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纳拉延·马哈拉吉
作者:田心 发布时间:06-02-21 浏览次数:6468 [ ]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纳拉延·马哈拉吉(Narayan Maharaj)于1885年5月25日生于印度南部Bijalpur的Sindgi村,父母都是印度教徒。纳拉延1岁丧父,5岁丧母,跟祖母生活到9岁,离家成为弃世者,四处流浪,寻找他的神达塔特瑞亚(Dattatreya)。有一次,一只老虎走来,嗅了一下他的脚,就自动离开了。还有一次,他在荒野因口渴,瘫倒在一棵树下。这时一位骑者出现,指引他到近处的一条小河,救了他的命,骑者随即消失。纳拉延喝到甘甜的水,也愈加坚定了对神的信心。 

一位苦行的老妪对他说:“你虽然年幼矮小,却让那些大男人羞耻!无助即是力量!只有无助者才能得道!”后来住在Arvi的一对夫妇收养了他。养母Lakshmi跟纳拉延的生母同名,就在纳拉延往她家去的路上,她梦见有个声音说:“来你家的年轻人是个大圣人,要好好待他……” 

他们待纳拉延如亲生子,但6个月之后,纳拉延又不安心起来,离开了他们,到达圣城Gangapur。他变得像个玛斯特,陶醉于神秘体验,忘了吃喝。他曾在一个山洞里玩火自焚,山洞变成火炉,他也失去知觉。醒来后,山洞已被烧黑,他却发现身体完好无损。他又回到山里的寺庙里,见到多次梦见的老人——他的古鲁。老人的凝视,把他从神圣骚动中提升到极乐的峰巅。老人让纳拉延去乞食给他吃,纳拉延回来,却发现寺门紧锁,老人不见了。年轻的纳拉延哭泣了三天,直到老人再次出现。老人接受了食物,并把剩下的给纳拉延:“吃掉它,这是我给你的prasad。” 

纳拉延吞下第一口饭的一瞬间,老人变成了三头六臂的达塔特瑞亚神!之后,他又藉着达塔特瑞亚的恩典,恢复二元意识,在18岁上成为至师——像他的名字一样(纳拉延意为“神”)。 

(据说:老人实际上是至师Khwaja Khizr化身为达塔特瑞亚。Khizr显现为不同的形体,来帮助那些没有肉身大师的人成道。他曾显现为燃烧的草丛,帮助第六层面的摩西成道;他还显现为十字架上受难的耶稣,让圣方济各与神合一。由于纳拉延没有活着的大师,Khwaja Khizr便显现为他所挚爱的达塔特瑞亚神,来帮助他成为神。) 

纳拉延成道后,回到Arvi,后来搬到凯吉冈(Kedgaon)。他很快名扬四方,孟买的名妓Anjani Bai因受人陷害,失去了金嗓子。她寻遍名医和瑜伽师,却无人能医治。最后她来求见纳拉延。纳拉延要她放弃旧业:“现在为我唱吧!”她当场恢复了嗓音,随即携带巨富,跟随了纳拉延。 

与巴巴简不同的是,纳拉延服饰华贵,佩戴金银珠宝,身居宫殿,据说他的12个圈子成员全是王公。一天,有个年轻的信徒听纳拉延叫他“儿子”,便说:“您叫我儿子,为啥不把您身上的珠宝给我几件,让我也像您一样威风?”纳拉延大为不悦:“千万别想这种东西!这些戒指珠宝都是粪土!” 

纳拉延属于jamali型的大师:温和良善,孩子似的,且喜爱跟儿童玩耍。他身高只有4.6英尺,30年容颜不变。他修行的是王瑜伽,据说其传承可上溯至Dnyaneshawar。他喜欢宗教仪式,每天一大早就膜拜达塔特瑞亚的塑像,据说每次塑像都会活起来。 

1915年4月,已获得上帝意识但尚未意识到二元的默文(美赫巴巴),恍惚中坐上去Raichur的火车。中途,他突然受内心驱使,在离浦那50公里处的凯吉冈下车。正给人“达善”的纳拉延一看到默文,立刻走下宝座,牵着默文的手,走到自己的座位前,让默文坐在上面,然后从自己脖子上取下花环,给年轻的默文戴上,并给他一杯芒果汁。二人用别人不懂的语言,谈了一会儿,默文便获准离开了。纳拉延盯着默文在视线中消失,显得格外高兴,且提前结束达善,这令门徒们大惑不解。 

纳拉延是继巴巴简之后,默文接触的第二位至师。在纳拉延那里,默文开始觉受到成道的光荣。 

1924年2月2日,纳拉延驾临孟买,美赫巴巴派古斯塔吉(Gustadji)等几个门徒去拜见纳拉延。纳拉延和王公门徒谦卑地起身欢迎,这使巴巴的门徒深感其中的意义。 

纳拉延经常率弟子巡游印度,1926年8月的一天,他从凯吉冈北上,快到阿美纳伽时,火车突然停下,他问门徒是怎么回事儿。门徒说可能是出现信号或故障,纳拉延说:“不对!这是美赫巴巴的灵修院(ashram),过去看看!”门徒们走到车门口,吃惊地发现:铁道旁,美赫巴巴正合掌站在一棵树下,巴巴的众门徒也一字排开,合掌而立。 

纳拉延走到车门口,默视着巴巴。几分钟后,他打手势说:“我可以走了吗?”巴巴挥手答应。纳拉延回到包厢一坐好,火车就自动开走了,像预先安排好似的。纳拉延的门徒报告说,无发现任何故障,司机和乘务员都正在纳闷呢。 

1970年代,美赫巴巴的美国门徒艾瑞克(Erico Nadel)拜访纳拉延的埃舍。纳拉延的贴身门徒告诉艾瑞克:1920年代,纳拉延每次路过美拉巴德,火车都莫名其妙地停下,纳拉延会让门徒看是否已到阿冉冈(Arangon,美拉巴德附近的村子)。果不其然,眼前即美拉巴德山。几分钟后,火车又都自动开行。令艾瑞克感动的是,每次提到巴巴,纳拉延的贴身门徒总是说“阿瓦塔美赫巴巴”,且极为自然。艾瑞克问起缘由,他说:“我师父总是这么称呼阿瓦塔美赫巴巴的。” 

艾瑞克后来又多次拜访凯吉冈,跟纳拉延的门徒成为朋友。这位门徒曾让艾瑞克看巴巴与纳拉延的通信。美赫巴巴总是管纳拉延叫“爹爹”。在其中一封信里,巴巴写道:“亲爱的爹爹,我打算今年某月去西方,您意下如何?”有意思的是,在巴巴简吻默文,从而揭开当代阿瓦塔的面纱的同一个时期,纳拉延开始每天闭关,膜拜达塔特瑞亚的塑像。他把塑像存放在闭关的密室里,不让任何人看见。七年后,乌帕斯尼帮助默文完成了“下降”工作,当代阿瓦塔开始其使命,也是在同一个时期,纳拉延首次向公众敞开密室,说:“你们可以进去膜拜达塔特瑞亚神了。”

1938年,《美赫巴巴期刊》创刊,巴巴托人给纳拉延送了一本。第一篇语录就是《阿瓦塔》,纳拉延让门徒认真学习,几天后朗诵给他听。他一边听,一边连连赞叹:“啊,妙哉!啊,妙哉!” 

纳拉延对美赫巴巴的门徒普利得(Agal Pleader)说:“我和默文为一体。你服侍他,等于服侍我。他是Sat-Purush——完人。”他还对巴巴的另一个门徒安娜瓦丝(Arnavaz)说:“你们应该让他说话!你们为什么不让他说话?”“你们应该用强烈的爱,来促使他说话。” 

1945年8月,赛古鲁纳拉延·马哈拉吉离开凯吉冈,到班加罗尔,做为期三周的大型仪式——yagna,他亲手给了成千上万的人食物和金钱。没有人想到,仪式结束后,9月3日,纳拉延离开肉身。在班加罗尔火葬后,一半骨灰被奉祀于凯吉冈的宫殿大厅里,一半归入恒河。 

美赫巴巴说,纳拉延的圆寂意味着“与我的工作相联系的5位赛古鲁的最后一个”离开人世。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艾瑞克珍藏的照片。纳拉延和门徒在喜马拉雅山的Alaknanda河里——恒河的上游。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点击下载
相关文章[大师]:无
下一篇:[06-02-21] 塔俱丁巴巴
上一篇:[06-02-21] 美赫巴巴访问上海和南京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