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度内
作者:埃瑞奇 发布时间:08-08-02 浏览次数:2232 [ ]

每个月的十二号,度内火会在美拉巴德点燃,每个月,这儿有朝圣者时,在十二号左右也会有人问,“什么是度内火?我们为什么点度内火?它的意义是什么?”

度内火的故事要追溯到数千年前的赛特年代(Sat Yuga),或者说黄金年代。那个时候,男子到六十岁时,就可以说已经完成了世俗责任。他的子女们已经长大成人,并且有了自己的子女。他不必再工作养活家人,现在他可以自由地将余生用于寻找上帝了。

这是一项神圣的义务,家人不会反对他离家求道;因为终极而言,求道是每个人的职责,据说即使只有一个人成道,这个家庭的七代人都跟着受益。

所以,到了六十岁,一家之主就会弃世离家,通常进入丛林或森林寻道。然而,这个求道者会发现什么?他发现那里没有房屋遮风挡雨,没有毯子遮掩护身,夜里寒冷难耐。蚊虫的叮咬和干扰,使他难以专注于上帝。特别是夜晚,丛林里还有野兽,所有这些世俗顾虑,使他的找寻极为困难。他弃世去寻找上帝,但却发现,由于这个世界,他难以想念上帝。

于是这些求道者就在夜晚点起一堆火。火焰可以取暖,也阻止动物靠近,烟还能驱赶蚊虫。他们用火灰涂满全身,以抵御自然力,所以,火是他们的真正朋友,是他们求道时的伴侣。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求道者在静心处点燃的火堆,便与寻找上帝联系起来。如果有人到森林打猎,看见这样一堆火灰,就会想,“哦,有圣人在此呆过,”这个地方会受到尊重,因为求道是受人尊重的。如果某个人遇到这样一堆灰烬,那会自动表明,曾有人在那儿念神名,想念神,静思神,所以,火堆以及那个地方所受的尊敬不亚于你们上教堂或寺庙所受的尊敬;这是崇拜的地方。

“度内”( dhuni)这个词,可能是从几个不同途径演化而来的。它的词根可能是“dhoon”,意思是大声念神名。也可能源于“dhyan”,意思是静心。“dhyani”意指静心者,“dhuni”( 度内)可能由此而来。不管怎么说,“度内”这个词最终与这些火堆联系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的男子一到六十岁便弃世求道的传统被越来越少地遵守,度内火开始专门与圣人,圣徒和至师的所在地联系起来。1922年美赫巴巴第一次来美拉巴德时,没有这种火。几年以后,雨季无雨,农夫们陷入绝望。这个地区总是受缺水之苦,干旱或者雨季不足意味着雪上加霜,村民甚至很可能会挨饿,他们大部分都务农。

你们知道,我们这里一年有两个雨季。原本六月份降临的第一个雨季,已经严重不足。而现在已经是九月份,第二个雨季就要结束了,仍然没有活命的雨水。所以农夫们绝望了。他们知道美赫巴巴住在美拉巴德,并把他看作圣人,便来求他赐雨。他们来了一大群人向巴巴求雨。

巴巴异常慈爱地接待了他们,却催促他们马上回家去,因为他们对他的爱和信心可能会降下大雨,若不快点回去,他们就会淋湿。

当时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毫无下雨的迹象。村民们不知道该不该拿巴巴的话当真。他们认为巴巴催他们快点回去,也许是想摆脱他们。最后,在满德里的哄劝下,他们勉强离去。

等到大伙散去,巴巴转向弟子们,叫他们找木头,挖坑,这个坑你们今天还能在路边的苦楝树下看到。巴巴命令点燃“度内”火,顷刻间天空中乌云汇聚,开始下雨。雨下得非常大,事实上,村民们在回家的路上被完全浇透了。这个行为不是巴巴的伟大而是慈悲的表现,度内火坑作为这一象征保留下来。

有一段时间,度内火定期点燃,但在早年间,巴巴经常旅行,在大家都长期离开美拉巴德的期间,显然没人点度内火。有一次在蓝车旅行返回后,巴巴点燃了度内火。那是1941年12月12号。巴巴随后下令说,以后度内火应在每月的十二日点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这么做,因为巴巴叫我们继续在每月的十二号点燃度内火。这是他给我们的命令,我们乐意服从,在每月的十二号点燃度内火。

你们问檀香木,以及焚烧业相,是怎么回事?是这样的,在1955年的一次撒晤斯活动中,巴巴叫在场的每个人拿一小块檀香木投入火中。这块木头旨在象征着我们的某个执著,某个阻碍我们通往上帝的执著。每个人都要怀着焚烧这个执著的念头将檀香木投入火中。但其中无玄秘可言。你不必等到十二号,才开始在巴巴的神爱里焚烧你的执著。因为那是度内火的终极象征——巴巴的神爱之火。这种爱吞噬一切,如果有人勇敢得将自己投进火里,他就会被吞噬,他的假我就会被烧尽,剩下的就是真我,我们称之为成道。

度内火只是上述的一个象征。但这是否意味着参加度内火没有意义,整个仪式只是个空洞的形式?根本不是的。它是我们想念巴巴的一个途径。巴巴叫我们点燃度内火,所以当我们服从他的希望点燃时,我们是在想念他。我们把一块檀香木投进火中,那不会自动地焚毁我们的某个执著,但如果我们想念巴巴,如果我们真诚地致力于成为“他的”,那时我们也许确实会在内里点燃一种比我们所见的度内火更伟大的火。

每一件事都是一种仪式,又都不是;一切都取决于你如何做。假如你参加度内火,投进檀香木,是因为有人告诉你应该这么做,或者因为你想不努力就能摆脱某个执著,那它就成了一种仪式,有些玄玄忽忽的魔术,尽管如此,假如你对巴巴的信心够强,也许就会发现,你的执著已经松弛了。但摆脱执著的意义何在?是为了自由地全心全意地想念主——阿瓦塔美赫巴巴。我们此时此地就可以开始想念他。巴巴说,整个造物界都只是提醒人类想念造物主的提醒物。所以度内是想念巴巴的又一个机会。

它是个更加专注于巴巴的机会。但真正的度内是人心。真正的火是对神的爱之火。我们若是有勇气,有胆量,那么每一天,每一刻,我们都会努力将我们的执著投进这个火。不只是执著,我们还会把自己扔进这个火中。那将是真正的度内火。

美拉巴德附近的一个农夫来找巴巴。他很忧虑和绝望,恳求巴巴帮助他,并把自己的事儿倒了出来。似乎是他在自己的农田里挖了一口井,花干了每一分钱,仍然没有挖出水。他现在不名一文,农田也作了抵押,处境无望。所以他来找巴巴,寻求他的神圣干预。

一如往常,巴巴表现得一无所知。如我多次说过的那样,无知是巴巴最常用来赢取人心的武器。他装做什么都不知道,向农夫询问了所有的细节,他挖了多深,花了多少钱,挖到的地方是什么样的土壤,等等。农夫讲了整个经过,说他来是因为他完全相信巴巴,他知道巴巴能帮助他得到井水。

巴巴听着,显得被这个人的处境所感动,说,“再挖五英尺,你就会找到水。”此时这个人已智穷才尽。他筋疲力尽,破产了,将要失去一切,但听见巴巴说,再挖五英尺就会找到水时,他又重新升起了希望,决心回家再往下挖五英尺。

农夫一走,巴巴就转向满德里说,“哎,我为什么要那么说?我刚犯了个严重错误。我为什么告诉那个人,说他若是再挖五英尺就会找到水?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挖到水。我不该那么说。”满德里试图安慰巴巴,说没事的,他总得说点什么,那个人现在又有了希望,会继续挖下去,毕竟,他说不准还会挖到水。

“可我没说他可能会找到水,”巴巴反驳。“我告诉他,他会找到水。我不应该那么说,因为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找到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说。我不应该跟他说那些。”

一连几天,巴巴不停地担心他对农夫说过的话。他显得很不安。“如果他找不到水该怎么办?”巴巴问满德里。“会发生什么?”“他将处于跟现在同样的情况,”满德里回答。“可我告诉他说他会找到的,”巴巴说。“如果他找不到水,就可能会带动全村人反对我们。他们可能会来这儿把我们赶走。他们也许会认为,我们应该对干旱负责,因为我们带来了坏运气。我们也许不得不离开这里。”就这么继续着。巴巴不断提起这个话题,满德里尽力安慰巴巴,说没什么好担心的,但无论他们说什么,都不能说服巴巴。最后,满德里开始躲避巴巴,因为他们知道,只要在他身边,他就又会开始担忧他对农夫说过的话。

几天之后,农夫又来了,身后跟着一大群人,但他们不是来把巴巴和满德里赶出美拉巴德的。他们带着花环和甜食来,以表达对巴巴的神圣干预的感激之情。因为那个农夫在家人的协助下,继续挖水井,还没挖到五英尺,就挖出了水,水汩汩涌出。这个人欣喜若狂,因为他和他的家人现在得救了。

巴巴叫这个人把这件事在所有的满德里面前重讲了一遍,并随后向农夫表明,是他的信心让水出现的。巴巴对前来的所有人解释说,他没有施奇迹。带来水的不是他,而是农夫对他的信心 。他只说了一句,“回去再挖五英尺,你就会找到水,”是这个人对他的信心产生了水。创造奇迹的是这个人的信心。巴巴解释说,神人不施奇迹。他不需要施奇迹,因为他已如此精密地安排好了造物界的一切,他没有必要干预自己的创造。在他的原始心血来潮中,整个宇宙就已被精细地规划好。巴巴会告诉我们说,他乃是那个无限的悠闲者,因为他再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做的。

不管怎样,农夫和亲朋好友都欢喜异常,他们向巴巴深深致敬,分发甜点,唱着巴巴的赞歌离去。他们一走,巴巴就转向满德里,表达纳闷——那个人竟然真的挖到了水。“是他的信心,只是他的信心生出了水,”巴巴说。“我什么都没做。我不知道那里有水。你们还记得我有多担心吗?是那个人对我的信心产生了水。是他的信心制造了这个奇迹。”巴巴不停地夸奖农夫的信心。

巴巴越是赞扬农夫的信心,满德里就越感到不满。美拉巴德也存在缺水问题,甚至早在那个年代。最初,那里只有不多人居住时,井水充足,但随着诊所、学校以及免费客栈的建立,人口猛增,水的需求越来越紧迫。满德里挖新井,但一次又一次的结果都是枯井。所以他们就磨巴巴指点,该在哪里挖才能找到水,因为他们找水的努力均不成功。终于有一天,他们在美拉巴德的田野行走时,巴巴指着一块地方说,“挖这儿。”满德里搬了块石头,放在那个地方,作为标记。但由于他们都非常忙碌,等有时间开始挖井时,已经不是一两天以后的事了。他们来到那个地方,发现有人已经动了石头。虽然不是准确的位置,他们也还知道大概位置,于是开始挖井。

巴巴对他们的努力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并向他们询问进展情况。井越挖越深,但仍然没挖到水。巴巴鼓励他们坚持下去,最后,他们挖掘的深度远远超过农夫挖的,但还是没有挖出水。最后,巴巴让他们忘了这事儿。这就是农夫事件的背景。巴巴越称赞农夫的信心,满德里就越生气难过,特别是阿迪的哥哥——鲁斯特姆。鲁斯特姆负责管理美拉巴德,因此也负责挖井工程。最后,巴巴对农夫的赞不决口让他忍无可忍。

“这公平吗?”他问巴巴。“我们做什么了,让您不给我们水,却把它给了那个农夫?”“我没给那个农夫水。”巴巴回答,“是他的信心给了他水。”“您的意思是说我们对您没信心?”鲁斯特姆问道。“如果我们那么缺少信心,跟您在这儿一起生活又有什么用?我们放弃一切来跟随您,在这儿忍受着每一种困难,现在您却告诉我们说,我们对您没信心?那我们呆着还有什么意义?不如卷铺盖卷走人!”

巴巴笑了。“那个农夫来找我求水时,我叫他再挖五英尺。我对他那么说,如同一个人安慰另一个人。我不知道他会真的挖到水,而他的信心产生了奇迹,他找到了水。但如果他没找到水会发生什么?他的信心会摧毁。他会对村里的每个人指摘我。的确,他相信我,但仅仅是为了水。他找到了水,信心就增强,但若没找到,他的信心就会毁掉。对于你们,我的满德里,我完全清楚,无论是否找到水,你们对我的神性是如此地确信,什么都不会动摇那个确信。”

“那个农夫因为信心而得到祝福。而你们要有福的多,因为即使找不到水,你们仍会继续尽最大努力,仍然相信我。因为你们来不是为了水,而是为了我。”

巴巴继续说,“在那些被赐予确信的人与那些被赋予信心的人之间,有着天壤之别。那些被赐予确信的人受到双倍的祝福。信心把你带到一定的程度,但信心是摇摆不定的;如遇逆境,信心就可能减弱,甚至完全丧失。然而,确信则独立于环境。确信带你穿越一切的境遇,直到你找到我的实相。信心是一个人信爱我的结果,而确信则是我给你们的恩典礼物。那个人为水而来,他得到了水。而你们为我而来,你们拥有我。”

译自《曾经如斯——跟美赫巴巴一起生活的故事》That’s How It Was, Stories of Life With Meher Baba by Eruch Jessawalla, Sheriar Foundation, 1995

翻译:美赫燕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曾经如斯》]:无
下一篇:[08-08-02] 《神兄》还有一年
上一篇:[08-07-31] 爱之湖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