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大师及其角色
作者:美赫巴巴 发布时间:11-02-21 浏览次数:1961 [ ]

不死的生

生命不因死亡而终结。死后的生存如生后的死亡一样真实。为了死而生,或为了生而死,会是个拙劣的命题。生后的死不是无生命,死后的生也不是不死亡。生是真存在的正面显现,该存在是负面的死亡是不能终结的。要结束无休止的生死相继,就必须在生命中歼灭死亡。一旦通过把意识从一切幻相中解放出来,而在生命中消灭死亡,人就在其真正存在的本然真相中成为神。他无限地保持对神的意识,无论保留或是放弃浊、精或心体,正如人穿衣与否依然是人。

只要人对其神圣大我保持无知,他还不如说是块石头;人生存,石头存在,两者对真理同样无知。如卡比尔所言,人不获得真理,胜不过一块石头。

人的整全意识,通过进化期间的无尽虚幻体验而艰辛挣得的意识,沦陷于这些对他获得意识如此必要的体验中。在人类,意识达到完全。意识的扩增不再需要,需要的只是将它导向人的真实身份。

只有在人体,生命才可能达到其最终目的,也就是证悟遍在与无限的神性。只有在人身,人才能成道与实现造物之目的。因此才有获得人身的无上重要性。

事实上,得到人身即旅程的终点,但在获得意识的苦旅中所积聚的业相,阻挡了人对其永恒大我的视线。人所经历的所有苦难和挣扎,都是为了耗尽这种阻碍,这是个无休止的过程。人自己无法移除这阻碍,但至师则能为他做这件事,在其恩典被赢得时。 


限制性的噩梦

被束缚再被解除束缚的过程,充满重大意义。灵魂与身体混淆,又与之纠缠。

灵魂像鹦鹉,身体像笼子。鹦鹉在笼外是自由的,却不充分欣赏什么是自由。因不曾知道限制,认不出在笼外是“自由”。它经历了笼中囚禁,痛苦的束缚使它体会到自由真正是什么。那时,鹦鹉从笼子中被放出,才真正享受自由。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灵魂那里——当它凭借至师的恩典,从它所认同的受囚身体的限制性噩梦中被解放出来时。


动态的自由

证悟真理者的无限自由是唯一真实与完全的自由。只有在这种流经至师的动态自由中,大我作为真理才能显现,从而表现宇宙心的神圣化印象。神圣化印象具有无限的创新和效率,因为它们无限地顺从大我。释放不受限的创新与神圣行动。

然而通常的我心束缚性印象总是不断地攻击大我,寻求自身的满足。因而它们在效率和创造性方面无限地受限。 


向神的直旅

试图遵守仪式教规,来达到真理的群众,就好像乘货车,在不同的站台无限期耽搁。那些真诚而专心冥想神,或将生命奉献于人类服务的人,就好像乘普通火车,根据时间表站站停留。但是那些寻求与证悟真理的大师相伴,以完全的臣服和信心执行其命令的人,就好像乘上一列特快列车,这在最可能短的时间把他们带到目的地,而不会在中途站滞留。

 
大师即道路

日夜不停地想念大师,弟子几乎达到最终目标,也就是各种静心和专注训练的目标。将大师的工作置于个人需要之上,他通过彻底舍弃而达到目标。

对大师真诚臣服,弟子极为接近心止,这是大多数瑜伽练习的目标。不惜任何代价服从大师和无我地服务大师,弟子几乎到达认识和行动之道的顶峰。爱大师超过别的一切,弟子与作为真理的大师合一,凭借大师恩典获得神性——所有寻求与奋斗的目标。 


宇宙碾磨机

至师成为宇宙的中心。发现自己是唯一的无限与不变点,整个宇宙围绕该点不停地旋转。宇宙就像碾磨机,证悟真理的大师就像中心磨针。谁都逃不脱在这个磨机上重复而持久的碾磨,除了那些黏在中心针上的谷粒。 


来自永恒的闪光

至师的行动不会重复。它不只是在新环境中对从前经历之事的重做。而是对二元体验局限之内不能做之事的做成。它是一种全新的创造,是真理向虚幻中降入。因此具有无限的创造性。至师的救赎行为是永恒在因果关系中的闪光——不然后者只是严格决定的死板法则。这就是至师所赐神圣恩典的奥秘。


译自美赫巴巴著《生活极致》(Life At Its Best by Meher Baba, Sufism Reoriented, 1957)

翻译:美赫风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生活极致]:无
下一篇:[11-02-24] 生日讯息
上一篇:[11-02-20] 班加罗尔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