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埃瑞奇
作者:田心 发布时间:06-02-20 浏览次数:4463 [ ]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埃瑞奇·杰萨瓦拉
Eruch Jessawala(1916-2001)

埃瑞奇之于阿瓦塔美赫巴巴,相当于彼得之于耶稣基督。见过埃瑞奇的人,无不被他自然流溢的爱、智慧和谦卑所吸引,称他为地球上最诚实的人。据说他处于第六意识层面,下一生成为至师,因为印度的一些灵性地位很高的圣人都叫他“大哥”。美赫巴巴很少给自己的门徒划等级,但他却不止一次说,“埃瑞奇是我的彼得”。

1938年8月1日,21岁的埃瑞奇受巴巴的呼召,带全家(父母,弟弟和妹妹)加入巴巴的社区,把一生贡献给当代阿瓦塔的事业,直到63年后去世。 

巴巴让埃瑞奇的母亲盖麦(Gaimai)为玛司特穆罕默德做饭。穆罕默德每顿饭都要吃青豌豆,有一天市场上没卖的,盖麦就用了另一种菜替代。穆罕默德怎么都不吃。巴巴过来批评盖麦,并假装要打她。穆罕默德赶忙求情:“别,别,别打她。她是埃瑞奇的妈妈。我吃。” 

1943年,为了便于埃瑞奇的弟弟读书,埃瑞奇的父母和弟弟妹妹搬到普纳居住。有好长时间,母亲盖麦连行李都不打开,随时等着巴巴召唤他们回去。最后巴巴许诺说经常来看他们的,盖麦这才安心住了下来。 

埃瑞奇伴随巴巴多年,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辛苦,尤其是联系玛斯特的途上:拥挤的三等车厢,连日缺少睡眠,甚至经常挨饿。巴巴离开肉身之后,埃瑞奇热情地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访问者,他在去世的前一天,还坐车去阿美那伽的信托办公室处理事务。 

在美拉扎德的满德里大厅(巴巴召集门徒讨论事情和布置工作的地方,由一个旧车库改建),埃瑞奇讲了很多亲身经历和亲眼目睹的故事。他说跟巴巴在一起,是真正的震撼性的体验。凡是巴巴在场,人们就会感到巴巴的权威,不是神秘意义上的,而是极为自然的权威。他说巴巴在印度或西方时,也会有人来挑战巴巴,但一到巴巴跟前,巴巴的一个微笑或拥抱,他们就变得像孩子一样驯服。离开后,个别的人还会继续说巴巴的坏话,但在巴巴面前,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拒绝巴巴的神性。有一次在纽约,一个很有名的古鲁来到巴巴下榻的饭店,他的跟随者提出要巴巴亲自走出房间迎接。正在给爱者达善的巴巴听到门外的喧嚷,站起来微笑着招了招手,这个古鲁身不由己似地进去了。 

还有一次,巴巴在印度的婆罗门教堡垒地区,面对数千人说道:“我是阿瓦塔,我是来消灭一切的仪式和教规的。”埃瑞奇很紧张,不知该不该转达巴巴的话,因为绝大多数听众都是正统的婆罗门教徒,最重视的就是仪式和教规。若是他们围攻起来,巴巴的几位门徒根本无法卫护巴巴。这时他发现巴巴轻轻拉了拉他的衣服,示意说不用怕,要大声说出来。埃瑞奇照办了,先是数秒钟的震惊和寂静,随后是长时间的雷鸣般掌声。没有一个人出来反对。 

埃瑞奇说他也做过很后悔的事情。有一次他陪巴巴去联系玛斯特,回来时路过普纳他父母家。他和巴巴都很脏很累。巴巴洗完澡,对埃瑞奇说,还有热水,你也去洗洗吧。埃瑞奇不大情愿,他想服侍巴巴吃完饭,吃了药再离开。那时巴巴因牙齿全部脱离,肠胃不好,每次饭后都需要吃一种药剂帮助消化。在巴巴的坚持下,埃瑞奇去了浴室。巴巴从布袋里掏药瓶,不小心打碎了,药水全洒了。巴巴一边叫在下榻的饭店拿擦布,一边说埃瑞奇会责备的。(巴巴说埃瑞奇对他的照顾有时就像母亲一样。)埃瑞奇看到,果然不高兴地说:“您为什么要自己吃药?我跟您说过等我回来。”母亲盖麦非常生气:“埃瑞奇,你怎么敢这么跟巴巴讲话!” 

多年后,埃瑞奇回忆这件事儿时,不无遗憾地说:“我失去了机会,不该那么做。我是何许人?竟敢这样对主讲话!只有真正的伟大者,才能下降到我们的层面。只有真正的伟大者,才能下降到我们的层面......”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1958年埃瑞奇伴随美赫巴巴在美国的美赫灵性中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点击下载
相关文章[门徒]:无
下一篇:[06-02-20] 至爱的至爱
上一篇:[06-02-20]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