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2007年沉默日讯息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07-07-06 浏览次数:4432 [ ]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胜利属于至爱阿瓦塔美赫巴巴!


1923年,巴巴关闭“大师之家”(Manzil-e-Meem)后,遣散大多数的满德里成员回家。之后他同古斯塔吉(Gustadji)和布撒合(Buasaheb)一起旅行。

在“大师之家”期间,巴巴有时进行三天或七天的静默。直到1967年,他同时还禁食,有时一次持续数月。

巴巴回到孟买后,住在珂希德(Khorshed)和她母亲(Soonamasi)居住的巴如查楼(Bharucha Building),美婼也住在那儿。她很细心地照料巴巴,但有一天在给巴巴的牛奶里有一只蚂蚁。巴巴没有喝。他虽然不悦,却没说什么。

巴巴没打算长期住在巴如查楼,后来他去了美拉巴德。

那里,女门徒——美婼,娜佳,珂希德和苏娜玛西等——住在铁路边曾被英驻军用作邮局的房子里。按照巴巴的指示,娜佳给巴巴做茶,美婼服侍他用餐。每天清早,巴巴会高唱着歌走到邮局。他的甜美声音像是海洋里的波浪,让女满德里入迷。

他也会保持静默,但不是持续的,而是三天,七天等。然而1925年,他说,“我将静默一年。”

他给所有的满德里成员布置了一年的工作。由于巴巴非常非常善谈,满德里心中纳闷,“他怎么能保持整整一年的静默呢?”
他们不相信他能做到。

之后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儿。阿迪的母亲顾麦在清扫邮局屋子时,从她站着的凳子上不慎摔倒。巴巴说,“这个不好。”

因此他推迟了开始沉默的日期。

1925年7月9日,巴巴就他的一年沉默给女满德里详细的指示。

之后他走到住在铁路另一边的男门徒那里。他们的用竹席搭成的临时宿舍被称作“特选者之家”( Makan-e-Khas)。巴巴对他们说,“从明天起我将保持一年的静默。你们继续做我布置的任务。”
 
随后,巴巴在马萨吉(Masaji)的伴同下去他的小屋(jhopdi)。可怜的帕椎从男门徒宿舍出来小解,遇到一只蛇,蛇被打死。

巴巴又回到男满德里处,他说,“还好这发生在我开始静默前。我告诉你们,我将保护你们不受任何东西的伤害——除了蛇咬之外。因此要小心。”

第二天,巴巴走出小屋,大家看见巴巴完全静默——这个沉默他再也没有打破。

满德里成员心想巴巴不久就会开口讲话,但他没有。一年过去了,他仍未开口。即便遭遇两次汽车事故时——一个在美国的俄克拉何马州,一个在印度的萨塔拉——他依旧保持沉默。

他严格地保持静默,从未发出任何的声响。沉默意味着彻底的静默。

从1967年始,巴巴进入完全的闭关,再没有走出。那一年,路易·凡·盖斯特恩(Louis Van Gasteren)来印度拍摄巴巴。由于巴巴之前已宣布他将走出闭关一天,做麻风病人工作,他便允许凡盖斯特恩来拍电影。这是有关巴巴的最后和仅有35mm的电影镜头。凡·盖斯特恩得到这个机会是多么幸运。

在这个期间,巴巴有时会发出"hunh-hunh"的声音。
我们会想,“巴巴这样做,他可能要打破沉默。”

然而,1968年,巴巴发布通报说他将连“hunh-hunh”声也不会发出。他再次像从前一样彻底地静默。之后,我们甚至没有听见他发出hunh-hunh声。

那一年巴巴说他的工作已经100%地完成了。仅仅剩下一个小“尾巴”,他将在闭关中完成。虽然这个期间他所经受的痛苦无法想象,但他始终没有发出hunh-hunh声。

我曾提到至爱巴巴在1969年1月30日开口说话,至今人们还不停地询问这件事儿。

巴巴离开肉身前的最后一个月,不能起床做工作。他甚至不能捶击自己的大腿。他叫我捶击。但我的心使我不能按他所要求的力度击打他。巴巴不喜欢我的迟疑。

约在1968年1月20日,我问埃瑞奇,“我该怎么办?我不能按巴巴的要求做。”

埃瑞奇答,“巴巴处于这么虚弱的状态,你不应用力捶击。”

巴巴在他的宇宙工作的最后一天,经受着巨大的痛苦,痉挛一个接一个。那天下午,他甚至不能起床做闭关工作。他要我捶击他的胸部。

这对我难以想象,我只是轻轻拍着他的胸。

这时巴巴自己开始捶打他的胸部。我极其难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感到地板在我的脚底下陷。

巴巴知道我所经历的痛苦,他做完工作后,对我说,“叫埃瑞奇来。”
我去叫埃瑞奇,巴巴问他,“宝怎么样?”
“宝是无与伦比的,”埃瑞奇回答。
“你听见他说的话吗?”巴巴问我。
我一言未发。
巴巴这样做是为了给我一些力量,同时安慰我。

但从这件事儿,我得到一个教训——该怎样愉悦他。应该服从得让他高兴;应该服从地让他愉快。我们只是服从,但我们不注意到他的愉快。关于这一点,我以后将给你们讲古斯塔吉和我之间的一件事。

之后巴巴要埃瑞奇离开,留下我单独跟巴巴在一起。他不再痉挛。我非常非常高兴,心想他的健康终于好转了。从7点到9点,巴巴没有任何痉挛。他在休息。

他要我坐在不远处我通常坐的凳子上,并且不用给他按摩。我开始产生可怕的念头。我看见我们抬着巴巴的遗体往美拉巴德去,我问自己,“我为何看见这个?巴巴现在不再痉挛,他在休息啊。”

但随后这样的念头又出现了:巴巴的遗体被放入他的三摩地。新闻记者来到,提出各样的问题。
我再次突然停下,心中纳闷,“我为何产生这些念头?”

一分钟后,更多的类似念头出现。这持续了两个小时,随着这种念头的持续,我越来越坐立不安。9点后,可怕的痉挛又开始了,巴巴的身体从床上被弹起一英尺高,随后落下。接连不断。我试图按住他的身体,但痉挛持续着。

晚上10点,巴巴通过手势对我说,“记住这点,我不是这个身体。”
他表示“记住这点”的手势是伸出一个手指,触摸他头部的一侧。他表示“我是”的手势是轻轻地触击他的胸部;表示“不是”的手势是抬起手,轻微地来回挥动;表示“这个身体”的手势是朝腿部向下挥手。

11点,巴巴没有做任何的手势,而是用他自己的声音,很缓慢地,音量很低地说道,“Yad Rakh.”
这在印地语中表示“记住这点。” (Remember this)

随后,他再次打手势告诉我说他“不是这个身体。”

第三次是在半夜12点,他打手势说,“记住这点,我不是这个身体。”

这句话他重复了三次,每一次都是通过手势,除了夜里11点他用声音(虽然很微弱)说出的"Yad Rakh"外。
就在那一刻,我明白了他不是在打破沉默,因此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我感到至爱巴巴是有意这么做的。因为他已经保持了44年的沉默,有些人会认为他不可能讲话了。所以他向世人表明他能讲话。

他始终是沉默的,他始终在讲话,但他的讲话是用沉默的语言。(我以后将向你们解释这一点,你们也会在《美赫主》里读到。)他没有发出声音,即使在大笑时——他会用手绢捂着口。他保持静默时,没有说话。不过,他将要开言,当他在他的宇宙显现期间开言时,整个世界都将被唤醒。这将是他的真正讲话。

他正在为道出那个道(Word)打基础,用他的内在声音,道出那个万言之言。这是沉默的道,惟有心灵才能听见。在巴巴开言之前,他的工作是让所有的心灵都能听见那个道。

玛妮说得好,“至爱巴巴不用口说话,但他从不沉默。”

也就是说,他曾积极地为世界工作,并且为此受了很多很多苦。

第二天,1969年1月31日,巴巴离开肉身。

从那一天起,巴巴爱者开始问巴巴是否打破了沉默。这些问题继续了多年,仍然持续着。

1967年路易·凡·盖斯特恩(Louis Van Gasteren)拍电影时,问巴巴,“您将何时打破沉默?”

巴巴回答道:‘当病人做大手术后,医生第二天来查视,病人会问医生,‘医生,我何时才能康复?’
医生会说,‘别担心,一周后你就会好了。’虽然他知道病人需要一个月才能康复。为了安慰病人,每个星期医生都会这么重复,直到病人康复。
同理,当我的爱者问我何时打破沉默时,我说,‘快了。’
他们感到高兴。
之后他们又问,‘巴巴您说会很快打破沉默。那个‘快了’何时到来啊?’
‘很快了,’我说。
就这样,他们继续不时地问我。所以我说‘别担心,比快还要快。’虽然我完全清楚将何时打破沉默。” 

因此,没有人能够想象他的沉默打破。

他为何要保持沉默?

他保持沉默是因为他的宇宙工作,这一次,沉默是他工作的媒介。除非他的宇宙工作完成,否则他的沉默就不会打破。他的打破沉默不是从他肉身的口中发出。他的沉默打破将是世界性的觉醒,这将在他的宇宙显现期间发生。

关于他的打破沉默,我感到唯一可说的是:

愿我们全心全意地爱至爱巴巴,愿我们把他的爱与真理讯息真诚地忠实地传至世界各地。

愿我们越来越多地为他而活,越来越少地为世间而活。愿我们努力彻底舍弃外部世界,以便在他的爱里走向一体。

愿我们忘掉不同宗教间的一切区别,愿我们不去遵从仪式教规,而是全心全意地想念他,遵从他在1958年7月10日给予我们的希望(译者注:见《巴巴的希望》http://meherbabachinese.com/view.php?tid=33&id=3)。

愿我们能够按照他的希望去无私地服务他,愿我们渴望去愉悦他,以便做神的工作而不是善的工作。

愿我们在每年的7月10日保持沉默,越来越在内心纪念他,认识到我们必须越来越忘记口舌的语言和头脑的语言。愿我们越来越学会心灵的沉默语言,以便听见他的沉默之音。

致以全部的爱

在他的爱与服务里



2007年6月29日
印度
马哈拉施特拉州
阿美纳伽
信托办公室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点击下载
相关文章[唤醒者]:无
下一篇:[07-07-12] 美赫巴巴的沉默
上一篇:[07-07-03] 《神曰》的写作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