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战争结束了
作者:碧丽·伊敦 发布时间:08-12-18 浏览次数:2201 [ ]

1957年8月底,巴巴下令:从本年9月至次年3月,六个月期间谁都不应放纵于淫欲念头、言语或行为。
 
我根本不喜欢这个。大卫也不。从旧金山回纽约后,我又开始见他。我不信任自己,在这方面大卫也一样。我决定,若要服从巴巴,最好两人在节欲期间不见对方。然而,严格服从巴巴最初六个星期后,我和大卫不期而遇。这次见面对我们太过份了。六个月期限的其余时间,我违背了巴巴。罪恶感重重压迫着我,破坏了我所做的一切。 实在不开心。
 
六个月结束时,不用说,让人大为释然。对提醒我这些命令的人,我曾心怀敌意。似乎每个人都倾向于这么做,很可能那对他们造成的心理压力也太大了。真是个可怕的时期。
 
禁欲期结束一周后,巴巴又将命令延长四个月,到1958年7月10日。但这次不包括已婚夫妇。此前,巴巴也给过这种命令,但时间上从未这么接近,也从未这么长,除了有时给个别人的更严格命令外。大卫无比恼火,我也是。
 
大卫说自己不是巴巴的追随着,不打算忍受这些。但我意识到,若继续违背巴巴的命令,巴巴的衣边将滑脱我的手。 选择是无法逃避的: 巴巴还是大卫。我对巴巴的爱更强烈,虽然知道自己将不得不经历大量剧痛,还是放弃了大卫。
 
通常,巴巴拿走某个东西时,不会给你贿赂来缓痛。我知道无可期待。与其说巴巴在检验我,不如说我在试图检验自己对巴巴的爱有多真诚。然而,巴巴总是在那儿。没有他,我是绝对做不到的。他的爱支撑着我。巴巴说过,更强的爱把你从较小的爱中拉走。那并不意味着小爱减少了。如果你坚持到底,最后巴巴给予你的,远远超过你所想像的。但首先你必须经历自己所肇始的竭磨作用。
 
我的痛苦持续了两年才开始减缓。分手后我只见过大卫一次。他给我带来可爱的礼物,并建议我们结婚。我没有理睬这个想法,尽管感觉自己分裂为两个人:一个想说“是”,另一个则说“不”。十年后,我在办公室再次见到来访的大卫。他已结婚,有两个孩子。我对他感到一种真正的友谊,但其它一切都荡然无存。不明白从前那些哭泣哀嚎咬牙切齿都是怎么回事儿。我感到当时真是侥幸逃脱。……
 
在很大程度上,巴巴将我从性的奴役中解放出来。不是说他消除了性吸引,更多是将我解救出性的役使。生活中有太多其它的事情,性不再是个问题。摆脱这个特别类型的奴役,也有附带的好处。我与异性之间,以及与别的女性之间,有了更真正的友谊。我可以把男性当作朋友,为他们本人而欣赏他们,而不是把他们视为享乐对象。对女性,我成为更好的朋友,因为嫉妒和竞争结束了。战争结束了。

译自《不可思议的爱》(A LOVE SO AMAZING, pp. 47-49 Copyright 1984 Meghan Blakemore Eaton)

翻译:自由落体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爱者回忆]:无
下一篇:[08-12-18] 阿瓦塔的工作
上一篇:[08-12-17] 最伟大的显现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