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比利的故事
作者:田心 发布时间:07-02-02 浏览次数:4079 [ ]

今年的永恒日——美赫巴巴离开肉身38周年纪念日(1月31日)那天,我在阿瓦塔之寓遇见从美国来访的退休教授比利·巴姆(Billy Baum)。他跟杰夫讨论了一些最近科学动态和形而上的问题后,在我的要求下给我们谈了他的求道经历。

比利在纽约长大,父母是俄国籍的犹太人,共产党员和无神论者。比利说他父母对他的最大影响是对正统宗教组织的怀疑,但他们思想又很开放,不教条。比利16时,跟几个同龄少年加入“纽约伦理文化协会”,目的是为了参加那里的舞会,跟女孩子跳舞。但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参与者必须上一些基础课程,比如政治、社会学等。比利觉得这些课没意思,但发现有一门比较宗教他很感兴趣。这是他第一次接触东方神秘主义,一下子迷上了。他买了《博伽梵歌》,一遍又一遍地读,后来又购买了《博伽梵歌》的其它几个英译本,一句一句地对照推敲,试图发现原文的真义;同时广泛阅读了能找到的所有灵性方面的书籍。

1966年比利读完博士学位后去了英国,之后未婚妻来英,跟他一起周游世界,最后他们到了日本京都的一所为专为西方人开设的禅修院,并在那里遇到一位不凡的禅师。比利说这是他遇到的第一个没有自我的人,在他身边你感到他的权威,又体验到喜悦。比利和未婚妻是仅有的两个西方人,很受厚待,禅师不仅教他们静心、茶道等,还带他们参观京都的其它古寺名剎。

过了一段时间后,比利在一次静心后,找老师交谈,问了一些问题。比利说他已经记不得了,好像是与幸福的条件有关的问题。老师认真地听后说,“禅不适合你,你应该回西方,寻找适合你的道路。”

比利遵照禅师的指示,回到美国。在思想活跃的哈佛大学,比利接触了一些很有趣的人和事物。他说给他印象最深的是拉姆·达斯(Ram Dass)。拉姆·达斯原名叫里查德·艾珀特(Richard Alpert),是哈佛大学的心理学教授,他跟同事提莫西·里瑞博士(Timothy Leary)博士相信LSD具有促进灵性成長的潛力,他们不但身体力行,而且鼓励学生使用毒品,因而被哈佛开除。但这并不影响他们成为1960年代嬉皮运动的精神领袖。

比利说,1969年他去听了拉姆·达斯的一次讲演。后者一进讲堂,比利就完全震住了。从前的艾珀特博士是个典型的正统学者,三件套的西装,头发短短,钢边眼镜。现今他眼前的拉姆·达斯却蓬乱的头发披肩,身穿睡袍似的白色上衣,赤脚走到讲台,盘腿坐在桌子上,随即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在印度的经历,原本50分钟的讲演持续了3个小时。

在这次演讲中,比利第一次听说“大师”和师徒关系。这让他激动不已。本来就充满好奇心的他,开始关注身边发生的一切。有一次他和妻子餐馆用餐,看见侍者的项坠里的照片。他问这是谁,也第一次听说了美赫巴巴的名字。他的好奇心大增,跟侍者谈了一个小时,但离开后就没有继续深究。不久,比利在哈佛心理学系的同事斯金纳(B.F.Skinner,美国最著名的新行为主义学家)清理办公室,(每年两次)把不想要的书放在讨论室的课桌上,供人选取。比利从办公室去实验室,刚好要经过讨论室,他看见一套美赫巴巴的《语录》,就拿到自己的办公室。

比利说在这个期间,他本人正在经历精神上的危机,他不知道何去何从,甚至是否该继续学术生涯。他的父亲建议他找个清静处,仔细地清理一下自己的思想仓库。比利于是租了一个房间(一年),每天下班后,到这个房间静坐思考一小时,然后回家。其间他开始阅读《语录》,一下子被吸引着。他说《语录》用最简洁的语言,阐明了他多年来读过的所有灵性著作,理清了他所思索过的一切问题。在这一切的上面,还把灵性转化成实用的生活指南。不知在什么时候,他感受到一种巨大的体验,他深深地爱了作者,想更多地了解他。比利记得餐馆的侍者提起过“美赫灵性中心”,于是他按书背上提供的地址,给灵性中心写信。很快收到巴巴的英国门徒吉蒂·戴维的回信,说欢迎来,但不能带宠物。

1970年9月比利第一次南卡罗来纳州的“美赫灵性中心”,他说一进中心,就感觉回到了家,像到了天堂一般,幸福无比。他妻子跟他同去。自从比利遇到拉姆·达斯后,他妻子一直担心,害怕他抛弃她和两个孩子,去印度不回。她是很现实和脚踏实地的女子,不相信什么灵性之类的东西,跟他同去是为了看着他。几天后,比利坐在海滩上,试图静心,也没什么效果。他说当时海边非常美和静寂。过了一会儿,坐在不远处的妻子走来,笑着说,“刚才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坐着时,眼角瞥见白色的衣服,扭头看,美赫巴巴就坐在我身边。”比利问他们都谈些什么。他妻子说,“我们没有交谈,但我感到爱的波涛从他那里涌过来。”

第二天早上,比利的太太说,“美赫巴巴完全是他所说的。”

比利说很多年后,他在默土海滨的美赫灵性中心遇到当年的餐馆侍者斯各特(Scott Simmons)。斯各特说,他曾在哈佛校园呆了一整年,在他自己看来那完全是浪费时间。比利立刻回答说,对他而言斯各特的那一年绝对不是浪费。

另一次,比利在灵性中心讲自己的故事时,听众里有人叫道,“怎么,我就是寄一套《语录》给斯金纳的那个人。”比利立刻答道,“你给斯金纳寄书,却是为了我。”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爱者故事]:无
下一篇:[07-02-04] 第八章
上一篇:[07-01-17] 真理个体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