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沉默的大师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06-03-28 浏览次数:5736 [ ]

沉默的大师
霹雳!神的静默霹雳!
美赫巴巴的沉默开始!

1925年7月10日早上5点,美赫巴巴像往常一样从他的小屋(Jhopdi)出来。他沐浴完毕,来到男满德里(门徒)的住处。大家都认为巴巴不会做日常询问了,但出乎意料的是,大师逐一询问了满德里、教师和孩子们当天的健康、睡眠和饮食情况——全部用书写的形式。从那天起,尽管美赫巴巴保持静默,人们却发现他对所有的事情都非常警觉留心,尤其是对社区两位主管人的职责。

从那天开始,有几个月的时间,巴巴有了一个新同伴,整天不离他左右;他叫宝(Bal),是阿冉岗(Arangon)村里的一个男孩。他受巴巴喜爱,伴随大师在美拉巴德(Meherabad)走动,拿着铅笔和纸,或者粉笔和石板,以便巴巴传达想说的话。

因为美赫巴巴天性外向且健谈,歌曲和诗句常常脱口而出,很多满德里成员都怀疑他能否沉默一整年。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深为钦佩地发现大师在一切情况下都保持静默,从未开口一次,这显示了他的完美自控。尽管巴巴依旧参加巴赞(bhajan)节目,但再也听不到他的美妙声音了。不过,能听到他用手击鼓,和谐地为歌手们伴奏。

如果巴巴因满德里疏忽职守而发火,他会拿起写字用的石板击他们的二头肌和大腿,他们不敢出声抗议或者问询缘由。有三块石板,有一次,巴巴一怒之下拿起三块石板向一个人掷来!巴巴当时的侍从佩苏(Pesu)是这次突然责打的主要分享者。

之前,美赫巴巴曾三次保持静默,但1925年7月10日开始的静默一直持续到最后。此后他一生未发一言。

虽然美赫巴巴保持静默,但在他周围的那些人看来,巴巴一点都不静默,静默也没有干扰他的活动。他在美拉巴德的日常活动强度反而增加了。社区的人很快注意到,在日常事务中,巴巴甚至更加精力充沛。他通过石板迅速有力地写出他的命令、想法、希望和语录,从而让周围的人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他身上。

他的满德里们一刻都不闲着:装修巴巴的小屋,修复其它建筑,监督学校和医院的各种活动。他们还负责照顾学校的孩子们,给他们洗澡,甚至给他们洗衣服,因为印度教徒洗衣工不肯洗贱民的衣服,即便是孩子的。

美赫巴巴每天都给满德里新的指示,指出并纠正他们的错误,为了他的特殊工作,严格地训练他们成为他的圈子成员和亲密门徒。在白天,他忙于磨玉米,会客,达善,写他的特殊著作,视察美拉巴德的其它工作。人们看到巴巴对学校里的每一个孩子都给予个别照顾,他有时赞扬、拥抱、甚至责备某个孩子,以纠正或激励他学习。

神人

现在很多人接受他是神的化身,爱从他的存在中不断地倾注出!目睹这个神圣游戏——神过着人的生活,人类知道我们的时代是有福的时代。巴巴的静默开始使人心陷入深思。我们的时代将记住他说出的信息:

“我不是来教导,而是来唤醒。”

我们时代的泪水和迷茫开始消失,因为人类知道其苦难将得到悲悯。巴巴将他的光扩散,借助他的光,他的静默开始说话!人们的心被他的静默的无回音之回音所唤醒。每一个重要的事件都被记录下来,以便有一天世人读到,并且能够饮取他的酒——至爱之爱的精髓。

真正的秘密

7月13日,其静默开始三天后,美赫巴巴在小屋里开始了神秘的写作。晨浴后,他从5点写到8点30分,然后离开小屋履行其它职责。他在美拉巴德的不同地方,用若干种语言写书,几个月后完成。有时巴巴发高烧,但他仍然按时进行这项特殊写作,像对待一切的活动那样。有一次,他写了几个小时后,激励满德里说:“在一两年时间内,尽最大努力。幸福的果实在等待你们的爱的劳动。”

之后,巴巴用诗体在石板上写道:

“最难的是看守我的头脑,
不用口舌说话。
我想说话,说话,说话!
但我保持无语。”

7月16日下午,巴巴写下这首短诗:

“没有房屋的乞丐,
没有宫殿的国王!
今天,要记住,我无须面对上述任何一个。
现在,告诉我,在这种情况下我该怎么做?”

下午5点30分,巴巴到谢赫恩(Kaka Shahane)的房屋,在那里他在石板上写下下面的声明,发誓它将实现:“尽管欧洲历史学家对希瓦吉(Shivaji)做出不同评价,但没有一个战士如此骁勇,如此真诚,如此机智,如此温和,如此纯洁。他是灵性大师罗姆达斯(Swami Ramdas)的完美爱者和真正弟子。同一个希瓦吉此时在这个身体里,以便在不久将发生的灵性大爆发里扮演重要角色。”

随后巴巴用神秘的语气评论道:“在耶稣时代我也在场,但那是另一个故事。那是一个秘密,但它的一部分我已经透露了。”

关于希瓦吉,阿君(Arjun)问道:“那个时代的人在这儿吗?”

巴巴点点头,然后要来石板,写道:“尽管和他在一起的人成百上千,但那时约有24个人扮演了关键角色。希瓦吉已证悟真理,在不久将来的特定时刻,通过他,这些同伴也将意识到他们在计划里扮演了强大角色。希瓦吉所杀的阿法扎罕(Afzal Khan)也将像他一样。那时候曾有个外国人扮演了关键角色。”

巴巴最后说:“不要想这个,随它去,这是个秘密。不过,知者将在两年之内知道。”

第二天,巴巴再次做出神秘的评语:“秘密将在1927年公开,只要一触,盲者将复明,死者将复生。”

有一天,仔细检查饮用水时,巴巴发现里面漂浮着蚊子幼虫。这种粗心让他不悦,他命令每天要彻底清洁陶罐,装入的水必须先用布过滤。他还指示在任何时候罐子都要盖上。他再次告诫满德里注意健康,感到轻微的不适都要立刻治疗。

神的视见

7月22日,美赫巴巴对“神的视见”做了解释:

设想这里坐着2万5千人,所有的人都有同一个视见,看着同一个目标——球。现在把这个视见看作是神的,这意味着通过2万5千双眼睛看的是同一个视者。在每一双眼睛前放上不同颜色的眼镜,在所有这些眼镜前放一个球。每一只眼睛看的是同一个,所有人看的球也是同一个。但那些戴红色眼镜的人看见球是红色的,那些戴着黄色眼镜的人把它看作黄色的,那些戴着白色眼镜的人把它看作白色的。就这样,每一个人都看见一个不同颜色的球。

视见是同一个,球是同一个,但对2万5千个人来说,球却有着各种各样的颜色。这种不同的体验是因为不同的眼镜。所有这些不同的颜色是不同的心,不同的眼镜是不同的身体。视者通过不同颜色和眼镜之媒介看球。因此有视者(神),颜色(心)和眼镜(身体)。神只有一个。球(幻相)也只有一个,但神通过所有不同的心,用各种不同的方法体验这个幻相。

你们知道所有的思想都是不同的,感觉是不同的,苦乐体验也是不同的。其原因是所有的个体都有着不同的心。尽管所有人的思想、体验、心和身都不一样,但经历该体验者却是一个,正如球(幻相)是一个——通过它唯一的神通过无数的身心以各种方式体验他自己。他看见的不是颜色也不是眼镜;视者是通过颜色和眼镜看球的。体验这一切的是神,不是心,但他通过心和身的媒介看幻相。

鹦鹉的自由

第二天,美赫巴巴访问了谢赫恩(Shahane)的家,写出下面的故事,来解释自由的含义:

有一只鹦鹉生下来是自由的,能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上。它可以吃它爱吃的水果,在阿美纳伽吃完,就飞到孟买去排泄。尽管生而自由,但它却对自由没有概念。它总是问,“什么是自由?”大叫,“给我自由!给我自由!”

巴巴指着弟弟贝拉姆(Beheram),继续写道:

一位智者,比如说贝拉姆,告诉它,“兄弟,你已经是自由的了。”但那个鹦鹉对其自由一无所知。因此贝拉姆说,“好吧,我将向你显示自由是什么。首先来我这儿,服从我的照管。”

鹦鹉很明智,于是飞向贝拉姆,它说道,“现在我在你手里了。你可以扭断我的颈,也可以让我体验自由。”

不过,贝拉姆却把鸟关进笼子里。几天后鹦鹉发现自己不能飞,不能吃爱吃的水果,也不能坐在心爱的树上。它被禁闭了——锁在笼子里。鹦鹉想,“我曾经是自由的。”就在那一刻它体验到从未有过的自由。只有被监禁后它才知道自由。

同理,每一个灵魂都是神,是自由的,但由于他从最初开始就是自由的,所以对灵魂的自由毫无概念。为了得到自由,他应让自己被一位赛古鲁捉住。他应该把脖子交给赛古鲁手中,让他锁住自己——锁在他的命令和训诫下,并且给予灵魂真正的自由体验。

奈拉姆之死

晚间,巴巴对年轻侍从宝(Bal)不满,并任命查尔斯·奈拉姆(Charles Nelhams)替代之。此乃大师的一个计策。这几天奈拉姆腿上伤口化脓,在医院接受治疗。之后的三天里,奈拉姆愈发虚弱。

7月26日晚,奈拉姆发高烧。巴巴看到他,评论说,“奈拉姆明早将摆脱一切痛苦。”彭度(Pendu)和帕椎(Padri)整夜照看奈拉姆,但他于第二天早上去世,如巴巴所言,摆脱了一切的痛苦。

美赫巴巴对宝不满,选择奈拉姆替代他,以便奈拉姆有机会在生命的最后三天能一直在巴巴身边。

神和神爱是永恒的。
大师是神和爱的化身。
其慈悲深度谁能测量?

7月27日,查尔斯·奈拉姆的追悼会按基督教仪式在阿美纳伽举行。男满德里到丙伽(Bhingar)附近的基督教公墓参加了葬礼。那是个未注明的墓地,没有墓碑。只是在公墓档案里写着HH6.

与之同时,巴巴一整天禁食,连水都未喝;他照做日常事务,包括清洁屋子和打扫凉台。满德里晚上回来,巴巴说:“尽管奈拉姆肉身死了,但他的心却活着。很快这个心将再次采用一个合适的身体,他一定会与我建立联系。”

幼稚的态度

下面是一个绝妙例子,表现了巴巴的工作方式之一。它说明大师有时候是怎样欲擒先纵,达到目的的。他以此让满德里亲身体验某些宗教习俗的无用,致使它们自行终止。

人们以宗教名义大张旗鼓地庆贺节日,却忘了它的实质。为了消灭这种炫耀,巴巴在美拉巴德早期,鼓励满德里中的印度教徒隆重庆贺其宗教节日。这自然让穆斯林和琐罗亚斯德教的满德里不安。巴巴希望制造一种情形,让满德里们自己区分真实与肤浅——灵性与仪式。

7月19日,巴巴指示阿君(Arjun Supekar)安排主奎师那长达7天的生日庆贺。当天夜里,鲁斯特姆(Rustom)秘密召集帕西人和伊朗人开会,抱怨巴巴偏向印度教徒,庆贺他们的宗教节日,却常常取消琐罗亚斯德教假日。巴巴知道后很生气。他叫来所有的男门徒,严厉责罚他们,并在石板上写道:

首先,你们不该背着我开会。这不是我的命令。其次,一周的节日庆贺是我的命令。没人听从我的命令。你们为什么不这么想?——庆贺节日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我的命令,而不是因为它是印度教或其它宗教的节日。

当你们开始争吵,“为何庆贺他们的节日而不是我们的?”时候,我最好还是退隐山里休息,而不是生活在这种头脑狭隘、充满二元意识的人中间!你们可能表面上都在某种程度上放弃了外部形式,但不是在内里。我若是知道你们,我的满德里成员,只是想遵循外部形式的话,我肯定会让你们过你们的宗教节日的。我还以为你们的智力已经战胜了这种幼稚的态度了呢。

我安排这些庆典是为了这里的孩子们,因为他们大多数是印度教徒。我本想让他们开心,跳舞,唱巴赞。我原想为了他们,我们应该履行这个外部宗教仪式,而你们这些成年人,应该得到真知(gnosis)——神圣知识和内在体验。这就是为什么我给予你们那些充满内在奥秘的语录。但你们向我表明我错在哪里了,很好。我本想让他们外部快活,让你们成道;但你们却抱怨,“为什么庆贺他们的而不庆贺我们的节日?”他们问过为何你们有资格获得我的祝福而他们不配得吗?给他们的是骨头,给你们的是鲜肉。不过现在你们让我开了眼界。从今以后我将终止所有的外部庆典,也停止讲道。你们同意吗?你们说每个人都应该平等。好吧,对他们,没有庆典;对你们,没有证悟!你们觉得这种平等怎么样?

你们若是确信我比你们知道得多,那为何还要试图来教导我?鲁斯特姆有什么权力召集会议来抗议我的命令?用一分钟的时间想想这个:我命令你们做一件事,你们开会后,通过你们的命令,还让我弟弟贝拉姆带信给我,要我取消我的命令。这合适吗?想按照你们的意愿,而不按照我的意愿去行事,这是世人的方式。不过,这不是你们的错。极少、极少的人能够做到臣服。

我想让孩子们在外部娱乐,让你们证悟真我。基督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对群众他宣称神在上面——在天堂里。对其外圈成员基督宣称他是神,但他对内圈成员透露说他们就是神。

每个人都请求巴巴宽恕。满德里的感受也是自然的;但巴巴的工作结果是,他让这些亲近者摆脱了机械地遵循宗教节日的业相。他让他们深切地意识到他们必须割断所有的束缚——宗教的和社会的。

他们(从机械的宗教仪式里)被解放出来,以便崇拜那个唯一者,
崇拜他意味着在火中焚烧!
他是光明,真正的崇拜即化为灰烬。


美赫巴巴用满德里之间的这些冲突做媒介,在他们身上唤醒对这类崇拜的渴望。通过制造特殊的情境,巴巴逐渐唤醒这样的觉知——仅仅崇拜他并听从他的命令。大师拥抱爱的宗教,凭借他的纳扎(nazar,关注),它会自动地诞生于满德里心中。

美拉巴德——太严格

一位云游僧从阿杰梅尔(Ajmer)来达善大师。巴巴指示他每个星期天完全禁食,一天礼拜(namaz)五次,每天念五千零一遍“安拉”。但那个云游僧第二天没告诉任何人就悄悄地离开了美拉巴德。在此之前,云游僧无论到哪儿,都得到款待、尊敬和金钱,但他在美拉巴德发现禁食和念神名的规定太严格。原来这位当云游僧,不是为了摆脱,而是为了满足欲望。

一天,两头山羊从阿冉岗村走失,被一辆路过的货车撞了。巴巴派满德里去调查此事,他们把一头腿部受伤的山羊带了回来。羊被立即送到医院治疗。另一头山羊死了,村里的贱民(Harijan)已经把它运走,打算把它宰了吃肉。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巴巴马上同几个男满德里赶到阿冉岗,说服村民把死羊埋了。巴巴让他们保证决不再吃这种死动物了,随后把村民邀请到美拉巴德,让他们大饱一餐。

在美拉巴德,只允许男女满德里吃素食。不能吃鸡蛋,甚至含有鸡蛋的点心和饼干都被禁止。这个限制持续了大约二十五年。(注:直到1949年后,食物限制才渐渐放松,允许非素食者偶尔吃些肉。)

鲁斯特姆得救

八月七日晚,盲人歌手比克利亚(Bhikolya)正在唱巴赞(bhajan),下起了暴雨。巴巴发现贝拉姆(Behramji)不在场,就问他在哪儿,并借口去找他,在倾盆大雨中奔跑,连伞都没带。巴巴发现贝拉姆和甘伽拉姆(Gangaram Pawar)在井边避雨,就把他们带了回来。三个人浑身湿透,只得去换衣服。巴巴给他们奎宁药片吃,他穿上鲁斯特姆的大衣,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歌唱重新开始,巴巴突然侧过身,关切地看着顾麦(Gulmai),打手势谈起她儿子:“鲁斯特姆落下去了。”然后接着听音乐。顾麦也没特别在意巴巴的话。 她不知道鲁斯特姆已经离开阿美纳伽,到另一个城里处理一些事情。

第二天,鲁斯特姆到美拉巴德,宣称巴巴的恩典救了他的命。头天晚上,他和一群人坐卡车回阿美纳伽,中途遇上暴风雨。车驶近一条河流,他认为是浅溪,就决定开车过去。开到河中间,车陷进一个充满沙子的深坑。鲁斯达姆跳下车,去探测河的实际深度,却几乎被强大的洪流冲走。他站在急流中,眼看要失去平衡,这时他抓住了卡车的挡泥板,大声呼喊巴巴给他力量。在其他乘客的帮助下,他被拉到卡车里。过了一段时间,另一辆卡车出现。他们费力爬上车回家,把搁浅的卡车留在洪水里。

假若鲁斯特姆没有及时抓住挡泥板,他就会被急流冲走了。后来发现这个事故与巴巴冒雨四处找贝拉姆发生在同一个时间。

在讨论阿冉岗村两个学生的婚姻时,巴巴给了一篇简短的语录:

“如果一个人具有良好的道德操行,不结婚并过着纯洁的生活,是最好的,因为婚姻有时会对一个人的灵性生活制造障碍。然而,与不道德的、暧昧的生活方式相比,婚姻结合则更为可取。婚姻的结合应该是,生活伴侣决不跟其他男人或女人发生关系。”

在这个期间,谣传韦希奴(Vishnu)与一个女仆有交往,于是美拉巴德法院开庭。案件如在正规法庭一样被审理,担任法官的满德里记录下每一个细节。证据显示除了递给那个女子一封信外,韦希奴是清白的。但即使这种简短的随便接触也违反了巴巴的命令。韦希奴拿不准,就问巴巴他是否真的违背了巴巴的命令,巴巴回答说是的,并让韦希奴在十一个月之内不要向他鞠躬,以示惩罚。不过后来巴巴宽恕了他。

塔俱丁巴巴去逝

1925年8月17日,美赫巴巴的五位大师之一,塔俱丁巴巴,在那格浦尔离开肉身。三万多人的送葬队伍穿过城市。相比之下,几天之后美赫巴巴才提及他大师的去逝。8月22日,为了纪念塔俱丁,美赫巴巴要每个人沐浴后到学校里集合。中午,所有的人都聚集后,巴巴给那些有嚼烟草习惯的人一些烟草去享用,对吸烟者,他给了印度香烟——比迪烟和方头雪茄。

过一会儿,他发出相反的指示,“太阳落山前,谁都不应想烟草或香烟。”为了庆祝这一奇怪的斋戒,播放了伊斯兰教音乐唱片,安伽尔·普利得(Angal Pleader)阐释了印度教神话里的一些段落。傍晚6点,美赫巴巴亲自首先给塔俱丁的照片戴上花环,然后给他的其他大师——巴巴简,乌帕斯尼,赛巴巴和纳拉延——的照片戴花环。接下来发糖果。

噢,塔俱丁巴巴,我们向您对默文的爱顶礼!
您知道他是超凡的玫瑰,并把您的王冠给了他。

耶稣的传说

在印度教徒、西藏人和穆斯林中间,传说耶稣曾在印度生活并死去。8月23日,巴巴评论道:

“关于耶稣有一个基督教徒不知晓的秘密。耶稣在十字架上受难,却没有死;他进入了涅未卡帕三昧状态(Nirvikalp Samadh,无身体意识的‘我是神’状态)。在第三天,他再次意识到身体,并化装秘密地(同几个使徒)东去印度。这被称作耶稣的复活。

到印度后,他继续向东到了缅甸的仰光,在那逗留了一些时间。之后他北上到克什米尔,并定居此地。他在尘世间的工作完成后,就离开肉身,永久地进入了涅未卡帕三昧。

在印度的圣人已经证实了这些有关耶稣旅行的事实。人类不久将意识到耶稣的真实生活。”* (注释:在印度和西藏,耶稣传说中的名字叫Isa Asaf。《古兰经》(4:157篇)也记录说耶稣没有死在十字架上。读者可查阅在巴基斯坦出版的由Al-Haj Khwaja Nazir Ahmed所著的学术作品《耶稣在人间天堂》。)

第二天,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印度教徒出现在美拉巴德。他的情况特别,不说话,只是微笑。他很瘦,巴巴让他住在医院里。后来,巴巴解释说:“他不是疯子,他是处在第一个意识层面的玛司特。”他是美拉巴德埃舍的第一个神醉者(玛司特),在此一直住到1933年去世。

巴巴给他取名叫马斯旦(Mastan),并派古斯塔吉(Gustadji)和希度(Sidhu)照料他。这个年轻的玛司特有奇怪的习惯。要是给他一张毯子遮身,他会一根线一根线地拆开,然后把线打成捆。要是给他一个球,他会连续拍上几个小时,直到球被人拿走。他不管开始做什么,都不会停下,直到被迫停止。

酒商(Saki)的酒馆不为世人所见,
但它总是被那些喝了该酒的人知晓。
他的爱之酒被倒出—
美拉巴德是神醉者的庇护所。

清洗污垢

一块写着“美拉巴德”(MEHERABAD)的大木牌被竖起,作为来访者和过路村民的路标。牌子竖起后,巴巴令一个叫艾瑞奇肖(Eruchshaw)的工人为来美拉巴德的穷困旅者洗澡,并向他解释道:“在美拉巴德的工作是清洗污垢。为了让人知道这一点,你应清洗这些穷人的外部,同时我清洗他们的内里。现在牌子已竖起,人们应当知道这里在做什么。通过你给穷人洗澡,他们会了解到这里的工作就是清理所有的污秽。”

艾瑞奇肖拿到毛巾和肥皂,开始给很多贫穷的朝圣者洗澡,但巴巴总是挑他工作中的错。巴巴很少对艾瑞奇肖表示满意,有时是一块肥皂没用过,要不就是某个人的身体没洗彻底或擦干。

一天,艾瑞奇肖给一个男人洗澡,仔细用毛巾擦他的身体。这一次他保管巴巴找不出毛病了,骄傲地把那个人带到巴巴跟前。巴巴检查后,却发现那人耳朵后面的水没擦干,立刻给艾瑞奇肖指出来。艾瑞奇肖目瞪口呆。那些被洗过澡的穷人大惑不解,因为他们一生从未得到过如此彻底的清洁。巴巴的一丝不苟代表了他做的内在清洁。在外部,尽管艾瑞奇肖格外细心,但他还是不能让巴巴完全满意。

在这个期间,巴巴从学校的孩子那里得知,一些学生在家吃肉。巴巴不高兴,因为这表示他的六个月的教育和忠告,没有丝毫改变孩子们的行为。他指示阿君(Arjun)停止给那些犯规的孩子饭吃,从此以后除了衣服和书本,不再给他们任何东西。还禁止他们参加巴赞或顶礼巴巴。

从其它邻村来的孩子可以继续在美拉巴德用餐,但阿冉岗的孩子则被打发回家吃饭。他们吃完午饭回来后,巴巴询问他们吃了什么。有的只吃了面包(bhakri)和酸辣酱,其他人吃了干鱼和鸡蛋。巴巴评论道:“我本来打算今天大开筵席,但你们让我不开心,我把它取消了。”尽管如此,那天晚上那些只吃了面包和酸辣酱的孩子仍然得到了食物,其余孩子被打发回家。

那天夜里,这些孩子的父母来求巴巴宽恕,恳求他继续给他们的孩子食物。巴巴要他们起誓说,未经他事先允许绝不在家吃干鱼,鸡蛋或肉。(在印度人们发誓的方式是用手摸着自己的喉咙。这个手势象征诚实。)大多数人都发了誓,巴巴对大多数人的合作表示满意。在几天后的一次特殊活动中,他给每一个孩子的父母送了新衣服,妇女得到纱丽,男人得到腰布。

有人向巴巴报告说,阿冉岗村准备上演一出有伤风化的色情戏。巴巴同男满德里赶来,向村民们解释,这种演出将会怎样败坏妇女和孩子的道德。作为补偿,巴巴付给每个参与者10卢比——他们为演出买道具的钱,此外还给他们30卢比,让他们造一座锡皮屋顶的建筑,以便坐在里面唱巴赞。

一个晚上,22岁的印度教徒罗姆·彼瓦(Ram Bhiwa)来到美拉巴德,要求上学。他说:“我喜欢读《吉安涅希瓦瑞》,但我父亲不让我上学,让我种地。他说我已经过了上学的年龄。”彼瓦离开家,口袋里只有几枚硬币和一些烤鹰嘴豆。他打算接下来去潘达普尔(Pandharpur)朝圣,但却极其幸运地面见潘达瑞(Pandhari,上帝)。

巴巴让彼瓦留在美拉巴德,因他性情天真,就给他改名为波拉罗摩(Bholaram)〔Bhola表示纯洁。《吉安涅希瓦瑞》是一本灵性书,作者是最年轻的至师,赛古鲁奈安涅希瓦;他曾住在普纳附近,墓地在城外的几公里处。〕

晚餐后,巴巴开始通过手势教波拉罗摩认字母表,并强调说,他是巴巴在阿冉岗亲自教的第一个男孩。巴巴向波拉罗摩保证,不管他是否留下跟巴巴,他都会继续在学习中取得进步,不会受年龄影响。

被选者之家

在美拉巴德的门徒和工人数目迅速增加。前几个月,男满德里的人数增长很快,只好建造一所新宿舍。新建筑有三十平方英尺,锡皮屋顶。在长长的宿舍里,巴巴给每人分配一个地方,放被褥和箱子,共一排,中央放他的座位。巴巴把新房命名为Makan-e-Khas——被选者之家。9月4日,新房盖好了,举行了乔迁庆贺,所有的人都得到茶和油炸菜团。

被选者之家建在邮局对面,旁边是学校老师们,卡喀尔医生(Dr.Karkal)和几位满德里及其家属的临时住处。邮局走廊,有几个满德里曾在那儿睡过,现在被扩展改造成仓库。古斯塔吉(Gustadji)负责管理仓库并住在里面。鲁斯特姆(Rustom K Irani)和妻子馥芮妮(Freiny),还有喀卡(Kaka Shahane)和妻儿,住在阿冉岗的家属区。住在拉纳乌拉(Lonavla)附近的拉姆玖(Ramjoo)和伽尼(Ghani)经常来访。阿迪(Adi K. Irani)留在库希如大院(Khushru Quarters),几乎每天都会跟母亲顾麦(Gulmai)一起过来。

阿冉岗有两个专门提炼花生和红花食用油的人。一次这两个村民来找巴巴诉苦,其亲戚不肯参加在他们家举行的喜宴,因为按照巴巴的命令不能供应羊肉。巴巴派鲁斯特姆去向那些亲戚解释该命令的目的,但他们毫不让步。最后巴巴不得不亲自出面解释。只有在他干预后,那些亲戚才接受他的指示,参加了这个素食宴会。

乌帕斯尼的神圣客栈

很多人从印度各地很远的地方到美拉巴德寻求巴巴的达善。随着大批人的到来,每个星期四和星期天都变成了常规节日。集会很壮观,为了招待众人以及给他们提供合适的食宿,巴巴要求在井边建一座免费客栈(dharmashala)。它被命名为Shri Upasni Seri——乌帕斯尼的神圣客栈,以纪念巴巴的大师乌帕斯尼·马哈拉吉。朝圣者可以在那里过夜,吃饭,需要时,一般健康问题得到照应。

乌帕斯尼的神圣客栈于9月20日星期天举行落成典礼。巴巴命令裁缝瓦门(Waman)发表开幕词。他站起来演讲,无比紧张,大汗淋漓。不管怎么鼓励他,瓦门都口吃说不清楚。最终,他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句,祝贺巴巴为客栈揭幕。人人都开心欢呼。之后,韦希奴按巴巴的指示,说明了朝圣者或行者客栈的目的,所有的人都得到糖果帕萨德(prasad)。

在这个期间,巴巴的校友寇度(Khodu)来美拉巴德居住。寇度是默文的好友,曾于1915年陪默文去舍地见赛巴巴和乌帕斯尼·马哈拉吉,他会向其他人讲述这个故事。安排他负责供水,由两个仆人协助。寇度给美拉巴德的居民分配饮用、煮饭和洗涤用的水。现在他和妻子娜佳(Naja)完全接受了巴巴为他们的大师,巴巴把他们的儿子丁肖(Dinshaw)称作他的“第一个门徒。”9月30日,由于他的供水职责,巴巴给他取了个昵称赛勒(Sailor,水手),从那以后人们都这样称呼他。

艾瑞奇肖是个重宗教的伊朗人,他悄悄地遵守其信仰的戒律,背诵琐罗亚斯德教的祈祷文,并把圣线缠在腰间。9月,由于艾瑞奇肖的虔诚天性,巴巴给他改名为Peshotan,这后来被满德里简称为佩苏(Pesu)。Peshotan是帕西人里某个著名大祭司的名字。

1923年巴巴第一次到美拉巴德时,阿冉岗的木匠帕瓦(Gangaram Pawar)曾帮助过巴巴。帕瓦现在每天在美拉巴德做修理工作。他是个基督徒,有时用马拉地语为巴巴读《圣经》。因为年长,他被亲切地叫作阿乔巴,意思是爷爷。

害怕佯装者

1925年9月30日,在美拉巴德是个庆祝日,因为鲁斯特姆和馥芮妮生了个儿子。一些人前来庆贺。在音乐演奏中,有个穆斯林开始起舞,随后扑腾倒地,似乎被神圣陶醉所控。这给一些观众留下深刻印象,认为他是个狂热的爱神者,不关心身体伤痛。

唱歌结束,人们都离开后,巴巴抱怨说无法忍受身上的疼痛。二十位满德里开始用力给他按摩,但疼痛仍不减退。巴巴尖锐地评论道:“我现在受疼是因为那个穆斯林的蹦蹦跳跳。”

佩苏天真地答:“狂热的爱是怎样战胜了那个人啊!”

巴巴呵斥道,“那不是爱,而是佯装!虚伪是最大的罪过,神从不宽恕之。神害怕佯装者且远离他们。”

佩苏吃惊地问,“那什么是爱呢?”

“炉中之火!”巴巴答。“爱的人不知道他在爱!我警告过你们要自然,不要假装。无法愚弄神;他知道你是什么!因此,假装你所不是的又有什么用?”

工作的价值

1925年10月1日,巴巴对阿君(Arjun)很不满,宣布说只要学校里疏忽职守的风气不止,他就不会走进那里。下午2点,巴巴召集会议,并在会上说:“对学校、医院、药房和客栈等所有部门的工作,我们要么适当地履行,要么废除它们。我发现大量的疏忽,这让我很难受。”

在做出最后决定前,所有的人都到谢赫恩家喝星期四例茶。玩了一局阿嗒-帕嗒(atya-patya)游戏后,巴巴在晚上十点后回到他的小屋就寝。

为了庆贺鲁斯特姆的儿子出生(巴巴给婴儿起名Feram),鲁斯特姆给每位满德里发了两个“拉都”(laddoos,甜鹰嘴豆团),虽然巴巴的命令是只能给一个。满德里享用糖果时,注意到巴巴离开小屋,向阿美纳伽走去。从小屋到满德里的住处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而外面一团漆黑。巴巴沿路快速地大步走着,男门徒跑着追他。巴巴打手势示意他们回去,他们照做了。巴巴又走一段,穿过沟壑田野,之后返回小屋。

第二天早上,巴巴心情不错,关切地询问每个人的健康。可在询问中,他了解到头天晚上每个满德里吃了两个甜豆团。他非常生气,写道:“你们所有的人现在应该停止在美拉巴德工作。不重视我的话,你们的工作还有什么价值?你们整天像牛马一样干活,但若是不按照我的意愿做,工作就没有意义。世界上有很多人也在努力劳动。但按照我说的做却是另一回事。”

巴巴表示失望,再次向阿美纳伽走去,但他走了不远,便在一棵树下坐下。满德里走近时,他令他们回去,威胁说他们再走近,他就向他们扔石头。

所有的工作都停止了,沉默笼罩着美拉巴德。下午3点,巴巴仍坐在树下,但他让贝拉姆(Behramji)传话,让大家都重新开始工作。不久,巴巴又传话说,他不在时所有的人都应该继续履行职责,因为他将于当晚动身去一个未知的地方。

听到这儿,满德里聚集在一起,决定去见巴巴并试图扭转局面。从一大早,满德里和学校的孩子们就不吃不喝,等着大师的出现。他们都走向巴巴,恳求他回来。巴巴打手势说,“你们违背我的命令,吃了两个甜豆团,而不是一个,我怎么能信任你们呢?你们若是连这么简单的指示都不能遵守,跟我呆在一起又有什么意义?”

他们恳求他原谅,他最后接受了。学生们开始演奏音乐,在欢笑声中伴随巴巴回到美拉巴德。一个严重的局面化作欢快的景象,大家都得到一次难忘的服从教训。

大师是多么不遗余力地强调服从。服从他就是臣服于神的意旨。

10月7日巴巴接到消息说,阿冉岗的贱民吃了一头死牛的肉。他马上关闭了学校,打发阿冉岗的学生回家。下午,巴巴获悉先前发过誓的学生家长并没有吃肉。因此孩子们又被叫回来。巴巴走到阿冉岗,记下吃肉者的名字。第二天,被巴巴记下名字的所有村民都来见他,再次向巴巴保证,决不再碰死动物的肉,还许诺说,他们要是在村外发现动物尸体就掩埋掉。为了补偿他们因埋掉动物尸体而无法剥下动物皮毛去出售的损失,巴巴答应,掩埋掉一具动物尸体就给村民5卢比作报酬。假若巴巴没有坚持埋掉动物,贱民们剥完了动物的皮是抗拒不了吃肉的诱惑的。

译自《美赫主》原版第三卷第739-758页

翻译:蹈火凤凰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美拉巴德的沉默,基督,神的化身,恩典,服从]:无
下一篇:[06-03-29] 卖酒者
上一篇:[06-03-27] 四个旅行
相关评论:
[06-03-28]zhengjs403 (at) 163 (dot) com
感谢爱者们的奉献。爱巴巴。 JAI BABA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