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乌帕斯尼·马哈拉吉
作者:田心 发布时间:06-02-21 浏览次数:5888 [ ]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乌帕斯尼·马哈拉吉(1870-1941)

默文和Khodu告别舍地的赛巴巴,直奔三英里外的Khandoba寺庙,去拜访另一个至师——乌帕斯尼·马哈拉吉(Upasni Maharaj)。乌帕斯尼正坐在寺庙台阶上,他看默文走来,从地上拿起一块石头,朝默文直投过来,刚好击中巴巴简吻过之处,血涌了出来。这一击在默文额头上留下永久的伤疤。但这个特殊的见面礼,却是他重新获得二元意识的开端。 

乌帕斯尼含着泪拥抱默文,吻他流血的伤口,随后带他走进寺庙。同来的Khodu既不敢进去,又不敢离开,在外面整整冻了两夜,直到两天后默文走出寺庙,跟他一起回普纳。 

乌帕斯尼·玛哈拉吉是在美赫巴巴的阿瓦塔使命中,起了最重要作用的两个大师之一(另一个是巴巴简)。

他原名叫喀希纳什(Kashinath),于1870年5月15日出生在印度Nasik地区Satana村的一个婆罗门祭司家庭。祖父是个大学者,晚年离家弃世寻找上帝。乌帕斯尼在5兄弟中排行第二,从小憎恨读书,勉强念到三年级。他们的父母对他很头疼,祖父却宠爱他,教他读印度教圣典,而他竟然学得很用心。

乌帕斯尼小时候相当淘气,村里有个与众不同的寡妇。乌帕斯尼也跟着其他孩子起哄:“老妖婆,你干吗戴手镯?你不知道丈夫死了吗?” 

乌帕斯尼患了严重的肠胃病,求医无效。父母急坏了,带他去见寡妇“巫婆”。老妇说:“让他死好了。他经常欺负我,所以才受罪,该死!” 

乌帕斯尼请求宽恕。她说:“你要想病好,就得每天来见我。”原来老寡妇是个圣人,在她的帮助下,他逐渐恢复健康,同时却生起另一种疼痛——对神的渴望!他拒绝上学,跑到森林里打坐。 

乌帕斯尼14岁时,经父母安排,娶了8岁的Durga为妻。但他对家庭生活毫无兴趣,离家到了Nasik。一年后,妻子去世。家人又给他包办了第二次婚姻。但是,内在的体验使他难以安心,他又一次离家,流浪到Nasik附近的Kaylan丛林。他在一个山洞里呆了两天两夜,不吃,不喝,不睡,甚至想跳崖自杀。第三天,他突然意识到:为何不利用这样的机会,念神的名!他连续几天默念神名,逐渐进入很深的三摩地,并在极乐和陶醉状态停留了九个月。 

他在入定中被一个人影唤醒。影子抓着他,好像在剥他的皮,即刻便消失了。乌帕斯尼又意识到肉体,并惊喜地发现皮肤完好无损。他的第二个感觉是口渴。但他因长期打坐,身体僵硬,移动不了。他陷入半昏迷状态,看见自己死去。 

他的大师赛巴巴却在几百里外的舍地看护着他。赛巴巴派灵性特使送来暴雨,溪水流进山洞,滴在他的身上脸上。乌帕斯尼喝了身边的积水,爬出山洞。山下的村民看见他皮包骨,很同情,便精心侍养他。一个月后,乌帕斯尼身体恢复,回到Satana的家。此后的一年之内,他的父亲、祖父和妻子先后去世。他的亲戚又给他安排了第三次婚姻。 

为了赡养妻子,乌帕斯尼于1892年搬到Sangle学印度草医学(Ayurvedic),成了名医和一家草医学杂志的编辑。他后来还买了地,成了投资商,但两年后,却被牵连进一场官司,破了产,同时对行医也失去了兴趣。1910年,乌帕斯尼征得妻子同意,关闭诊所,双方去印度北部的Omkareshwar朝圣。在一次入定中,强烈的震击使乌帕斯尼失去知觉。他在妻子的帮助下醒来,却发现呼吸困难。看了很多医生,都不管用。呼吸也越来越困难。 

在Rahuri,乌帕斯尼拜访了大瑜伽师Kulkarni Maharaj,后者用油按摩他的全身,并为他洗浴,服侍他用餐。吃饭时,Kulkarni对乌帕斯尼说:“你的病不是生理的,而是高级瑜伽修炼引起的,”建议他去舍地见赛巴巴。 

但是,乌帕斯尼不想见一个穆斯林大师,因而没有去。 

在这之前,乌帕斯尼曾去参加纳拉延·马哈拉吉的达善,纳拉延让门徒把乌帕斯尼叫到跟前,还取下自己的花环给他戴上。 

1911年6月,乌帕斯尼第二次见纳拉延。纳拉延亲切地接待了他,给他paan叶子和betel核让他嚼食,然后说:“今天,我已经从里到外给你染了色。什么都不剩了……我们之间已不再有接触或交谈的必要。” 

乌帕斯尼说:“我什么时候能再见到您?” 

纳拉延说:“我会亲自去见你,那时候,我将永远与你为一体。” 

乌帕斯尼又回到瑜伽师Kulkarni那儿,后者再次督促他去见赛巴巴,并解释说赛巴巴不是一般的古鲁,而是完人,超越所有的种姓和教派。这一次,乌帕斯尼同意了,因为纳拉延所做的内在工作已经生效。 

1911年6月27日,乌帕斯尼到舍地见赛巴巴。赛巴巴已经七十多岁了,为了这一天,他耐心等待了41年。晚上,乌帕斯尼请赛巴巴允许他离开。赛笑道:“你最好留下跟随我。干吗这么急着走?” 乌帕斯尼说有要事要做。赛说:“你要走也行,不过,得8天后回来。” 

“我不能保证8天就能回来。也许不可能。” 

乌帕斯尼到Kopargaon见印度古鲁Brahmachari Maharaj,古鲁说:“你的目的还未达到。你最好尽快回舍地去。” 

但乌帕斯尼不喜欢舍地的气氛,拒绝回去。一天,有几个人来见Brahmachari。他们是去舍地的,但不知道路,在众人的坚持下,乌帕斯尼同意带他们去舍地。见到他,赛巴巴很高兴:“我上次看见你,过去几天了?” 
乌帕斯尼想了想:“八天。”他终于认出了自己的大师,从而在舍地呆了下来。 

赛巴巴对身边的人说:“他的未来将壮观无比!举世无双。他的价值只有我知道。把全世界的价值放在一头,把他放在另一头,他也会更重。” 

在赛巴巴的指示下,乌帕斯尼在离赛巴巴的慈母寺三英里远的一个破庙(Khandoba)里闭关,开始了为期4年的苦行。(在此期间,他的第三个妻子去世。) 

他禁食整整一年,变得骨瘦如柴,面部却总是鲜润明亮。人们出于敬重,开始叫他“乌帕斯尼·马哈拉吉”——瑜伽之王! 

在生满蛇和蝎子的破庙里,乌帕斯尼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内在体验,一次,他看到两个巨人抓着他,一个打开他的头颅,一个把脑汁倒出来扔掉,并且把“光”灌了进去。他因而获得Sat-Chit-Ananda——无限知识、能力和喜乐! 

1912和1914年,乌帕斯尼靠赛巴巴的恩典,逐渐获得对三界的意识,成为至师! 

1917年7月,乌帕斯尼搬到离舍地5英里外的穷村子萨考利(Sakori),在村头的火化场驻扎下来。村里人给他盖了间土坯屋,跟随者越来越多,大大小小的庙宇出现,萨考利成了他的永久据点。 

1921年12月25日,乌帕斯尼的弟子们吃惊地发现,他把自己钉在一个竹笼子里。弟子们哭着求他出来,他说:“我为了你们,必须限制自己,这是神意。在普通的法律协议里,只有另一个人担保,罪犯才能被释。同理,我在这个神圣法庭上,保释所有的弟子们。这个笼子是扔掉你们的全部罪孽的地方。它不是一般的笼子,它是极乐的海洋。无论是谁,只要临终时想着这个笼子,就会获得极乐解脱!” 

他在笼子里整整呆了13个月! 

从竹笼子出来不久,他率弟子去拜访舍地。这是继1918年赛巴巴去世后,乌帕斯尼第一次访问舍地。他在舍地受到隆重的接待。 

1915年12月,默文初见赛巴巴和乌帕斯尼之后,有很长时间,默文每个月都要去舍地,先跟赛巴巴呆一会儿,再去萨考利呆上几天。然后回普纳巴巴简那儿。巴巴简也总是鼓励默文去这个印度大师那里,拿“属于你的那一份。” 

连续7年,默文来往于巴巴简和乌帕斯尼之间。1921年,他连续6个月住在萨考利,离开的那天,乌帕斯尼合掌道:“默文,你是Adi Shakti!你是阿瓦塔,我向你致敬!” 

之后,他告诉默文的朋友:“你们都仔细听着,默文是阿瓦塔。抓牢他的双脚,别用一只手,要用两只手。我已把权力移交给了默文。这个孩子将移动全世界。全人类都将从他手里受益。” 

1922年,默文又两次来见乌帕斯尼,其中一次呆了6个月。之后,师徒20年没有见面。 

1936年,乌帕斯尼专程去阿美纳伽(Ahmednagar),并且在今“阿瓦塔美赫巴巴永久慈善信托”大院的一间屋子里,对美赫巴巴的照片行了Arti仪式。他对身边的人说:“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是阿瓦塔!” 

(译者按:2001年,我有幸拜访了这间已不常开放的小屋,里面有乌帕斯尼穿过的麻布片、照片和他顶礼过的巴巴照片。气氛很殊胜,能感受到大师的临在。) 

1941年10月17日,在萨考利附近的一个僻静之处——Dahigaon,乌帕斯尼和美赫巴巴最后一次秘密见面。乌帕斯尼流着泪,要求美赫巴巴“打破沉默”,并要他帮助照看萨考利的弟子们。 之后,他向弟子们暗示说,自己的时限快到了。 

1941年12月24日,乌帕斯尼感到胸口疼痛,告诉身边的门徒,说自己还有15分钟的时间。然后睡去,离开肉身。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乌帕斯尼·玛哈拉吉与美赫巴巴在1941年10月17日的最后一次见面。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点击下载
相关文章[大师]:无
下一篇:[06-02-21] 《神曰》第一部
上一篇:[06-02-21] 舍地的赛巴巴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