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摩耶(三)
作者:美赫巴巴 发布时间:14-08-30 浏览次数:1150 [ ]

第三部分
超越摩耶谬误



受摩耶支配者在无知麻痹中所接受的谬误无可计数。不过,谬误从最开始就带有匮乏与不足;迟早会被识破。这就产生“怎样识别谬误?”的问题。除了通过认识谬误是谬误,别无他路。但这种认识除非从一开始就以某种方式潜在于谬误,否则永远不会到来。

接受谬误总是一种无奈妥协。即便在愚昧深处,灵魂也给谬误予以某种挑战。这在初级阶段无论怎样微弱不清,却是寻求真理的开端,最终歼灭一切谬误和一切愚昧。接受谬误时,总有一种增长的不安、深刻的怀疑和莫名的恐惧。比如,一个人认为自己和别人等同于浊体,却又不能心甘情愿地接受这种观点。赞同这个错误信仰,伴随有对死亡的恐惧和对失去他人的恐惧。一个人若仅仅把幸福建立在拥有形体上,他内心知道这无异于在流沙上筑堡,知道这绝非通往持久幸福的途径,还知道他绝望地抱着的这个支柱任何一天都会倒塌。因此,他对自身的基础深为怀疑。

人不安地意识到自身的不安全。知道某处出了差错,知道他的希望纯属妄想。谬误根本靠不住。人不可能永远与之认同。那还不如把毒蛇当花环戴,或在休眠火山顶睡觉。谬误具有不完全、不满意、临时权宜之特征。它指向别的什么。让人感到它似乎藏着比外表更大更真的东西。谬误背叛自身,引导人去认识真理。

谬误有两种:(1)由不协调与不严谨的思维造成的谬误,(2)由受毒害的思维造成的谬误。不协调思维造成的谬误,危害小于受毒害思维造成的谬误。纯属智力性质的非真理,归因于智力运用中的错误。从灵性观点上重要的谬误,归因于盲目和明确欲望作用对智力的损害。

可用一个生理比方,说明上述两种谬误之间的差别。身体要害器官的疾病,有些属功能性,有些属器质性。功能性疾病由某个生命器官的功能失调所引发。这些情况中,生命器官结构无严重问题。仅仅是失调或紊乱,只需轻微刺激或调理就能正常运作。在器质性疾病中,疾病由生命器官的组织结构中某种畸形发展导致。在这些情况下,生命器官的故障具有远为严重的性质。进入生命器官构造的某个明显因素,使之受损或失效。两类疾病都能医治,但医治纯粹的官能性疾病,要比医治器质性疾病容易得多。

智力运用不当造成的谬误,类似于功能性疾病;智力受害造成的谬误,类似于器质性疾病。正如功能性疾病比器质性疾病容易医治,智力运用不当造成的谬误,也比智力受害造成的谬误容易纠正。为解决生命器官的功能性问题,只需要增强体质健康;出现器质性问题,往往有必要做手术。同理,对智力运用不当造成的谬误,只需要在运用智力时多加小心;对智力受害引起的谬误,则必须净化智力。这要求切除毒害智力的欲望与执著,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受害思维之谬误最初产生于评价中的错误。它们作为精神活动的副产品出现,表现于对某些公认价值的追求。它们作为公认价值的合理化和正当化部分出现,通过对这些公认价值的明显支持,来控制人心。倘若不能影响人类价值或这些价值的实现,它们会立刻变得无关紧要,失去对心的控制。当错误信仰从根深蒂固的欲望中获取生命和活力时,就被错误追求所滋养。如果错误信仰里的错误纯粹是智力的,则容易改正。但由错误追求所滋养的错误信仰,却是摩耶的壁垒。它们所涉及的远远不止智力错误,也不受纯粹智力性质的单纯反驳所削弱。

单靠纯粹的智力,不能消除毒害思维的欲望执著。这要求正确努力和正确行动。靠空谈思辨发现不了真理,而是要靠正确的行动。诚实行为是对消除灵性谬误的准备。要感知灵性真理,不仅要求苦思冥想,而且要求清晰思维,而思想的真正清晰是一颗纯洁平静心的果实。

只有剥掉摩耶制造的最后谬误残余,才能认识神即真理。只有完全超越摩耶,才能获得神即唯一真理的无上知识。唯神真实。一切非神的,一切无常有限的,一切似乎存在于二元领域的,全是虚假的。神是唯一的无限实在。在这个实在中所做的任何划分都是错误的;它们并不真实存在。

因为摩耶,神才被看作可分割。形形色色的多元世界并不能把神分割成若干不同部分。有不同的我心,不同的身体和不同的形式,却只有一个灵魂。当独一灵魂(神)采用不同的我心和身体时,便有了不同的个体化生命;但这并不能把任何的多元性引入灵魂本身。灵魂是并一直是不可分割的。独一不可分割的灵魂是不同的我心的基础。乃是我心进行各种各样的思维和行动,经历无数类型的二元体验。独一不可分的灵魂是且永远是超越一切思维和行动,并超越一切二元体验的。

不同观点或不同思维方式,不能把多元引进一体不分的灵魂,道理很简单:灵魂之内不存在观点或思维方式。一切思维活动及结论都在有限的我心之内。灵魂不思考;思考的只是我心。在有限我心的不完美和不完全知识状态,思维及来自思维的知识都是可能的。在个体灵魂本身,既没有思维也没有来自思维的知识。

灵魂即无限思想和无限智能,但不存在思想者与思维与思考结论之间的区分,也不存在主体与客体之二元。只有以灵魂为背景的我心能够成为思想者。灵魂,即无限思想和无限智能,不思想也没有智力活动。智力及其有限思维,仅仅同有限我心一起产生。在无限智慧亦即灵魂的完整与具足中,不需要智力及其活动。

随着摩耶所造谬误的最后残余脱落,灵魂不仅知道其真相有别于浊、精或心体,还知道自己即神——唯一实在。它知道心、精体和肉体都同样是它自身想象的产物;知道事实上它们从未存在过;知道它出于愚昧才把自己想象为心,或者精体,或者肉体;并且知道它可以说是自己成为心、精体或浊体,然后将自己认同于所有这些自造的幻相。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语录]:无
下一篇:[14-08-31] 摩耶(四)
上一篇:[14-08-29] 摩耶(二)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