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秘密著作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08-08-29 浏览次数:3037 [ ]

秘密著作

大师命令做一个长七英尺,宽四英尺的大桌子,由阿乔巴和其他几个人按他的要求制成。这间桌屋最初放在邮局附近,但10月4日,它被搬至小屋对面的棟树下。这个木制桌屋做得特别,里面的空间只够一个人坐。桌屋的一侧连着一部手磨,巴巴和弟弟佳尔每天用它磨玉米。

此间,巴巴没有透露他在书中所写的内容,也不允许任何人读阅之。

他自7月13日开始在小屋写的这本书是他的秘密工作。虽然他早上写书,但巡视结束后,他有时会回到小屋,继续在白天写作。10月11日,巴巴离开小屋,搬进桌屋。从那天起,他接下来的写作局限于这间奇怪的小屋内。

巴巴搬进桌屋后开始禁食,宣布他将在一个时期内只喝水和不加奶的淡茶。他禁止任何人接近他的新居,还说他没空再做运动或游戏。

10月16日,列出一份四五十个满德里成员的名单,巴巴命他们只喝水和淡茶禁食二十四小时。

迪瓦里(Divali)——印度新年和灯节,于第二天庆祝。上午,巴巴给学生和满德里分发甜食,用这个帕萨德打破他们的禁食。巴巴把顾麦带来的焰火(烟花和爆竹)发给孩子们。

大师穿着单薄的白袍,男女满德里为他举行洗浴仪式,每个人都将一小杯温水洒在他胸上。那些来达善巴巴的人也得到为他洗脚的珍贵机会;香料和香皂用去不少的钱。随着人们一个接一个给巴巴洗脚,乐队奏着乐。洗浴仪式让那些洒水的人感到快乐,对巴巴却是一种痛苦,但为了取悦他的爱者他还是经受了这个折磨。洗浴后,是祈祷和阿提仪式,并选读了《往世书》。

仅靠流质禁食六天后,巴巴吃了点食物,并解释了他禁食的目的。他透露说禁食对于特殊的灵性工作是必要的,并且帮助他“倒呼吸”——他把它描述为“与正常人的一般呼吸方式相反的呼吸。”

那天下午,满德里被分成三组。第一组靠喝水和淡茶禁食三个月,第二组每个星期四和星期天禁食二十四小时;第三组一星期禁食一次,只在星期四进行。

在迪瓦里节日活动期间,巴巴出乎意料地想听演讲而不是巴赞演唱,选了17名男子作演讲。然而有几个人对此毫无思想准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们站在一大群观众面前,面色茫然尴尬。另几个则滔滔不绝地讲述各种日常生活问题,表示其灵性意义。大家欣赏了两个小时的讲演,巴巴一边给每一个演说者打分。

爱与宽恕

自1月份回到美拉巴德后,有九个月的时间,巴巴没刮过胡子。10月21日,大师之家的理发师甘伽拉姆从孟买来达善,被允许为巴巴剃须。

大师之家的洗衣工凯西纳施也于同一天来到。几年前他违反了大师的命令,巴巴曾警告他说,如果再违背巴巴,他会患上麻风病。他到达美拉巴德时,满德里惊恐地看到他现在成了麻风病人。凯西纳施请求巴巴宽恕他在得到警告之后还违背命令。巴巴表示宽恕他。凯西纳施哭着恳求巴巴治愈他的病。巴巴安慰他说,“我已宽恕了你。在我宽恕之后,这个病现在对你是个祝福。忍受痛苦,你将得到祝福。”从那天起,凯西纳施就留在美拉巴德,在那里住了五年直到去世。

巴巴很爱来自普纳的一位低种姓清洁工巴哈度。这个时期,能写出优美巴赞的巴哈度成了美拉巴德的常客。巴巴1922年在普纳的茅屋居住期间,巴哈度会谱写格扎尔和巴赞唱给巴巴听,如今在美拉巴德他继续为大师唱诵。巴巴公开表露对他的爱,让他坐在自己身边,然后问他,“你又谱出新东西了没有?唱给我听听。唱吧!”巴哈度会欣喜异常地展示他的最新作品。

苦行僧——不要钱

一天夜里,古斯塔吉吹口哨发出警报。男满德里立刻手持棍子从住处跑出来。询问出了什么事,古斯塔吉解释说,“没什么大事。一只大老鼠在妇女们的住处乱串,她们有个人尖叫。所以我吹了口哨!”男人们都大笑起来,严重的事件化作一个笑话。

这个时期,男子们每晚轮流守夜,古拉伯·夏已来美拉巴德居住,被分派了这项职责,查干协助他守夜。一次查干在岗位上睡着,古拉伯大为恼火。他不无讥讽地说,“你要是瞌睡,为什么不往眼睛里撒辣椒面儿?”查干信以为真,第二天夜里,为了防止入睡,他往眼睛里撒了点辣椒面儿,立刻疼得大叫。听到查干痛苦的叫声,巴巴亲自用冷水为他清洗眼睛,但红肿好几天才消失。

禁食六天后,巴巴开始间或吃极少的食物,但其它的日子,他什么都不吃。早晨他会远离别人,专心在桌屋写书。夜里,当所有人都睡去时,他会借着一盏煤油灯继续在赫兹拉-巴巴简学校门廊的一张小折叠桌上写。任何一个起夜的满德里都会看见巴巴独自坐在学校边,沉浸于思考和写作。

在这个期间,有个富有的报纸出版商来达善巴巴。美拉巴德的活动给他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他提出为巴巴提供经济上的援助,来支持他的活动。巴巴谢绝了,在石板上写到,“我是个苦行僧,我要钱做什么?上帝对我已足以!”巴巴清楚表明,他不会接受他的一分钱。

在印度教节日期间,阿君·苏辟卡为巴巴制定了一个洗浴计划,届时几百人将逐一恭敬地把一壶温水洒在巴巴身上,以纪念这个神圣事件。10月31日是满月,阿君为巴巴安排了洗浴仪式。结束之后,巴巴警告阿君,“不要再强迫我经受这种洗浴仪式了。我会患伤风咳嗽。”

度内诗 

1925年11月初,周边地区的村民来向巴巴求雨,因为饮用水不足,长期干旱还可能导致秋收无望。巴巴建议他们要耐心。

11月10日晚,一白天筋疲力尽的工作之后,巴巴同满德里在桌屋旁讨论事情,村民们又来了。他们再次恳求巴巴赐雨,乌帕斯尼·马哈拉吉的阿提唱毕,巴巴命令挖坑,点燃度内(圣火)。于当夜十一点点燃圣火。之后,巴巴告诉村民们,“上帝已经听见你们的祈祷。现在回家去吧。”尽管度内点燃前天空无云,但一个小时后下起了大雨。雨下了十五个小时,村民们的庄稼得救了。

第二天,巴巴叫满德里每人写一首度内诗。学校下午放假,每个人都要朗读自己的诗作。鲁斯特姆得了首奖;帕椎第二名;潘德巴第三;基桑——学校教师,获得第四名。佳尔兄弟也写了首好诗,受到表扬。听这些韵律是一种娱乐,每个人都戏剧性地诵读自己的作品,仿佛是个大诗人。

巴巴喜欢帕椎写的这首诗:

啊,赛古鲁美赫巴巴,唯有您是我们的依靠;
两个世界的大师,我们所有人的全能救主!
在本二十世纪的1925年,
您宣布世界的罪恶将被摧毁。
日期是1925年十一月的第十天。
夜里十点半,您召集爱者,
宣布点燃度内。
一切就绪,我们来到您的小屋;
点燃度内——一切睿希和穆尼的伴侣。
我思绪万千,
却无从明了
只知道为了解救我们出离生死轮回
——其间我们深受苦难且被大自然击打,
我们全能的赛古鲁走进我们的生命,拯救我们的灵魂,
度内就是为了焚烧我们的一切罪孽。
啊度内,你载有远为深奥的含义,
为我无力领会!
    
赛勒写了这首小诗:

女士们,先生们,请细听我言
昨夜我们点燃度内,之后大雨倾盆
所有的撒里克都喜爱点燃度内;此乃他们的习惯。
这难以解释;全部荣耀归于您!
经您允许,我就此退场;
进而描述我已无能为力。

赛勒说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
写下的一首诗。

巴巴立即用古吉拉特语写下如下度内诗句,里面夹杂着一些印地语:

我的笔无力歌颂你的荣耀。
你的第一束辉光就带来了雨水!
你的礼物多么神奇!

为冷却你的光辉火焰,神亲自
连续数小时降下雨露,来向你致意。
愿你来拯救千千万万的人
愿你接受穷苦人的祝福
对那些向你祈祷者,愿你给予保护。
 
你具有圣人瓦隶的属性
在你里面失去自己者,将变得同你一样。
你的力量何其伟大;你的游戏多么神奇!
 
你的性质不可思议!
养育或毁灭是你的礼物。
你让种子结出果实,却把大树连根拔起——
两者皆是你的祝福。
 
小心利用你者,能做出千百个佳肴。
但对轻视你的无知者
你却是灾难。
 
你好比瓦隶,盈满美德和缺陷
让一个人畅游,让另一个淹没——这就是你的真性!
 
整个阿美纳伽地区无水无雨,
但你以完美的时机奖励了农夫的劳动。

在火形体中你炽热,
变成水后你清凉。
接近你的被你的火焰所温暖,
世人也因你的光而深感喜悦。
 
臣服巴巴时,要闭紧你的嘴唇。
在赛古鲁脚前服侍者才是勇士。
 
你的伟大不受限制,啊度内!
只有睿希和穆尼能够测量你。
 
你让贝拉姆睡去,令天空哭泣。
你的温暖将天堂融化,打湿我的衣衫。
你是赛古鲁的真奴仆。
永远栖在他身旁!
 
饥荒的煎熬困苦万般,
它让你洒泪流汗。
你是大师的真奴仆,
我冰凉手中的火棒!
 
诗朗诵结束后,马萨吉讲述了头天晚上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下雨前他坐在度内火旁为巴巴守夜。他觉得困倦,迷糊了一会儿;这时他的头巾掉进度内火。巴巴响亮击掌,马萨吉惊醒,发现头巾着火。他一把将它拉出度内,将火扑灭。巴巴随后禁止他坐在度内火旁,并提醒他守夜时要保持清醒。

自1922年大师在普纳的茅屋居住时起,夜间他的身边总会有一个守夜人,这种习惯贯穿了他的一生。1922年普纳期间,由贝利和阿君守夜;1923年在孟买的大师之家,伽尼和彭度负责这项职责;在美拉巴德的这个时期,守夜人通常是马萨吉或者帕椎。

巴巴会坐在小屋里面写书,但他召开满德里会议时,则到被选者之家或者学校阳台。自11月16日起,按照他的命令选择了新的位置,位于小屋和度内之间,巴巴写作完就去那里坐。

巴巴通知满德里他从11月18日开始的新计划:

从早晨八点到中午十二点——在桌屋里写书。这段时间,谁都不许接近桌屋旁的棟树。
中午十二点到下午四点——视察各个部门,日常询问和建议。与相关部门有关的所有人员都应向巴巴坦言自己的困难。
下午四点至夜里十二点——在度内火边的新位置处给外来的人施达善。

巴巴再次告诫满德里——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离开他。他进而指出,即使他整天待在度内火旁,他们也应一如既往地做本职工作。巴巴直言不讳地警告他们,“那个可怕的时刻也许很快就会降临,届时我将一直待在一处,你们将骚动不安,想离开我。即便我向你们强调和我在一起的重要性,说服你们留下来,但你们许多人还是会离开我。不要为此颓丧。真诚地持我的名,尽你们的最大努力,别松手丢开我的双足。其余的我会照管的。”

第二天,巴巴命令贝拉姆和鲁斯特姆从11月20日开始半斋戒——白天不吃喝任何东西,但晚上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他们可以在上午十一点半喝一杯半牛奶,但随后便什么都不能吃,水也不能喝,直到吃晚饭。

木炭磨成粉

11月22日,一大群人来美拉巴德求大师达善。每个星期四和星期天都举行群众达善,路边设有花棚和茶棚以方便人们。

这一天,拉姆玖,伽尼,萨达希·帕特尔,赛义德·萨赫伯来到。赛义德带来一位不知名的卡瓦里歌手,可是此人到了巴巴面前时,却承认说他不会唱。尽管如此,他还竟然用结结巴巴的英语请求巴巴送他一个风琴盒。赛义德对这个骗子很恼火,因为为了娱乐巴巴,他为这个人付了全费,大老远把他从纳西科带到美拉巴德。赛义德表示失望,但巴巴不让他责骂这个家伙,并且答应送此人一个风琴盒。之后,巴巴以诗歌形式对满德里说:

木炭磨成粉,颜色终不变。
一个人是好还是坏,
本性同样不改换。

达善当晚八点半结束。由于这时已没有公共交通了,人们扛着行李向火车站走去。一支小风琴送给了那个所谓的卡瓦里歌手,他又厚着脸皮请巴巴找一个苦力给他扛着。巴巴派了两个满德里,让他们先悄悄把小风琴从盒子里取出来。满德里抬着空盒子,装出很沉的样子。他们抬着琴盒步行五英里到达火车站,把它放进车厢里。此人上车坐定打开琴盒,吃惊地发现里面是空的。他要的是风琴盒,确实得到了它!

第二天,巴巴把这个贵重的风琴送给了一位名叫萨拉罗摩的盲歌手,作为他的帕萨德。 

译自《美赫主》原版第三卷第758-767页

翻译:美赫燕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爱,宽恕,苦行僧,度内,诗歌]:无
下一篇:[08-09-02] 赛朝廷
上一篇:[08-08-23] 是那样吗?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