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爱给巴巴戴花环
作者:保·纳图 发布时间:06-09-29 浏览次数:4053 [ ]

从1958年开始,美赫巴巴每年都要在普纳的古鲁普若萨德()居住大约三个月——通常从三月中旬到六月中旬。在那里,他通常在周末给爱者施达善;这些活动的细节和时间安排在通报上公布。

巴巴的亲密门徒之一,孟买商人纳瑞曼(Nariman)会在周末来看望巴巴。巴巴允许吉姆•弥斯崔(Jim Mistry)陪同他一起前来。他们会在星期五夜晚到古鲁普若萨德,一般在第二天上午见巴巴。

见巴巴时,吉姆要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给巴巴献花。他这么做了几个星期后,巴巴打手势问:“你有必要每次从孟买来都给我献花吗?”接着又笑着说:“我知道你爱我。”

吉姆答道:“巴巴,其实我带这些花是因为拉妲(Roda,吉姆的妻子)给我的。她还给我详细的指示,在火车上和星期五夜里在古鲁普若萨德怎样照看花篮,以便尽可能新鲜地把花献给您。

听到这个,巴巴显得很高兴,但他要吉姆告诉拉妲不要每个星期都送花了。吉姆答应把讯息传达给拉妲。但是星期天吉姆正要离开古鲁普若萨德时,巴巴叫他,打手势说:“让拉妲继续给我送花吧;把它们带来。拉妲送花时心怀的爱,不允许我阻止你们这样做。她听到我昨天让你捎的信儿,可能不会感到高兴。无论什么东西,只要是怀着爱献给我的,我都喜欢接受。”

就这样吉姆继续带花,巴巴会戴上他带来的花环,以示对拉妲的深爱的欣赏。

另一方面,1962年当米努·迪塞(Minoo Desai)给他带花环时,巴巴的反应则相当不同。米努于1927年初遇巴巴,此后一直爱巴巴跟随巴巴。在这些年间,他有很多机会跟巴巴在一起,但他从未给巴巴带过花环,因为他觉得,在他对巴巴的爱和巴巴对他的爱的亲密里,那只是个肤浅的仪式。

1962年11月,他同家人来普纳参加“东西方大汇聚”。有一天米努站在男人队伍里,等待着达善至爱的那一刻来临。他身边是一位从安得拉邦来的人,他手里拿着自己和朋友们献给巴巴的花环。他走近巴巴在前台的座位时,发现有一只多余的花环,于是他自然地转向米努,笑着把花环递给他,说:“你自己把它给巴巴。”

轮到米努接受大师的达善时,巴巴看见花环,表示惊讶,打手势说:“这真是新鲜事儿!过去这么多年,你来看我时从来不献花环。也没必要现在开始那么做。”

在一种情况下,巴巴要他的爱者继续给他戴花环,因为这是她的爱的自然流露。但对于米努来说,爱的自然表现却不是献花环。所以巴巴告诉他继续像从前一样。给巴巴戴花环的,不是呈递的鲜花,而是爱者的爱。

田心译自《我们永远的伴侣》保·纳图编辑(Our Constant Companion compiled by Bal Natu,1984)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故事]:无
下一篇:[06-10-01] 美赫就是神
上一篇:[06-09-28] 自然——阿瓦塔的标记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