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神兄》上帝的衣橱
作者:玛妮 发布时间:08-08-22 浏览次数:5181 [ ]

跳绳 

我终于获准来永远伴随巴巴时,还不到14岁。尽管母亲已同意我离家去“跟麦洛格”,但她依旧伤心。我意识到这一点,也理解她的感受,但是我又怎么能做到不自私呢?永远伴随巴巴始终是我唯一的夙愿。
 
所以你们可以想象,我打包裹去纳西科时,心情是怎样欢呼雀跃,充满希望,我将永远永远加入巴巴和他的女满德里了。
 
其实也没什么可打包带走的。巴巴让我只带几件衣服,别的什么都不要带。于是我留下了我所有的好朋友,比如收集的火柴盒和一堆《校园女生》杂志。
 
我的那个带漂亮彩色手柄的跳绳怎么办?嗯,当然与众不同了。它是我整个上学期间的最好伙伴,我感到若把它留下,它会太想我的,况且它又是那么微不足道——我对自己说。巴巴说除了衣服什么都别带时,他肯定不会指这个小跳绳!所以,它被放在我的锡箱子里,藏在我的衣服下面。
 
我的良心也藏在了我的自我辩护下面。因为在内心深处我其实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也许我把跳绳带到纳西科是违背命令的。但是错误也带来教训。这个错误给我的教训是巴巴的命令从来不是无关紧要的。他的命令,无论大小,总是重要的。
 
到达目的地后,我没有取出跳绳。我也不认为有必要告诉巴巴这个,他也没问我。不过,看他是怎样探出我的小秘密的。

几个小孩子在假期来看巴巴。巴巴谈起他们的学校,学习和体育运动。

巴巴问,“在学校你们有什么游戏?”

他们兴奋地回答,“哦,我们打曲棍球,板球,羽毛球,还游泳。”巴巴对此充满赞赏。

过了一会儿,我感到受了冷落,也参加进来。“在修女院学校,”我说,“我们不玩曲棍球或板球,但我们有大量的跳绳游戏。我绳跳得很好,很好。”

“真的?”巴巴满面笑容,精彩地把游戏完下去。他四下看了看,好像在说,“你们知道什么!我的小妹妹,可聪明了!”
 
这回我的话匣子真的打开了。“哦,是的,巴巴。我能轻而易举倒跳一百下,横跳一百下,两边各跳十二下……”一口气道出了在学校学到的所有跳绳花样“……而且我跳得比其他人都好。”
  
巴巴难以相信。他是那么为我自豪,以至于我想当场示范。我脱口而出,“我能表演给您看!”

“但怎么可能呢?”巴巴说,显得失望。“你没有跳绳啊。”

“我有,”我伶俐地说。随后我的声音颤抖到“我…有…”,表情降到零点。我意识到自己上了圈套。他一直知道我从家里把跳绳带来的事。他想让我亲口告诉他。

没有更多可说的了。他把我叫过去,温和地问道,“你爱我吗?”
  
“是的,巴巴。”

“有多爱?”

“胜过一切。”
 
“那你愿意为我做一切?”
 
“是的。”
  
“即便是我叫你把跳绳拿出去永远扔了,你也愿意?”
 
“是的,当然!”
 
“好,”巴巴说,“去扔了。”

 因此我把那根跳绳拿到院子尽头,用尽全力把它扔了出去。
 
这就是那根跳绳的结局。我再也没有见过它,也没有想过它。

把它扔掉并不难。我是为巴巴做的。


上帝的衣橱

在印度,人们通常把上帝称为“楼上那位”——似乎上帝在创造世界之后,就高高地坐在天上享受永久假期,偶尔回应一两个祷告。

我们很幸运,因为事情并不是这样。所幸的是,上帝太爱他的造物界了,以至于时不时装扮成人,下楼到人间他的子女们中间。为了让我们看见他,他穿上完人的外衣,就这样和我们呆上一些时间,同我们一起游戏,欢笑,受苦。但他做得十分保密。他作为人在“楼下”期间,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这个伟大的神圣秘密——神出现了。他被称作阿瓦塔,因为神+人=阿瓦塔。

和我们呆一段时间后,上帝便脱掉他的外衣(人身),把它留给世人去拥有和崇拜。是的,上帝把他的外衣留给我们,但他却没有离开我们!尽管我们再也看不见他了,但他的爱和恩典却比任何时候更有力地流溢着,为每一个人所利用。

上帝是一个,独一无二。但是上帝的外衣却有很多。上帝每一次决定“下楼”来,都会从他美丽的衣橱里选一件不同的外衣。

在无尽的岁月长河里,上帝为了他在地球上的孩子们,已经穿过很多件外衣。如你们所知,上帝的那些外衣有不同的名字,如琐罗亚斯德,罗摩,奎师那,佛陀,耶稣,穆罕默德。现在,如我们所知,是美赫巴巴。
 
不久前,我做过个梦,它说明了我刚才给你们讲的。我肯定你们会喜欢的。
 
在梦里,我和一个朋友开着红色小汽车。那是一辆无顶的赛车,后座只能容下一个人。汽车在交通灯前停下时,我感觉身后昏暗的光里有某个临在。我转过身,看见一位身着阿拉伯服装的人。
 
我即刻知道,毫无疑问,这就是先知!他无声地表示,他想搭我们的便车。就在我点头的当儿,他坐到小后座上。我们继续向前开。过了一会儿,按照他的指示,我们停下车。他下车走了。
 
我对他去哪儿和为何去感到很好奇,就下车悄悄跟在他后面。我保持着一段距离,跟着他穿过一片迷宫似的不同大小和形状的帐篷,就像你们在大马戏团场地上看到的那样。

最后他在一个平顶大帐篷前停下,他推开帐篷入口帘子时,我看见帐篷墙上挂着一长溜服装。先知走过那排服装,用手指轻轻触摸着,以选择下一次行动的衣服,这时我从梦中醒来了!我醒来,我的心大声呼喊:

亲爱的上帝,我不必看见您选择哪一件衣服。我知道。我知道您选择了最美的那件——它的名字是美赫巴巴。我知道,因为我在美赫巴巴的外衣中看见了您,如鱼儿爱水一般自然地爱着您,跟您共同生活了一生——我唯一想做的事情!
 
现在有许多许多没有见过您个人、却在内心接受您并跟随您的人。他们中间是那些走在漫长的臣服之路上,敢于攀登顺从山颠的人,以便有一天凭靠您的恩典达到您。

啊至爱阿瓦塔,您的爱者等待着你。无论您下次显现时穿什么服装,他们都会知道您。他们的心灵将认出您,并且准备好被您所接受。

是的,他们将会等待,维系他们的是他们对您的渴望,还有您对他们的承诺:

“我会再来的!”

译自《神兄》——我和美赫巴巴在一起的童年故事(God-Brother—Stories from my Childhood with Meher Baba By Mani S. Irani,Sheriar Foundation,1993) 全文完

翻译:秋子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神兄》]:无
下一篇:[08-08-23] 是那样吗?
上一篇:[08-08-21] 克里希纳·奈尔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