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在他的看不见的手中
作者:希瑟·纳戴尔 发布时间:06-08-22 浏览次数:3071 [ ]

In His unseen hands
Heather Nadel

我第一次听到至爱巴巴的名字是在1969年,那时我在加利福尼亚上大学。一天晚上,我跟几个伙伴去海岸山脉访友。他们的家对我们这些学生娃子是个好去处——一所可爱的老房子,坐落在红杉森林里的,这仿佛离我们在山下平原的大学里的尘世生活非常遥远。我们正在一起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突然有个人(我不认识他)拿着一本书走进来叫到:“我找到它了!美赫巴巴写的书!”这让房子的主人们极为兴奋,我好奇地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有人把书给我看。

看到巴巴的脸(在封面上),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我知道这个人!”但我想不出我是怎样知道他的。是在意大利吗(他看起来像意大利人)?纽约?不是……然后我无意中听到:“他说他是上帝。”于是我开始琢磨上帝怎么能写书(而且如果上帝是作者,那么谁是出版者!)。神人,上帝以人身显现,这些概念完全超出了我的理解。最后我决定,我不能肯定说美赫巴巴是不是上帝,因为只有上帝能够说他是上帝,而就我所知,我不是上帝!也许他就是他所声称的——他的脸是如此地诚实,我感到他不会说一句谎话。随后我就没再想这件事。我就是这样第一次听说美赫巴巴的。

那天晚上,我和朋友们动身回家时,天已经晚了;浓雾从海上涌过来,我们走到车边都很困难。在雾中找到它之后,我们开始了漫长的回家路程。车是我的,所以我开,下了长长的车道后的第一个转弯,我就意识到我们的回程驾驶将很困难——雾很浓,我只能看见前方几英尺,下山的路多是U形急转弯,甚至大白天开车都困难。我俯在方向盘上,尽最大的努力。

随着时间一分分地缓慢过去,似乎越来越难在黑暗和浓雾里,通过陡峭的转弯。我很累并开始紧张——难道这条路没有尽头吗?当我真正开始感觉到驾驶的压力和阴森浓雾的恐怖时,我突然感到方向盘上有两只手在我的手旁边;它们似乎在驾驶汽车!我几乎能看到它们,这种感觉非常强烈。我问坐在旁边的朋友,她是否注意到方向盘上有什么东西。她说没有,我告诉她我觉得有两只手。当时那也没让我们感到害怕,只是觉得奇怪且难以解释,我们坠入困惑的沉默中。

山底最后终于进入视野,我们因路上没完没了的曲折和转弯而疲惫晕眩。在第一个十字路口,就在山脚处,汽车突然不能转到一档,换档卡住了——因此我把汽车放在空档上,滑进一个加油站,幸运地是那只有几码远。我们把汽车留在那里修理,打电话给一个朋友,他好心地开车来,送我们回家。

第二天上午,我回到加油站取车。服务生抿嘴笑着和我打招呼:“告诉我,小姐,你们是从哪儿把那辆汽车开来的!”我对他的态度有点不解,笑着说:“我们从La Honda过来。”(在山顶上的镇子)。听到这个他大笑:“这个笑话不错啊!现在说真的,你们到底从哪里来的——我纳闷你能把那辆车开动!”我更为迷惑了:“你为什么那么说?”他抿嘴笑着说:“好吧女士,绕加油站转一圈,汽车右轮就飞脱了!在那种情况下你不可能开过200码,所以别哄我说从La Honda来的了!根本不可能!”他一边抿嘴笑着,一边去取我那辆重新装上轮子的汽车。

两年之后,1971年,当我在美丽的默土海滨美赫灵性中心,到巴巴这里时,两只手操纵着方向盘的情节在我的脑海里转化成至爱巴巴的标志——从我听到他名字的第一天晚上,他就把我握在他的手里,很可能很多世纪前就开始了。

译自《恩典的雨露》保·纳图编辑(Showers of Grace compiled by Bal Natu,1984)

翻译:美赫锋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爱者]:无
下一篇:[06-08-22] 克里希纳·奈尔的故事
上一篇:[06-08-21] 他们骂我时,却在想念我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