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自我否定与自我忘记
作者:美赫巴巴 发布时间:07-11-22 浏览次数:3620 [ ]

[埃瑞奇按:1968年,美拉扎德。美赫巴巴的身体状况明显恶化,但他尽管在经受痛苦,却仍像通常一样来到满德里厅。9月22日,他就自我否定的觉悟道路给出如下语录]

在觉悟清楚地向一个人显明他是谁之前,存在着假我的断言——我是男人,叫杰克;我是女人,叫吉尔。

在大我能够肯定实在之前,必须要否定一切的假我断言。由于身体是他作为男人杰克身份的根源和他的假我断言的原因,因此他必须要否定其身体的需要。

身体想吃饭喝水,所以必须要拒绝食物与饮料。身体想休息睡眠,所以必须要拒绝休息与睡眠。身体想坐卧行走——因此必须要拒绝坐卧与行走。然而是不可能长期否认身体的需求的。更好的方法,远为轻松愉快的方法,则是开始去忘记自己,直到自我忘记达到完全彻底,以至于除真我之外什么都记不起。

曾发展出的各种各样的灵性训练,来帮助一个人忘记假我;如若忠实地修炼它们,一个人不仅能够在自忘的道路上获得进步,而且因为作用和反作用的法则,所有那些与自忘者有密切联系的人,都随着其注意力更集中于那个自忘者,而开始忘记他们自己。

最容易培养自忘的道路之一是专注于大师的肖像,因为这帮助求道者在一定程度上把专注力从自身转移到完美的生命和形体上。当他所专注的肖像活起来时,被称作“觉照”(Illumination)。这种看见活的肖像会带来进一步的自忘。

很快他便丝毫不再考虑自己,因为他的整个心都集中在永恒至爱大师的活的容颜和形体上,直至他最终永远地融入他。那时他便知道他自己一直是他所专注的实在。这即是大我显示,在这里是真正的大我肯定:“我是那。”

自忘者已成为他是谁的记住者。所有那些在想念他中忘记自己的人也获得解脱。正如古人所云,若是一个家庭里有一人获解脱,那么过去和现在跟他有亲缘的数代人都一同解脱。

自我否定是艰辛和强行的,而自我忘记则容易而自然。若能做到,自我否定乃是最快捷的道路,但那是不可能的。即便求道者成功地战胜比如饥饿,但过些时间他会开始享受禁食,而这则成为新的“欲想”——他想要禁食。所以他必须拒绝自己的禁食愉快并开始进食,即使看见食物会让他恶心。或者,他成功地战胜了睡眠并享受清醒,他想要保持醒状态。但若要战胜该“欲想”他就必须睡眠,即使睡眠似乎是对他所获一切的损失。

因此否定和反否定变得了无止境,甚至最坚强的意志和最刚毅的心灵也会在这条道路上崩溃。但自忘则可以被每一个人所实修,其道路愉快容易而安全,因为它始终处在大师的悉心关照之下。

田心译自《至古者—美赫巴巴的一个门徒的回忆录》(The Ancient One—A disciple's Memoirs of Meher Baba edited by Naosherwan Anzar,1985 )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爱之道]:无
下一篇:[07-11-23] 独处
上一篇:[07-11-21] 《神兄》放风筝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