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控制头脑
作者:鲁斯特姆·法拉提 发布时间:10-08-26 浏览次数:4957 [ ]

控制头脑

曼萨丽是生活在美拉巴德的满德里之一。她从1938年起就一直居住在那里。虽然来跟巴巴一起生活时,她唯一希望的是能呆在他身边,但遵照他的指示,她在美拉巴德山上度过了人生的大半光阴,只偶尔得见巴巴。

根据巴巴指示,她甚至从未跨过铁路到下美拉巴德,除非是进城就医,或者拜见巴巴。她有一次说有两样事她不喜欢——煮饭和缝纫,现在却天天做这些。虽然独自住在山上,像个隐士,她却很活跃爱热闹,爱跟来访的朝圣者开玩笑,尽力让大家感觉如在家里一般。

约4英尺4英寸高的她,会高兴地宣布说自己越来越矮。说她等待着,直到矮小得可以装进巴巴的口袋。因为她的身高和泼辣性格,巴巴给她取昵称为“辣椒”。

她给我讲了下面的故事。

“有个奴隶去找工作。并对那些潜在的雇主说他不要工钱,但得让他不停地忙碌。如果主人不能保证他一直有事可做,他就把他吃掉。

“奴隶为许多不同的雇主做事,结果把他们都吃掉了,因为雇主迟早会没活儿让奴隶做。

“没人知道该怎么对付这个奴隶,所有抱着试一试态度的雇主皆以失败告终,被吃掉。后来,来了一位聪明的雇主。他听人说起这个奴隶,同意雇他。即使当奴隶提出工作条件之后,雇主也同意。他叫奴隶拿把梯子,放在墙边。

“主人随后要奴隶做些家务活,并告诉奴隶工作一做完,就开始上下爬梯子;那就是他接下来的任务。
“奴隶完成了工作,很高兴,现在可以吃掉新主人了,这时他忽然记起雇主给他另一项工作——爬梯子。于是奴隶不停地爬上爬下,直到主人过来,交给他另一些工作。但再次指示他,‘你一做完工作,就接着爬梯子。’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奴隶死去。”

我只得向曼萨丽承认,我没听懂,她便向我作解释。“奴隶是人的头脑,”她说,“被奴隶吃掉的雇主是普通人。聪明的雇主是至师。爬梯子代表念神名。

“常人大多无法让头脑专注,无法掌控,反被头脑掌控。但在至师的指导下,一边履行世俗责任,一边不断地念神名,就会使头脑得到控制,最终安静下来。”

 
停止争取,开始想念

纳那.科尔是巴巴的早期门徒之一,后来在美拉巴德生活。和曼萨丽不同,他住在下美拉巴德,但每日上山,坐在三摩地外,在朝圣者离去时,给他们发普如萨德。和保一样,他也不是一直和巴巴一起生活,而是常来达善,并在夏季到古鲁普如萨德陪伴巴巴。

许多朝圣者会记得他们第一次到三摩地时,纳那的热情拥抱和“欢迎回家”的微笑问候。纳那一跟你认识,就会问,“你整天想巴巴吗?”

多数人会说诸如“我争取”之类的话。

纳那会慈爱地告诉你,“不要争取。争取不够。你必须想他。巴巴说,‘想我’,他没说,‘争取想我’。”

我感觉这不合逻辑,就同纳那辩论起来。他叫我把《语录》拿来,给他看在哪儿巴巴说过“争取想我”。所以接下来几天,我翻了一遍《语录》,但未找到相关语句。最后,我在艾伦.科恩著《主宰意识》一书中,找到巴巴使用“争取”一词之处。

我拿给纳那看,纳那只是笑笑,坚持说我必须给他看巴巴《语录》里也有同样的话,否则他不会改变自己的立场——巴巴总是说“想我”,从不说“争取想我。”

我申辩说没时间把《语录》逐字查一遍。纳那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儿,他转向我,说,“你听说过试图攀登高峰的登山者吗?为了到达顶峰,他们要做多少准备,付出多少努力,面对多少艰辛。冒着生命危险,有的甚至失去生命。不过,想想一个人终于成功登上山顶时所体验的荣耀。一定是兴奋不已。

“而终极的成道荣耀将会怎样?要攀登那个顶峰,需要我们做更多?为了那个终极荣耀,我们不该冒一切风险,付出最大努力吗?为抵达终极目标,再大的牺牲都不算什么。”
纳那最后说,“努力会邀来恩典,所以停止争取,开始想他。”


尼洛.伍尔夫

玛妮有时会讲下面的故事,它发生在美赫巴巴肉身在世的最后日子。

玛妮给巴巴读尼洛.伍尔夫的侦探小说,巴巴闭着眼睛坐着,完全放松。巴巴已经宣布他的工作已百分之百完成,他的身体却很不好,而他能够真正休息的时间似乎少而又少。

因此当玛妮注意到巴巴的呼吸变得深长均匀,好像睡着了似的,她便停了下来。心想能让巴巴打个盹儿也好。但她一停下,巴巴就打手势,“怎么停了?”

玛妮说,“可是巴巴,您睡着了,没在听。”巴巴打手势,“我在听,接着念。”玛妮又开始读,但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巴巴的呼吸变得深长规律,所有外部迹象都表明——他睡着了。玛妮继续读下去,而巴巴继续酣睡下去。就要读到书中一个巴巴最喜爱的段落了。(这是玛妮第二次给巴巴读此书)玛妮不想让巴巴错过这部分,就停了下来。但又一次,她一停巴巴就打手势,“为什么停下?”

“我以为您睡着了,巴巴,我不想让您错过什么。”

“我在听,”巴巴打手势。“那么告诉我,我刚刚念内容的是什么?”玛妮问,让她惊讶的是,巴巴竟一五一十讲述了她确信在巴巴酣睡中她所读的内容。

“我敢肯定您睡着了,”玛妮坚持。

“记着,”巴巴打手势,“即使我的眼睛闭着,似乎睡着了,也在听着。”

玛妮随后会转向身边的人,补充说,“即使现在也像这样。对于你,他或许像个睡觉的神,但他在听。所以从心底呼唤他,念他的名,跟他说话。可以从分享你的一切问题开始。向他要求一切——甚至一些小事。这是想他的一个好方法。

“对你的要求,他给不给你,无关紧要,把结果留给他。从早到晚同他分享对你所发生的一切。就这样,慢慢地,不断想他的那一天就会到来,你对他的依赖变得彻底。那时他将接管你的生活。甚至会在你需要之前就提供,要求之前就回答。”

 
宠狗彼得

有一个类似的故事,玛妮经常讲,跟巴巴的狗彼得有关。

一天, 玛妮被巴巴叫到满德里大厅。巴巴坐在平时坐的椅子上,男满德里围坐在地板上。巴巴指了指他的脚,玛妮发现彼得不知何时爬到巴巴身边,躺在那里睡觉。玛妮以为巴巴希望她把彼得抱开,就走上前。但巴巴示意她观察彼得,她注意到彼得的腿在动,睡中还发出悲嗥。巴巴打手势,“他在做梦。做恶梦,很害怕。他梦见自己被几条大狗围攻,吓坏了。他不知道自己很安全,正在我脚前睡觉。”

玛妮会接着补充说,“这就是我们的现状。像彼得一样,我们在巴巴的足前安稳地睡着,但我们忘了这一点。就像彼得,我们太专注自己的幻梦,以致把虚幻的痛苦当真,感到痛苦。只有觉醒时,我们才体验实在——我们一直安全地和他在一起。

“在痛苦的时刻记住我们只是在做梦,这很有助益。他始终和我们在一起。不要让梦压倒你。时时刻刻想他。呼唤他。和他说话。念他的名。这会削弱梦的效力。你有没有做过你意识到自己在做梦的梦?就像那样。当你持续不断地想他时,就会觉知到梦,就不会被压倒。”
 

译自《真正的珍宝—I》(The Real Treasure—I,Life of A Resident with Avatar Meher Baba's Mandali, Rustom Falahati,2006)

翻译:美赫燕    校对: 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真正珍宝]:无
下一篇:[10-09-02] 灵性训练
上一篇:[10-08-25] 说真话讲策略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