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关于玛司特
作者:美赫巴巴 发布时间:06-12-17 浏览次数:3997 [ ]

一般疯癫与玛司特状态之间的区别  

正常性的范围
常人或多或少像其他人一样穿戴;像其他人一样坐卧,交谈,行走。他对其身体需要的关注,他形成的自我表现习惯,他对同类人所做的反应,无疑可能有少数几个不同的特点特质;但这些特点特质的变异却有着明确的界限。它们不会严重地偏离一般的方式。他们在正常性的范围之内变化。因此,普通世人因对一般的反应和行为模式的遵从,而不会引起任何特殊的兴趣:他被视为理所应当,似乎不需要什么解释。只有当他的反应和行为变异逾越了正常范围的界限时,才有必要解释。

一般的反应模式
普通世人被系缚于世界上,由世态常情所塑造。他受倾向与爱好的驱使,对世界作出反应,这些倾向爱好是世界在他心中造成的各种影响的结果。他的主要反映基础是由心,它由二元对立体验——成败,苦乐——的印象所造就。普通世人的心所做出的反应,不是由真正的价值或对生活的真正理解所决定;而是由混乱与冲突的倾向所决定,这些倾向产生于未被适当地吸收与认识的体验。虽然常人的外部行为符合一般的反应模式,但他的内生活却蒙受着严重的心理冲突和痛苦,还有不断更新的焦虑感。

寻求不败的立场与可靠的方向
在外表上,常人可能似乎平衡泰然;但他的平衡仅仅是表面的,而不是真正的。当他对自己不加批判地接受的行为模式深感不满时,他力图获得某个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失败并且保证其不断和谐充实的立场。对世界及其体验的纯粹知性认识,不能给他提供这样一个不败的立场。他因此重新审视以往的观点方法,在生活中做明智而崭新的实验,以便能够在自身存在中发现并获得可靠的方向。

背离一般的生活模式
这种对生活的新实验使意识有必要与世间公认的一般模式决裂。它意味着对意识将能够在自身内发现并获得一个指导立场的信心。这是真正求索的开端。通常来讲,这样一个人在他认为比自己更先进的其他人的帮助下进行新的实验;在罕见的情况下,他有幸得到一位至师的指点。在这种情况中,他对一般生活模式的背离不特别严重,他采用从观察或传统中了解到的求道者的某种生活模式,作为其新实验的框架。

自创的模式
然而,若是实验在缺乏指导的情况下进行,并失去所有的精神支柱,这个人就可能,以自己的方式和理解,采用非常规的生活模式。结果是他常常落入使之困惑的旁轨侧道,有时则进入生活的退化路径。一旦放弃一般的生活模式,就会给无限种自创与临时的生活和行动模式提供空间。这些模式可能严重地偏离正常性,出自这种模式的生活方式,根据其偏离一般生活规范的程度,甚至可能显得疯狂。但它们不一定意味着真的疯癫,或甚至是在内在寻求道路上的倒退。

神圣疯癫
这样一个人常常以个人的方式迫切地寻求上帝或真理,作为可靠的内在指导力量。在他的任性里并透过他的任性,有着他自身的逻辑;他的所有个人癖性和失常行为,只有从内在动力的角度才能理解。它们的真正意义,只有联系着他为自己创造的能动模式的目标才能欣赏。他所选择的模式可能显得怪异,非常,近于疯癫;但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它被抽离出其内在背景,按外在与传统的对正常性的衡量尺度,被机械地与肤浅地评价。激发这种外表疯癫者的生活的能动模式,其内在目标通常是作为内在指导力量的神,或者说真理。尽管他们外表异常,但他们却在内在灵性道路上取得很大进步。他们真诚地全心全意地献身于呈现给他的真理;他们在寻求永恒价值中变得神圣地疯癫。他们因渴望成道而决定冒险。这样的人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疯癫;他们绝望地爱上了神,被称作玛司特。

玛司特与疯子之间的区别
玛司特与一般的疯子完全不同。虽然对偶然的旁观者,他们可能看上去相似,但在内在性质与意义上他们却毫不相同。尽管二者都远未达到完美,并且需要矫正或治疗,但在其内在心智状态的性质上,以及在运用矫正所获结果的灵性价值方面,却存在着天壤之别。这些重要的差异需要认真地认识。

一般疯癫中精神错乱的根源
在心理脆弱者或疯人那里,对一般反应及行动模式的偏离,归因于他们在心理上无力适从世故常情。由于天生的精神软弱,他们的指导努力遇到死胡同,或者遭致失败。在一般疯癫中精神崩溃事例,常常归因于生活的无目的,正如经常归因于不自足,或缺乏适当的“意志力”或精神力量。在这些事例中,通常由很多其它的促成因素。在精神病院里避难的人,一般是那些蒙受非常的精神震惊或压力的人。他们失去心的平衡,要么因为不充足的心智发展,要么因为紊乱的生理或心理力量的运作。虽然这些引起精神分裂的生理或心理力量是不可抑制的,但它们却属于普通的性质。在一般的疯癫中,心的正常功能的倒塌,由失控的冲突或分裂的因素所导致;通过排除分裂起因所能希望达到的最好结果,是恢复以前的正常心智状态。

玛司特的精神紊乱的根源
玛司特的情况无论在根源还是潜力方面都与上述完全不同。无疑,玛司特常常表现出缺乏对付一般生活情景的能力;在这个方面,他们类似于那些心智失常者。然而,玛司特从正常行为和反应中的脱离,不是由于缺乏足够的心智发展,也不是由于任何的分裂扰乱力量;而是归因于对一般生活追求的兴趣的暂停,归因于对在实现真理的道路上所遇到的灵性现实的专注。

不同类型的精神冲突之间的根本区别
如同一般精神错乱事例那样,从纯粹的理论观点看,很多玛司特事例也可能表现出精神冲突的迹象。不过,在其内在性质方面,这两类的精神冲突事例之间则存在着天渊之别。一般精神错乱的起因是与世界有关的矛盾的业相倾向之间所产生的尖锐而无法调和的冲突。而玛司特的神圣疯癫之非常精神状态的起因则是要证得上帝状态的强烈冲动所造成的业相倾向的散乱。

玛司特的心的抑制
在玛司特的神圣疯癫里,要实现至高的递增驱动,导致心智结构及其所有正常倾向和能力的彻底崩溃。这种心智状况最终带来对心的完全抑制,这引向乌玛尼状态(unmani)。向真理稳健驱进的成功终止,把玛司特带入对无上大我的整合认识与直接证悟之超心状态。但这个向真理的驱进,在其过程中,还给精神领域造成影响深远的破坏。它涉及到精神结构与现存倾向的彻底瓦解与重构。难怪这些不可避免的、中介的心状态,表现为远离一般的状态,像疯人的不正常状态那样。

对衡量疯癫的二标准的混淆,造成疯癫与玛司特的表面相似
在意识的不正常与超正常状态之间的混乱,归因于对解释与衡量疯癫及其程度的两种方法的混淆。依照一个解释方法,疯癫是对一般的意识及行为模式的偏离;其程度由它对一般模式的偏离程度来衡量。而根据另一个解释方法,疯癫是意识无力认识或表现真理;其程度由它偏离真理的程度来衡量。如将这两个截然不同的标准混淆且同时运用,那它们就不可避免地引起不正常的疯癫状态与超正常的玛司特状态之间的混乱。

精神健全与疯癫的矛盾
用一般的反应与行为模式的标准去衡量玛司特状态时,后者会不可避免地被解释为甚至比一般疯癫更大程度的疯癫。但若是我们改变标准,它们就会得到不同的解释。用真理的实现与表现标准来衡量玛司特状态时,后者就必然被解释为程度增加的精神健全。依照真理的观点,一般的反应与行为模式——此乃衡量疯癫程度的最普通标准——本身将呈现为疯癫的真实形式。而疯癫的那些一般形式——它们甚至不能达到一般的模式——将把自身呈现为疯癫的更深层次。不过,这些展现人类意识的所有不同阶段,只有在它们的相续中,以及与实现并表现真理之终极目标的关系中来看待,才能被更好地认识。以这种方式来考虑时,一般的疯癫就被视为对真理的最模糊反映,一般的意识模式和玛司特状态,二者皆被视为心智健全的增长和向真理的靠近,而只有当心的领域被穿越时,真理才能完全地显现于其绝对的真实与圆满中。


玛司特的旅程与大师的角色

玛司特的驱动力
那些驶入玛司特路线的求道者,发现自己被一种无法抑制的冲动所驱使,它采取的形式是渴望,要证得作为神圣至爱的神。玛司特的精神旅程是一个神秘的飞翔,从黑暗到光明,从愚昧到知识,从孤立烦恼感到充实的体验——通过彻底地融入于至爱。即使在最初阶段,那些在玛司特道路上的人也因对至爱上帝的瞥见而陶醉。随着在内层面上前进,玛司特也越来越陶醉于神,他要与神圣至爱结合的渴望也变得极其强烈且难以抵制,这逐渐地带领他超越心的领域。

玛司特的精神骤变
在超越心的过程中,玛司特的心智构造会蒙受重大的紊乱与骤变,以致他不能正常地使用自己的心。从一切的外表来看,他坐、谈或吃的方式,以及总体举止,皆与世上最常见的模式相距甚远,以致一般人常常把他视为疯狂。玛司特为自己招来“我心”成分的猛烈颠覆。这些影响深远广泛的精神紊乱,倾覆了他的所有正常表现;那些对玛司特的心的运作缺乏直接洞见的人,会错误地把他看作十足的疯癫。

一般人的工作式折衷平衡
与普通世人相比,玛司特可能显得更缺少心智平衡;但常人并不拥有什么真正的心智平衡——记住这一点很重要。一般的世人仅仅具有某种平衡的外表,因为他能够经常在心中的冲突因素之间进行临时的调和。他一时地对冲突倾向的成功调和,建立在它们之间的工作式折衷(working compromise)之上。这种工作式折衷让常人能够将其外部的行为与既定的社会规范保持一致;因为他符合一般的反应模式,所以他表现出平衡的样子。

玛司特的工作平衡被扰乱
一般人在其精神的冲突业相倾向之间所达成的工作式折衷平衡,由情况的急迫需要所决定,而不是取决于对冲突倾向的认真评价。结果是这种平衡仅仅是暂时的,并且伴随有部分的焦虑感。常人心类似于一个自相分争的家庭,内部存在着持续的不安全和不稳定感。玛司特在寻求心的更高更持久的平衡,这将牢固地建立在真正的价值之上。他擅自地进行明智的精神再调整和新的实验工作。这项工作非常不同于对概念的理论操纵。它涉及到始终怀着诚实的目的,去面对自己的勇气。它还涉及到必要的高度热情,去实际上颠覆心的内容。对永恒真理的灵性渴望,给玛司特带来(一般世人所特有的)工作式折衷平衡的彻底倾覆。

在达成认识的新平衡中爱所起的作用
为了让心可能达到认识的真正平衡,任何以前的临时折衷平衡都定会受到严重的扰乱。这就是发生在玛司特生活中的情况。一个新的因素出现在他们的意识里;那就是对神圣至爱上帝的令人痛苦的爱。这种新的爱的前所未有的强度,把从前作为指导因素的一切考虑全部抛到背后。在神圣至爱里的喜悦,现在成了压倒一切的能动指导价值因素;所有其它的力量都退入背景,停止发挥效能。这种新的爱在帮助玛司特达成新的认识平衡方面起着独特的作用,但是该成就是逐渐地按阶段获得的;中间阶段的特点始终表现为各种类型的失衡意识。

神圣陶醉
玛司特是神醉的灵魂。他们对神性的瞥见由喜悦所伴随,这种喜悦能够冲破任何类型的坚强镇静。一个失衡的兴奋状态由另一个失衡的兴奋状态所取代。对神的爱这个解放人的万灵药所引起的神圣陶醉具有不同的程度。玛司特带着无法控制的幸福的感受,穿行于向他敞开的未经许可的层面,直到最后他淹没于终极融入神圣至爱的无限喜悦里。只有在终点,他的失去的平衡才最终重新被确立,因为直到旅程上的所有障碍因素被成功地攻克之前,意识的失衡是不能恢复的。

玛司特所提供的服务
尽管很多玛司特在穿越内在生活的道路时失去平衡,但他们常常能够向低于他们的其他求道者提供有效的服务。玛司特完全忘记了世俗的考虑与价值;但他们对那些接触他们的人的灵性需求却极其敏感。因为玛司特有意识地置身于高级层面上,所以他们能够给求道者提供必要类型的超自然帮助。

玛司特与意识层面
有一些玛司特搁浅在内层面上。他们被恩典与爱的流溢所压倒,而陷入一种神圣昏迷状态。他们完全地专注于“荣福直观”。有一些玛司特因进入一个新的意识层面所引发的精神筋斗被弄得彻底茫然,而在其新环境、新责任和新能力中不知所措。有一些玛司特发现其蜂拥的能力不可控制,而面临着新的难以克服的诱惑。他们靠自身的努力,无法进一步前进,还必须避开由不加辨别地使用超自然能力而导致突然堕落的可能性。总之,很多在内层面上的玛司特虽然已经取得很高的灵性位置,但仍然需要至师的实际引领与帮助。

大师在玛司特生活中的角色
大师对玛司特的心的精确运作有着直接无误的洞悉。他知道玛司特所陷入的异常心智状态的真正起源与性质。他因此能够了解玛司特的灵性需要;他能够帮助他们朝着他们正以自身的方式奋进的目标前进。大师知道旅程的所有的阶段,及其陷阱,危险与加速进步的机会。他给玛司特以有效的指导和灵性推进,促成他们在道路上的前进,以便他们成为表现神圣意志的越来越合适的工具。他们成为更胜任的特使,来促成神在人间的计划。

大师的帮助带来新的整合
当玛司特从一位至师那里接受适当类型的帮助时,他们进入一种新的整合与谐调的超常状态。玛司特体验到更大的觉醒,更大的平衡,更大的喜悦,与至高真理的更接近。在一般疯癫里,通过适当的治疗,一个人只能恢复一般的正常意识功能。但如果玛司特的神圣疯癫接受大师的指导性帮助,它则成为跳板,带来更稳定且更有活力的意识平衡。玛司特状态本身具有联系与释放神性的巨大潜力,以及不断增加的充实具足,但他们需要敏感地对待——由一个已获得灵性完美的人。

玛司特从大师那里所获帮助的性质
因其完美的爱和普适的引力,大师能够立刻与各种类型的玛司特沟通。作为神圣至爱与神圣爱者,他能够进入玛司特的生活,成为新的能量的解放者,更高更健康的生活音符的给予者。他缓慢耐心地解除玛司特的“我心”中积累的业相纠葛与缠结,以达到这个结果。通过这种至善至美的工作,大师在玛司特的心智与心灵之间建立一种平衡,启开新的与更强大的控制中心,释放被封锁的灵性能量。大师带玛司特进入更明晰清醒的意识,进入更深的喜悦,更纯更扩展的爱,进入更真实更强大的创造性反应。

玛司特状态所特有的一些问题
大师投入与玛司特状态有关的工作时,面临着一些为后者所特有的问题。玛司特对那些他接触的人的弱点常常极度敏感;因此,与尚未发展出这种超敏感的常人相比,他更易受环境的刺激。玛司特所拥有的对其他人的爱本身,常常迫使他采取严厉的行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很可能陷于自造的严厉反应习惯。这也说明了那些似乎虐待人的玛司特的状态。他们的道德义愤和表面残酷,最终会给它们的对象赋予灵性利益。然而,玛司特本人却需要对神圣意志的更大更充分的默认,更宽广更慷慨的爱,与未进化灵魂的更完全的认同,对心的更深刻认识和更彻底控制。大师带领他超越这些他自己制造的局限,从而让他获得所有这一切。

从自足里拉出玛司特以让他服务
对于玛司特来说,最困难的一件事就是走出其状态的自足性。他也许完全地融入喜悦,以致不需要与任何人建立联系。他也许没有欲望,也不需要有。玛司特对自己的身体和物质生活环境漠不关心,他同样也对别人的身体或灵性状况漠不关心。当某个玛司特被围困于自足与无欲之中的时候,惟有大师才能在他内里唤醒一种扩展的爱,这打破一切的限制,从而把他从自己选择的孤立中吸引出来,并且帮助他准备好承担重要的责任,给那些需要灵性帮助的人提供真正的帮助。

玛司特作为转播灵性帮助的媒介
由于置身于无浊界的局限与障碍的内在层面上,玛司特能够且经常与一般人无法达到的更大数目的灵魂保持联系。玛司特的心是意识构造的核心,拥有无数的影响广大的联系。玛司特因此能够成为比浊界最有能力的人更有效的灵性工作特使。玛司特的心也常常被大师直接地用作媒介,向世界的不同地方传送灵性帮助。

赋予玛司特以灵性完美
通常,当大师帮助玛司特的时候,他也在同一个时候通过后者来帮助世界。当一个玛司特这样将自己的心臣服于大师的工作时,他实际上更加接近了作为真理的大师。他将更迅速地达到完美,这比他避免这种臣服要快得多。大师以千万种方式,来吸引玛司特的最内在生命,使之难以拒绝,并在他们身上唤醒创造性行动的不败源泉。那些偏离了正常生活路线的人,从而恢复到可靠的心智健全,以及完整的世界观;大师按照自己的形象让他们达到灵性完美。

译自《行道者——美赫巴巴与神醉者》前言第一部分(The Wayfarers-Meher Baba with The God-Intoxicated by William Donkin, 1948)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玛司特]:无
下一篇:[06-12-18] 那些见证者
上一篇:[06-12-13] 论至高状态的三个不同方面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