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孰能无过
作者:田心 发布时间:08-12-20 浏览次数:2140 [ ]

贝利对家人是个耻辱。 没过几个星期,他先前的朋友都渐渐得知他坐牢的事情,没人愿意和一个定过罪的人有瓜葛—尤其是盗用公款者。没人再信任他。找工作也很难。还有,贝利的脾气极为暴躁,控制不住怒火,经常大打出手。因此亲戚们也不同情,对他冷淡不理。他申请了一份又一份工作,但没人肯雇佣他。几个月过去了,他努力痛改前非,但社区的态度依旧。都不谅解他。他终于彻底孤立。极度沮丧,一天,与父母大吵一架后,他决定自杀,因为连父母都当面说他丢人。

同一天,贝利的兄弟荷米去默文.舍斯的酒吧喝酒。默文不经意地问起: “这些天贝利在哪儿?发生了什么? 我们曾有书信往来, 但这一年多都没他的消息了。”

“你不知道?贝利回普纳有几个月了。”荷米说,“你没听说?他因盗用公款被海军开除了。”

默文严肃地看着荷米说:“不知道。我不知道。马上把他带到我这儿!我请你喝几杯,但必须马上带他过来。”给荷米钱雇马车,赶快回家。

荷米到贝利房间时,门上了锁。大声叫门也没人应。再捶击房门,贝利说话了:“不管你是谁,都走开!”他兄弟自报身份后,贝利仍坚持说:“走开…我谁不想见!”

“你的老朋友默文想见你…快开门!跟我走,和他喝杯棕榈酒去,”荷米说。

“我不想喝酒。不想见任何人!……让我自己呆着!”贝利喊道。

他兄弟也大声回敬,“把门打开,不然我要撞破门!默文很难过,你到普纳后怎么一直不去看他。我告诉你,默文不开心,想见你。他仍旧是你的朋友,你这个蠢蛋!……你必须来,他坚持让我马上带你过去。把门打开,否则我就把门撞开!”

几分钟前,贝利正要喝毒药。他藏起毒药杯子,不情愿地打开门。没等他反抗,荷米一把抓住他,将他拖上在外面等候的马车,示意车夫回默文.舍斯的酒吧。但他们到时,默文已经离开。古斯塔吉在照料店铺,告诉他们,默文因急事暂时离开,要他请贝利等候。

贝利在日记中记录了接下来发生的事:
我没有久等…不到一刻钟,就看见他回来了。当时我正在酒吧外面的路上踱步。他一看见我,就朝我跑来,用双臂搂住我-----热情地拥抱我,亲吻我的脸和颈部。我泪流满面…

默文怀着爱拥抱了贝利,似乎没有比贝利更亲的人。贝利不禁大哭。他从未体验过这样的爱。家人和朋友都背弃了他。老朋友默文却依旧关心他。贝利已忘了爱的滋味。此刻感动得说不出一句话,默默地站在那儿,望着默文的脸。默文变了,比贝利最后一次见他时看上去更正常,但是眼神茫然依旧。

默文把他领进酒店,给他倒了一杯。他们在一个安静角落的桌边坐下,贝利倾诉了自己的遭遇。听此,默文告诫他,“让过去的都过去吧。干吗要为以往的过错烦恼?孰能无过......有神宽恕。”这使贝利深受启益。沮丧念头不翼而飞。

译自《美赫主》第一卷第272-274页

翻译:小小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回忆]:无
下一篇:[08-12-21] 一个梦与两只鞋
上一篇:[08-12-18] 阿瓦塔的工作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