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面纱制造机
作者:达文·肖 发布时间:13-05-22 浏览次数:1680 [ ]

局限产生于以自我为中心的欲望和自我意志。一切形式的占有欲皆引向受限生活。——美赫巴巴


我们一直由光明海洋,由光、爱、喜海洋围绕。神是宇宙中万人万物的统一基础。神在万物。万物是神。

无论我们自以为寻求什么,无论业相驱使我们寻找什么,实际上我们是在寻求融入这个光明、遍在的神圣海洋,体验永恒、常驻的实现。换言之,我们真正寻求的是与神合一之喜悦。

全失即得

我们的虚幻生活是一场空梦,美赫巴巴说,接近神是唯一真正值得的努力。不过,一般共识却是,幸福在于满足欲望,在于用占有和成就强化自我,无视那只会制造更多欲望、更多纠葛、更多枷锁之事实。

在内化道路上,我们经历一种精练、觉醒过程,摒弃自我因素,将能量升华,用之燃亮对神的爱,把自我推向神。因此,灵性进步不是发展意识之获取过程,也不是自我的一种成就。而是将意识从业相束缚中解放,摆脱与虚妄的纠葛,重要的是把真实邀入我们的生命——向内在的真理敞开。这与心理工作构成显著对比,后者是试图摆脱痛苦的业相模式,以便在幻相中创造一种愉快的存在方式;换言之,试图不自觉地调和业相。

我相信,作为求道者,专注应该是爱神,与之合一;首要工作不是自我实现,而是自我泯灭,即歼灭人格我,融入神。

内里阴天

在醒悟到必须作出努力,摆脱业相束缚之前,我们一直忙于给自身意识制造面纱,却纳闷乌云来自何方,何故缺乏洞见。

美赫巴巴清楚地解释,业相是软弱,或者说束缚,业相面纱是灵性展现路上的障碍。遮蔽意识,不让我们看清内在层面,体验内在的神。

当然,对业相面纱我们只能泛泛而谈。它们在具体方面因人而异,依个体的扭曲、无知意识而定。我们吸收并织入意识模式的面纱,或者说印象,大多由欲望本性之妄想机器制造,主要表现为淫、贪、怒、妒、冷漠感、傲慢、及一切的自我主义形式。其它面纱由种种错误观念和虚假的有限感制造。

借口

驱逐意识上的面纱是主观工作,我对美赫巴巴教导的理解是,道路对每个人乃是通过各自的业相。认为这些业相面纱会随时间推移自动清理,无须付出努力,则是在推迟我们的自由。

我们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来维护渺小的欲望本性和自我。多数人想游戏于幻相,且拥有内在自由。想要一种灵性保护和指引感,并培养一种包容自身弱点的人生哲学。而且,我们认识不到那是弱点;认为它们不过是浊意识的属性。因此,涉及到放弃这些面纱时,人们倾向于找借口。真的是那么做的时候了?真有必要吗?巴巴要我们还是只要最亲密的东方弟子那么做?

欲望

面纱的最根本致因,是我们被俘虏占领我们意识的内、外部客体和感受所吸引。这种占领等于浪费一生。美赫巴巴说我们在无知状态“不断地处于欲望的掌控”。欲望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寻找理由,让它继续运行。

自我由肥厚的欲望构成,后者就像不停向外伸的精神触须。自我不愿放弃自身存在,为延续生命而聪明地欺骗头脑,甚至找到扩张途径。

我们就像是又瘦又饿的兔子,来到农夫的菜园。想方挤进篱笆墙,大饱口福。要回家时,却爬不出篱笆,因为太胖了!我们在伊甸园,虚幻世界,吃得肥胖。有一天醒来,发现自己成了俘虏。开始渴望自由。意识到必须停止见什么追什么。认识到必须瘦身——通过抛弃业相面纱,即浊层面的欲望执著。

根本上,欲望是对我们固有完整的拒斥,该完整不是孤立的,而是在大师神爱和恩典光环内的完整。欲望机器让我们不得完整的唯一障碍。我们发现,努力设法让机器停止运转哪怕很短时间,就能体验一定程度的先天完整。

局限

1954年,我们18位西方男子,作为巴巴的客人,到美拉巴德生活三周。有一次我们聚集在美拉巴德静修所的大房间,巴巴说,“我们走出这个房间,看见山等等,为什么?因为我们把它投射出来。一切都是我们。作为神,我们是整个现象的独一制造者。我们纠缠其间。很难走出那种纠葛。”这说明我们把自身创造当作真实,给意识制造面纱,施加限制。

出于自满,我们倾向于接受灵性局限,却对此毫无觉知。我们从分别、多元、不测事件的角度思考。灵性局限包括受时间制约。巴巴说时间是摩耶的作品,我们却让它制约思想。这种时间感需要变化。必须拒斥“将来”。比如,巴巴说,需要多少人生才能成道或解脱。很多人灰心丧气,认为达到目的还要很长时间。不过,我认为我们已将大多数人生抛在身后。

灵性局限在意识里根深蒂固。我们对受限感到舒服,对无限倒觉奇怪。通过接受大师的爱和恩典,就能体验巨大的灵性自由和拯救。而要这么做,就必须停止限制神!有时候我们判断他的无所不能,把他想象成匮乏。即使肯定他无所不能,能做一切事情,感受和行动却恰恰相反。

我们还会发现,我们给大师设置局限。不自觉地形成观念,把自己束缚于局限,实际上阻止自己接近大师,巴巴。认为在臣服他之前,必须净化自己,就是一例。这建立于错误观点——他的爱取决于我们的所谓好或值得。这种看法是在局限对他的不受限、无条件爱的体验。我们或许会认为巴巴属于过去,和他亲近已不再可能。事实上,巴巴属于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容易接近。

灵性局限之念头,限制了头脑和心灵的潜力。巴巴说我们需要倒转创造和认知过程,同时又不消除意识。觉知到我们是自身局限的编程者,即巴巴所指的“征服无意识”的一个方面。

错误观念

作为求道者,我们也许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试图改正从潜意识心层面,骚扰我们的潜在错误观念。对每一个错误观念追根溯源,我们发现一生主要用于对付错误答案。把虚假当作事实。

我们在世界真实、自身受限的错误观念中长大。从一开始就把这一切视为天经地义。有很多错误观念,我们看作正常生活的一部分,却意识不到这些是错误观念,扭曲我们的内在觉知。作为求道者,我们必须识破错误观念及其结果,用最接近的真理取代之;因为不能将真理添加于错误观念。

错误观念可包括妄想和胡思倾向。有时候我们人尚未起床,思路就已“离站”,甚至觉知不到这已发生。早晨一醒来,头脑就启动,我们给它一个思路,它又把我们带入其它思路,这些构成了我们全天的内容。我们就这样卷入这些思路,而不是主动控制和采取明智选择的思路。

错误观念还涉及到低自尊,这建立在对自己真正是谁、是什么的不正确评价之上。“人心想什么,就是什么。”——此乃发人深省的道理。每天的思想、看法和接受的局限,都是我们所受束缚的一部分。我们从潜意识和观察中先下一个结论,再去寻找肯定该结论的证明,这又反过来巩固该结论。

错误投射

我们不只是把错误观念运用于自身。有趣的是,也许还无意识地强化在别人身上观察到的东西,而不是在内心肯定他们的生命真相。对人定型归类,是一种错误。把别人的物质方面投射回去,该方面会倾向于在他们身上发展。

这种投射是拥抱局限的分别观点,而非巴巴讲的更包容的真理——我们在灵魂层面皆一。所以,若在别人身上寻找灵魂,理想我,那也会在他们身上强化。强调他人的灵魂品质,可成为我们内在工作的一部分。

当然,在现实层面,我们也考虑人们的业相方面,但同时又从其真正、理想我角度看待他们——强调这一点,而非别的。这么做,是在帮助他们揭开面纱。这意味着,把人们视作实际上在求道的灵性生命。为获此认知,坚持:“巴巴在做一切”;“巴巴是行动者。”

我知道对我们大多数人,要投射别人的基本真相,需要付出努力。但若能培养这个更灵活的态度,则不仅有利于他们的意识,也有利于我们自己的,因为我们的所思所想,影响我们的生命。想象别人的弱点,会反射到我们的意识。想象别人的理想我,则是在召唤我们身上的同样东西:我们的生命真相。看别人的高尚面,并不总是容易,但值得尝试。

在巴巴身边,我们会强烈地体验这种来自他的投射。巴巴的临在辐射,具有完全笼罩人的低级本性,激发其高我的效果。而非他在一个封闭的盒子里,你在一个封闭的盒子里,你们互不影响。他乃是真理实在,他辐射真理、实在、光明和神爱,你则辐射虚妄和幻象。总得有一方让步。所以,当幻象开始让步时,光明便开始降临,你体验到一种深刻的内在整合和灵性提升。

有色念头

我从美赫巴巴那里了解到,我们得在一切的层面对付业相。我们更意识到表层意识的业相,而在潜意识中我们也许只是觉知到感受或驱使力。有意识与潜意识业相的关系是,因潜意识业相,有意识的念头染上某种颜色。

也就是说,当我们让潜意识层面的业相驱使我们行动,或对事情下结论时,结果倾向于确认并巩固我们潜意识心里的错误观念。例如,业相以某些欲望的形式,进入有意识心,而这些欲望已被潜意识中的一定错误观念所形成。

我们也许认识不到这些强迫力和感受从何处来,涉及到什么,但随着时间流逝,则更能觉知到其作为情感或强迫力的机制。这时就会对它们有一定的明智控制,不给予反应,也不被迫将它们付诸行动。这类似于通过认识和英明调节炸弹机制来拆除之。

识破妄念

这也许比较玄奥,难在理性层面交流。随着从二元领域,升至直觉和洞见层面,我们对这些事情的清晰度和内在觉知也会逐渐增加。这都属于个人体验的一部分。

我对潜意识工作的最佳经验是在巴巴的指导之下。我会发现自己能够投入潜意识,在该层面工作。可以说能够清扫房间,排除业相蚊子,不被它们咬。是可以学会把它们轰出意识,不再影响我们的有意识生活。

这都说明了评价念头、欲望、情感——我们面对的一切——的重要性。在灵性道路上,一点一点地工作,纠正潜意识里的错误观念,阻截整个业相模式的形成机制。学会立足于真理的不同方面,抵制错误观念。我们会看透它们,明白它们引向何方。然后就得做出选择,是继续制造业相面纱,还是转到更清晰的方向。

我的感觉是很多人让自己停滞于生活习惯。我们相信疑问,相信自身局限,相信别人也都似乎相信的各种事情,而实际上它们并不是其表面。我们停留在怀疑、恐惧、焦虑和对立之类的层面,而非专注于神或巴巴,把我们的生命押在他那里。

微妙面纱

通常,隐于潜意识的自私自利和秘密欲望,会偷偷摸摸地蒙蔽我们的意识。这些欲望以极微妙的方式运作,呈现于意识,要求满足。甚至设法进入我们对神的信爱。这些微妙面纱使我们的内在视觉变色,在我们头脑中生发对大师的怀疑,造成信心不足。

对这些微妙面纱的运作,我们也许觉知不到,却能做大量的工作,揭示最深信心。这很重要,因为巴巴说“信心置于自己的大师时,便达到自然高峰和目的。”

灵性道路要求通过对大师的信心,达到内在转化,如果我们爱他信他,一切事情都能转化。新的启示就会揭示。如果我们信任他,相信他的真正身份,就会拥有这种信心。心灵打开,我们变得坚强勇敢。敢于涉入灵性价值的未知地,敢于放手虚妄,肯定内在真理。

因为信心,我们信任他在我们生活中对我们做的一切,即便我们不喜欢所发生的事情。他一直不停地给我们那么多爱,从不辜负地支持我们,无论我们在经历什么。

田心译自达文·肖《努力与恩典》 第4章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努力与恩典]:无
下一篇:[13-05-23] 溶化面纱
上一篇:[13-05-21] 马哈巴里什沃会议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