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神圣的恋爱
作者:田心 发布时间:06-02-20 浏览次数:5194 [ ]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美婼-美赫

美赫巴巴说:“美婼与我为一体。很多时候,我感受什么,她同时也感受什么。”如果世界上存在着心心相印,那就是巴巴与美婼。巴巴需要什么,美婼似乎都知道,无须表明,她都预测且照做了。这不是因为美婼有先见之明,而是因为她对巴巴的绝对专注。(巴巴说,美婼灵性地位很高,但被罩着面纱本身不知道。) 

当然,这归功于巴巴的精心栽培。据美婼回忆说:她刚跟随巴巴时,只有16岁,对灵性的理解很幼稚。美婼和另一个女孩子决定当真正的弃世者,不用枕头。巴巴知道后不但不表扬,反而批评,说这里缺医少药,必须要注意身体健康,不能生病,并随即派人买来枕头。 

美拉巴德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英军弃置的营地,很荒凉。巴巴的早期女门徒就住在铁道旁的旧邮局里,没有床,睡在地板上。晚上,巴巴和两个年长的男门徒睡在阳台上守护。天冷,巴巴冻得睡不着,就裹着毯子坐到天明。后来,社区渐渐繁荣,巴巴令人用竹席把邮局围起来,自己则搬到男宿舍区,工作一天后,晚上卷曲在狭小的“桌屋”里成夜地写书。美婼说,巴巴总是在早上四、五点第一个起床,最后一个睡觉。她最难忘的是年轻的巴巴身穿白色长衫(sadra),在朝阳下一边走来,一边起舞高歌。巴巴的声音异常甜美嘹亮,他停止说话后,门徒都无比怀念他的声音。 

有天晚上,巴巴击鼓唱歌,男女门徒分坐两旁。正唱着,巴巴突然停下,问美婼:“你在想什么?”美婼始料不及,加上天生害羞,不好意思地说:“巴巴,我在想您的手真可爱。”巴巴看了看自己的手,好像从未见过一般,接着击鼓,但美婼感到巴巴对她的回答很满意——在任何情况下都专注于大师。 

在巴巴与美婼的关系里,也含有很幽默和嬉戏的成分。1925年5月,为庆贺乌帕斯尼的生日,巴巴决定在美拉巴德放电影,还邀请了附近村里的人。美婼和其她门徒坐在巴巴身后。巴巴的表妹兼门徒Naja轻轻摸了一下巴巴的长衫,另一个姑娘也摸了一下,美婼回忆说: 

“我当时想,‘她们能,我为什么不能?’就伸手触了一下巴巴的长衫。巴巴立刻回过头说,‘谁在摸我的长衫?’ 这让我无地自容,只好当众承认。巴巴批评道:‘你是不是有摸男人衣服的坏毛病?’‘没有,巴巴,我从没那样做过,这是第一次。’其她的女孩子可以这么做,巴巴不大在乎,但他对我特别特别严格。”(几十年后在录像里,美婼提起这件事儿,一边微笑,一边还用手摸自己发红的脸颊。) 

有一次,巴巴让美婼给他按摩脚,半分钟后突然说:“你知道,你要是每天给我按摩脚,一天都不误,我就让你成为另一个巴巴简!”美婼说:“我很惊讶。我从未想过这样的事儿。我从未向往过那种伟大,成为像巴巴简一样的人。我只想跟巴巴在一起,爱他,服侍他。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只好说:‘是的,巴巴。’巴巴知道我不可能每天都见他……他想看看我的反应!巴巴是恶作剧,但他做得很可爱。他喜欢出人意料。” 

有一年, “修爱院”(Prem Ashram)的学生为庆贺奎师那的生日,把巴巴装扮成奎师那,还照了像。美婼她们也想让巴巴高兴,于是决定给巴巴做个大摇篮。(印度教徒通常做个小摇篮,里面放上奎师那的画像,对他唱摇篮曲。) 

她们把一张好看的床单绑在树上,用鲜花装饰,请巴巴躺进去,轻轻摇动,其中一个嗓音好的门徒开始唱摇篮曲。“歌刚唱到一半,我们突然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巴巴问:‘什么声音?’立刻跳出了摇篮。原来床单已不大新,中间裂了个大洞,巴巴要是再晚一秒钟,就会落到地上。巴巴大笑。我们也都大笑。他逗我们说:‘这个摇篮的确不错!我很喜欢。’” 

有一次巴巴一边刮胡子,一边说:“真麻烦,我700年后再来时,保证让女人刮胡子。”美婼和其她门徒赶忙说:“巴巴,千万别这样。女人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巴巴郑重其事地想了想,宣布:“好吧,让男人继续刮胡子吧!” 

2001年在印度,一位慈祥的老太太(她叫Najoo,在巴巴的社区长大)对我说:“神圣的爱跟普通的人爱不一样。在人爱里,含有嫉妒和占有的感情。神爱则包容一切,越分享越幸福。有一次,巴巴打秋千,让美婼坐在身边,那时我很小,看着他们,我感到非常幸福。只要巴巴和美婼在一起,周围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感到爱和幸福,她的幸福,他们的幸福,自己的幸福,人类的幸福。” 

对于美婼,凡是爱巴巴的人,就是最亲的人。她以女性特有的细腻和温柔,关爱巴巴的爱者。巴巴去西方访问,美婼总是亲手做些小礼物赠送。1956年,巴巴访问美国和澳大利亚,美婼给西方的每一个女爱徒和孩子都准备了小礼物,且再三叮咛巴巴,哪件礼物送给谁,巴巴一一点头应允。到美国后,巴巴把爱者叫到自己的房间,床上摊满小礼品,巴巴让她们自己挑,并自嘲说:“我掌管着整个宇宙的事务,却记不住哪个礼物归谁。” 

作为完整的神和完美的人,美赫巴巴也是完美的爱者。他多次说:“美婼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这体现在最小的细节上。据玛妮回忆,在饭桌上,总是美婼给巴巴盛饭。如有巴巴喜欢吃的菜,她就会把自己的分一些给巴巴。巴巴吃一口,让她高兴,然后说:“美婼你吃,这跟我吃一样让我高兴。”巴巴让其她女门徒吻自己的手,他却总是吻美婼的手。 

巴巴带男门徒去联系玛司特,好几天后回来,风尘仆仆,衣服跟皮肤粘在一起。他总是先去洗漱,刮完胡须,穿戴整洁,再来见美婼,以免她看见伤心。 

美婼心软善良,巴巴的有些爱者向美婼诉苦,美婼便会求巴巴帮助,比如让谁生个儿子,让谁身体痊愈,让谁的女儿嫁个好女婿,让谁的儿子有个好工作等。对于美婼,巴巴总是有求必应。甚至在巴巴离开肉身之后,只要美婼答应的,总会实现。但美婼从未为自己要求过什么。这方面的故事很多,后来,其她门徒如发现有人开始提要求,便委婉地把话题岔开,因为这会增加巴巴的工作量,等于让他改变他已经给每个人规定好的一切。 

特别在最后的岁月里,无论美婼说什么,巴巴都同意。有一天,趁美婼不在,玛妮问道:“巴巴,要是美婼说地球是方的,我猜您也会同意的!”巴巴看着她,严肃地点点头:“是的,我会!” 

玛妮说:“巴巴的回答让我目瞪口呆。这给我上了一课。在与美婼的关系里,巴巴扮演着爱者的角色,他在向我们示范,该怎样去愉悦我们的至爱巴巴。如果巴巴说地球是方的,我们的回答就应该是真正爱者的回答:“是的,巴巴!”如果大白天,巴巴说是黑夜,我们就应该说:“是的,巴巴!”且赶快去拿灯笼来,正如一位古代大师的门徒所做的那样。……巴巴的每一个行动都含有多重的目的,即使看来最随意的事儿,也不仅仅影响他周围的人,而且具有宇宙性的反应和回响。巴巴-美婼的关系亦如此;那是从宇宙的心脏所流出的清纯甘泉,不仅让美婼,而且让所有的人啜饮。”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晚年的美婼,请注意她瞳仁里的巴巴形象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点击下载
相关文章[美婼]:无
下一篇:[06-02-20] 神即无限爱
上一篇:[06-02-20] 至爱的至爱
相关评论:
[06-02-20]88 (at) 88 (dot) com
MEHERA 是第几层面?居然连瞳仁中都有巴巴的形象了是自然成像么?天哪~~~至礼!万物中见巴巴的人不算少,但能将巴巴的形象印入瞳仁。。。可见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