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论分裂的自我
作者:美赫巴巴 发布时间:07-02-21 浏览次数:4005 [ ]

I

你们一定听说过分裂人格。有关这个主题发展出故事。你们大部分人一定听说过杰基尔医生与害得先生——善与恶特点集于一身的人。这就是分裂人格的例子。

这种事情,在某种程度上,普遍存在于所有的人。一天一个人感到高兴,情绪高昂;同一个人,在第二天或一小时后,可能感到颓丧低沉。一天他做好事;第二天他却从事不可取的行动。

正如存在着分裂的人格,也存在着分裂的自我。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具有分裂的人格,但所有的人都具有分裂的自我——“我”。一切人的真我为一。在每一个个体那里还有一个假我,这导致他的分别存在。皆一且在一切中的无限真我,在表面上分裂成无数的、有限的假我,这造成分别的个体化存在。

总之,是唯一的真我在扮演着无数的有限假我的角色,以多种多样的方式,以各种不同的程度。

假我的主要支持是愚昧。假我利用三个渠道或工具来表现自身——浊体(肉身),精体(能量)和心体(心)。
换言之,藉着愚昧的支持,真我把自己当作假我,并试图从这种情形中获取乐趣。这样,假我不断地受到挫折并忍受巨大的痛苦。最终,真我感到厌倦并且停止扮演假我的角色。

一旦真我停止扮演假我的角色,它便意识到其(真实的)原初状态。这种意识是永恒的。它还意识到,它永恒地幸福,它的厌倦体验纯粹是无意义的愚昧。

当真我扮演假我的角色时,无论它做,见,感受,思想,认识,或说什么,都是假的,因为假我确实是虚假的。


II

所有的瑜伽目的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假我或分裂自我的虚假性消失,要真我显现其真实性。

换言之,扮演假我角色的真我应该彻底忘记扮演该角色,并且肯定其自身的真实面目。

让真我忘掉它在扮演假我的角色,是不可能的。然而,真我试图通过行动(竭磨瑜伽)来忘掉它所扮演的假我角色。

以埃瑞奇为例。他的是内在的真我,但作为埃瑞奇,他是假我。现在埃瑞奇内在的真我试图忘掉它只是在扮演假我的角色,埃瑞奇。在试图这么做的时候,作为埃瑞奇的假我,尽最大的努力来服务于那么多的其他假我。但乐趣是一个假我在奋力忘记、消除自身的时候,却记起那么多其他的假我,同时躬身服务他们。

永远自由的唯一真我,在表面上被这个过程所束缚,而且,它在同一个时候永恒地努力忘记并且努力记起。

在另一个瑜伽类型(巴克提瑜伽)中,真我在扮演假我角色的同时,努力去崇拜真实的。假我只能是假的,而非其它,它不能对真我有任何的概念。扮演着假我的真我,对自我形成了一个虚假的概念。

而假我会说什么?它说,“哦,真我!我在一切万物里崇拜您!”

悲剧是,当假我祈祷并膜拜真我时,它仅仅看见并遇到无数个假我。事实上,它崇拜的是其他假我,而非唯一的真我。

尽管如此,爱之道(prem yoga)仍然是独特的,因为在这里,真我扮演着假我的角色,同时它自身作为至爱隐藏在背景里。在继续扮演这个角色的时候,它燃烧或吞噬掉其假我,以终极地作为至爱存在下去。

例如,在埃瑞奇那里,真我扮演着假我并且爱着内在的真我。一方面是真我,另一方面是作为埃瑞奇的假我。但这不是两个分别的我。假我作为埃瑞奇,试图把爱给予真我。这就是为什么随着爱逐渐增加,随着渴望更加强烈,假我逐级地越来越被爱所吞噬消灭。在这整个期间,真我作为至爱,以其真实面目保留在背景里。最终,当假我被彻底吞噬时,剩下的既不是假我,也不是爱。至爱作为真我,作为唯一无限不分的大我,无上地统领着。

在精层面,真我的内在体验可以说是神圣催眠。在心层面,真我的内在体验可以说是灵性噩梦。内在体验结束于神圣觉醒。

译自美赫巴巴《爱之道》(The Path of Love by Meher Baba, 1953)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爱之道]:无
下一篇:[07-02-21] 第十四章
上一篇:[07-02-21] 第十三章
相关评论:
[07-03-06]tianxin (at) meherbabachinese (dot) com
这里的瑜伽是指道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瑜伽。比如巴巴有时把行动之道称作竭磨瑜伽,把知识之道称作禅那瑜伽,把信爱之道称作巴克提瑜伽
[07-03-06]jhdream19 (at) sohu (dot) com
瑜伽没有用 意识到自己没有改变是很重要的 当真我找到目标 假我就没用了
[07-02-27]tantani (at) lovebaba (dot) com
所有的瑜伽目的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假我或分裂自我的虚假性消失,要真我显现其真实性。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