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论修行
作者:美赫巴巴 发布时间:06-09-04 浏览次数:4674 [ ]

凡是让你更接近“道”且最适合你的,对你就是最好的,只要你能够全心全意地实践之,并使之与你的自然禀赋相协调。一个擅长跑步的人,若对赛跑漠不关心,就不可能取得进步。而一个跛腿者,如若努力前进,则有可能很快抵达目标。假若使用不当,即使最好的车,对旅行者来说,也毫无用途,不管他多么想抵达目的地。 

我已经告诉你们,爱上帝与服从大师,单靠个人的努力,是难以做到的;而彻底的臣服又几乎不可能。那么,下一个最好的方法,就是纯洁心灵。但这也很难,因为人的每一个行动——无论大小、好坏,都会在他的心中留下印象。 

每一个人的心都是一个庞大的仓库,里面装满了长期积累的和迅速变化的印象。在人类的意识进化的漫长过程中(历经矿物、植物和动物界生活等阶段),无数个行动留下这些印象,人怎么能够适当地了解它们呢——尤其是那些产生于嗔怒、淫欲和贪婪行为的印象? 

对这种情况的明显补救方法,是不予补救。例如,如若采取纯粹的肉体舍弃——遁世,则更有可能把印象之污秽驱入地下,而不是从心中铲除。遁世的生活带来某种虚假的外在安全感,心易于变得脆弱,从而停止努力。这样,心非但不能从印象的束缚中解脱出来,反而最终让步于印象,从而发展出更大的束缚。 

你虽然在物质上摆脱了印象所造成的束缚,却未有从心中根除之。你的身体可能暂时获得自由——如在酣睡状态,但你的心却仍然受着印象的束缚。即使肉体死后,你也并不自由,因为你的心仍然受缚于心所制造的印象。 

靠纯粹的外在舍弃,不可能把头脑从束缚中解放出来;同理,机械地遵循外部形式和宗教时尚,也不可能纯洁心灵。一个人必须把行动建立在原则的基础上,而非仪式的基础上。 

例如,琐罗亚斯德教义的精华,在于善思、善言、善行的原则,而不是那些繁冗的教规和仪式。这些教规仪式所起的作用,往往是逃避而非鼓励纯洁心灵的工作。 

一个人在实践善思、善言、善行的过程中,将发现“好”不仅仅是好于“坏”,也不仅仅是“坏”的对立面;“不坏”也不一定是“好”。“善”与“恶”二词起着强化幻相二元性、而非揭示神圣一体性的作用。从真理的角度看,只有当言、行、思产生于对上帝——唯一的真理——的渴望和爱时,才称得上是“善”。 

虽然我出生在琐罗亚斯德教的家庭,然而对于我,所有的宗教都是一样的,只要它们帮助人们更接近上帝——离人类最近者。 

你若是心不在上面,最好别去膜拜。出于表现或仪式的机械式祈祷,全都是闹剧。假装的圣洁,将导致更大的束缚。同理,禁食若非出于服从或对真理的爱,而是强加给自己的,它就可能让你越发注意时间,从而让钟表成为你的目标。这种行为的结果只能强化而不能减弱印象。 

不吃饭,你会积累“不吃”的印象。行动还是不行动——无论睡眠、醒着、甚至呼吸,都会在你的心中造成印象。因此,你也许无限期地禁食,头朝下吊着,或者以头击石,撞出脑汁来,却不能让心摆脱印象。 

你为什么一定要放弃吃喝、对妻子儿女的责任和对他人的义务?这些责任丝毫不会阻碍你的道路。阻碍你的,是对这些义务对象的执著给你制造的不必要的束缚。你可以拥有整个世界,却不迷恋之,只要你不让自己被它的任何一部分所占有。 

比如,假设某个人虽然尽了最大努力,却失去了家庭,并且仍然无法填饱肚子。他若是对此无动于衷,则等于真正舍弃了家庭和饮食。 

真正的心斋,是指没有念头,但这通常是不可能的。就像呼吸一样,念头有意无意地来去,无论你是在做人生梦,还是在做睡中梦。只有在酣睡状态——神的最原始的超越超越状态——你才能完全摆脱思想。但在酣睡中,你同时还失去了意识。你的心得到暂时的休息,却没有摆脱印象。 

(让我们尽快结束这些讨论,免得你们有些人就要进入这个最原始的状态。) 

清洁心灵和止息头脑的最佳方法,是过正常的、世间的生活。生活在日复一日的责任、义务和喜恶之间,将会帮助你。所有这些都会成为你纯洁心灵的工具。这个自然的、正常的方法是否成功,取决于对你的思想背后的力量和行为基础的清晰看法。  

你的思想背后的力量,乃是你心中的印象的力量。这些印象归因于你以往的行动。行动是印象的原因,思想仅仅是印象的表现。正因为如此,你越是试图控制自己的思想,就越是干涉其自然的表现进程。印象迟早要完全表现出来,且带着因压抑而增强的力量。 

行动的真相是:每一个行动,无论重要还是不重要,有意还是无意,都会反过来立刻在你的心中留下烙印。轻微的印象可轻易擦掉,像不沾的污迹那样。但是,因嗔怒、淫欲和贪婪行动所造成的印象,则很难消除。思想又倾向于反过来促成更多的行动。 

要纯洁心灵,就不要去管思想,而是要不断地警惕自己的行动。当嗔怒、淫欲和贪婪的念头出现时,不要因之烦恼,也不要试图控制它们。让这些念头自由来去,但不要把它们付诸行动。努力去想一些相反的念头,以便认识、辨别、理解与消除(这一点最主要)你的印象所引起的行动。 

有时候,感到恼怒要胜过单纯地压抑恼怒。这样你才有机会对恼怒加以思考——它的原因和后果。虽然你的头脑感到恼怒,但不要让你的心灵知道。不要受影响。 
 

你若是从来不生气,则无异于石头——在石头形体中,心最不发达。同理,你如果从未有过淫欲的念头,那你就不可能取得避免淫欲行为的成就。 

让嗔怒、淫欲和贪婪的念头自由而自动地来去,不要把它们付诸于言语和行动。这样,你心中的相关印象就将开始削弱,其危害也越来越小。但你若是把这些念头付诸于行动,无论是公开地还是秘密地,你就会发展出比通过行动所消耗的那些印象更不好的新印象。这些新印象将更加牢固地扎根在你心中。 

惟有神爱的火焰才能一次性地毁灭所有的印象。思念我,就能够减弱你心中印象里的不洁,正如明矾絮凝一样。因此,当你感到恼怒或者产生淫欲念头时,立刻想巴巴。让我的名起着蚊帐的作用,你的思想可能像蚊子那样,围着你嗡嗡地叫,但却咬不住你。这样,不可取的念头就不会发展成不可取的行动,最终把你的心灵纯洁到足以让我在里面显现的程度。  

然而,你在激动的时刻想起我,却非同儿戏。如果你虽然感到恼怒,却制止住自己,不把它表现出来,这确实是伟大的成就。它意味着当你的头脑恼怒时,你的心灵却不知道,正如当你的心灵爱我时,你的头脑却不知道一样。事实上,当你情愿放弃生命本身,同时履行着日复一日的服从与责任时,你的头脑并不知道你的心灵在爱我。 

你还可以尽量经常地在心灵深处想着我,或者念我的名,从而把你的头脑交付给我。尽可能多地想我,以至于你的头脑找不到其它的念头可依存。  

虽然我持续不停地持我自己的名,但是我来此的目的,则是为了听到我的爱者念记它,如果你用整个心灵来念记我,哪怕只有一次,我就是耳聋也能听见。如果你做不到不断地想我,可坚持每天在睡觉之前和醒来时持(念、记)我的名。 

至少要记住:在你的生命的最后一息想着我,那样你也将回归于我。但是,除非你现在就开始念记我,否则你怎么能够在最后一刻记起我呢? 
 

田心译自《听着,人类》(Listen Humanity by Meher Baba,1957),美赫巴巴在1955年11月的撒晤斯集会上对爱者的一部分讲话。标题和重点为译者所加。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专题]:无
下一篇:[06-09-04] 母亲与女儿
上一篇:[06-09-04] 瞬间知一切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