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奇迹
作者:美赫巴巴 发布时间:14-09-15 浏览次数:2936 [ ]

瑜伽士使用的能力,基于一种类似电力的能量,但它不同于科学家控制的电力,并且强大得多。不过,为便于理性解释,可把该能量看作一种‘电力’,它位于世界的第三层且用之不竭。瑜伽士借助于呼吸控制或其它修习,把这种无穷的宇宙能量源或‘电力’,同他们身体第三层的能量或‘电力’相结合。这种结合使他们能够施展很多奇迹。

瑜伽士将这两种能量或电力储备结合之后,只要想一下,欲望就能立刻实现。可以说是心想事成。他们能知晓过去和将来。读懂他人的心。也能看见或听见任何距离之外发生的事情,比如身在美国,就能看见在印度的人在做什么。他们也能让石头成碎片。甚至起死回生。与常人的有限能力相比,这些能力的确强大。但它们与真理或真正灵性毫不相干。真理远远超出对这种能力的行使。

瑜伽士能够让事物显得与实际完全不同。就像你戴上有色眼镜,实际上白色的东西,向你呈现所戴眼镜的颜色。让你把白色看成其它颜色,这不会有特别的灵性利益。有色物和原色物皆虚假。皆属于醒梦。至师从不会拿一个幻相换取另一个。他反而会揭示整个世界的虚幻性质,展现绝对简单的纯然真理。

同理,杂耍者或魔术师也可能在你面前把纸板变成瓶子。既然瓶子和纸板皆虚幻,看到这种转变对你又有何用?它可以任何方式,向你显现成任何东西;但它依然是假的。不能向你揭示不变的真理。这种奇迹也许能吸引群众,赢得世人赞叹;但至师对这些东西没有兴趣。他关心的是让你证悟,除了神之外一切皆是幻相;这种知识是瑜伽能力无法给予的。

假设有人想知道远方城市在发生什么。他就得亲自去那里了解,必要的话甚至步行。瑜伽士能够用高级身体立刻到达,获悉那里发生的事情。但他不得不去那里。就好比到那里乘汽车要比步行快得多。乘车者与步行者的差别只是程度的差别。二者都得去,都把所见当真。但他们并未发现真理。只是把醒梦看成实相。他们到了远方城市之后,所‘发现’的只是大幻的一部分。至师只关心从人心中把大幻赶走,因为它使这个世界的形形色色事物似乎存在,尽管真实存在的唯有看不见的实在、大我或上帝。

瑜伽士的能力虽然巨大,但比起与神合一者的无限能力,却不足挂齿。可把上帝比作太阳。瑜伽士比一般人离这个太阳更近,因此能把太阳的一些光线吸引到自己身上。这些光线成为他们的各种神秘能力。而要使用这些能力,瑜伽士不得不操纵这些光线,付出努力;瑜伽士的奇迹乃辛苦得来。至师的奇迹则无须这种努力——至师与太阳本身一体,他的所有奇迹都毫不费力。与神合一的至师,还有权使用神的无限大能。但他很少使用自己的能力。即便使用,也完全是为了灵性目的——将受缚的灵魂引向真理。

至师不仅能向你显示神是什么,还能把你引向与神结合的目标。但这不是说,求道者应该纠缠大师,不时地要求,“向我示现神。”渴望见神和证神可以。但若把神想象成电影里的事物那样,可以显示或看见,乃是篡改真正的寻求。不升到必要的心层面,你就见不了神。必须彻底证悟浊界的虚无,才能瞥见神的性质。本末倒置毫无用处。求道者的当务之急,是挣脱将他束绑于幻相的精神局限。人把系缚在自心上的眼罩摘掉,神就会自动出场。

事实上,神离求道者并不很远。要见他也不真的很难。他好比太阳,一直当空照耀。但你却在头上举着印象之伞,将他挡在你的视线之外。你只需拿掉伞,太阳就在那里。不必从别处将它请来。然而,像伞这么微不足道的物件,却能剥夺去你对太阳那样惊人现实的视线。印象就好比这把伞。虽然本身也许无足轻重,却在你和神之间制造屏障。至师帮你消除这些印象;屏障被拿掉时,你面对面看见真理之神。

对神的存在,永远不可能给予纯粹的理性证明。任何纯粹吸引智力的辩论,都有一种引诱人信神的倾向。但从不会绝对令人信服。怎能把超出智力的东西,纳入智力领域之内?对神的存在要求纯粹理性的证明,就像要求能用耳看的特权。耳只能听。不能看。你要看就得用眼睛。倘若你紧闭双目,呼吁将视力赋予你的耳朵,谁能帮你满足这种荒唐要求?然而,所谓的“知识分子”所陷入的正是这种陷阱。他们想要对神的理性证明,仿佛仅仅运用智力就能知道神似的。

事实是这些知识分子对神根本不感兴趣。只是热衷于争辩和自身虚荣。倘若真想知道神,他们就会为该知识付出代价。就会立刻放弃阻止他们见神的东西。就会开始实践谦卑、无私和友爱。就会开始彻底净化心灵。这将比任何的无用辩论,更可靠地把他们带向神。

人们不愿割舍世俗执着,哪怕是为了见神。他们为得到渴求对象,会冒生命危险,不惜勇敢牺牲。但为了灵性进步,就连禁食两天都很难做到。这表明无知对他们的牢固掌控。神定然会向那些欣然为神接受痛苦者显现自身。他们必须意志坚定。神定然会光临那些有勇气烧毁全部欲望者。世俗执着和纠葛永无止息,可能毫无结果。因此,超脱世间诱惑为求道者义不容辞。这就是为什么所有时代的大师,都像耶稣基督那样教导,“撇下一切,来跟从我。”

当有人要求对神的理性证明时,有时候他是要求施展某种奇迹,对沉浸世间并把它当作不争现实的常人的自满,予以猛烈的震惊。但不能将神与超自然界或其中事件混为一谈。奇迹能够证明的是,在世俗者完全沉迷其中的东西之外,还存在着某些东西。但奇迹不能让他见神。只能让他从一个不实走向另一个,结果只能一次次陷入新的幻相。离真理没有丝毫的接近。对于人们对奇迹的要求,至师们总是不屑一顾。他们知道生活的真正目标;一心只想把世人带向那个目标,而不去迎合世俗者的无聊好奇。他们希望启悟、而非惊骇或麻痹人类。即便施展奇迹,他们也总是为了把人领向灵性道路。从不为自我炫耀。对于他们,唯一值得做的奇迹,是让人证悟自己实乃真理之奇迹。

田心译自《真理火花》德希穆克版本1967年出版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真理火花]:无
下一篇:[14-09-16] 身体与灵魂等式
上一篇:[14-09-14] 印象的交换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