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人神(二)
作者:美赫巴巴 发布时间:13-02-05 浏览次数:1437 [ ]

第二部分
人神的状态



在所有的人类研究对象中,神是最好的。但对神的纯粹理论研究,却不会让求道者朝人生真正目的走多远,虽然研究神总是胜于对其存在一无所知。用理性寻求神者,绝对胜于纯粹的怀疑论者或不可知论者。不过,感受神无疑胜于智力研究,虽然感受神还没有实际体验重要。然而,即使对神的体验也不能揭示神的真性,因为神,作为体验对象,仍然有别并外在于求道者。只有当求道者在神的存在里失去自己,从而与神合一时,才知道神的真性。因此,研究神胜过对神无知;感受神胜过研究神;体验神胜过感受神;成为神胜过体验神。

笼罩受缚者头脑的怀疑,不能损害成道状态。受缚者总是处于对“何去何从”不确定的状态。另一方面,成道者乃位于造物界的心脏,对其本源和目的一清二楚。成道者确凿知道自己是神,恰如常人知道自己是人非犬。对于他这不是怀疑、相信、自欺或猜测的问题;而是不可动摇的无上确定,无须外部证明,不受他人异议影响,因为它建立在持续的大我知识的基础之上。他的灵性确定不容任何人任何事挑战。他无法想象自己有别于神,正如常人无法想象自己有别于人。不过,人把自己看作实际上不是的,成道者却知道自己乃实际上所是。

成道乃整个造物界的目标。一切的尘世享乐,不管多大,只不过是成道之永恒极乐的瞬间幻影。一切的世俗知识,无论多广,只不过是成道之绝对真理的歪曲反映。一切的人类力量,无论多强,只不过是成道之无限能力的零碎片断。宇宙中一切高尚、美丽可爱的,一切伟大、美好可贵的,都只不过是成道之不衰和难言光荣的甚微映射。

成道的永恒极乐、绝对真理、无限能力和不衰光荣,不是白白得来的。个体化的灵魂必须经历所有的进化(和轮回转世)痛苦与斗争,才能继承这个珍宝。该珍宝隐藏于造物界心脏,需要为之付出的代价,是自身分别我的存在。要进入不受限的神性状态,受限的个体性就得彻底消失。对于一般世人,认同于一个有限名字形体的受限个体性,占据支配地位,给内在之神罩上愚昧面纱。要让该愚昧消失,受限的个体必须放弃自身的受限存在。如果他离场时,不留一丝的受限生活痕迹,留下的就是神。放弃有限存在,即放弃根深蒂固的分别存在错觉。这并非放弃什么真实东西,而是放弃虚妄,继承真理。

当一个人穿越内在层面,向成道前进时,会陆续失去对其浊、精、心体和对浊、精、心界的意识。但在成道之后,有些灵魂又下降或下来,并意识到其浊、精、心体和整个世界,同时丝毫不损害其上帝意识。这样的人被称作至师。神单独作为神,不是有意识的人,人单独作为人,不是有意识的神;人神乃是有意识的人和神。

重新意识到造物界,人神丝毫不会在灵性地位上受损。灵性上的灾难,不纯粹是对造物界的意识;而是因为业相,意识陷入造物界。结果被愚昧遮盖,而这阻止对内在神性的证悟。同理,灵性上有灾难性的,也不单纯是对身体的意识,而是因业相而与它们认同。这都阻止对无限灵魂——终极实在和世界基础——的证悟。只有在此才能发现整个创世的终极意义。

受奴役的灵魂被业相锁链系缚于形式世界,这造成灵魂等同身体的幻相。意识内的不和谐和意志的歪曲表现,归因于业相造成的与身体认同,不单是出于对身体的意识。人神因摆脱了一切的业相,而不断意识到有别于身体,并把它们用作协调地表现纯然神意的工具。身体之于人神,恰如假发之于秃子。秃子白天上班戴上假发,晚上回家摘掉。人神在工作需要时使用诸身体,不需要时摆脱,并且知道它们完全不同于他作为神的真正存在。

人神自知无限,超越形体,因而能完全超然地保持对造物界的意识,又不陷入其中。现象世界的虚妄,在于它未被适当认识,即它乃无限精神的一种幻现。愚昧在于把形体视作本身完整,无视它乃其表现的无限精神。人神证悟真理,意识到造物界的真性和神的真性,却不受二元意识牵连,因为对于他,造物界仅仅作为神的幻影而存在,神才是唯一永恒与真实的存在,位于造物界心脏。因此人神能保持对造物界的意识,又不减少上帝意识;他继续在形体世界中工作,以推进创世的首要目的:让每一个灵魂完全认识大我或证悟上帝。

人神从神的非人格方面,下降到形式世界时,获得宇宙心;并通过这个宇宙心认识,感受和工作。对于他,有限心的受限生活已不复存在,二元的苦乐已不复存在;分别我的空虚已不复存在。他同一切生命有意识地合一。他通过宇宙心,不仅体验一切心的快乐,还体验其痛苦。由于愚昧,大多数的心痛苦远远超过快乐,他人的状况给神人带来的痛苦,也无限地大于快乐。人神的痛苦巨大,但他自如不断地享受的上帝状态的无穷喜乐,在这一切痛苦中支持着他,让他不为所动。

个体化的灵魂不能企及上帝状态的无限喜乐,因为跟受限心的无知认同,他深受业相苦乐的严重影响。而人神即便对下降时得到的宇宙心,也不认同。他完全为了在世界的使命,才采用宇宙心。纯粹为了工作才使用之,不加认同,所以不受随之而来的苦乐所影响。他在工作完成后,脱离宇宙心;但即使通过宇宙心在世界上工作时,他也知道自己是永恒唯一的神,不是宇宙心。

人神同神的结合完美彻底。即使为宇宙工作降入二元,他也须臾不离开神。在作为人的正常状态,他不得不处于众生层面,像别人一样吃喝受苦。但甚至在做这一切时,他也保留上帝状态,不断地体验和平、喜悦和能力。例如,基督在十字架上受难,却不受影响,因为在其有意识神性给予他的持续知识中,他同时还知道二元世界中的一切皆幻相,并由与神合一的极乐所支撑。

作为神,人神把一切的灵魂视作自己。他在万物中看见自己,他的宇宙心囊括一切心。人神知道自己同所有的受缚灵魂一体。尽管他知道自己等同于神,因而永远自由;但也知道自己与别的受缚灵魂为一,所以代人受缚。他持续地体验成道的永恒极乐,但也因其他灵魂的束缚而代人受苦,知道他们都是他自己的不同形式。这就是基督十字架受难的含义。人神可以说不断地被钉于十字架,又不断地诞生。在人神身上,创世的目的完全实现。留在世间,他没有任何可为自己获取的,但他保留自己的诸身体,继续利用它们,来解放别的灵魂,帮助他们获得上帝意识。

即便在二元世界工作时,人神也丝毫不受二元的制约。在其上帝状态,“我”与“你”之二元被吞噬于无所不包的神爱。人神所安居的完美状态,超越了一切形式的二元对立。那是一种无限自由和无损完整、不朽甜蜜和不败幸福、无瑕神性和无碍创造之状态。人神同神不可分割地永远合一,安住于二元之中的不二状态。他不仅知道自己与一切皆一,还知道自己是唯一。他从唯独见神的状态,有意识地降入在万物中见神的状态。因此,他在二元世界的作为不但不束缚他,还反映了独一实在亦即神的原本光荣,帮助把他人从束缚状态解放出来。

田心译自美赫巴巴著《语录》第6版,1967年出版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语录]:无
下一篇:[13-02-07] 人神(三)
上一篇:[13-02-01] 业相的消除(三)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