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摩耶
作者:埃瑞奇 发布时间:08-08-18 浏览次数:4414 [ ]

实在需要幻相,以便指出幻相是幻相。一次,巴巴给我们举了个很好的例子,说明为什么是这样。当时我们在北方,喜马拉雅山喜附近。天气非常非常寒冷。我们没有取暖设备,或者任何类似的东西。我们住在一间小屋里,在那里呆了一个多月。巴巴以这个房间以及我们的境况为例。

我们把被褥铺在地板上,尽量弄得干净整洁,但一直没有时间真正清扫整理过这间屋子。巴巴让我们忙得没有时间做这个。一天,巴巴想让我们明白摩耶的性质,他用我们的屋子做比方。他打手势说,“假如,就在这间屋子,我向你们指出房间里满是灰尘,很不干净。你们听是听见了,但不以为然。你们对我说,“哦,是,”但你们却不去对付这个局面,并真正感到这里确实太脏了。因此你们继续住在这间屋子里。

“我一次又一次告诉你们,但你们并不当回事。你们说你们挺舒适安乐的,这种情况没什么不好的。假如我拿了把扫帚开始清扫,空气中扬满了这些经久的灰尘。你们无法呼吸,几乎窒息,冲出房去。对令人窒息的灰尘的体验使你们确信,你们住的这间屋子的确很脏。”

这就是我们在世间生活的样子。我们太专注于自己在做着的事情,以致于从没有时间清洁或者打扫。甚至意识不到灰尘在积聚。当时机成熟,巴巴,唤醒者,作为清扫者来临,走进我们的生活。他开始清扫,继而扬起你尚未意识到的灰尘。这些灰尘就象一个人的被埋藏的态度和倾向。

人们开始跟随巴巴时,经常开始体验到让他们吃惊的事情。他们说,“我们过去从不发怒,现在却经常发生。不愉快和恼人的倾向非但没有减轻,似乎更多更频繁地出现。”但巴巴告诉我们,“欲除之,必先掘之。”扬起灰尘类似于让我们觉知到,深藏在我们生命中的东西,我们却沾沾自喜地自认为没有。巴巴利用幻相让我们更加意识到幻相,并增强我们对实在的渴望。

这让我想起佛陀时代的一个故事。一天,佛陀的亲密弟子阿难对佛陀说,“主啊,您总是谈起摩耶,可它究竟是什么呢?请让我看看摩耶。”几天之后,佛陀和阿难碰巧经过印度的一个炎热干旱地区。走了几英里之后,佛陀坐在树荫下的一块石头上,说,“阿难,我渴了。你能去给我取些水来吗?”阿难立即去想办法找水。

他走了很长一段路,看见一间小农舍。他想农夫家里或许有井,便来到门前,想要点水。他敲了敲门,开门的是阿难一生中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他立刻被迷住了。就站在那儿呆呆地看着她,一句话都说不出。他把来意忘得一干二净;讨水的念头也无影无踪。这个女子也同样被阿难所打动,因为他长相俊美,加之对佛陀的忠爱带给他的巨大变化,使所有与他接触的人都会被他的气质打动。

两个人就这样站在那儿彼此默默互望着。不久,农夫回来了,问阿难想要什么。“我想知道您这里是否有我可以做的工作,”阿难不假思索地回答,因为他唯一的念头就是他得在这个刚遇见的女子身边多呆一呆。当然,农夫们总是有干不完的活,所以这个农夫同意雇阿难在地里帮他干活。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阿难对这个女子的爱丝毫未减。如果有什么的话,只是增强了,阿难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希望呆在她的身边。同时他也希望取悦她的父亲,以便自己不被撵走。他日日卖力干活,筋疲力尽回到家中,但也心满意足,因为上床休息前,他能和这家人的女儿坐上一两个小时的时间。

过了一些时候,阿难鼓起勇气问这个农夫他可否娶他的女儿。 农夫很高兴,因为阿难是一把劳动的好手,知道他会照顾好自己女儿的。当然,女儿和阿难也很高兴,于是举行了婚礼。

多年过去了,阿难和这个女子有了三个孩子。阿难一如既往地辛勤操持,农场繁荣兴旺。不久,岳父去世,阿难继承了农场。现在要做的事情更多了,但阿难很快乐。他的生活似乎很美满。他爱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他们吃穿不愁,因为农场肥沃。似乎阿难已别无所求。

过了十二年的幸福家庭生活,一场洪水不期而至。一夜之间河水爆长,冲垮了堤岸,直向农场汹涌而来。什么都来不及抢救。阿难背起一个孩子,一手抓着妻子,一手抓着另外两个孩子,顷刻间被洪流席卷而去。

阿难在水里奋力游泳,以免沉下去。他们顺着洪水漂流,看见水面上漂浮着淹死的动物。阿难感到唯一的希望就是设法游到对岸去,因为那里有一座小山没有被淹,他若能到达那里,他们就安全了。但洪水意味着什么?洪水跟普通的河水可不一样,阿难根本没走多远,他背上的孩子就被大水冲走了。看见他的小脑袋在汹涌的河水中上下起伏几下,便很快从视线里消失,再也不见了。
阿难绝望地呼喊,但坚持游着。洪水太凶猛了,很快,他的另外两个孩子再也抓不住了,他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洪水冲走。阿难现在只剩下妻子,他决心紧紧抓住她不放。就在他们快要到达安全的高地时,一股洪流将他们冲散。阿难绝望地去够妻子,只碰了她一下,洪水就把她淹没了,她也不见了。阿难用劲最后的气力扑腾到岸上,筋疲力尽倒在地上,为失去家人而悲痛地哭泣。他的心碎了。

身后传来一个亲切的声音,“我的孩子,你把水带来了吗?”阿难抬眼一看,是佛陀,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异常慈悲地看着他。“水?”阿难喃喃地说,无法将这一切联系起来。“对呀,”佛陀回答。“你半个小时前出去找水,你既然回来了,我想知道你带回来点没有。”“半个小时!”阿难叫道。“可那不可能。我...”这时他羞愧地低下头,因为他记起来他怎样忘了他的主。“可我妻子又是怎么回事?我结了婚。有了孩子。已经过去十二年了!”

佛陀笑着摇摇了头。阿难整整十二年的婚姻生活还不足半个小时。“这就是摩耶,”主回答。

 译自《曾经如斯——跟美赫巴巴一起生活的故事》That’s How It Was, Stories of Life With Meher Baba by Eruch Jessawalla, Sheriar Foundation, 1995

翻译:美赫燕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曾经如斯》]:无
下一篇:[08-08-20] 《神兄》来自海洋的邀请
上一篇:[08-08-17] 《神兄》最好的朋友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