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普利得
作者:田心 发布时间:06-05-01 浏览次数:6608 [ ]

田心按:在美赫巴巴的门徒里,普利得是比较特殊的一个。这是因为他跟随巴巴的目的很明确——成道解脱。而巴巴的其他门徒大多是为了爱才无私地服务大师的,并不怎么关心成道或不成道。普利得也不是巴巴的圈子成员。(巴巴曾把亲笔写的122位内外圈子成员的名单给普利得让他保存。普利得因自己的名字不在里面还去问过巴巴。)但他又有着很不寻常的经历。我一直想多了解一点普利得。2005底去美拉巴德朝圣,遇见孟买来的默文·莫钦特。普利得最后的15年就是在默文家度过的。在朝圣中心的餐厅里,默文给我和美赫锋讲了很多普利得的故事。下面是根据默文的讲述整理翻译出来的,同时在时间和细节上参考了《美赫主》和即将出版的拉裴基先生编辑的有关普利得的回忆录。

普利得(Kaikhushru Jamshedji Pleader)生于1898年。他父亲(Jamshedji Pleader)是孟买的名律师,但因脾气暴躁而失去七处房地产,且过早去世。普利得的母亲带着五个孩子艰难度日,其中两个夭折,最小的一个在三十岁时精神失常。

普利得上到小学六年级就只得辍学找工作。他干过各种各样的活儿,后来在印度银行当出纳员。他很早就渴望获得解脱,每天早上4点起床念神名,9点去银行上班。下班后,他通常先回家看母亲和妹妹,之后去海滩听圣徒们做晚祷和讲道。

读了《斯瓦密·罗姆特师·尤伽萨达那》(Swami Ramtirth Yogasadhana)一书,普利得意识到他必须寻找大师。他开始轮流拜访巴巴简,乌帕斯尼,纳拉延和美赫巴巴。1928年1月,普利得初次见到美赫巴巴,表示想跟随巴巴一起生活,但巴巴拒绝了。

在第七次巡回探望四位大师时,普利得问纳拉延他还有几生才能成道。大师说三次。但普利得想在此生获得解脱。纳拉延答道:“那样的话,你必须得抱住一位赛古鲁的双脚。”并且说他不久将找到自己的大师。

普利得又去拜访巴巴简。巴巴简第一次直接告诉他:“安拉将毁灭你的一切执著。”

普利得从巴巴简那儿直接去美拉巴德,这次他由巴巴的门徒萨瓦克(Savak Kotwal)和密弩(Minoo Pohowala)陪同。巴巴让他们三个人先住下,并让普利得第二天上山见他。见面后,巴巴问:“你这是第七次来见我了。你想要什么?想得到什么?”普利得问自己还有几生才能解脱,今生能否解脱。巴巴的回答与纳拉延的完全一致。普利得极为震惊,他情不自禁地扑倒在地,抱着巴巴的双足,要巴巴答应让他解脱。巴巴警告说:“这是世界上最难做到的事情。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拥有难以想象的勇气,历尽难以言喻的苦难。”普利得坚持说他已经准备好迎接一切的挑战。巴巴让他回家,把一切安排妥当后回来。

这发生在1928年6月,巴巴把社区搬到托喀(Toka)前不久。普利得听从巴巴的指示,在社区学校里教书,并且协助巴巴给男孩们洗澡洗衣,打扫厕所。

1929年9月15日,巴巴去波斯访问前,命令普利得去一间屋子里闭关,不能说话,也不能吃饭,只能喝牛奶和水。这次苦行持续了五年,于1934年9月15日结束。最后的28天,普利得只可喝水。

1930年10月,有一天,一条巨大的眼镜蛇出现在普利得闭关的屋子里。按照巴巴的指示,他不能离开屋子,也不能叫人。他不停地默念巴巴的名,与眼镜蛇对峙很久,直到送牛奶的门徒来到。

最后的阶段,巴巴派他去印度各地,身穿圣徒穿的黄衣,拜访各种各样的圣人。在这个期间他只能乞食(巴巴令他只能吃前三家施舍的食物)。就在这个期间,普利得又一次见到巴巴简,陪她坐人力车逛了4个小时。巴巴简拥抱并祝福他:“你的大师将让你在两个世界里获得觉悟。”

在普利得拜访的圣人中,有一位是喜马拉雅山的克希瓦南吉(Keshwanandji Maharaj of Rishikesh)。巴巴说克希瓦南吉是第六层面的圣人,还是巴巴的灵性特使。圣人每天黎明去恒河深水区沐浴,然后面朝旭日进入三摩地。他的脸随着太阳而移动。日落时他睁开双眼去乞食。他一年四季仅穿一件缠腰布,身边总是放着一只竹手杖,赶走任何靠近他的人。因为除了几个亲近弟子外,圣人不允许任何人碰他的身体。

1934年4月,普利得来见这位恒河边的圣人。他到时,克希瓦南吉正在三摩地中。他的弟子不让普利得过来。圣人却睁开眼说让他来。普利得拿出美赫巴巴的照片说,“这是我的古鲁,他派我来见您。”圣人闭上一会儿眼睛,亲切地拥抱普利得,说,“好的。你跟我呆上半年,我就让你见到神。”普利得答道:“我是按照大师的吩咐来拜访您的。我要是得见神的话,那应该是出自美赫巴巴的安排。”圣人赞许地笑了。

有些来听道的弟子问圣人,“普利得是帕西人,他们吃肉吃鱼——为什么他可以触摸您,其他人不能?”圣人答:“傻瓜,你们知道他的大师是谁吗?知道普利得是什么人吗?他远在你们前面,所以他可以碰我。”

普利得跟圣人住了几个月,听圣人讲了很多灵性秘密,比如印度与巴基斯坦的分裂。圣人的原话是“一个房子将一分为二。”圣人还预言说世界上将有四分之三被毁灭。有一天圣人讲道时,一对年老体弱的夫妇走来,圣人大声叫道,“走开!走开!”老夫妇盘桓了一会儿,只好颤悠悠地离开了。在场的人都大惑不解,不安地问圣人为什么让他们离开。圣人说:“你们不晓得,这对夫妇在前世造了大孽,有位古鲁赌咒他们,让他们永远得不到大师的satsang(陪伴)。我无权解除这个咒语,只有赛古鲁和阿瓦塔能。”

普利得本人显然也非同寻常。1928年9月,社区附近的村民请求巴巴降雨。雨连下4天,村民又来请巴巴把雨停下。巴巴就令普利得和另一个门徒祈祷,雨果然立刻停下。普利得在最后离开孟买去见巴巴前,为了感谢照顾他十多年的萨若西夫妇(默文的父母),把手放在萨若西的头上说:“我祝福你一家永远不会为金钱发愁。”默文说他家一直很穷,但从此之后却没有缺过钱。他父亲萨若西现在已经90多岁,身体仍然很康健。

普利得在晚年经常对人提起他一生中做的两件后悔事儿。一件是他有一次回孟买家看母亲(那时他保持沉默和禁食,只能喝水),发现母亲和妹妹弟弟三人很伤心难过。妹妹告诉他,邻居不断地欺负他们,讽刺挖苦他和他的大师美赫巴巴。她求哥哥普利得让他们别这样做。普利得领着妹妹走到邻居家门口,递给他们一张纸条。上写:“从今天起,你们若是再骚扰我的家人,就让你们不得好死!”

过了一段时间,巴巴来孟买,并且去看了普利得的家人。他没有提这件事儿,只是一手搂着普利得的弟弟,一手搂着普利得的妹妹,走过邻居敞开的门前。邻居看见巴巴,并不去求他宽恕,反而继续欺负普利得的亲人。几天后,邻居家丈夫突然暴死,两天后女婿死掉,最后年轻的儿子也死于车祸。这全部发生在一个月之内。

普利得听说后极度不安,他来见巴巴:“我都做了些什么啊!?我为什么要诅咒他们!?我为什么用那种方式表现愤怒?!”巴巴安慰他说,“我知道会发生这些,所以我走到他们家门前,给他们机会请求宽恕。但他们命中注定如此。你的诅咒必须得实现,因为你刚从Tapashcharya(严格的灵性苦行)中出来。”

另一件让普利得后悔的事儿与玛司特有关。巴巴令普利得在美拉巴德照料玛司特中心的疯子和玛司特,还命令他不准表现出嗔怒。有个玛司特每天看见巴巴走来,都兴高采烈,又唱又跳。一天这个玛司特用脚踢了另一个玛司特。普利得很生气,扭着他的胳膊惩罚他。第二天巴巴来,玛司特一反常态,颓丧无语。巴巴听了普利得的解释,严厉地训斥道:“你是个屠夫!”普利得受不了这个,求巴巴解除他的责任:“仆人服侍了主人多年后该走了,我也求您准许我离开。”巴巴应允,但要求普利得在离开前做最后一件事儿,指挥这里的疯子和玛司特上演一部关于高毗迁达王(Raja Gopichand)的剧。

让疯子和神醉者演剧,这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普利得的困难可想而知,但他答应了巴巴,并全心全意执行。巴巴派埃瑞奇和侯密(Homi)协助他。每天下午五点巴巴准时来看排练。普利得哄这些非常人记台词和角色。他们一不高兴就吐他,打他。普利得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没有再让怒气控制自己。

他们在美拉巴德搭了戏台,还从孟买租赁了服装。1938年9月25日,完全由疯子和神醉者演出的特别节目《高毗迁达王》公演。巴巴从孟买、普纳,纳西克(Nasik)和阿美纳伽邀请来爱者。美婼和其她长期隐居的女门徒也前来观看。演出很成功,包括一些专业演员在内的观众还以为他们是专业演员呢。

演出结束后,巴巴上台拥抱了普利得,宣布说:“今天我的工作完成了,在这个宇宙舞台上,我拥抱你。”两天后,玛司特中心36人中有18人被送回原籍。巴巴说这次演出和这些人的离开与世界局势有关。

之后巴巴又派普利得到不同的地方闭关乞食。1940年代早期,普利得离开巴巴回到孟买,他每天去萨若西(默文·莫钦特的父亲)家吃饭,给来访者讲巴巴的故事,讲解《语录》和《神曰》。很多人受他的影响而爱上巴巴。普利得晚年得了心脏病,得到萨若西一家的精心照料。

1959年3月13日,巴巴在孟买召见了分离多年的普利得,并问了他的健康情况,巴巴打手势说,“戈德喀(Gadekar)走了。我让他解脱了。”
普利得说,“巴巴,卜瓦萨希(Buwasaheb)也走了。古斯塔吉也走了。我能跟他们一样得到解脱吗?”
巴巴说,“你的情况跟他们完全不同。这就是为什么我叫你来。”普利得说起肾上的神秘疼痛,医生专家都诊断不出来。巴巴说普利得受的苦只是巴巴的无限痛苦的一小点。
普利得说:“巴巴,您若是让我解脱,还行,否则别叫我受苦了。”并且向巴巴忏悔说,他由于忍受不了疼痛,曾去附近的酒吧喝酒,甚至吸大麻来减轻疼痛。巴巴说:“别担心,你已经超越了这些。”
默文说,他从未见过谁受过普利得所受的肉体和精神双重痛苦。他担心巴巴忘了诺言,不给他莫克提(Mukti),而精神上很痛苦。普利得去酒吧,默文的父母就派小默文跟踪。普利得发现后,就给默文几分钱,贿赂他别告诉父母。

1960年普利得62岁时,又患了冠状动脉血栓。他卧床不起,但很坦然。孟买的巴巴爱者都给巴巴写信,默文·莫钦特也给巴巴发了很长的电报,要求巴巴做点什么来缓解普利得的痛苦,履行让他解脱的诺言。巴巴回电说:“普利得很幸运,他在分担一小部分我所承受的无限痛苦。”默文回电说,巴巴您能随时进入无限极乐,普利得却不能。

巴巴指示萨若西把普利得护送到美拉扎德。大约16个巴巴爱者坐火车陪同前往。在半路,正如医生所料,普利得似乎停止了呼吸,但一到阿美纳伽火车站,他又恢复了呼吸。巴巴派的救护车已经等侯在那里。这是1960年2月19日,普利得到美拉扎德。他看见巴巴后的第一句话是:“巴巴,您要么履行您的诺言,要么放弃做神人!”巴巴拉过他的手,以手掌相击,让他放心。

巴巴让人把他抬到单独一间屋子里,由高荷医生护理。巴巴对陪同来的爱者说:“你们又是写信又是发电报,跟我抱怨。你们知道他违背了跟随我的诺言吗?今天他来这儿,履行了自己的诺言。我也将履行我对他的承诺。”巴巴拉过年轻默文的手,轻轻击了一下说:“我要是利用我的无限极乐,就不能替人类承受苦难了。记住,不要用有限的头脑来测量我。”

巴巴让他们都回孟买,只让普利得的表弟夏坡(Shapur Parekh)留下。(译者注:据说是因为这些人对普利得的依恋。每次门徒去世,巴巴总是提前离开,并且支走那些与即将去世者有感情牵连的人。这在巴巴离开肉身后仍然如此。1982年巴巴的门徒帕椎去世时,跟随帕椎多年的美国人艾里克(Erico)在孟买陪护刚做完手术的妻子,没有在帕椎身边。澳洲人拉裴基先生跟埃瑞奇感情很深。他一听说埃瑞奇病危,就赶往印度。但2001年埃瑞奇去世时,拉裴基却不在场,虽然他那一年往印度飞了几次。)

巴巴每天都来看望普利得。21日巴巴让人带信儿给帕椎,在美拉巴德给普利得掘墓。24号巴巴派车把普利得送往美拉巴德。离开前普利得再次叫道:“履行您的诺言,巴巴!”
巴巴说:“在你离开肉身前,我将履行诺言。现在你去美拉巴德,在那里你将得到我的恩典。你离开肉身前,将憋见一眼我的真实面目。”巴巴随后亲吻了普利得的脸颊、头,额头和双手,爱抚地用手拂过他的全身,祝福他。

巴巴站在那里目送普利得被抬进救护车。普利得说,“我没有疼痛了,巴巴。让我睡在美拉巴德吧。”巴巴说:“很快我将让你睡在我内里,让你的躯体混入美拉巴德的土中。”

普利得离开后,巴巴回到满德里大厅,对门徒们说:“明天我就让普利得解脱。”阿娄巴(Aloba)抗议说:“巴巴,明天是您的生日。哪天不行,非得明天让他走?”巴巴说,“好吧,那就后天吧。”

按照巴巴的指示,普利得被放在美拉巴德的一间黑暗而凉快的屋子里。宝·喀邱瑞,夏坡和邓肯医生尽心地照料他。2月26日下午1点,普利得对夏坡说:“把灯关掉!太亮了!” 夏坡答道:“现在是白天,没有灯啊。”普利得继续抱怨:“光太灿烂,太亮。”

最后普利得叫道:“我得到了巴巴的达善!他履行了他的诺言!别离开我身边,等我呼吸完最后一口气。我去后,巴巴来时,请转达我最深的感激——他的恩典让我达到了目标。告诉他,我永远地感激他。”可以看出,他在最后的时刻享受着无限的和平。普利得于6点45分离开肉身。

27日,巴巴来到美拉巴德,普利得在孟买的朋友也赶来,包括默文·莫钦特。默文说,普利得的脸变得很年轻,荣光焕发,非常平静。巴巴看着普利得的尸体下葬,示意凯喀巴德(Kaikobad)念祈祷文。巴巴第一个把鲜花撒在棺材上,转向弟弟贾尔说:“他真幸运,获得了解脱。”

默文说他看见巴巴连续几次洒脱地打着手势:“自由了!自由了!”。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最右边的是普利得,右起第三位是圣人克希瓦南吉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点击下载
相关文章[门徒]:无
下一篇:[06-05-01] 要我想要的
上一篇:[06-04-29] 在巴巴的爱里无忧无虑
相关评论:
[06-05-07]zhengjs403 (at) 163 (dot) com
感动。谢谢田心。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