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歼灭虚妄
作者:达文肖 发布时间:15-10-15 浏览次数:1632 [ ]

我的工作是抹除之道。此乃坚强之道,非软弱之道;你们藉此在我的爱里成熟。——美赫巴巴


美赫巴巴确实无所不能,一如神圣的魔术师。我们若完全向他敞开,不坚持用有限观念去限制他,他则能够做任何的事情。我们也不可限制自己,不应妄自菲薄。巴巴对我们的自尊——我们的自我价值和自信——工作,因为自卑把我们的意识推向错误方向,推向消极否定。我们需要自尊,不带自我的自尊。

自尊即振奋精神,而非振奋妄我。重要的是保持精神尊严,而非妄自尊大。自尊更像一种整合感,把分散的自我结合起来,不是骑上马横冲直撞。行道时,自我整合伴随着对妄我的逐步放弃而来。

自灭之道

维系虚妄存在的,是我们对身体或个性的认同。实际上,我们什么都不是。美赫巴巴在语录《什么都不是》中说,“什么都不是,意味着真理。你不‘是’时,就是神。”自我却依然坚持,所以说自我歼灭是那么重要。我们将自灭与自尊相结合,以迈向什么都不是。这似乎矛盾,在某种意义上确实矛盾。一个人什么都不是,在对立之外却是一切。

太多的人将歼灭看作负面的事情。我们什么都不是,是一种正面的事情,应积极地实践自我歼灭:将自我置于我们的念头之外,让巴巴的精神通过。当然,我们必须抱着正直的目的,这要求我们采取不同于世俗人的道路。

行自灭之道同时保持自尊,涉及到大量的工作。1962年在印度东西大会聚上,美赫巴巴叫我宣读他的“我亲爱的工作者”讯息。其中说道,“我的工作之道是歼灭之道,此乃坚强之道,而非软弱之道;通过此道你在我的爱里成熟。”因此这条道路涉及到培养一种更无私的态度。

灵性进步的标志是通过自我歼灭,而非妄自尊大。觉知到自己什么都不是,即意识到是我们不必再试图成为什么。最终决定放弃试图成为什么的徒劳追求。

出现于生活中的情形,给我们提供理想的机会,把一切交给巴巴,放下。我们学会看见哪里还有要求。并开始把一切看作摩耶,不再当真。换言之,我们认识到不把生活本身当回事儿。不再把它看成真实。关掉欲望机器,保持内心平静不乱。这都是自我歼灭道路的一部分。

自我歼灭之道还涉及到自我克制。克己不是指推开第二块蛋糕。而是内里立足于真理立场,否定自我。这个克己层面更主观,而非客观。绝不是可炫耀的东西,也无法衡量。

自我歼灭之道引向更深的密学,以及对上帝、对真理、对实相的更深信心。这条道路包括在地上瞥见天国,尤其会体验随之而来的一些喜悦和洞见。

消灭与支持

美赫巴巴要我们削减到最低限度的是自我。然而,当巴巴说逐渐消灭自我时,不少人产生消极反应,因为当人感到自我削弱时,趋于变得消极。不过,奇怪的是,在自我歼灭过程中,你仍会拥有无上的自信。

我们的自信来自这样的知识:我们被巴巴赞同,被巴巴加强,被巴巴爱护。巴巴根本不批评判断,也不对我们的弱点耿耿于怀。而是督促我们爱他,爱神,爱真理,向真理努力。

随着成熟时,洞见产生。我们能够及时看到业相怎样在暗中侵蚀我们的灵性能量。这样我们就有某些有形的东西来工作。就能处理曾经造成自卑、缺乏自信等业相情结的负面编程。就能够看到其虚假,不必再受其影响。业相活动的程度和类型因人而异。有些东西次要,有些重要,有些需要多年才能解决和摆脱。本着这种精神工作,弱点就会脱落。

开始时我们不敏捷。边走边学。好比打网球,不因初次失败而放弃,而是锲而不舍。当然,这都是个人密学的一部分,而不是建立于教义或信条。我们将深奥灵性密知与实用心理学相结合,创造出多种方法,用于内在努力。我们的努力基于立足内在真理、越来越信爱神之愿望。这还包括自忘;爱大师乃是忘记自我的最佳途径。

随着自我的削弱,我们体验更大的内在自由和平衡。能够多少意识到融入实在,融入神。通过融入神圣至爱,我们开始体验自己什么都不是,还在一定程度上觉知到大有,因为我们瞥见到无限性和无时间。

这在巴巴身边时而发生,伴随着他将我们拉入他的生命。即便现在,虽然巴巴不在肉身,我们也能够且应该融入神,融入大师。他让我们分享他的一些意识,以便我们逐渐地与该意识认同,与有限“我”及一切局限脱离。
自我歼灭等于最高程度的自我臣服。它让我们凭借恩典,最终与至爱融合。与他融合不是一个人给自己添加什么;只有被彻底歼灭时才有可能。

善恶天平

我们一直将价值观、自我感,建立于善恶天平。随着升出二元层面,必须放弃该天平。弃置善恶天平,不是说放弃行动中的责任或善恶价值。在摆脱善之前,必须培养善。因此,随着灵性进步,我们继续行善,与之同时,丢开善恶天平。

然而,善本身并非目的。巴巴说“善是灵魂消灭自身无知的工具。”它乃提升意识的副产品,是走向无私的必要一步。因此,不要重视、而要或多或少忽视之。

弃置善恶天平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们开始时也许感到,“我做了这,””我好,”“我坏。”但最后我们说,“我尽了最大努力。”我们不求赞赏认可,也不为任何事而痛打自己。而是安于这样的知识——巴巴对我们的看法超出了浊层面。

我们发现,丢开善恶天平,认同巴巴对我们的看法,让我们更快乐。我们体验到精神(而非自我)的提升,逐渐地进入更自由的意识层面。换言之,我们在扩展意识,同时尽量不扩展“我”。这成为个人的展开问题。

“我非好”

我们在“我好”与“我坏”之间摇摆,直到看见自己非好也非坏。巴巴谈到,当我们认识到好是一种局限时,所面临的困难。他不是要我们解除我们的“好”,而要认识到那是又一个必须抛弃的局限,从而拆除与好的“认同寓所”。我们的认同才是问题。在认识到自己非好也非坏之前,我们认为自己必须非此即彼。

”我们倾向于制造一个好自我,而不是简单地让自我溶化。一个心理学秘密是:我们若愿意丢下对“好”的坚持,就能放弃“坏”。例如,如果你做了件自感“我坏”的事情,不要只是说“我否认我坏。”因为那暗含着“我好”。这就是钟摆来回摇摆的意义。不过,你可以说,我否认我好或我坏。作为灵魂,我是自由的。

超越善恶的一个根本方法是,通过认识并坚持“我非好”,来抵消“我坏”之错误判断。这不是宣称“我坏”的另一种方式;而是通过否定“我坏”之观点,来彻底停止摆动的一种方法。只有停止钟摆,才能升出二元层面。

用下棋比方,我们是在利用推理思维,设计一些走法,来抵消有限自我的那些走法。要走这种相当令人惊讶的棋步,从“我坏”到“我非好”,我们必须愿意丢开“我好”之观点。以此方式,废除那两种自我判断,打开通向超越善恶的真理之路。这对有限自我是一个重击。全都是巴巴所说的“征服无意识”之棋赛游戏的一部分。

恩典维系

我们意识到自我在坚持某个观点时,就能做出这种应对的棋步。比如,不试图保护自我观点,而是坚持“我什么都不是。”若没准备好采取如此大胆这一步,我们则可以说,“我被巴巴的恩典维系,因此(作为自我)我什么都不是。”

事实上,维系我们的,不是我们的善恶、而是大师的恩典。恩典对“罪恶”(弱点)的处理,是通过提升我们的意识,驱除所谓的罪恶观点,因为恩典包含着全能,因为恩典等同于真理和神爱。最终我们必须停止将自我感建立于虚妄的善恶价值之上,而是要接受自己受恩典所维系。

自我忘记

自我歼灭不是指自我迫害。倘若神爱我们——他确实如此,那么我们也能爱自己。但我们必须宽恕自己。这很重要,因为我们无罪。我们不是身体,也不是个性,而是无染的灵魂。若要采取自我态度的话,为什么不认同于“我纯洁”,而非“我有罪”?

我们作为无走向至爱: 无地位,无美德,无观点。对于他,我们是打开的书,有无数的错误,但他是慈悲之主,不停地宽恕我们的妄我所做的错事。他不评判我们。我们乃不受限的灵魂,他就是这样看我们的。我们的避难所是他对我们的爱。

田心译自《努力与恩典》第13章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努力与恩典]:无
下一篇:[15-11-16] 脑心和谐
上一篇:[15-10-14] 宣布阿瓦塔身份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