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梵天之夜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09-01-02 浏览次数:3768 [ ]

神是不可分与无限的。无限之神的不可分性有两个不可分割的方面——无限意识和无限无意识。在无限无意识状态的神叫伊希瓦(Ishwar),即宇宙的创造者。这个不可分的神伊希瓦亦是宇宙的维持者与毁灭者。伊希瓦状态作为造物主叫做梵天(Brahma);作为保护者叫做毗湿奴(Vishnu);作为毁灭者叫做玛亥希(Mahesh)。宇宙就是从伊希瓦的无限无意识状态被创造、保护与毁灭的。这些行动是同时进行的。

神是一切万有。因此,无限意识和无限无意识同时在神里,但它们的无限性质却是不同的。无限意识因为是无限完全的,所以从不会受局限。无限无意识因为是无意识的,所以是不完全的,并因此制造局限,体验一个受限点。

虽然性质上是完全的,但无限意识在本初却意识不到自身。所以,在本初,无限无意识开始在无限扩展的造物界制造局限。正是通过造物界的局限之媒介,无限意识才能够知道自己永恒无限地有意识

伊希瓦的行为在范围上是无限的,虽然在性质上是受限的。无限的创造、保护与毁灭行为发生在无限无意识领域。因此,伊希瓦的诸方面——梵天,毗湿奴和玛亥希即无限无意识领域的方面。伊希瓦的领域是神的无限无意识。他完全掌控着该领域。伊希瓦行动时,其三重性方面得以显现。这样,创造时伊希瓦呈现为梵天——创造者;保护时呈现为毗湿奴——保护者;毁灭时呈现为玛亥希——毁灭者。三者无论哪一个行动,总是伊希瓦——无限无意识。

帕若玛特玛是神的无限意识状态的名称。帕若玛特玛是知道无限意识即其无限意识者。在帕若玛特玛的无限意识里包含了有意识的无限无意识。

神的心血来潮——拉哈——即“我是谁?”之问题。该心血来潮来自于无限本身,因此必须无数次地加以表现。这个无限的表达“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是伊希瓦的声音。这个重复的问题使创造过程持续不断,无数个水滴灵魂以心、精、浊造物形式,从海洋上帝中不断涌现。

这样,随着无限个水滴,一滴接一滴,涌现出无限无意识海洋,梵天的无限行为——创造世界——也持续进行。只有在摩哈普罗拉亚(Mahapralaya)——宇宙总毁灭——期间,梵天的创造性行为才会停止。摩哈普罗拉亚亦被称作喀亚摩特(Kayamat)——梵天之夜。所以说梵天的一日包括了旋转时间的无数个周期,因为经过无数个时间周期摩哈普罗拉亚才会发生。梵天之夜即造物界融入黑暗,无一物保存之时。

每一个从无限无意识中进入造物界的水滴灵魂,也拥有伊希瓦的三个方面——创造、维系与毁灭。每一个水滴灵魂皆是伊希瓦的微小影子,因为每一个水滴都以一个受限形体出现。水滴灵魂的这三个方面,最充分地表现在人类层面。因为人类形体有能力通过无限思想过程来体验无限心。

人每天早晨从睡中醒来,便创造自己的世界。只要醒着,便维持自己所创造的世界。再入睡时,便毁灭自己所维系的世界。这发生在每个人生命中的每一天。每个人都以这种方式,经历个体的普罗拉亚(Pralaya),个人的喀亚摩特——个体的部分毁灭。但人体只是玛亥希的微小影子。当玛亥希带来宇宙性的摩哈普罗拉亚或部分毁灭(普罗拉亚)时,则发生在宏大规模上,影响整个或部分的造物界。

为什么发生摩哈普罗拉亚或普罗拉亚?它确实发生。宇宙中有七个进化阶段。生命形体要成长生存,每个阶段都要求一定数量的热、湿度、光、元素以及一定的气体交换,等等。如果热超过需要,石头就会崩溃,金属就会熔化,植物就会枯萎,所有的进化动物形体都会受影响。如果不停下雨,所有的生物也同样会淹死,所有的植物都会淹死,连山脉也会最终崩溃。

宇宙是一个封闭体系,大自然是这个封闭体系内一切元素的系统平衡。大自然试图对不同进化阶段的元素需求加以平衡。但这些元素被人工制造时,地球上的大自然平衡就被扰乱,反映到诸星系,甚至最远的诸宇宙。地球上发生大自然失衡时,世界上便爆发混乱。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如同轮子的轴心,若轴心松懈,轮子就会摇晃。因此,地球经受自然力失衡时,中心的外延——诸宇宙——都感受到冲击,像轮辐一样。

科学发明迅速地推进技术和工业。世界上更多能量生产出来,造成更大的热量,更多的音,更多的光,更快的速度等等。所有这些人为的工业和技术机制都干扰大自然。能量过度生产的结果是,每一个人心都运转得愈来愈多,愈来愈快。很少休息,出现大量混乱。

心必须有足够的休息才能适当工作。我们夜间睡眠,是因为像身体一样,心也需要休息。我们内里的心血来潮“我是谁?”牵引着我们去寻找问题的答案。由于人心被分散,找不到答案,睡眠让人心得以休息,离开世间烦扰。人在深眠中与神合一,却是无意识的。这个一体性,虽然是无意识地体验的,却让人的三体得到实际休息。在人类层面,心的充分发展,使之准备好发现“我是谁?”的答案。然而,在整个醒着期间,人制造出更多分心的东西。其存在因不能服务心血来潮的目的,而变得不自然。

这是卡利(Kali)时代。卡利的时代是机器时代。生活在本时代的人发现自己被机器包围。每一年都有更多的科学发明,每一个发明都是又一个机器。这些机器制造更多的人为方法去扰乱自然,机器的生产或发明,也扰乱了地球上整个进化过程。

人类爆发原子弹时,声音去哪儿?人类操作核工厂时,热量和辐射去哪儿?人类开发地球时,元素去哪儿?一切都回到宇宙容器里。宇宙容器在宇宙心里,是大自然的身体——宇宙本身。它容纳一定量的热、声、光、能和自然元素,使大自然保持平衡。然而,若超过原有的声、热、光和能回到容器,容器里的元素力量都会感到过多的新力量,大自然的平衡打乱。人类从宇宙容器里得到的,必须归还。但若回返的超过接受的,这些过剩力量就会干扰宇宙容器的自然平衡。

造物界是宇宙心的无限想象,一切的个体心皆在宇宙心里。每一个个体心也进行想象,却是在有限规模上。宇宙心的想象则是在无限规模上进行的。每一个个体心都是宇宙心的微小影子。当影子——受限个体心——的想象超过要求时,就会制造过多的声、过多的热、过多的光,过多的能量,等等。其想象超过了要求,因为其思想超过了要求。当每一个人心都如此做时,集体的人类思想现象便扰乱宇宙容器里的平衡,影响宇宙心的无限想象。

当宇宙容器的平衡打乱时,地球上的大自然平衡也被扰乱。由于地球上自然力的失衡,人类发现世界一片混乱。由于人们的思想超过了要求,想象超过了要求,每一个人心都经历迷惑,因为人心运作的速率加快。心以高速率运作时,人体就不能在睡眠状态适当休息,因为对世事的加速参与所造成的诸多干扰不停地牵拉它。

当宇宙容器的平衡受到最大限度的干扰时,宇宙心便停止想象。这意味着宇宙心停止思想。宇宙心停止思想时,创造者梵天便停止创造。再者,当宇宙心停止想象时,每一个个体心也都停止想象。因为个体心皆是宇宙心的影子。当宇宙心停止思想时,每一个个体心也都停止思想。那一刻所有的浊形体皆融化消失,所有的精形体皆融化与消失,所有的心形体皆融化消失。在那些时刻,每一个因愈来愈多的想象而疲惫的个体心,皆在宇宙心里休息。每一个浊、精和心生命皆睡去。这被称作摩哈普罗拉亚,它发生在很多很多周期之后。虽然在很多很多亿万年后才会发生,但它在时机成熟时肯定会发生。

人睡眠时心停止运行,虽然业相仍在心体。睡眠中,业相休息,折起或者说卷回种子形式。没有思想或想象。摩哈普罗拉亚期间,所有的个体心皆在宇宙心里休息,三界融化,思想和想象绝对彻底终止。业相贮积虽仍在每一个个体心里,但被卷起成为休眠种子。

摩哈普罗拉亚所起的作用是恢复宇宙心的宇宙容器里的平衡。宇宙容器里的一切元素皆回到一个自然的平衡。通过终止想象和思想,达到宇宙容器里的平衡时,创世再次重新开始。摩哈普罗拉亚发生时作为大天使存在于心界的水滴灵魂,以大天使形体回来。摩哈普罗拉亚发生时作为天使存在于精界的水滴灵魂,以天使形体回来。摩哈普罗拉亚发生时带着石头印象存在于浊界的水滴灵魂,回来进入石头形体。摩哈普罗拉亚发生时带着植物印象存在于浊界的水滴灵魂,回来进入植物形体,等等。鱼作为鱼回来,鸟作为鸟回来,兽作为兽回来,人类作为人类回来。

进化的七个阶段或王国,即创世的七日。石头的心不会疲惫,因为石头的想象几乎是零。但石头受热、湿、光等的影响。创世重新开始时,石头形体首先出现,之后是金属,植物,鱼,鸟,兽,最后是人类。

每一个人的个体心都变得极度疲惫,因为人心能够无限地思想,不断地想象使之精疲力尽。正是人类的过度想象,制造了太多的声音,太多的热量,太多的能量等等,从而扰乱了整个进化过程。人心需要更多的休息,因此,当创世重新开始时,人体最后进入造物界。

大天使是具有心意识的生命,天使是具有精意识的生命。但这些生命却不像具有心意识的圣人,或具有精意识的瑜伽行者那样受束缚。造物界从超越状态出现,首先进入心界,之后是精界,最后是浊界。大天使和天使首先进入造物界,因为它们是心界和精界的生命,有着心意识和精意识,却没有心业相和精业相。

摩哈普罗来亚之后,创世重新开始时,浊人类意识先行于精人类意识,精人类意识先行于心人类意识。

当宇宙容器里出现一部分扰乱且不能保持平衡时,会发生普罗来亚——浊界的部分毁灭。那些被消灭的浊生命,其个体心皆在宇宙心里休息,直到宇宙容器里的平衡恢复。在普罗来亚期间,被消灭的只是那些心过度工作,极度疲惫,需要长期休息或睡眠的浊意识生命——而不是整个世界。这就是美赫巴巴所说的“世界四分之三将被毁灭”的真正含义。这意味着那些个体将睡去很长时间,或者直到宇宙中恢复平衡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永远地被消灭。

我们这些跟随阿瓦塔美赫巴巴并接受他为神的人,不关心普罗拉亚或摩哈普罗拉亚等宇宙事件!这些事件具有宇宙性的规模,关系到宇宙的维持。阿瓦塔美赫巴巴的跟随者,关心的是我们的受限个体心的永远彻底消灭,而不是我们的想象的暂时终止。关心的是直面我们的末那乃息——有限心的终极消灭——美赫巴巴曾为之进行灵性工作。我们不关心成圣,不关心只是看见我们的至爱。我们关心的是与他——无限意识——合一。至爱必然地永恒地向一个有限心被彻底消灭者显现。就是在那一刻,神永远地完全显现。

与此同时,在为自己的末那乃息做准备期间,我们对宇宙的灵性责任乃是把阿瓦塔美赫巴巴视为神来爱与服从。

田心译自《本时代的阿瓦塔美赫巴巴在显现》Avatar of the Age Meher Baba Manifesting by Bhau Kalchuri,1985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显现]:无
下一篇:[09-01-02] 神的工作不是说教
上一篇:[08-12-30] 宇宙性推进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