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奇迹与能力
作者:美赫巴巴 发布时间:17-01-11 浏览次数:766 [ ]

奇迹的不同类型

1.救世主(阿瓦塔)的奇迹
2.至师(赛古鲁)的奇迹
3.辟尔和瓦隶(分别在第六和第五层面者)的奇迹
4.在较低层面者(第一、第二、第三和第四层面)的奇迹

对上面四类不同的奇迹,美赫巴巴解释说:

1.救世主的奇迹具有宇宙性,并在普遍需要时施展。救世主想施奇迹时,乃根据形势需要,暂时置身于第六、第五或第四层面。他若希望奇迹强大,会暂时置身于第四层面。
2.至师的奇迹规模也很大,但不覆盖整个宇宙。不过,如救世主的一样,这些奇迹也完全是为了唤醒他人。打算施奇迹的至师,也像救世主那样,暂时置身于第六、第五或第四层面;为了奇迹强大,他也暂时置身于第四层面。第七层面的玛居卜-埃-卡弥尔从不施奇迹,原因很简单:对这样一个灵魂,心、精、浊三界不存在。
3.辟尔或瓦隶的奇迹在规模上有限。事实上他们不直接施展奇迹。那些可归功于他们的奇迹,出自其对他人思想和感情的心理影响,并带来灵性和物质利益。他们不会下降到第四层面——灵性大能层面。
4.第一、第二和第三层面的行道者,能够从自身层面使用或展示能力,比如读懂他人的心,凭空变出东西,不看就能背诵书中文字段落,让火车停下,可被活埋数小时,身体升空等等。这些是行道者在不同层面上获得的实际能力,因此不可称之为纯粹的骗人把戏。至师和阿瓦塔能够夺去较低也就是第一、第二和第三层面行道者使用能力的能力,甚至能够夺去第四层面者的大能。苏非将这种对低层面能力的夺去称作“萨卜-埃-未拉亚特”(salb-e-wilayat)。

在第四层面贮藏着一切大能,这些能力若被行道者滥用,会导致其彻底毁灭。但这种奇迹不会给世界造成不利影响,因为当时的灵性首脑库特博-埃-饿希得(Qutub-e-Irshad)会确保这些行为无效。
美赫巴巴进而解释说,前三个层面的行道者对能力不加鉴别的展现也非常危险;而滥用第四层面能力者,则无不堕落到进化的最低阶段——石头状态。
针对这些危险,卡比尔说:
“上主的房屋甚高,好比最高的枣树顶。人爬上去,可品尝爱之琼浆;若跌下来,则折断颈项。”

奇迹的有意与无意发生

救世主和至师所施的奇迹,背后有着神圣动机,可以是有意的或是无意的。救世主或至师的有意奇迹,是通过其意志的表现和力量有意为之;无意的奇迹则独立于救世主或至师的意志,通过总是活跃在这些伟大者周围的力量而发生。后一类奇迹中,救世主或至师意识不到其自身作为根源和主因的奇迹事件。不过,这些完人的有意和无意奇迹总是为了世界的灵性觉醒。

救世主和至师为什么施奇迹?

特别世俗的人灵性上迟钝,有时候需要用奇迹把他们或其他幼稚者从这种迟钝后果中救出。这可用下面的譬喻说明。
假设有儿童漫不经心地抓着一只麻雀,眼看要把它扼死。要救麻雀的命,则不宜强行从孩子手里夺去,因为他很可能抓得更紧,扼死麻雀。不过,若给他一枚钱币,他几乎肯定会松手放开麻雀。从而防止孩子出于对其行为的无知而杀生。至师的奇迹也是同样:防止人们出于对灵性价值的无知而害己害人。
若拿金子代表奇迹,那么较低层面的瑜珈士则是通过在世人眼前晃动金子来迷惑之,使他们被其超凡能力所震惊。他们若臣服于这样一个瑜珈士,最终将承受残酷的幻灭。然而,当救世主或至师在世人眼前晃动金子时,他乃是用一种摩耶形式,把他们从更有束缚性的其它摩耶形式中拽出,以便把他们引向通往其真正命运(证悟大我)的道路。
再举个例子,设想有个人色盲,世界对他全是蓝色。其眼睛只能发挥蓝色镜片的作用,看见的万物皆蓝色。从灵性上讲,世界乃幻相,根本没有色彩。它是无色的。展示神奇能力的瑜珈士,仅仅是用绿色或红色镜片,来取代色盲者的蓝色“镜片”,让他把万物看成绿色或红色。这种向绿色或红色的突然转变,令其已习惯把世界看作蓝色的无知眼睛震惊,并反映了瑜珈士表面上很可信。
至师知道,真正的颜色非兰非红亦非绿,一切皆无色(即乌有);所以他不会浪费时间去改变“镜片”,而是让人看见世界的真正面目:无色,或者说乌有。瑜珈士和那些不完美的导师,仅仅是用一个幻相来取代另一个。至师却永久地揭开一切幻相之面纱,揭示造物界是幻想、唯有神真之道理。至师的这种工作是一个缓慢而痛苦的过程,缺乏瑜珈士的壮观却误导之方法的多彩,正因如此,至师的工作不可测量。

谁拥有施展奇迹的能力?

至师的神奇能力似乎与第四层面瑜珈士的能力同样,但二者之间却有一个重要区别:至师的能力属于他自己,因为他即大能本身。只需一个意愿便事成。苏非所说的“有,便有了”即是指神圣能力的显现。
瑜珈士的能力却不属于自己,他们必须依赖外部的能源来施奇迹。至师的内在能力不断流溢,瑜珈士和低层面行道者借用这些流溢的能力来施奇迹。这也相当符合苏非教信仰:瓦隶是先知穆罕默德的见证者,其奇迹如从蜜囊里渗出的蜜水,全部来自于他。因正统穆斯林的观点,上述信仰仅限于先知穆罕默德。不过,苏非的“从本初只有一位拉苏,在不同国家用不同名字不时出现”信仰则立刻使人联想到其普适性。
美赫巴巴进而解释,“在法那-费拉(玛居卜状态)没有奇迹,无论直接还是间接的。在神圣交点(turiya avastha或 muquam-e-furutat)吉万姆克塔(Jivanmukta或Azad-e-Mutlaq)没有责任,不施奇迹。但奇迹总是有可能在其不知不觉中通过吉万姆克塔发生。低层面的特使或行道者经常借用他的能力来施奇迹,吉万姆克塔的能力却丝毫不会因之减少。”

救世主(拉苏或阿瓦塔)和至师(赛古鲁)的奇迹
神成人时,成为救世主(拉苏或阿瓦塔);人成神时,成为玛居卜。若对人类有责任需要履行,他则经历第二和第三个神性旅程,成为至师(赛古鲁)。救世主和至师灵性上皆完美,因为二者皆与神为一,虽都对人类有责任,救世主的责任却属于特殊类型。
苏非徒认为,救世主与至师在同神的“关系(qurbat)”上有别,并将之分别称作“非自愿必要接近”(qur-e-farayiz)和“自愿接近”(qur-e-nawafil)。前者属于救世主,后者属于至师。
苏非徒解释,拉苏(阿瓦塔)施奇迹时,神是做者,人是工具;至师则相反——人是做者,神是工具。先知穆罕默德在巴德尔战役掷沙土击溃敌人的著名故事,即救世主施展奇迹事例。虽然表面上掷土者是作为人的穆罕默德;实际上掷土的是作为穆罕默德的神,击溃敌人的是作为人的穆罕默德。因此这种奇迹是对“非自愿必要接近”的说明。
而至师所施的奇迹则是对“有意接近”的说明。夏姆斯·塔卜睿兹起死回生的奇迹,就是其中一例。当夏姆斯说“以神的名义起来”(Qum bi iznillah),王子没有复活;而当他说“以我的名义起来”(Qum bi izni),王子则立刻复活。这里作为人的夏姆斯·塔卜睿兹发令,作为夏姆斯·塔卜睿兹的神用自身属性(此例中是用生命属性)表达自己,从而使王子死而复生。在“自愿接近”中,人是做者,神是工具。
在此谈一下东西方对待奇迹的不同态度。对至师高道有悠久记载的东方,已接受神因无限而不为有限头脑理解。东方知道,有限的人类智力对处理形而上问题,仅有一定程度的用处。如哲学家伊克巴尔(Iqbal)博士所吟:
“智力虽离至爱门槛不远,却注定不能享受神圣临在。”

因此东方知道,在智力放弃试图理解先验之处,必须由爱接续。西方对理性方法高度重视,对拒绝进入理性轨道的东西,不是拒斥就是嘲笑。现今美国英语中完全被误用的“神秘家”一词,即是这种西方态度的一个副产品。中世纪欧洲的宗教热忱,几乎被对文化和科学的巨大热情所取代。
不过,科学学说也有一定程度的灵活性,真正的科学家也会正视事实。美赫巴巴多次说,科学虽取得巨大进步,却远未达到物质的内核,更远未达到灵性的最边缘。心灵必须同头脑合作。
瑜伽士的被大众视为奇迹的一些纯粹身体特技,也许可以用医学来解释。然而真正的奇迹,尤其是至师的奇迹,则不是科学可解释的。救世主、至师和圣人所施的奇迹,在所有民族和所有宗教的经典中都有很多记载;一直发挥作用的灵性阶层也在日日增添这些奇迹。事实摆在那里;耶稣等完人曾经起死回生,治愈疾病。即便亲眼目睹奇迹发生,即便确信那是奇迹而非骗局,人也永远不能做出理性解释,因为奇迹完全在理性解释范围之外,如生命本身一样深奥。
然而上述情况也许并非毫无理由,因为世人一般很少了解至师的工作,事实上这些工作大多只为少数的亲近者和具资格的入道者所珍视,并向猎奇者完全隐蔽。用著名苏非阿卜杜·哈桑·卡喀尼的话说,“至师身内所藏倘若从其嘴唇流出几滴,天地间的生灵都将恐慌失措。”
奇迹和灵性导师的宣称虽受众人瞩目,但像西方那样,东方对此的态度也很审慎。但可以说东方从长期经验中,学会不去否认灵性阶层的行动,即便无法接受或相信之。最早一位苏非宣称,“奇迹只是成神道路上的千百台阶之一。”本时代周期的阿瓦塔美赫巴巴宣称,至师所能施展的最大奇迹,是让另一个人像他自己一样获得灵性完美。

能力的不同种类

灵性与通灵截然不同。灵性与任何类型任何形式的能力毫不相干。灵性是爱神之道路和对至师的听从和臣服。
行道时会遇到意识层面上的能力。第一到第四层面上的人,有时侯会受到诱惑去展示这些能力。
能力有三种类型:
1.第四层面的神圣能力。
2.前三个意识层面的秘术能力。也被称作神秘能力。
3.其它秘术能力。

1.第四层面的神圣能力乃神的大能。是一切能力——无论神秘或其它秘术能力——的本源。
同神圣能力相比,神秘和其它秘术能力无限地微不足道。
神圣能力永远是同样的,因为神永远是同一个。秘术能力则性质不同且表现有别——无论是否属于意识层面。
阿瓦塔和库特博通过神圣能力显现所施的奇迹叫做“莫耶泽特”(mojezet)。这些奇迹是为一切众生的利益所施——库特博在有限规模上,阿瓦塔在宇宙规模上。这些奇迹也可为任何一个同阿瓦塔或库特博联系密切者而施。
第五和第六层面上的人,借助神圣能力所间接施展的奇迹,叫做“卡拉玛特”(karamaat)。
第一直至第三层面上的人所展现的神秘能力,其实称不上奇迹。这种展示仅仅是其经过层面时所遇能力的影子;这种能力显示,叫做“肖巴达”(shobada)。
当第四层面上的人善用神圣能力并施奇迹时,可被称作“卡拉玛特-埃-莫耶泽”(karamat-e-mojeza);当他滥用第四层面的神圣能力时,被称作“莫耶泽-埃-肖巴达”(mojeza-e-shobada)。
第四层面被视作心领域的“门槛”,因此,对第四层面上神圣能力的滥用,导致退至石体状态的“堕落”,造成意识瓦解。

2.前三个层面的秘术能力(被称作神秘能力),不会被这些层面上的求道者滥用,虽然他们有时侯也会受到诱惑。这些神秘能力不同,表现有别,比如他心通;不看而知书中文字段落;被活埋数小时而不死等等。
意识层面的能力不是诱发的。这些能力总是为层面上的人在其有限环境之内所及,因此无须专注努力就能显示。不能将这种能力显示同舞台上读心术等表演混为一谈。
第三意识层面上的人能让亚人类生物起死回生,却绝不能让死人复活。他之所以能这样做,是因第四层面神圣能力的接近和“温暖”。
第四层面上的人却能用第四层面的神圣能力起死回生,包括死人。
第三层面上的人能随意变换身体,这种人被称作“阿卜道”(abdal)。这种行为也是对神秘能力的展示,却不是滥用能力。不应把这种行为混同于密法师的人身消失或显形。

3.其它的秘术能力同灵性或意识层面的神秘能力毫不相干。
这些秘术能力有两类:
a. 高级秘术能力。
b. 低级秘术能力。
拥有这些秘术能力者,可以善用也可以滥用这些能力。对秘术能力的善用,帮助一个人进入道路层面,甚至会使他成为大瑜伽士(mahayogi)。滥用这些秘术能力,则使一个人在来生受大苦。对高级秘术能力的善用,会使一个人在四次人生(转世)之后,置于第五意识层面。
a.高级类型的秘术能力来自密法修炼,比如四十天苦行(chilla-nashini)或者重复念某个咒语。
持有这些能力者,能够施展飘浮空中、显形或消失等所谓的奇迹。
b. 低级类型的秘术能力不需要密法或任何特殊修炼。而是来自往世的业相。例如:如果某人在往世做过多次善事,下一生无须任何苦修,就有可能被赋予低级秘术能力。其业相给予他诸如透视力、透听力、疗愈力、无中生物等低级秘术能力。
所有这些能力都构成低级秘术能力类型的一部分。
一个人若善用低级类型的秘术能力,在下一生无须任何密宗修炼,就能获得高级类型的秘术能力。同理,一个善用其催眠能力者,在下一生也获得高级类型的秘术能力。


田心译自《神曰》补编11—12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神曰补编]:无
下一篇:[17-01-14] 唐娜林的巴巴故事
上一篇:[17-01-06] 比夫的故事:神圣时机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