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大我、小我与束缚
作者:美赫巴巴 发布时间:11-08-05 浏览次数:4585 [ ]

印象之伞

实际上,神离求道者并不遥远,要见他也不是不可能。他就像太阳,一直在你上方照耀。是你把杂乱的印象之伞撑在头顶,遮住你的视线。你只要把伞移开,太阳就在你眼前。无须从别处把它带来。然而像伞这种微不足道之物,却能剥夺你对太阳这个重大事实的视见。 

分别我的无知

凡是带有分别我色彩的念头、感受或行动,皆来自十足的无知。这不是一种像外衣可适意穿脱的无知,而是束缚性的无知。是让自我承受无望和屈辱痛苦的无知,未必是身体上的,却总是且不可避免地是精神上的。这是随同背叛真理而来的无知,因此,是一种自我背叛。

它不接受肤浅和暂时的救治,或者无奈的妥协。它是对灵魂关闭爱与美、欢乐与自由、有意识神性和真正大我实现的无知。是肉中刺般顽固坚持的无知,除非通过完全接受真理而连根拔除之。
 
错误观点

错误的观点必然产生错误的结果。把独一实在看作是单纯为了它自身的某一个显现,是不对的。把每一个的显现都看作是为了独一的实在,则更准确。这意味着,为了欣赏和认识真理,必须放弃以自我为中心的观点。神不是为一个形式或一个宗教而存在。一切的形式和宗教都为神而存在。 

受限心的产物

受制于性情和印象决定的心,寻求并创造一个强大的虚妄世界,陷入其中,给它投射一种虚妄价值——这最终必然因其自身性质而背叛自身。心对根本不可分割的实在进行划分。紧紧抓住某个本质上可灭的形式。在实质上具有束缚性的行为,和实际上无关紧要的成就中,荣耀自身。在空虚的背景中享乐受苦,从而完全剥夺去自身的真正幸福和认识。   
   
在无妄认识中明智生活的唯一出路,是觉知到我心的这种印象决定,摆脱它的毒害性制约。

束缚的过去

人无法逃脱地陷入了时间的洪流,在过去负担的压迫下,一会儿朝这儿,一会儿朝那儿。过去给不同的存在领域留下影响,作为一个决定因素坚持下去——对之必须现在对付处理。      

在过去的所有积累中,最具深远影响的,是作为其所经体验的一个副产品,定居在心中的记忆和习惯。对(个体和人类的)古老的过去造成的局限,必须面对,无论它们的性质和强度如何。不过,它们构成一种多余的束缚,因为它们仅仅涉及到精神在创造历史中的显现,而非其本质存在。

过去的另一类遗产,是沉积于人心的印象和性情,对人性的塑造,这也能强烈地束缚精神。一个人也许试图逃离特定的环境,甚至获得一定程度的成功;但他却不能逃离自己的心。

贯穿生与死,在世上与天堂和地狱状态,以及无尽的轮回转世,心坚持着。它是个体灵魂的形影不离伴侣,从不消灭——除非在解脱或证悟状态。

从灵性的角度看,由人心制造的束缚,远远大于外界环境造成的束缚。两种束缚都是过去的遗留,且严格决定着现在的体验和将来的潜力。

人不能当下真正自由地行动,因为他拖着束缚性的过去。就这样下去,不可避免地给自己和他人造成痛苦,并且累积着自造的印象或业相动力——它们构成限制性的我心堡垒。过去无法改变,已经作为事件链,变得顽固不化;但它却继续塑造现在,决定受限“我”的将来。
 
真正的选择 
      
选择屈从于一个业相倾向而非另一个时,我心感受并行使其有限和虚幻的自由。似乎在选择中享受自由。但这种自由只是表面的;不是选择的自由。印象利用了我心,以便释放表现。我心“选择”,但在选择中没有真正的选择。它的选择是虚幻的。

相反,宇宙心选择启活并释放某个神圣化的印象时,则感受并行使不受限的自由。拥有充分的选择自由。它也许会,也许不会,选择某一个活动。它的选择是无限和真正的。    

我心“选择”,却是在无知和受限自由中选择。宇宙心选择,却是在真理知识和无限自由中选择。

竭磨律

一切事物皆由一种或另一种法则所统治。即使无足轻重的生意和公共机构,也有自己的法则,离开它们则无法运作。这对宇宙甚至更为适合。也许有时候似乎宇宙根本不遵从合理的法则,有时候似乎真诚的劳动白费,好人受苦,恶人掌权成功。这种片面和错误的观点乃源于人对竭磨律的无知。    

拒绝认识生活,面临积习偏见和抵制时,我心失去平衡稳定。因此被迫释放或者抵制善恶行为,进而卷入自身行为的后果——不管是以思想还是以行为的形式。

竭磨律防止我心逃脱其自身善恶行为造成的结果。我心受过去行为所累积的动力牵制,无力得到解放或真正平衡,因为它不仅被环境的敲打,也被自身储藏印象的刺激所干扰。虽有恢复所失平衡的内在倾向,我心却试图用机械的反应来恢复平衡——走向反面抓住不放,直到从经验中认识,靠执着不能获得平衡。

就这样我心在虚幻的竭磨钟摆中,从一个反面走向另一个,直到走完相反行动与反应路程之后,幸遇一位至师,接受其恩典。

摆脱对立   

人人都受制于适意与难受的体验——乐苦、成败、善恶、富贫、权势与无助、荣辱、得失、满足与受挫。

每一个对立面,都给情感或行为带来适当反应。心被这些对立面摇摆,不断失去平衡又不断努力恢复,同时不断遇到环境变化的冲击。   

在作为人的累世期间,我心会在对立面之间无尽地摇摆——放纵与压抑、世俗与宗教、优越情结与自卑情结、自大与自辱,内向与外向、善与恶、苦与乐、我与你、我的与你的——而不能达到真正的平衡,唯有通过对真理的正确认识才能获得。我心通过对立面的摇摆是被动反应;因此它虽经历极端,却无法达到真正平衡。

通过神爱,我心及其所积倾向全部溶解,从而揭开超心真理之面纱,其中一个人证悟到自己与一切生命一体时,真正的平衡才会到来。这里没有二元或生命分别,因此灵魂摆脱了对立的态度。

与内在的永恒和无限神性合一后,灵魂获得无尽的喜乐,认识,爱和能力,因为灵魂摆脱了二元。

创新而扩展的印象

神圣化的印象不减损却创新,不限制却扩展。因此它们根本不同于自我印象。本质上,它们是加于宇宙心的补充资产。其功能不是缩减或限制,而是补充增加。另一方面,我心的束缚性印象,则是限制和减损。

我心的束缚性印象与宇宙心的神圣化印象之间的区别,是性质的不同,不单纯是程度的不同。同样,我心的自由和宇宙心的自由之间的区别,也不是程度的,而是性质的区别。

教学与直觉

直觉被埋葬于侵略性虚妄体验的零星教学废墟。教学是从外面影响,直觉则发自内里。教学阻碍直觉。因此,用外界事件对心的教学,必须用内在觉醒来消解。只有那时,直觉才能在超越认识中,真正地判断,而不屈服于不加鉴别的印象影响。

心对能量和物质的控制

心生能量和物质。没有心就不会有能量或物质。能量来源于心,且不断由它维系;离开心它不可能存在——潜在的或显现的。物质有赖于能量,没有能量它无法作为物质存在——潜在的或显明的。

离开能量,心能够存在;正如离开物质,能量能够存在。与相互完全独立的无数的个体心相比,宇宙心乃不可分割,无所不在。

获得对一切能量和物质的控制之前,心本身需要控制。必须保护它不受能量与物质幻相支配,二者离开心,连虚幻存在都没有。要控制心不受能量与物质的影响,极其困难。比如,一个人脸被打,他的心就会以更大的暴力行为来回应,这种报复行动是不必要的心理扭曲,纯粹的能量浪费和对物质的徒劳使用。

尽管一些人能对心获得部分和暂时控制,极少、极少的人通过神爱可获得对心的彻底控制,从而完全控制能量和物质。最终,神爱歼灭心本身,那时便证悟神——神圣至爱。

不灭的甘甜

不灭甘甜之常青泉在每个人内里。但人如果不解除自我封锁,释放该源泉,就难免受各种各样的苦。一切的众生皆追求幸福;而不可计数的痛苦和恐惧,却伴随着人通过排他的无知而追求的每一个快乐。

整个世界,人将自己埋葬于自我主义和对虚妄的种种执着,剥夺去自身内在而具足的不衰喜悦。通过可灭与易逝之物寻求快乐,给自己招致封闭意识之苦。人必须联系内在的不朽极乐海洋,摆脱限制性的“我”与“你”二元,揭开人人内里的不灭甘甜之常青泉。

译自美赫巴巴著《生活极致》(Life At Its Best by Meher Baba, Sufism Reoriented, 1957)

翻译:美赫风  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生活极致]:无
下一篇:[11-08-11] 返回纳西科
上一篇:[11-08-02] 锡兰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