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序言
作者:玛妮 发布时间:06-11-15 浏览次数:3830 [ ]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美  婼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序  言

玛妮.希瑞亚.伊朗尼


美赫巴巴,一切心灵的神圣至爱,把美婼称为他的至爱,我相信他的爱者一定想知道这个称呼的确切含义。在跟巴巴一起生活的整个期间,作为美婼的伙伴,我可以说有权回答这个未被提出的问题,就言语能够替心灵讲话的限度之内!通过美婼的书的这个序言,我的言语只能试图去述说。关于美婼在这次阿瓦塔降临期间的独特生活和独特角色,这本书给了我们一个瞥见。

正如悉妲(Sita)之于罗摩(Ram),拉妲(Radha)之于奎师那(Krishna),玛丽(Mary)之于耶稣(Jesus) ,在这次美赫巴巴的降临中,扮演这个最重要角色的是美婼。美婼担任着神人的被选配偶这个角色,她与美赫巴巴的关系相当于最高、最纯洁、最灵性的关系,它体现了世人难以想象的神圣之爱。 

在巴巴与美婼之间的这种爱,属于内在的领域,它与世人词典里所定义的“爱情”毫不相干。在当今的时代,外在的成为膜拜的圣坛,包装比礼品本身得到更多的关注,因而与“爱”有关的一切东西,都自然地被解释成外在的,肉体的。但在巴巴与美婼的关系上,请不要产生任何的误解;也不要误解与巴巴共同生活的任何人。我们跟巴巴一起生活的基调是纯洁,在这一点,巴巴非常、非常讲究与严格。他从来不允许哪怕有丝毫的妥协。所以,我们同巴巴的关系,以及相互之间的关系,从来不涉及到任何的肉体纠葛。 

你甚至可以说我们就像孩子,围在巴巴的身边:东方的和西方的,年轻的和年长的。巴巴就是这样来培养我们的,培养那种孩子般的品质,它引向心灵的真正纯洁,涉及到最高意义上的忘我与自我牺牲。因此,正如美婼是巴巴的至爱一样,她也是他的灵性意义上的“孩子”。美婼的一尘不染的心灵,巴巴苦心呵护,它成为一面绝对清晰的镜子,反映着神圣至爱巴巴的形象,这没有任何人能够取代。

从最开始,以及美婼与巴巴共同生活的整个期间,美婼作为他的至爱的位置,在很多方面都让我们觉得越来越明显。在关系到巴巴的所有事情中,她的位置是最优先的。照料巴巴形体的特权都属于她个人——梳理他的头发,修整他的胡须,修剪他的指甲,打理他的衣服,以及与他的宝贵身体有关的一切事情。 

在巴巴与美婼的关系方面,我给你们举个例子,它清楚地表明了她在他的大爱王国里的特殊地位。当我们坐在餐桌旁,总是美婼有幸服侍巴巴。当美婼从自己的盘子里给巴巴一些东西——她知道那是巴巴爱吃的,比如一块奶酪或者类似的美味——巴巴会品尝一下,让美婼高兴,然后还给她说:“不行,美婼,你吃吧,那就跟我在吃一样。”

另一个例子也说明了美婼在我们中间的一号位置:虽然巴巴偶尔会让我们吻他的手,但却是他吻美婼的手。我们在美拉扎德和古鲁普如萨德(Guruprasad),多次目睹这个自然的表达,所幸的是这个镜头被录在电影里,与你们大家分享。

巴巴一再重申:“若是美婼高兴,我就高兴。”他不但这么说,而且用很多方式加以示范。我注意到,巴巴总是同意美婼的每一个观点。如果她说:“巴巴,某某事情是这样的,不是吗?”他会回答:“是的,是这样的。”无论美婼说什么,巴巴总是同意;甚至有时用我的思维和逻辑看,似乎巴巴同意的事情是不可能的!尽管在这种情况下我从不说什么,但有一天我感到恼火,所以当美婼不在时,我对他说:“巴巴,我猜如果美婼说地球是方的,您也会同意!”巴巴看着我,严肃地点点头,“是的,我会的。”巴巴的回答令我震撼。这给我上了一课:一个人该怎样去取悦他的所爱。在与美婼的关系中,巴巴扮演着爱者的角色,他在向我们表明,我们应该怎样去取悦巴巴——我们的至爱。假若巴巴对我们说,地球是方的,那么作为真正的爱者,我们的合适回答应该是:“是的,巴巴。”假若在明亮的白昼,他说天是黑的,我们不仅应该说:“是的,巴巴,”而且还要跑去把灯笼拿来,就像一位古代大师的门徒兼仆人曾经做的那样。

所以正是美婼——担任神圣至爱的至爱这个永恒的角色,让巴巴有机会扮演爱者的角色并向我们示现该怎样做。这让我深深认识到他对我们的莫大的爱。通过扮演爱者的角色,至爱向我们表明应该怎样取悦他。

巴巴的每一个行动都有着多重目的。即使巴巴所做的最不经意的事情,也不仅影响到他周围的每个人,而且会产生宇宙性的反应与反响。巴巴-美婼的关系也是如此;一条纯洁的山溪从世界的心脏涌出,它不仅给美婼而且给所有的人饮用。任何一个误解这种关系的人,哪怕他让狭隘头脑的一个闪念或怀疑去污染其纯洁性,则剥夺了他自己的汲取那个真爱源泉的机会。

1968年1月31日,巴巴舍弃他的可爱形体整整一年前(尽管我们当时对这个日子的意义一无所知),巴巴帮助美婼进入一个更公开的角色。美婼过去一直过着完全与世隔绝的生活,虽然巴巴让所有跟随他生活的女子严格地与男子分开,但美婼的情况极为特殊。有很多年,她甚至不能听到男人的名字,甚至比如在读报纸的时候。她的隐居生活是最独特的。巴巴不仅给予她任何时候都不可被男人碰触的限制——这个限制一直持续至今——而且美婼一次都没有与任何跟巴巴一起生活的男满德里成员见面或打招呼,甚至从未在近距离内看到过他们。但在1968年1月31日,在女满德里宿舍的门廊上(现在被称作“美婼的门廊”),巴巴让美婼站在他身边,第一次问候男满德里。这恰好发生在美婼必须在她的至爱肉身缺席的情况下,开始问候巴巴的爱者的整整一年之前。巴巴想让她见男门徒,对他们说“Jai Baba(胜利属于巴巴)”;经过年复一年的隐居生活后,美婼的紧张是可以理解的。巴巴告诉她:“不要紧张,你将握着我的手,我将握着你的手。”巴巴让美婼为这个场合穿上纱丽,他因身体虚弱而坐在门廊上的椅子上,美婼站在他身边,她的手放在他的手里。所有常住美拉扎德的男满德里,以及从阿美纳伽和美拉巴德来的男满德里(比如阿迪,帕椎,拉姆久,查甘等)都默默地向巴巴和美婼走来,站在他们面前。随后,按照巴巴的指示,美婼合掌向他们问候说:“Jai Baba”。那时我们并不知道,通过这个完全没有前例的事件,巴巴在为他离开肉身后美婼将扮演的角色播下种子。1969年,我们去普纳在古鲁普如萨德参加那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大达善”,那时巴巴的孩子们来接受他们未见过的至爱所许诺的达善。每个达善的早晨,我们都会看到美婼站起来走到麦克风前,抬头看看大厅里满满的几乎全是新的巴巴爱者,害羞而清晰地说“Jai Baba”来问候他们。

而且,你们知道,她继续这样做下去,日复一日,周复一周,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同时巴巴的数不清的更多爱者随着那些将来到巴巴这里的人类洪潮,加入到初来者们的行列。

巴巴是万物的太阳和源头,无论我们献给他什么,我们已经从他那里所接受。通过要求我们爱他,他在给予我们用以爱他的大爱。

这甚至适用于至爱巴巴给美婼的最后信息。在离开肉身之前不久,巴巴让我带信给美婼。他让我告诉她:“美婼,要勇敢。”虽然似乎巴巴通过这些话在向美婼要求什么,实际上巴巴是在给予她做到勇敢的勇气。因为它来自巴巴,所以在他离开身体后的最困难时期,她能够做到勇敢面对。

因此,在1969年2月那个难忘的一周,我们在美拉巴德山上爱者人群中的时候,看到美婼欢迎到来的巴巴爱者,拥抱妇女们,用巴巴继续临在的信心安慰她们。很多人从南印度来,甚至语言不通也不是障碍。只是“巴巴,巴巴,巴巴”,通过简单的呼喊至爱的名字,美婼与爱者们景仰至爱的心灵进行了充分的交流。

伴随着我们与巴巴分离的痛苦,他的临在也随时间而变得更强。他的临在自然对美婼特别强烈,巴巴让她的心灵变得如此纯洁,能够完美地反映他。至爱巴巴曾经这样说到他的至爱:“美婼以我应该被爱的方式来爱我。”

这个无限美丽的神圣恋爱,将在全世界被歌颂与庆祝,它启迪着爱神者去培养美婼那样的对至爱神人的一心一意的爱。

                                                                                    玛妮
                                                            (Mani S. Irani,巴巴的妹妹)
                                                                                     1989年3月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美婼》至爱书社1989年出版

翻译:美赫锋       校对:田心 丽纱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点击下载
相关文章[家庭]:无
下一篇:[06-11-19] 巴克提瑜伽
上一篇:[06-11-15] 第十四章 永远在一起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