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新生活方案说明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14-01-05 浏览次数:2513 [ ]

什么是新生活?

什么是新生活?求道开始,把旧生活抛在身后,寻找一种新生活。然而,求道并非易事。因此,每一次阿瓦塔来临,都向求索的人类揭示其寻求之物——新生活。并根据当时人类的需要,决定新生活该怎么过。他每一次所建立的新生活,都是听从他、为他生活、爱他的最简单道路。


弃世求道已不必要。只要把行动献给神,无论做什么,在哪里工作,都能在日常生活中寻得神。

要真诚地服务神,就必须全心全意履行世间责任。责任有两类。第一类至高无上,是第二类的基础。只有尽力履行对神的责任,才能履行第二类——世间责任。神即实在,不爱实在,世间责任只会增加负担。为取悦神而尽世间责任,成为通向神的道路。

对神的责任是,诚实生活,一心爱神,即便在履行世俗事务时。做到该更高义务者,也能处理世俗责任,不陷入幻相生活。

真正舍弃意味着在世间却不属于它,在世间生活的同时,放弃自我及其欲望。

通过爱巴巴,这种超然自然达到,无须强制。努力照他的希望生活,总有一天会认识到我们对他的责任的深层意义。

巴巴说,“忠实地履行你的世间义务,但内心一直记住,这一切都属于巴巴。”

在新生活中,巴巴为人类奠立了新的灵性基础:一条在世间生活的同时走向神的新路。这是巴巴给世界的最大礼物。

渴望摆脱对世界的执著,并且渴望爱神和服务神者,可以说已经进入新生活。

旧生活代表着一种无意识的神性。在新生活中,求道或爱神者稳步地觉知证神之路。

巴巴采用新生活,不是为了跟他一起生活的满德里。他们虽说1949年参加新生活,但自从伴随巴巴,他们就一直过着这种生活。在新生活剧中,他们作为巴巴的伴侣,每个人都扮演一个必要的角色。

新生活有四个阶段:

1.乞食
2.蓝格提(腰布)——静心阶段
3.吉普赛生活——流浪阶段
4.劳动——工作阶段

阿瓦塔的一切行动都具有普遍意义,为全人类而做。正是为此原因,巴巴才经历了新生活。为了人类,他不得不亲自承担前三个阶段。他说若是伴侣们为他完成劳动阶段——自食其力,他将为他们完成其余三个阶段。事实上,巴巴向伴侣们保证,他将永远对前三个阶段负责,把劳动阶段留给他们。

该保证也延伸到今天的求道或爱神者。巴巴和满德里示范了怎样过新生活。

新生活期间,不在巴巴身边的爱者也被告知,如果他们遵循巴巴的指示,即三个方案之一,即是过新生活。遵循方案者示范了方案在世间的可行性。

劳动阶段方案是将来求道或爱神者的模式,该怎样奉献至爱。劳动阶段可根据所遵循的方案,单独地或集体地执行。

伴侣们跟随巴巴进入新生活时,受令遵循若干条件。最困难的两个条件是:绝对服务巴巴的日常命令;在一切情况下保持愉快。

进入新生活三个月之后,巴巴说,虽然伴侣们做了真诚努力,却不可能不折中地履行原始条件。因此,巴巴没有让步于对伴侣们的感情,让他们继续下去。而是制定了三个方案供他们选择。方案各有独特之处,皆是服务巴巴的途径。每个方案都要求把一切劳动所得献给巴巴及其工作。

新生活条件

三个方案的共同条件是:不可期待任何物质的或灵性的利益;也就是怀着对至爱的爱,没有私念地做事。对发生的一切,不管有利与否,都看作神的意志加以接受。跟异性的一切接触都不带淫欲。不涉入政治。不放纵愤怒或者不公平地批评人。不撒谎;即不为私欲欺骗别人。不期望受人尊敬或崇拜;把自己视为谦卑的仆人,而非特殊人物。最后,对发生的一切自己负责,不怪罪或归咎至爱。

新生活方案

新生活方案的唯一目的,是服务至爱。对于在世间生活的求道或爱神者,这些方案代表了把爱付诸实践的可行途径。在此意义上,可以说是“行动中静心”。至爱是方案的基础与核心——爱者把履行方案的责任交给他。


这些方案是专门为那些爱神和努力服务神,又受世间责任束缚(比如家庭和工作),不能离世者而设计的。方案使爱神或求道者能够在世间生活,同时奉献至爱。它们代表着中道——不必放弃家庭等外部责任,而是内在努力超脱之。不把从世俗观点上可据为己有的一切——家庭,储蓄,收入,财产等等——看作属于自己,而是视作至爱的。甚至不把个人生命视为己有。此乃新生活所有方案的基本精神。

怀着对至爱的爱,真诚地遵循这些方案,将最终把爱者引向至爱仆人阶段。爱者可根据自身性情,选择任一方案:个体的,集体的,二者兼备的。下面将逐一讨论。

方案的实践要按巴巴规定的若干条件。即便最初需要努力,但若忠实遵守,任一方案都能自然地将求道者引向至爱仆人阶段,在此阶段,爱者的整个生命都献给了对至爱的服务。自己一无所求。这种体验,作为新生活方案的顶点,仅仅作为至爱的恩典礼物而降临。

至爱仆人之状态,是进入末那乃息阶段的必要准备。虽说执行方案不要求至爱肉身在场,末那乃息则需要他的临在,以给爱者赐予恩典。末那乃息不是靠个人努力能够达到的。

通过劳动阶段进入新生活之第一阶段,是个人的选择。而成为神的仆人之第二阶段的到来,是因为个人的奉献行动加深了爱,达到百分之百欣然听从神的希望,为神而活的状态。作为神的仆人,他丝毫不关心新生活的第三阶段——末那乃息。末那乃息发生的时刻完全取决于巴巴的意愿和时间安排。

方案说明

在每一个方案中,爱神者或求道者无论做什么工作,经商或务农等,都把个人劳动收入,用作自己和家庭的生活费。剩余的可用于服务至爱的工作。

方案I-A:集体方案

巴巴提供了三个方案,以及不同的分方案。第一方案包括三个部分。

方案1-A,集体方案,没有来自巴巴的日常指示。全体遵循作为方案基础的若干具体条件。这里只讨论与当今实施该方案有关的条件。

按照集体方案,伴侣们相互合作。根据个人能力和身体状况,分配工作。因为属于劳动阶段,他们应从事某种奉献巴巴的工作。收入所得归方案全体成员所有。从集体收入中为所有成员提供生活所需。个人不得拥有任何东西。把一切视作巴巴的。

伴侣们可自由决定集体生活方式。也就是对一切事情的管理,都应按大家共同选择的方式——委员会、多数同意或任命管理者。

新生活期间,伴侣们在空余时间聚会,同巴巴谈话,或请他参加娱乐活动,如音乐节目等。

今天,巴巴肉身不在场,可把这视为献给巴巴的谈话、节目和演出等。

如若发现某个伴侣故意推卸责任,或者因性格脾气固执不听管理,可通过大多数投票请他离开集体伴侣关系。

在新生活中,此方案因未得到巴巴要求的伴侣们一致通过,而未实际采纳。但在今天它仍有实用价值。比如,假设参与本方案者,决定创办生意,作为谋生手段。为遵循新生活的精神,该生意将有别于世间做生意。雇主和雇员之间没有区别,没有地位等级。因不存在个人所有权,谁对别人都没有特别权利。

经营生意和制定政策的方法,由方案全体成员决定。比如,经其他成员同意,可任命一个管理员。这跟世间为私利经营的生意不同,是作为完成劳动阶段的途径,为巴巴而做的。甚至从生意利润中给方案成员提供的物质赡养,也是次要的。当然,在这种生意中,没有股东,因为成员个人都不拥有任何东西。把一切都看作巴巴的。把劳动所得都看作巴巴的爱礼“普萨德”来接受。

做生意自然要顺应时代和环境。不能机械地对待方案I-A的具体细节。至于财务,可借款创业,但必须偿还。不过,若未经要求,有人主动捐款,并坚持不要偿还,则可接受。怎样做生意,可接受外界的意见和援助。

给方案成员提供生活所需后,可把剩余的用于服务至爱。譬如,也许决定用生意支持某个电影项目,传播巴巴的名和讯息,出版发行巴巴书籍,设立医疗所帮助穷困残疾者。

集体方案的优势之一是,学习相互适应之无价教训的机会。这要求自我牺牲和爱,以及嫉妒、不宽容等情感的升华。

方案I-B:个体或集体

方案I-B可个体或集体执行。集体履行时,和方案I-A基本相同;个体履行时,和方案I-C基本相同。方案I-B与方案I-A或方案I-C唯一不同的是,通过照顾别人来服务至爱的义务。比如,邓肯医生,同身体不好的古斯塔吉和卡卡一起,参加此方案。巴巴任邓肯医生做主管,负责赡养他们。为此,邓肯在德拉敦设立医疗所,用收入养活三人。

本方案包含了作为一种对至爱服务的方式,照顾贫穷、残疾和无助者的个体或集体生活模式。其精神是无私服务。参加此方案者,有责任努力服务“他人里的至爱”。这有别于世间的服务——把他人当作个体来服务。虽然参加本方案者,有自由进行其它活动,但首要的责任是照顾他人,如邓肯之例。

这个方案相当灵活。可以改编成家居形式,比如,几个人也许希望一起集体生活;有的人也许希望单独履行方案。

两个方法可同时进行,每个人专注于自己的责任。;例如,一个人选择单独生活,也许决定把挣的钱加入集体生活者,以便赞助某个特别项目。

方案I-C

方案I-C是个体方案,可在自己家中执行。这是为那些希望继续新生活,但不在巴巴身边者而设的。因此他们不能执行巴巴的日常命令。虽然该方案也是奉献巴巴,但个人不是集体的一部分;因而对集体方案或集体生活没有责任。他可以按自己的意愿生活,只要忠实于新生活条件。如其它方案,按照方案I-C生活者,也可以从事某种为至爱的工作,用收入赡养自己和家属。把剩余的用于至爱的事业。

方案II和III

方案II类似于方案I-C,除了个体可自由选择在非原住地的任何地方生活。一个人可自由地过绝对独立的生活,但是在新生活条件的框架内。

方案III是对那些百分之百准备好遵循全部原始条件者。这不被视为劳动阶段。劳动阶段仅由方案I-B和方案I-C者执行。

方案III是指在巴巴身边生活,绝对听从巴巴。应该指出,方案A和方案II也不要求在巴巴身边;这两个方案都没有在新生活期间执行。

加入方案III的伴侣,协助巴巴在昆巴梅拉大壶节工作,以及照料女伴侣。

但后来,该方案因伴侣们没有完全达到其条件而被撤销。巴巴说,这归因于伴侣们对条件的根本误解。因此,巴巴决定不是被迫妥协条件,而是终止该方案,并制定了一个新方案,其中全体伴侣都自食其力,同时在巴巴身边。当时在方案I-B的邓肯、古斯塔基和卡卡,也加入这个新方案,即“临时受限B组方案”。如在方案I-B中,伴侣们不在巴巴的直接命令下。

加入新方案的伴侣,再次进入新生活的劳动阶段。为履行这个责任,开创了酥油生意。此外,他们可自由地做兼职副业,只要无须投资。

伴侣们做酥油生意时,从巴巴那里贷款,维持生计,直到还清贷款。并且按照巴巴的指示,管理生意,安排生计。

还清贷款后,他们可通过多数投票,自由地做任何生意维生和安排家务。生意利润属于全体伴侣,当然这意味着献给巴巴及其工作。

方法I

方案I-A、B、C和“临时受限B组方案”,都是劳动阶段的部分。若怀着爱真诚地履行,求道者或爱神者就能被逐渐地引向至爱仆人阶段。但这个状态不是轻易达到的。仆人对命令的听从,必须自发,没有丝毫的奴役或强迫感。如前所述,这个阶段是对终极末那乃息阶段的准备。末那乃息则要求至爱在场。

如果在一切情况下,百分之百遵从至爱的直接命令,便成为真正的仆人。

伴侣们结束酥油生意工作之后,巴巴为那些仍然和他一起生活者,制定了方案I-B的最后部分。这个仍属劳动阶段的部分,由两个方法组成。

在方法I,伴侣以仆人服务主人或雇主的方式,终生服务巴巴。正如主人有时会饶恕仆人的缺点,巴巴也会在不妥协誓言的情况下,宽恕伴侣的缺点。

作为仆人,伴侣必须遵照巴巴的任何要求。他也许要他们做各类工作,比如苦力或种田,仆人伴侣不得期望任何回报。其生计由巴巴负责,也许艰苦,也许舒适。伴侣一无所求。若是巴巴对某位伴侣的工作或行为不满,可遣他离开。这种情况下,仆人仍须继续遵守方案I-B的条件,还要自食其力。

方法II是另一种方法,即回到世间,个人独立生活,遵守固定条件。

和巴巴一起的伴侣,一致选择了方法I,成为巴巴的终生仆人伴侣。

最后的末那乃息阶段,只能通过阿瓦塔或至师的恩典,赐予求道者或爱神者——在此情况下,仆人。


只有成为完美的仆人,才配得上做大师。在此阶段,仆人的自我被歼灭,生命不再是自己的;而是属于大师。必须心甘情愿地接受仆役。在这个最后阶段,没有对私利的谋求,只有在爱中臣服于至爱的意志。

当求道或爱神者成为真正仆人时,至爱到来,把他领到末那乃息之终极状态。总之,新生活诸方案代表了中道。通过全心全意地遵循其中之一,就能在道路上进步。爱者成为神的真正仆人时,大师或阿瓦塔便前来,授予与神合一之礼物,一切生命的巅峰。

需要提及的重要一点是,不参加任何一个方案,只要忠实地遵守新生活讯息的精神,也有可能过生活。

田心译自宝·喀邱瑞著《美赫巴巴的新生活》2008年出版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新生活]:无
下一篇:[14-06-11] 献辞与前言
上一篇:[14-01-04] 真正的灵性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