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与神共舞
作者:玛格丽特·克拉思科 发布时间:07-12-02 浏览次数:2949 [ ]

1932年夏天巴巴来意大利的圣玛格瑞特(Santa Margherita),看他的一组英国门徒。

我们住在一家眺望着地中海的小旅馆,每天跟巴巴一起在附近的山间散步,或是坐在沙滩上,也许聆听一小段语录,也许静静地坐着,望着水晶般的蓝色小浪花冲刷,体验着释然喜悦。偶尔会去山里或附近的城镇远足。

去波托菲诺韦塔(Portofino Vetta)的一次山间之行,十分不同于我们通常跟巴巴一起做的其它事情。为旅行租了一辆双排座四轮马车。我们采了大把的野花,装饰车和马(两匹),装扮我们自己,巴巴允许我们把一只花环挂在他脖子上。我们都上了车,马车向山里驶去。

我们穿过圣玛格瑞特时,巴巴的美和他身边这群人的快乐引起了大量的兴趣。几个人挥手微笑问候,巴巴无疑地散发着爱。意大利人的性情似乎与我们的快乐辉映交融。

中午我们在一个山谷野餐,稍作休息。然后我们跟巴巴一起走在树下,穿越山谷,间或在矮草地上围着他坐下。没有任何计划;一切按巴巴当时的指示。

然而,这一天结束的有点不快。有个英国女子没被巴巴邀请于前一天意外到达,巴巴说她不能留下来。这使回程有些扫兴。巴巴解释说这段时间已经安排好,是用来寻找并开始训练他的西方亲近门徒的,做完这个且训练走上正轨时,其余爱他的人才可以接近。

一天下午有几个人需要去附近的镇里,办理护照方面的事情。迪莉亚和我没去。我们的护照没问题。午饭后其他人离去,我们走进小旅馆后面的围墙花园,安顿下来,期待着一段安静时间。但不行。有更好的事等着我们。突然巴巴和禅吉出现了,加入我们。这真是个特别优待,他完全属于我们,外加他的所有关注。我们并不为朋友们缺席感到遗憾。

巴巴玩兴正浓。他打手势,禅吉翻译说巴巴叫我给他上一节舞蹈课。这是最高形式的乐趣。禅吉拉着巴巴的手把他带到课上。然后我拉着他的手,给他示范了简单的三步舞。毫无障碍。他立刻领会,随后,我们手拉手在花园小路上飞起来。我真的是说飞。他的动作无人能比——充满欢快、自由、韵律。我不用推理就知道,舞蹈在过去、现在和将来永远是神的一部分。

在意大利的那个短暂假期将永远凸显于记忆中。巴巴那次清楚地向我们表明了他如下言语的含义:“你们不能到达我的层面,因此我来到了你们的。”

后来的年间,对我们的待遇发生了巨大差异。爱永远在那儿,但巴巴则是从他的层面去对付我们的顽固自我。

译自《爱之舞—我跟随美赫巴巴的生活》(The Dance of Love-My Life with Meher Baba by Margaret Craske, Sheriar Press 1980)

翻译:美赫锋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爱之舞]:无
下一篇:[07-12-03] 规则
上一篇:[07-12-01] 昆廷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