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求道者的条件(4)
作者:美赫巴巴 发布时间:09-03-23 浏览次数:3433 [ ]

第四部分
信心


信心及其形式

对求道者的一个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是信心。信心有三类:(1)对自己的信心,(2)对大师的信心,(3)对生活的信心。人生不可缺少信心。除非存在着一定程度的信心,否则生活本身就没有可能。正是因为信心,合作及社会生活才成为可能。正是对相互的信任,促成了爱的自由给取,工作及其结果的自由分享。相互之间毫无根据的恐惧,使生活变得狭隘受限。

信心及其对应

儿童天然地信任大人。本能地寻求他们的保护帮助,无须任何介绍信。这种信任他人的品质会持续到后来的岁月,除非一个人因他人的自私受欺骗利用,从而被震惊。所以,虽然信心对人是自然的,但它只有在人们可靠诚实与值得信任的社会里才兴旺成长。在充满敌意的环境中枯萎。当信心在那些激发并肯定信心的品质中找到对应时,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变得彻底稳定。不辜负他人对我们的信任和信任他人是互补的美德。是个人与集体生活无碍成长发展的条件。

自信的重要性

人与人之间无条件的绝对信任属于理想世界。在现实实践中仅仅存在于特殊情况中。虽然非常令人想望,但除非世上满是值得无限信任的人,否则它就不可能到来。这种情况要求可靠稳定和乐于助人品质的完善发展。但除非一个人对自己具有无上信心,否则这些培养相互信任的品质就得不到发展。一个人若对自己无信心,就不可能发展那些取信于人的品质。在各种艰难条件下都忠实于自己认为是最好的——这种信心乃是可靠人格之上层建筑的基础。

自信的可靠基础

对自己毫不动摇的信心,如对别人的绝对信心一样罕见。很少人将信心发展到有效地和建设性地控制自我的程度。对大多数人,对自己的信心总是受到自身弱点缺陷的不断挑战与解除。这些弱点缺陷常常顽固不让,即使一个人知道什么是对的。因此,只有当他面对真实的完美楷模并信任之,一直处于被击碎危险的自信才能牢固建立。

对大师的信心

对大师的信心至关重要,因为它滋养并维系一个人对自己和对人生的信心——不顾挫折失败、艰难险阻或缺点局限。人知道,在自己或多数人类那里,生活可能是狭隘、扭曲和变态的;但他在大师那里看到的人生却是无限、纯洁和无染的。在大师那里,人看到自己理想的实现;大师是其深层自我也想成为的人。他在大师那里看到他自己最好一面的反映,这一面他尚不具备,但有一天定能获得。对大师的信心因此是实现人的潜在神性的主要动力。

信心与批判推理

真正的信心植根于对灵的深层体验,以及净化直觉的无误判断。不应把它当作批判理性的对立,而是批判理性的可靠向导。当批判理性由基于纯直觉的深层活信心所贯彻时,其功能变得有创造性、有成效和有意义,而不是贫乏、无效果和无意义。在另一方面,很多的天真轻信形式只有通过批判理性的无畏自由作用才能冲破。尽管如此,批判理性的确只能触及和影响那些并非基于纯直觉的信仰形式。建立在纯直觉基础上的真正信心是一个必要条件,不能最终减缩为理性推论。它不是来自受限的智力;而是更根本首要,不可能被任何的智力体操所压制。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信心在任何阶段可以是盲目的,即不让它受批判理性的考察。真正的信心是一种洞见形式而非盲目性。它不必害怕批判理性的自由作用。

轻信与怀疑

总是赋予弟子通过批判的理性来考验大师的权利。但是,如果对大师的完美性进行考验并感到满意后,弟子还表现出任何的信心摇移,则是他缺乏诚意和正当目的可悲结果。对自封的灵性智慧导师,有大量不加鉴别的盲目轻信;无视亲身体验确证而毫无理由地信心摇摆也同样普遍。不加批判的轻信实质上是众多世俗欲望无意识作用的结果;无端的信心摇摆也归因于欲望的无意识作用,这些欲望与合理化信心的有效显现背道而驰。在第一种情况中,想望是无端轻信之父,在第二种情况中,想望是无端怀疑之父。

信心摇移通常归因于无意识的欲望

欲望倾向于扭曲批判理性的作用。基于纯直觉的坚定信心,只会降临于一个摆脱了各种欲望压力的心中。真正的信心因而是逐步成长的。它按照弟子从意识中成功摆脱各种欲望的比例而成长。

信仰与看法

必须把信心与纯粹的理性信仰或“看法”认真区别开。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持有良好的看法时,可以说他对后者有某种信心。但是这类看法不具备对大师的活信心所具有的那种灵性效力。一个人的信仰和看法通常构成精神的一个很肤浅层面。与更深层的精神力量没有任何的有机联系。它们停留在心的一个区域,不能给人格核心带来根本性变化,以决定生活态度。人们持这种信仰恰如穿衣。随时更换服装,以应付当务之急。在这种情况中,信仰由其它目的无意识地决定;目的不是由信仰有意识地决定。

活信心具有创造能动性

在另一方面,活的信心与精神的所有深层力量和目的都有着最关键和有机的关系。它不是“停留”在表面上,也不像纯粹的理性信仰那样挂在意识的外围。相反,活的信心成为一种强大因素,重新构建整个精神。它具有创造能动性。思想无不因之活跃,感情无不受之启迪,目的无不由之重塑。对于弟子,这种对大师的活信心,成为灵感和坚定自信的至高源泉。它主要表现在对大师的积极信赖精神,而不只是对他的某个看法。活的信心不是弟子赋予大师的某种认可,而是对大师的积极信任态度,不仅表现在对获得大师帮助的绝对信任,还表现为自我臣服与奉献精神。

活信心基于体验

这种对大师的有效活信心总是产生于大师给配得弟子赋予的某些深层体验。在根本上有别于人们通过盲目接受或肤浅思考所持有的信仰。纯粹的理性信仰大部分具有很少的灵性意义。因此,大师根本不关心弟子相信他还是相信另外某个人;也同样不关心弟子在任何时候是否相信他。如果在某些幸运情况中,大师通过仁慈的干预,赢得弟子的活信心(有别于纯粹的信仰),这是因为他知道弟子将从中受益。

考验弟子

弟子考验大师的引领能力,大师反过来也会考验弟子目的的诚实。大师不在乎弟子怀疑还是信任他。他所考验的是弟子的灵性追求是否真诚和全心全意。大师根本没有兴趣向弟子证明自己的神性,除非在他感到这种证明在灵性上对已臣服于自己的弟子确实有益和必要时。

田心译自美赫巴巴著《语录》第六修订版第三卷第135-141页,希瑞亚基金会2007年出版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语录》选读]:无
下一篇:[09-04-02] 我就是那
上一篇:[09-03-23] 求道者的条件(3)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