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阿瓦塔的工作方式
作者:美赫巴巴 发布时间:07-08-31 浏览次数:3659 [ ]

63
阿瓦塔的工作方式


阿瓦塔主动承担宇宙苦难,但他在这个巨大重负之下,由他的无限极乐和无限幽默感所支撑。阿瓦塔是宇宙的轴心或者说支点,进化之磨石的磨棒,因而对万人万物都负有责任。

在时间的每一片刻,他都能够个别地或集体地完成其宇宙责任的无数个方面,因为他的行动绝对不受时间、距离和感官的此时此刻所限。他在浊层面做某个具体工作的同时,还在所有的内层面上工作。与常人的行为所不同的是,阿瓦塔在浊层面上的每一个行动,都给不同的意识层面带来无数的与深远的结果。他在内层面的工作是无须努力的,且自动地持续着,但浊本身的性质则决定了他在浊层面的工作要求巨大努力。

一般说来,普通人的每一个行动都受着某个具体的目的驱使;它一次只能击中一个目标,并且带来一个具体的结果。但对阿瓦塔而言,他乃是每一个人和物的中心,因此他在浊层面的每一个单独行动,都会给一切地方的人和物带来一系列的不同结果。

阿瓦塔在浊层面的行动,就像发电站总闸的开启,它立刻同时通过很多线路释放出巨大能量,带动各个服务分支,如工厂、电扇、火车、电车,城乡的照明。

阿瓦塔的一个普通的身体行动,在内层面释放出巨大的力量,从而成为一个工作链的始点,其反响和含义显现于所有的层面,并且具有宇宙性的范围和效果。

宇宙里的一切万物都是,从本初就一直是,神圣的原始心血来潮的具体物化,该心血来潮不可取消地运作着,无欠缺,无偏差,无失败。它是根据原始心血来潮流出的模式,在造物界之影片的意识屏幕上的展现,一集接着一集。尽管如此,当作为神人的神扮演观众的角色时,他则能够按照他的阿瓦塔式的心血来潮,改变或取消从原始心血来潮就注定的事情或事件。但这个阿瓦塔式心血来潮的产生本身,乃是原始心血来潮内在固有的。

苏非教徒把夸扎(Qaza,注定的事件)与夸达(Qadar,冲动或“偶然”的事件)加以区分。阿瓦塔或库特博的行为是冲动型的,且产生于他们的无限慈悲;该心血来潮的作用是缓解僵硬的决定论,并赋予它美丽与魅力。

库特博的行动对前定的神圣计划进行修改,但它们的范围是有限的。而阿瓦塔的干预则带来世界规模的修改。例如,假设神圣规定1950年发生战争。它必须在预定的时间发生,跟随的一连串事件将准时地满足当前的时间表。然而,如果那时阿瓦塔肉身在世,他可能会行使夸达,通过浊层面的某个具体行动免去这个灾难。因此,在自然律则的无情运行中,能够进入不可解释的神圣善变,在人类史册上写下和平而非战争。卡比尔曾说:

“啊,卡比尔!命运的线条从未被罗摩抹去;他无所不能,且能改变命运,但他从不会这么做,因为他对自己的计划已做了充分考虑。”

阿瓦塔通常不会干预人类命运的运作。只有在严重需要时他才那么做——他从无所不包的角度,认为绝对必要的时候。因为在规定与印记的模式上,每一个线与点都是互为依存的,单一的更改都会意味着无尽头的可能性与事件链的动摇和重接。对提前画定的命运线的最小偏离,不仅要求在有关个体的直接轨道内做无穷的调整,而且其无终止的反响还涉及到因以往业相而有关联的所有人。

阿瓦塔的心血来潮也是神圣命运的一部分。夸扎为阿瓦塔的“偶然”干预提供了绝对必要,这种干预的不可预测性本身,在夸扎里也被预设——以便他的无限慈悲(他因之才加以干预的)不被否认。

在阿瓦塔心血来潮的运作中,不存在丝毫的偶然因素。心血来潮行动的目的是完美的,其结果是准确的。

如下面的故事所示,一个普通人的心血来潮被表现时,可能产生出乎预料的后果。一个醉酒者路过一棵木苹果树,突发奇想,欲品尝一下木苹果。醉酒者通常不喜欢酸东西,因为它抵消酒的功效,所以此人想吃木苹果纯粹是心血来潮,它独立于思想或真正愿望。他捡起一块石头,朝树上掷去。石头错过苹果,砸死一只鸟,吓走其它很多鸟,并落到在树下休息的旅人头上。因此,醉酒者的这个随意表现不仅没能实现心血来潮,反而带来完全在预料之外的后果。这个心血来潮纯粹是无关联的突发奇想,由此产生的行动也与目标毫不相干。

在阿瓦塔心血来潮的行使中,这类事情绝不会发生。它产生于慈悲和完美性的表现,因而具有完美的目的与结果。

译自The Everything and The Nothing by Meher Baba,1963.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有与无]:无
下一篇:[07-09-02] 镜子
上一篇:[07-08-30] 暗夜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