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神兄》来自海洋的邀请
作者:玛妮 发布时间:08-08-20 浏览次数:4931 [ ]

十三岁生日

母亲特别讲究她的孩子们要在一定的宗教节日去火庙(agyari),做祷告,按习俗供上檀香木——像任何一个好琐罗亚斯德教徒会做的那样。尤其是过生日的时候。我过生日那天,一大早就得起床,洗澡洗头,穿上生日盛装。
 
之后,还没吃上一口盼望许久的特别生日早餐,我就得奔向火庙。你们可以肯定,那并不是心甘情愿的。

我会大声抗议:“我的生日应该是我的日子,”我还会说,“至少在我的生日,我应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应该晚点起床。我不想洗澡,就不洗澡。我想去玩儿,就该去玩儿。”

在母亲看来,那是不行的。你长大了想做什么都行。现在你必须得听母亲的。她知道什么对你有好处。

所以,我十三岁生日那天,我老早就穿戴整齐,手握几根又短又粗的檀香木,往火庙走去。一出家门,我就随新鞋子发出的“嗒嗒”声高兴地走着,因为我其实是喜欢火庙的。它建筑精美,有大理石台阶,气氛很宜人。火庙两旁是几间小房舍,住着牧师们(dastoor)和家人。有一位牧师还圈养了几只鹅。

经过火庙大门时,我听见响亮的叫声,知道那些鹅还没圈上。我还知道鹅对贸然闯入者是怎样无情追击的。因此,看见它们盯着我,我吓得僵住了。但我的思绪却飞跑起来。该怎么办?我若立刻转身跑开,我的长腿是能胜任的。我也能逃脱这些可恶的鹅。但是之后母亲还会让我拿着檀香木原路返回。至少我得把檀香木献给牧师。

就在此时,一个牧师出现了,一个不怎么年轻、大腹便便的人。他正走下大理石台阶,木凉鞋发出了响亮的吱呀声。他喃喃念着什么祷文,胡子随之上下摆动。

我的心刚向巴巴呼救,这里就来了神遣的牧师。这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我都没有时间走向那个牧师,恭敬地向他献上必须得给他的檀香木。我立刻行动。

我从门边站着的地方,把那些又小又重的檀香木棍扔给他,大声喊,“接住,牧师,接住!”太迟了。他抬头看时,檀香木棍一下子砸到他的肚子上。我没停下多瞧,但我听见“哎呦”一声——在檀香木接触到这位尊贵的人时。

接着我拔腿就往家跑,身后紧跟着鹅的咕咕合奏。我跑啊跑啊,一路跑下来。最后,我停下转身。鹅不见了。

我回到了家,好像什么事都不曾发生。母亲说,“火庙那儿都还好吗?”

我说,“还好,母亲。”

你把檀香木给牧师了没有?

“给了,母亲,我给他了。”

我饿极了。我一边吃着母亲给我的丰盛生日早餐,一边想,“好轻松啊!”又可以好长时间不用去火庙了。

我没想到,我永远都不用去那里了。十四岁生日时我在纳西科。我已经离家去永远伴随巴巴,做他的“真正修女”之一。



来自海洋的邀请

我收到的第一封海外信函来自于巴巴,在1932年。对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儿来说,这已足以让人兴奋了。而真正令人振奋的是内容,被我的好运波涛载着飘洋过海。信写在劳埃德.特雷斯提诺轮船公司(Lloyd Triestino)的便笺上,是巴巴在奥索尼亚号轮船上口授并签名的。我一直随身揣着它,直到在同一年底永远来伴随巴巴。

下面是信的内容:

亲爱的玛妮,

……如果你能跟美婼和娜佳住在一处,过着目前的纯洁生活,并服从我的一般命令,我会无比高兴的。

但母亲可能会反对,并且不让你离开她。

不过要记住,一旦你脱离了母亲,就来加入美婼,和她住在一起。
   
但你来居住时决不能违背大命令。你知道你对我有多么珍贵,我是多么爱我亲爱的妹妹。

要永远想着我,记住我的希望和大命令。                                    
          

                                                                      M. S. 伊朗尼


译自《神兄》(God-Brother—Stories from my Childhood with Meher Baba By Mani S. Irani,Sheriar Foundation,1993)

翻译:秋子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神兄》]:无
下一篇:[08-08-21] 克里希纳·奈尔
上一篇:[08-08-18] 摩耶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