还成为他的上司。

普纳爱者辛德、伽德卡、马杜苏丹、卡姆卜里、拉克希曼·塞德和萨达希乌·帕特尔等,希望巴巴在普纳给公众达善,并为此目的于一月初来到萨塔拉。巴巴答应他们的要求,日期定在1月14日。

巴巴率埃瑞奇、宝、库玛和阿娄巴,13日离开萨塔拉到普纳,住在伽内喜金德的达迪·科罗瓦拉家。已派彭度提前一天到,进行准备。达善安排在普纳气象站附近5号,伽内喜金德公园内的信德家房前。在宽敞大院里搭了大遮蓬,是夜彭度又指挥建了主席台,以便群众看到巴巴。普纳爱者夜以继日工作,直到拂晓才装饰好主席台和遮蓬。

1月14日星期六,从一大早,就聚集了几千名群众,等候达善开始。从那格浦尔、安得拉、哈默坡、德拉敦和孟买等远地,也来了许多爱者。早晨8点,巴巴在热烈欢呼中来到。男女分开排队,巴巴立即开始发帕萨德。原计划只有一个上午的活动,却因达善人数众多,延续到晚上6点。巴巴让中间休息30分钟,期间他在单独房间私下接见外地爱者。

巴赞和卡瓦里音乐持续一整天。普纳的著名古典歌手,马斯特·克里须纳劳和女儿,为神圣至爱演唱。马斯特·克里须纳劳跟巴巴已有30年联系。1929年巴巴生日庆贺,他到美拉巴德首次为巴巴唱歌。4年后到纳西科,在巴巴弟弟贝拉姆的婚礼上演唱。1937年又在纳西科巴巴的大型生日庆祝期间演唱。近20年后,他再度有机会在主跟前演唱,巴巴对他很满意。

拉姆玖的儿子,职业摄影师达度,也特地从纳西科来拍照。达善者中有很多官员,包括普纳市长和警察局长。

1月14日对印度教徒是个吉祥日——桑格拉提节。(注:玛克-桑格拉提,朋友中间分享甜食的印度教节日。)普纳爱者兴高采烈。活动期间,巴巴没有授述讯息或语录,而是持续用双手给提古(一种芝麻籽甜食)帕萨德——这是他的真正礼物。他会拍拍这个,摸摸那个的脸腮,有时把手放在爱者头上。他的微笑感染四周,目光在达善者心中点燃甜美的渴望火焰。

下午6点,达善结束。巴巴从主席台走下,坐上车。亲密爱者围拢上来,泪流满面。对他们的爱与劳动,巴巴表示满意。轿车缓缓驶过人群。空中响彻“捷阿瓦塔美赫巴巴!”甚至在他离开后,仍不断有人来伽内喜金德。普纳的爱者将巴巴触摸过的剩余帕萨德发给来者,直到晚上9点。这天近20000人领到巴巴的帕萨德。这是巴巴在普纳——他出生、玩耍、上学并在巴巴简手中获得大知之城——的首场公众达善。

巴巴到宾德拉屋看望杰萨瓦拉一家、杜恩·撒达和姊妹阿露之后,当晚回萨塔拉。

这次普纳达善只是1956年初,巴巴进入闭关之前的一系列简短达善活动的首场。巴巴回萨塔拉之后,毛尼·布阿来恳请巴巴到15英里外的库姆萨村施达善。毛尼·布阿一直在该村积极传播巴巴的爱。2000位村民尚无一人见过巴巴,都渴望达善。巴巴默许,并定下日子。

1月24日中午,巴巴同几名满德里乘旅行车从萨塔拉出发,半小时后来到库姆萨村外。村子位于提尔甘伽河畔,距戈雷岗火车站有3英里土路。迎候巴巴的村民将一辆牛车装饰成战车一般,由12对虎彪的犍牛拉着。毛尼·布阿请求巴巴坐上,巴巴走下汽车,登上牛车。村民载歌载舞带路,将巴巴领到达善场地。过全村唯一马路时,村民都从房前台阶边喊“捷巴巴”边向巴巴抛花。还不时拦住车,给他戴花环。在榕树下临时搭了小遮篷和主席台,作为达善场地。巴巴到后,从牛车下来,由毛尼·布阿和村里几位长者领上台。全场爆发“胜利属于巴巴”的欢呼,持续了几分钟。巴巴双手合十致意。村民接着献花环,唱阿提。达善开始前,巴巴说:“不要浪费时间给我戴花环唱阿提。这些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从我手中接受帕萨德。”

还警告村民不得触摸巴巴的足。但有些人情不自禁、习惯性地用手触足。巴巴因此离开主席台,走到村委会大厅坐下。招待巴巴和满德里茶点。巴巴呷了少许茶,把杯中剩下的递给毛尼·布阿。

周边村庄也来了很多男女老少,总共近5000人。有些人上前,请求巴巴继续施达善。巴巴说:“没人摸我的足,随时进行。”他们答应,巴巴回到遮蓬。这次没人再企图触摸他的足。男女分开排队,依次走上前,满怀虔信地领帕萨德。巴巴心情极好,评论:“看到周围环境,让我想起(舍地的)赛巴巴被游行队伍领到戈伯尔冈邻村的类似场面。”

巴巴原本答应施两小时达善,可他双手发帕萨德,持续到下午3点半。群众不断前来;巴巴触摸剩余的帕萨德祝福,离开主席台。被领到河畔圣人师利·达纳施的陵墓。照看圣陵的老萨度五体投地,向巴巴顶礼,接着献花环。巴巴拥抱他。他又请巴巴进去祝福圣陵。巴巴走入,很喜欢此地。

达善过程中,有的人把钱同椰子花果一起放到主席台上。巴巴指示毛尼·布阿:“用这笔钱支付活动费用。”毛尼·布阿犹豫了,因这项费用村民已志愿捐献。巴巴提醒他,每个方面都要服从大师;因此毛尼·布阿收好钱,转交给接待委员会。

巴巴让通知美赫吉,将车开到库姆萨,以便巴巴次日使用,去美拉扎德。不多时,美赫吉开车来到。见到他,巴巴表示很高兴。下午5时许返回萨塔拉。

翌日,邻近村庄的人纷纷来请巴巴,也惠临这些村子赐福。因时间不够,巴巴没答应。已计划在快到的闭关前,访问其他地方。不过,巴巴答应2月2日之后,在萨塔拉的花梨木屋给他们施达善。

在1955年11月美拉巴德撒晤斯的第一周,高达乌丽·麦曾来表示,希望巴巴在撒晤斯后,到萨考利休息几天。当时巴巴接受她的邀请,并对她说:“如果我去萨考利,要你亲手为我做饭。你同我的关系,如雅秀妲(奎师那的养母)同奎师那的。你是我的雅秀妲。”

最初的决定是巴巴在萨考利休息一周,但因他在进入闭关前的时间不够,只定两天并通知高达乌丽。但几天后,巴巴派大阿迪去萨考利捎信说:“巴巴将如约访问萨考利,但只会逗留两小时。”高达乌丽甚感失望,回话说巴巴至少要呆一天。最后,巴巴同意从上午8点呆到下午6点,访问日期定在1月26日。巴巴进一步给高达乌丽捎话:“我在萨考利不施达善,只吃你做的饭。”

因此,1月25日,巴巴由埃瑞奇、彭度、宝、尼鲁、古斯塔吉、库玛和基申·辛陪同,离开萨塔拉,前往阿美纳伽。在阿美纳伽,巴巴会见阿迪,指示:“明早去萨考利,告诉高达乌丽:我上午9点到,午餐后立刻返程。不要安排任何达善或接待活动。”

离开阿美纳伽,巴巴到美拉扎德过夜。次日一早,阿迪、顾麦、达克和瓦曼前往萨考利,传讯给高达乌丽。她回答:“巴巴把我视作他的雅秀妲。雅秀妲的愿望是他在这儿呆到晚上。”

阿美纳伽、普纳、孟买等地的爱者,获悉巴巴访问萨考利,都聚集在此。1月26日早晨7点半左右,巴巴离开美拉扎德,一小时后到拉哈塔村(距萨考利1英里)。在拉哈塔,阿迪传达了高达乌丽的口讯,巴巴听了很高兴。

当巴巴到达萨考利时,埃舍居民和他的爱者都在200米外迎接。未等巴巴下车,埃舍管家瓦格就上前给他戴花环。由一匹装饰漂亮的白马(卡基的象征)领头,游行队伍簇拥着巴巴,一边唱歌奏乐。巴巴来到寺庙,主牧师瓦桑特·德希穆克(查干的兄弟)做普佳。巴巴的轿车缓缓驶向耶希万特·劳家。巴巴下车,高达乌丽给他戴花环,把头放在他足上顶礼。坎尼亚(女尼)们跟着效法。

巴巴在耶希万特·劳家的沙发上就座,阿提开始。接着他问候高达乌丽的健康。告诉她:“我在这儿呆到下午4点。”

离开耶希万特·劳家,巴巴到乌帕斯尼·马哈拉吉的旧屋,进去坐了一会儿。接着又走到马哈拉吉的三摩地。在马哈拉吉的长椅对面一角,已给巴巴准备好饰满鲜花的座椅。一名坎尼亚唱歌,这首歌是(1920年代)巴巴专为马哈拉吉创作的,并在马哈拉吉在世时被唱。她后来又唱了一首歌赞美巴巴。巴巴心情愉快,笑容满面。

他问高达乌丽去哪儿了,被告知在厨房为他做饭。又问瓦格屋有没有电,瓦格答:“还没通电,有时候用发电机临时供电。”
普兰达勒插话:“因巴巴问了,一定会通电的。”
巴巴评论:“有了电,会为此地增光。”

女尼吉吉是马哈拉吉的老爱者,住在萨考利。她没在场,因生病,在海得拉巴。她遣兄弟来,请求巴巴到她房间坐坐,举行阿提。她兄弟很高兴见到巴巴,说:“我们今天得福了。美赫巴巴来到我们中间,是乌帕斯尼·马哈拉吉的恩典。”

之后,巴巴到厨房,高达乌丽忙着做饭,别的女尼协助。奇妙的事发生了:巴巴亲手帮忙擀普里饼。中间,还说:“我(做饭)没有(高达乌丽)麦熟练。”

巴巴看到厨房的女子们,还提议:“这里要尽快通电。”又微笑着对高达乌丽说:“我饿了。不再需要巴赞(歌),只要饱赞(饭)!”接着严肃地说:

我肩负着巨大负担,明天还得去森格姆内尔给公众达善,接着去(古吉拉特邦的)瑙萨里和巴杰瓦。全宇宙在剧痛中挣扎,可今天我们多开心!过了这么久,今天我终于要品尝我亲爱的雅秀妲慈爱地做的饭了。我总是享受极乐。没有其他什么让我享受;但与之同时,我作为万人万物,又通过每一个的痛苦而无限地受苦。

我多想呆在这儿,打弹子,吃我的雅秀妲做的饭——而不是四处奔波施达善,坐着忍到膜拜和阿提仪式结束。我永恒自由,却为自身原因,自愿让自己受缚。这全是出于我对众生的无限爱!


当人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巴巴身上时,他转过身,亲切地拍拍高达乌丽,对她说:“灶火太大。你大汗淋漓。别马上出门,会着凉的。”

巴巴走出厨房。马哈拉吉的老爱者,纽瑟文·巴如查,走来拥抱巴巴。在11月份参加美拉巴德撒晤斯的纽瑟文情不自禁,泪流满面。

巴巴牵住瓦格的手,疾步领他到马哈拉吉的小屋,说:“你精力充沛!”瓦格对此大笑,又将巴巴送回座位。

此时,已做好饭的高达乌丽来了,按巴巴要求,到他身边坐下。巴巴指示满德里达善乌帕斯尼·马哈拉吉的三摩地。之后,诺希·斯甘坡瑞亚上前给巴巴戴花环,巴巴也命他向马哈拉吉的陵墓顶礼。演唱巴赞。巴巴通过手势,指导塔巴奇(鼓手)怎样合上拍。同高达乌丽亲切交谈,再三提醒她注意健康。在这个凉爽的天气,她在凉屋子里没穿暖衣。

巴巴让演唱停下,说:

尽量认真听我对你们说的话。埃瑞奇明白我的手势;根据我在字母板上的授述,写了《神曰》。他从前很强壮,现今虚弱了。睡不好,吃很少,不出门散步,胃口不佳。但他辛勤为我工作。

我妹妹玛妮也工作辛勤。处理所有的西方通讯,一天到晚忙着打字。对他们二人,我毫不心软,对任何人都不软。我的心是爱的摩诃萨伽(大海),这是事实。正是因为此爱,我把弟子的身心碾成粉末。人除非变成尘土,否则不可能复活永生。

我的这个肉身,你们都看见,但不是你们应该看见、认为并感受的我。我在一切万物中,是一切万物。我是真实者。我是永恒极乐中的“一”。

我很爱高达乌丽,非常爱。这皆归因于她过去的联系。她同我有很多联系。


巴巴指着马哈拉吉的照片,评论:“这位老人把我带下来。你们有时侯感受或体验的最高类型的世俗幸福,只不过是永恒极乐的第七个影子。”

巴巴转向马达夫·劳·米萨,要他:“唱一首动听的歌,因为这会儿人人都昏昏欲睡。”众人大笑,马达夫·劳唱了起来。

巴巴从花环上摘了一片玫瑰瓣,给吉吉的兄弟,打手势让他吃下。吉吉的兄弟告诉巴巴:“吉吉在海得拉巴做了不起的灵性工作。即使在病中,她也每天给很多穷人施食,她深爱马哈拉吉,出于对他的爱,总是在当地做事。”
巴巴说:“确保吉吉在海得拉巴继续工作,不中断。”

巴巴接着开始给萨考利埃舍居民和女尼发帕萨德。告诉高达乌丽:“普纳达善,我给15000多人发帕萨德,现在感到很累。”给在场者发完,巴巴拿了一点帕萨德,放入高达乌丽口中。

接着巴巴又被领入一个房间,有位女尼病了,已卧床多日。巴巴给她帕萨德,拉着她的手。又用手爱抚她的脸。之后到吉吉房间,一名女尼代表吉吉做了阿提。巴巴对她兄弟评论:“吉吉很爱我。向她转达我的爱。”

接着巴巴去纽瑟文·巴如查家。巴如查患风湿病,热切等着巴巴到来。巴巴一进他房间,巴如查就抱住他号啕大哭。他领巴巴到祈祷室,让巴巴看他的那本《神曰》。对巴巴说:“书我虽然读了,却忘了所读内容。”巴巴用手触了一下书,建议:“要反复读。我现在触摸了书,你就能读懂了。”

巴巴在他床上坐下,对他说:“我很少坐到谁的床上。你有多幸运,我坐在你床上。什么都别担心。”
巴如查回答:“巴巴,我把身体交给了乌帕斯尼·马哈拉吉,所以对我来说没什么担心的了。”

巴巴满意,接着又走回耶希万特·劳家。高达乌丽捎话说饭好了,巴巴走到她房间,由她侍奉用餐。她慈爱地劝巴巴:“请吃些蔬菜。何不尝尝这个?再吃点米饭豆糊。”巴巴吃得津津有味,称赞每一道菜。神成为孩子,享受养母的关怀!高达乌丽不停添菜,可巴巴吃不完,孩子般表示吃不下了。盘中剩下饭菜,巴巴叫高达乌丽分给女尼,作为他的帕萨德。

之后巴巴对屋中全体在场者说:“世间所有女子中,高达乌丽的心属于最纯洁的,我非常爱她——远远超过她爱我的程度!”

巴巴走出房间,到一棵树下坐。这时,斯瓦米·希瓦南达的女信徒,锡兰的萨奇塔南达·玛塔,到了萨考利。她以斯瓦米·希瓦南达的名义,在当地管理“神圣生活协会”。特来萨考利求见巴巴。巴巴由埃瑞奇陪同,把玛塔带到僻静处,私下接见她几分钟。

之后,巴巴回来,又坐到树下。要橡皮球。马上送来一只,巴巴叫女尼等接球。开始嬉戏地往各个方向扔球,让女尼和爱者好不开心。之后巴巴叫众人去用午餐,他来到耶希万特·劳家,一些人等着达善。巴巴坐下,鲁斯特姆·卡卡开始唱歌,在场者达善巴巴。

不一会儿,花环积了一堆。达善后,巴巴到马哈拉吉的小屋,坐到遮蓬下。高达乌丽走来,坐到巴巴身边。巴巴问:“你吃过了,把帕萨德给坎尼亚(女尼)了?”
她含笑回答:“是的,巴巴。”这天阿瓦塔的神爱光辉弥漫萨考利,在他的爱里,在场者体验到一种亲密无间。

巴巴评论:

美拉巴德撒晤斯活动期间,我对身边聚集的爱者授述了许多语录,解释了许多东西。我着重强调的话题之一,就是“伪装”。伪装是何意?是指在外部表现你内在实际上所不是的。神宽恕一切,但我告诉你们实话,他惟一不宽恕的,是虚伪。

撒晤斯前两个月,消息传来,我的一名信徒在北方邦某地组织克坦活动。举办活动主人家的小孩死了,又被那个信徒弄活了。
这个消息不让我高兴。相反,我开始觉得,还不如组织克坦的那位信徒死掉。


巴巴继续:

灵性道路上有人能操纵睿地-悉地(第四层面的神秘能力)。甚至能起死回生。但他们也因此陷入幻相罗网。从我这里,不要期待任何能力展示!你们看见太阳及光辉,认为宏伟强大。可实际上,太阳及其力量与光辉只是实在的影子而已。有趣的是,那只是赛古鲁所掌控和施展——为人类利益而使用——的能、光与美的第七个影子。

处于第六意识层面的圣人也无助(证悟神),离开赛古鲁的帮助,再也无法前进。我处于永恒极乐,但马哈拉吉把一切——整个宇宙——都系在我的脖子上。我永恒自由,却让自己受缚。


演唱开始。巴巴取个枕头,当塔布拉鼓敲奏起来。突然,他沉浸于自身,手指快速上下挥动。闭上眼睛,猛然踢了几下右腿,似乎在踢开什么。这持续了两分钟。

巴巴走出小屋,开始在地上打弹子。高达乌丽、全体女尼和埃舍多数居民在场。高达乌丽一直很想看巴巴打弹子,曾捎话给他不要在她来之前开始。

巴巴连续击弹子数分钟,接着说:“我擅长游戏,因为从时间之初,我就一直在跟宇宙游戏!

“古代,睿希和牟尼做这个游戏,有深刻含义。要打赢,选手必须击中弹子14次,方可宣布胜利。击14次,表示神圣意识游戏在最终证悟之前的7次下降和7次上升。”

巴巴接下来去高达乌丽房间,荡了马哈拉吉的秋千。有人抱了只白兔进屋,巴巴把兔子放在膝上,拍了一会儿,然后还给高达乌丽。埃瑞奇说,巴巴喜欢在萨塔拉的雌马希巴。他每次给希巴喂胡萝卜,马都吻他。

巴巴敦促坎尼亚:“你们都要继续爱高达乌丽。”
就在这时钟响了,一名女尼应道:“时钟确认了巴巴的希望!”在场者都笑了,在巴巴身边很高兴。
巴巴问:“你们当中谁唱歌好?”一个姑娘上前。有人去拿鼓琴。
与此同时,巴巴建议高达乌丽:“照顾好身体。盛夏不要旅行。夏季就连住在这里都不利于你的健康。5月要去山中避暑。穆索里5月份很美。气候宜人。”

女子唱后,巴巴说:“六个月后,我必须去美国两周,去英国两天。西方有位影星读了《神曰》,对我生起很大敬爱。(注:指琳达·克里斯汀,后来嫁给查尔斯·坡德穆之子——也是演员的埃德蒙·坡德穆)从2月15日,我打算隐居一年,对美英的访问将在隐居期间。回来后,继续闭关,直到1957年2月15日。”

巴巴补充说:“今天对你们大家,我显得开心。打弹子、掷球、同你们说笑。但实际上,你们中无人理解我和我须做的工作。我跟奎师那、罗摩和你们阅读听闻过的许多其他人是同一个。”

巴巴叫库玛讲奎师那及其祝福的故事。库玛讲到:“据说,乌特拉之子帕里克希特出生时,是个死胎。奎师那说:‘我不施奇迹。但如果我从未撒过谎,如果我从未食过言,如果我从未害过人——如果属实,就让孩子活过来!’”

巴巴评论:“令众人惊讶的是,孩子确实活了。奎师那的祈祷则成为大量娱乐的源泉。奎师那故意强调他的所有表面缺点,戏弄亲友爱者的头脑,以启发他们认识到,他表面说的话只是表象。他实际说的话,句句兑现。

“大众普遍认为奎师那在撒谎。我是奎师那。在撒谎、许诺并违诺艺术上是老手。但要记住,我也超越这一切,因此我的诺言个个兑现。”

巴巴解释:“原先我对你们许诺,在萨考利呆7天。后来让人捎话,呆2天。现在我在这儿呆7小时,从而兑现原诺言。永恒中,7天或7小时都一样。”所有在场者,包括巴巴本人和高达乌丽,都开怀大笑。

巴巴最后建议:“要保持心灵纯净,爱我。别让其他任何念头介入。心干净时,我住里面。心中的污秽(业相)一旦清除,就找到了我,因为我已经在那里。”

巴巴叫女尼再唱一首巴赞。她开始唱,巴巴再次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情绪改变,拿起多拉克,随歌击鼓伴奏。高达乌丽等开始摇巴巴坐的秋千。一齐唱起这个她们曾为坐在秋千上的乌帕斯尼·马哈拉吉唱的同一首歌。

巴巴走出房间,来到井边。女尼们感到又有趣又惊讶,以为他兴许走错了路。可巴巴是到井边看井水够不够的。高达乌丽招呼巴巴回屋,给他上茶。他呷了两口,就还给她,打手势说:“我吃了饭,打了弹子,饮了茶;我荡了秋千,给了达善和帕萨德。我听了歌,在我的雅秀妲身边呆了几乎一整天。现在我得走了。”

他匆匆走到寺庙,听了他的阿提。又到马哈拉吉的住处,站在那里,叫伽德卡唱阿提。完毕,巴巴指示满德里,向那里的马哈拉吉的凉鞋顶礼,他们毕恭毕敬做了。巴巴说:“就是在这个房间,马哈拉吉合掌对我透露,我是阿瓦塔。”

巴巴几乎是跑到泊车之处,坐入汽车。众人欢呼“阿瓦塔美赫巴巴凯捷!” 下午4点,随着轿车驶离,巴巴满面笑容,向高达乌丽·麦挥手道别。两小时后抵达美拉扎德。巴巴的车消失,埃舍的人依然久久眺望。

俘获了他们的心,心灵大盗随即离去!

对萨考利之行,巴巴感到满意,当晚留宿美拉扎德。

石灰翻译  田心校对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第十四卷]:无
下一篇:[17-11-29] 寇诗德最后的日子
上一篇:[17-11-26] 马拉地语撒晤斯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