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第十八章
作者:阿娜瓦丝 发布时间:07-03-04 浏览次数:3069 [ ]

第十八章

“服从是爱向大爱的臣服,
其中至爱的愿望成为爱者的幸福。”
             ——美赫巴巴


在至爱巴巴1960年生日时,纳瑞曼和我决定送给他一辆汽车。我弟弟呼玛看到一辆状况极好的1956年的深蓝德.索托(De Soto),之前只有一个人开过,呼玛觉得这对巴巴很理想,于是我们买了这辆德.索托并让呼玛在巴巴生日那天开到美拉扎德。在路上他停下来买了鲜花装饰汽车,然后把它直接开到美拉扎德的房前。美婼把巴巴从餐厅带到门廊,装作她想给他看其他的东西。巴巴看到汽车时很高兴。纳瑞曼还为巴巴写了一首诗,与汽车一起送上:

两个渺小的造物
鼓足勇气
在这个万日之日
宇宙之主的生日
向他
我们的至爱巴巴
献上
这个微不足道的礼物
并祈祷
他在无限慈悲
和恩典中
接受它。
自然的共识是
驾驶的司机
以及驱动它的水
都由我们来承担
直到呼吸停下
 
阿.纳. 

虽然巴巴不再像以前那样大规模旅行,但是他一直用这辆汽车来往于普纳,直到1968年。他已经开始每年夏天4月到6月在那里度过。巴罗达(Baroda)的王妃珊塔.迪卫(Shanta Devi)把她的避暑宫殿古鲁普若萨德(Guruprasad)给巴巴使用。巴巴在那里给大批或小批的人达善,直到1967年开始周期性地闭关。巴巴给纳瑞曼一个不变的命令是每个周末去古鲁普若萨德,因此他会在周五晚上到达普纳,周日上午离开。巴巴还要他每个夏天都要在那里住上三周,只要他能离开工作。虽然巴巴没有给我定期的安排,但是我几乎每个夏天都在普纳度过,回孟买短期居住。

在巴巴生命的最后十年中,他的大多数公开活动都以古鲁普如萨德为中心。从1960到1965年,孟买的人实际上夏天会去普纳居住,以便随时回应巴巴的召唤,因为他的爱者不被允许在未受邀请时去见他。1962年11月,巴巴召集了大批的东方人和西方人来参加撒晤斯,这在后来成为著名的“东西方大聚会”。参加者来自世界各地,10月31日,活动开始的前一天,巴巴给西方女子们达善,她们很多人已经多年未见他了。由于这天是纳瑞曼的生日,巴巴也邀请我参加。第二天所有人都聚集在为遮阳而搭建的大凉篷下。然而在活动开始十五分钟内,就下起了滂沱大雨,持续半小时,几乎没有人未受淋,大多数人衣服湿透坐着,一直到达善结束。巴巴平时很关心人们不要淋湿,并总是警告他们不要着凉,但是他除了让女满德里们把所有的西方女子带进去给她们换上干衣服外,巴巴继续达善,好像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我们看上去很邋遢,因为给我们戴的徽章的颜料流满衣服,但是我们没有一个人感冒;我们都始终健康幸福。普纳在11月下雨是很不寻常的,因此在最后一天活动正要结束前第二场暴雨又到来时,我们感到很惊讶。除了巴巴在上午给西方人授述语录外,东西方聚会一直是连续的达善。

我在古鲁普若萨德有许多与巴巴在一起的甜蜜幸福回忆。因为是炎热的夏季,我们盼望冰凉的果冻饮料,只要我在那里巴巴就让我负责做。每天下午两点他会把我叫到满德里大厅说:“果冻主管,准备果冻让大家凉快一下。”

一天巴巴和一小组人坐着,不时地从他膝盖上的糖果罐里拿出糖果投给这个或那个爱者。他拿着空罐把玩着,一边开合盖子,一边说到:“打开盖子在你们的掌握中。装满罐子在我的掌握中!”另一次,一大群爱者围坐在巴巴身边,他把玫瑰花瓣给了在他最近前的几个人。一个坐在最后面的巴巴爱者,满心希望她也在前面接受巴巴给的玫瑰花瓣。突然她感到有什么东西落在她膝上,令她欣喜的是她发现巴巴投给她一整朵玫瑰。

在很多场合我们发现小孩子对巴巴神性的自发认识。有一次在古鲁普若萨德,一个女子带着一岁大的孩子坐在巴巴前面几英尺远的地方。当婴儿离开母亲的怀抱爬向巴巴时,她伸手拉他回去。巴巴打手势阻止了这个母亲,让孩子爬向他的脚前。婴儿两次把头放在巴巴的脚上并坐起来。然后他把小手放在巴巴的长袍上,紧紧抓着长袍把自己拉起来,低头在巴巴的膝盖上鞠躬,挺直以后又一次鞠躬。他再次把头放在巴巴脚上,然后爬回母亲那里坐在她的膝上。孩子与他联系的时候,巴巴安静地坐着。房间里每个人都沉默不语,每只眼睛都在巴巴和孩子身上。

有时巴巴说些不可思议的话让我们吃惊。一天他坐在一组人中间,这时一只黑色蚂蚁爬上他的手,然后又爬上他的白色长袍的袖子。坐在旁边的每个人都注意到了蚂蚁,埃瑞奇起身想把它弹掉,但是巴巴阻止了他。他停了一下,打手势:“这只蚂蚁将生为人。”对于我来说,这是看到巴巴作为造物主,掌握着无限能力者的时候——不仅是改变某个人的寿命长短,而是让一只蚂蚁越过数百万的生命形体而出生为人类。我惊呆了。

巴巴经常说他最微小的举动都具有意义并关系到他的工作。尽管这是事实,他仍然希望每个人都把他的行为活动看作自然而普通的。人们经常浪费时间试图对他的行为赋予意义。有一次巴巴在古鲁普若萨德的前廊上来来回回行走时,向我们微笑着说:“我只是在消化食物,虽然有人一定在想我在做我的工作。”巴巴希望我们的注意力在他身上;他不想让我们去分析或试图理解他的工作。他只想让我们全心地跟他在一起。尽管如此,有很多次我们在身边发生的事件中,仍然看到巴巴的干预。

巴巴通常在古鲁普若萨德度过4、5和6月,但是1964年夏天他住到7月的雨季,并在那时召唤纳瑞曼。我随纳瑞曼去了普纳,由于娜佳要在那里做扁桃腺切除手术。白天我与娜佳呆在医院里,晚上睡在盖麦家。7月8日我们把娜佳从医院带回家,虽然医生希望她再多住一段时间,但我们必须按照巴巴的命令,在7月10日保持沉默。

我们把娜佳带到盖麦家的同一天,巴巴与满德里去了外滩花园(Bund Garden)。天一直下着大雨,巴巴和其他人刚回到古鲁普如萨德,普纳郊外的一个堤坝决口了。人和牲畜被肆虐的洪水冲走,普纳的其它地区无法进入城区。水位恰好升到巴巴不久前刚站过的那座桥的高度。由于堤坝的另一部分有决口的危险,这会把整个普纳淹没,包括古鲁普如萨德,因此每个人都极为紧张。盖麦担心公寓的底层会被淹,开始把东西都搬到一楼。后来我们得知娜佳曾经住的医院受到影响,水位升高了十二英尺,到了她住的房间的水平。我们确信巴巴在普纳的停留超过了平常的时间,是为了挽救他出生的城市免遭更大的灾害。

这段时期巴巴让美婼和其她女子越来越多地公开活动。每年他们住在古鲁普如萨德时,只要我在那里巴巴就会让我带她们去看好电影。一部是由亨利.方达(Henry Fonda)主演的《冤枉的人》(The Wrong Man),它基于真实的故事,涉及到当时还在世的一个很虔诚的人。他因与一个偷窃者长得相像而被错误地指控有罪,不利于他的证据非常有力,甚至他的妻子也开始怀疑他的清白。在判刑前,他看望了母亲。看到墙上耶稣的像,他问她是否应该祈求帮助。他母亲告诉他要祈求力量。在他被判有罪并投入监狱后,他发疯的妻子被送进精神病院。

后来曾调查此案的警官看见另外两个警察带进一个与监狱中的人长相一样的人。这个警官审问了被捕者并确定判错了人。清白者从监狱里被释放后,去精神病院领他的妻子,但是她还没有康复,不能回家。(我们后来在杂志上看到她最终恢复了平衡,出了医院。)我们看完电影回来,美婼和玛妮给巴巴讲了整个故事。她们讲完后,巴巴说:“因为这个人不是因自己的过错而受了这么多苦,他的很多来世已被减掉。因为你们向我讲了他的故事,他的另外几世已被减去。”

美婼和我们其余的人还极其喜欢弗雷德.麦克默里(Fred MacMurray)主演的《心不在焉的教授》(The Absent-minded Professor)。美婼对巴巴说他应该去看这部幽默的电影,于是他去了。巴巴说他非常喜欢,笑得疼痛。那是他看的最后一场电影,因为第二年他就进入了严格的闭关。在1967年的4、5和6月份巴巴每天问我报纸上是否列出什么好电影,他经常派男女满德里在不同的日子去看电影。可是最终美婼说:“求您,巴巴,我们都厌倦看电影了!”从那以后他不再派他们去。

我的其它一些与古鲁普如萨德有关的记忆,涉及到跟巴巴的更个人的经历。即使我跟随巴巴这些年之后,尽管纳瑞曼把担忧叫做“在到期前向麻烦付利息”,但我仍然担忧。巴巴有一次严厉地说:“你为什么担忧?你不要担忧。忘记一切!我让你留在美婼和我身边,在这一点你是很幸运的。”多年后巴巴再次问道:“你为什么替其他人担忧?即使每个人都死,那于你何干?”他接着十分强调地对我说:“你对每个人已经给予足够的关心。现在你必须只想着我,纳瑞曼和美婼。”我知道我没有能力只想着他们,但是我把这留给巴巴,知道他会帮助我做到他所希望的。

有两次巴巴用不寻常的方式对付我的健康问题。多年来我发展出一呕吐就晕倒的倾向,因为我的血压会降得很低。我在美拉扎德伴随巴巴时这发生了几次,有一次在古鲁普如萨德我在夜里开始恶心并呕吐。我晕过去,高荷在别人的帮助下把我放上床。当我恢复知觉后,她让我服了镇静剂,我睡得很沉。早上高荷告诉巴巴发生的事,当我在九点醒来时,巴巴,美婼和高荷来到我的床边。巴巴微笑着望着我,打手势说:“有人送来了又大又美味的土豆团。我吃过很喜欢,你也会喜欢的,吃两个。”我说:“好的,巴巴。”但提到食物就会让我想吐。巴巴让高荷去给我拿两个土豆团。出于对我的关心,她开始要抗议,但我用眼色阻止了她。巴巴离开后,高荷问我:“你怎么能忍受它们呢?”我告诉她:“把土豆团给我拿来好了。这是巴巴的命令,我必须吃下它们。最多我再呕吐一次!”她拿来土豆团,我十分吃力地咽下,但几分钟内它们就被吐了出来——虽然这次我没有晕倒。当高荷告诉巴巴这个消息时,他没有回应,但是此后我呕吐时再也没有晕倒过。 

还有一次,就在出发去古鲁普如萨德的六天前,我的左骶髂关节卡住了,几乎不能动。纳瑞曼去普纳时,给巴巴讲了我的病症,但是巴巴坚持让我来。我费了很大劲坐火车去了普纳,我一到,巴巴就让高荷在我臀部注射了一针。注射后巴巴立刻让我在房间里走几分钟。虽然注射使我困倦,疼痛仍然很强烈,但因为巴巴命令我走,所以我一瘸一瘸地在房间里走,直到他让我停下。此后十五年,关节没有再给我添麻烦。高荷说她以为我开始患骨关节炎了,我相信巴巴把我从永久性的残疾中救了出来。

不管巴巴的命令看起来多么不寻常,我都努力去服从他,明白如果我把问题交到他的手中,他就会照管我的一切真正需要。巴巴有一次对爱者们说:“你们的麻烦是你们不把一切都完全留给我。如果你们对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把它完全留给我,那么担子就会自动落到我的肩上……”把一切留给巴巴需要服从与臣服,尽管我有时会失败,但我尽最大努力去执行他的命令并把一切留给他。普纳洪水期间我在盖麦家居住时,巴巴曾下令任何人都不允许见他。他自然地问起我,纳瑞曼给他讲了我在哪儿。每天晚上埃瑞奇都来盖麦家睡觉,第二天晚上他建议我给玛妮或高荷打电话。我对他说,我觉得巴巴不让任何人见他的命令意味着不要跟古鲁普如萨德有任何联系,我希望服从巴巴。第二天巴巴问埃瑞奇我在做什么,他是否和我谈过话。当埃瑞奇把我们的谈话告诉他时,巴巴说:“是的,阿娜瓦丝知道怎样服从我。告诉她,我很高兴。”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神的礼物]:无
下一篇:[07-03-28] 神圣阶层的工作
上一篇:[07-03-03] 第十七章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