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卡利时代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08-09-15 浏览次数:4311 [ ]

不过是个影子 

每个星期四,巴巴都同满德里去阿冉岗家属区的谢赫恩家,受到奶茶和炸菜团款待。6月8日在谢赫恩家,巴巴评论,“这些炸菜团很美味,我们都喜欢吃,但真正的快乐在于吃到那些用业相作面粉,以爱的火,在信的油锅里煎炸的菜团。”
 
说到宗教目的,巴巴解释,“宗教的真正意义是知道神,看见神并与神合一。其它关于宗教的一切都是一种仪式教规练习。”
 
巴巴随后要每人唱一首歌,他先点了喀卡·谢赫恩,后者吃了一惊,紧张得不行。大家都被他磕磕巴巴的演唱逗得大乐。
 
6月9日,巴巴对满德里说:

我的信徒很多,但我的弟子则少得多。信徒寻求的是自己的信爱快乐,而弟子的唯一职责是服从大师的命令,后者要难得多。信徒选择自己的大师并向他臣服。大师则选择自己的弟子。因此,许多人可以成为信徒,但只有极少数人能成为弟子。 

阿美纳伽来了个马戏团,它的一流摔交手拉玛穆提,来美拉巴德达善巴巴。巴巴后来同意让满德里去看杂技表演,但阿迪没能联系到公共汽车。巴巴事后评论说,“这样最好。整个世俗存在就象一场杂技表演。如果有人想见它的真实面目,就不会麻烦去看这种所谓的杂技演出。他将发现世界就是个杂技场。”
 
两天后,巴巴对满德里说:

你们应该认识到,浊精心三界的幸福和痛苦合在一起,仅仅等于无限喜乐海洋里一滴水的影子! 
啊,无上喜乐!
上帝之美的不竭宝藏。 
最近几个月,巴巴简一直在说,“我的七个月零十三天结束了!”话里的含义多么深不可测!它的意思也许是指,正如婴儿要在胎中九个月才能出生,她还剩一个月零十七天来完成她最重要的工作。 


开启世界的钥匙
 

就纳沃·塔拉提近期对巴巴简的拜访,大师评论道:

纳沃去见巴巴简,对她说他从我这里来,巴巴简回答,“他是我的店主。”意思是巴巴简是当前运作的一切灵性力量的源头,我是她的独一代理,仓库装满数不清的珍宝。她随后吟出这句诗:
我的店铺不在屋里或者世上;
我的世界只有耶兹单或默文!
 

6月12日,卡喀尔医生邀请巴巴和满德里喝茶,但他们到时,茶还未准备好。巴巴把准备好的东西分给大家,茶在匆忙间做好,巴巴为每个人倒茶。巴巴对卡喀尔说,“看一切这么快就结束了。”
卡喀尔医生回答,“巴巴,您掌握着钥匙。”

作为回答,巴巴揭示:

开启世界的钥匙只有一把,但它在五位至师的手中。比如说,一个保险柜只有一把钥匙,其它的钥匙都打不开它。五位至师掌握着保险柜——世界。一位大师是钥匙的保管,没有钥匙就打不开保险柜。第二位看管保险柜,未经他许可则不能打开。第三位是唯一有权用钥匙开保险柜的人。第四位是有权分配柜中财宝的人。第五位大师是授权分配的人。这样,开启世界只有一把钥匙,在五位大师之间平等分享。

这五位至师,加上其他五十一位成道的灵魂(玛居卜和吉万莫克塔)控制着这把钥匙。这五十一位是五位至师的议会成员。五十一加五等于五十六;56这个数字永远不变。世界游戏以这种方式不停地运作。我对你们说的这些是个秘密。 


神不是廉价物


 “孟买帕西人剧团”来到阿美纳伽,安排在6月13日星期天,特别为巴巴演出《巴克塔·索达斯》剧。巴巴的舅父鲁斯特姆是剧团的演员兼导演。巴巴带美拉巴德的所有人,共一百五十人,包括学校的孩子们,到阿美纳伽看戏。第一幕结束后,巴巴离开座位,走到外面,来回踱步。五点半,他返回美拉巴德。过后巴巴询问剧情,禅吉向他做了详细讲述。巴巴评论说,这部剧好就好在它传递了真理——淫欲消失时,上帝便出现。他说,“淫欲离去时,就见到上帝。”

演出中,有人送满德里嚼烟(paan),他们吃了。巴巴得知后不悦,批评道,“你们只要是同我在一起,就不要吃外人送给你们的任何食物或者其它东西。吃了这些东西的人,从给予者那里接收很多业相,添加到自己的业相上。”
 
1926年6月16日纪念了琐罗亚斯德的忌日。巴巴指出,“我将禁食至1927年2月底,因为我想逆呼吸,以完成圈子的准备工作。这种逆呼吸对清除圈子的剩余业相是必要的,以便这些业相成为普拉拉卜达——他们的命运。”
 
第二天,有个圣徒来找巴巴,表示他想见神,巴巴让他静默一年,每二十四小时吃一餐。圣徒同意,但第一天就开始抱怨禁食。巴巴告诫他,“神不是某个廉价的东西,张口要就能得到!需要超人的忍耐和痛苦才能获得他。”随后让圣徒在谢赫恩家里吃了饭,并叫他去凯吉冈去见赛古鲁纳拉延·马哈拉吉。
 
萨恰·莽

萨恰·莽——阿美纳伽地区臭名昭著的强盗——带着一帮人来美拉巴德达善巴巴。他来是希望凭借大师的祝福,让自己的营生继续获利且不受法律制裁。

他们到时,巴巴正同50几个满德里在被选者之家谈话。有人通报了巴巴。没人知道这些人的真实身份。萨恰·莽和同伙先是顶礼了巴巴,随后坐在巴巴面前的地上。巴巴忽然变得很严肃,有几分种一言不发,之后问到,“你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萨恰·莽回答之后,巴巴直视着他,写道,“你应该戴手镯!”

萨恰·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就问满德里巴巴说了什么。巴巴又说一遍,“你应该戴手镯!为什么你没戴?”
一名满德里作了解释,萨恰·莽问,“为什么?我做什么了?”
 “你是个懦夫!”巴巴宣布。
 “您是什么意思?” 萨恰·莽叫道。
 “象你这么强壮的人能够从石头里挤出水来(意为‘能够靠诚实的劳动养活自己’)。但你却抢劫行窃。妇女儿童听见你的名字会心惊胆战,想到你就睡不着觉。”
直到此前,满德里并不知此人是谁,但经巴巴这么一说,他们确信这肯定就是令这个地区人人畏惧,让警察无能为力的大名鼎鼎的萨恰·莽。
巴巴继续说,“你靠不法之财过活,还留着胡子,不觉得羞耻吗?你不是个男人——你是个女人!”
萨恰·莽回答,“我这营生是上一辈儿传下来的。不干这个,我拿什么来养活我和我的家人?”
 “你难道非要抢劫,不能另找一份职业?世上其他人是怎么过活的?你是说世上人人都得靠抢劫谋生?”

有人敢对这个危险分子如此讲话,是前所未闻的,因为对萨恰·莽及其同伙,连警察都畏惧三分。但在美赫巴巴面前(他称作“马哈拉吉”),这只狼变成了羊羔,谦卑地说,“马哈拉吉,您给我指条路。如果我能找到营生养活家人,我立马放弃这一行。”
巴巴答,“这马上就能安排好,但你能停止偷窃吗?你的血液里可是含有这种病毒的!”
 “不,马哈拉吉,要是我的孩子有饭吃,我发誓我会痛改前非,决不再抢劫。”
巴巴随后严肃地问,“你知道你在谁面前发誓吗?你意识到你在向谁许诺吗?你若是食言,一生都会完的。神知道一切。你明白吗?”
“是,马哈拉吉,我明白。我决不重操旧业。我决不食言!”
这时,巴巴伸出手,打手势说,“给我保证!” 萨恰·莽立即上前,以手击巴巴的手掌。巴巴说,“你要是对我食言,就会全身瘫痪。记住我的话。”

巴巴随即安排他家人的生活,指示他每星期来美拉巴德一次。从那天起,阿美纳伽地区一时太平,当地人把这视作“奇迹”。人人都对巴巴的干预感到惊奇。因为像萨恰·莽这样一个多年来成功躲避抓捕的江洋大盗,屈服并服从一位灵性大师,是闻所未闻的。

萨恰·莽信守诺言,但规矩了一段时间后,他的手再次开始发痒。一天夜里,他悄悄潜入一户人家行窃,刚拿起几件值钱的东西,突然看见巴巴站在他面前!他吓得浑身发抖,想起巴巴的话:
神无处不在。他看得见一切。
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忽然面前一片漆黑,眼瞎了一般。萨恰·莽面色苍白,闭上眼睛。等他睁开眼睛,巴巴已经不见了。他丢下赃物,直奔美拉巴德,他见到巴巴,流着泪说,“马哈拉吉,请饶恕我这次吧。我失言了。”
巴巴故作不知:“你在说什么?出了什么事?”
萨恰·莽喊道,“神,您知道一切。饶恕我!”随即扑倒在巴巴脚前。
由于他的真诚忏悔,巴巴原谅了他,警告说,“别再那么做了。帕若玛特玛知道一切,看见一切。”

从此以后,萨恰·莽再也没有偷盗过一次,甚至还帮助警察局辑查一些罪犯。萨恰·莽准时每个星期四都来美拉巴德,参加那里的聚会。
 
他对美赫巴巴的神性产生信心,好像换了个人。只要巴巴一句话,他就会赴汤蹈火。一次,他请求巴巴给他服务的机会。巴巴回答说,“只要有合适的机会,我一定给你这个机会。”
 
伯曼·B·伊朗尼的妻子是贝利的妹妹。伯曼成为美赫巴巴的弟子后,自1925年起就和家人一直住在美拉巴德。有一个时期,只有伯曼一家留守美拉巴德。伯曼和萨恰·莽很投契,后者帮了他们很多的忙。萨恰·莽还看守美拉巴德多年。
 
下面的故事可以表明萨恰·莽在美赫巴巴面前是多么诚实:

1933年12月,在美拉巴德山巴巴墓穴上的棚屋上,有几块锡铁皮被人偷走了。巴巴叫来萨恰·莽,问起这事。他说不是他干的。巴巴说,“不是你,那就肯定是你的同伙干的。查出他是谁,给我带来。”
萨恰·莽回去立刻召集他的旧部开会,但他们都矢口否认。萨恰·莽说,“美赫巴巴说,贼就在我们中间,他的话总是千真万确。”
听此,一个叫法基亚的人叫道,“果真如此,那你自己就是贼!”
法基亚竟然用这种态度对待他的老领导,萨恰·莽不客气地回答,“好吧。首先,我们两个去美赫巴巴那里。然后我们去度内火坑,把火灰放在嘴里,重复这些话:‘谁是贼就让谁在八天内死去。’”
法基亚同意,二人相应行事。事后,法基亚一个星期内死去,后来证实他确实是那个贼。萨恰·莽的旧部大为震惊,从此改弦更张,让当地警察大为释然。


五十六位完人

巴巴打算将禁食持续到1927年2月,为了让满德里分享他的禁食,巴巴命他们轮流禁食,一个接着另一个。他们从1926年6月19日晚8时开始,持续至第二天下午3点,每天轮流禁食 19个小时。穆罕·希赫恩制出顺序表,确保满德里在6个月的时间里无误实施。

6月21日是穆斯林的古尔邦节,以纪念先知易卜拉欣向真主献祭儿子易司马仪的事迹。穆斯林满德里在美拉巴德庆祝这个节日。提到穆斯林在这一天宰羊的习俗,巴巴说,“他们觉得如果先知在这一天杀羊,他们也应该这么做。他们应该努力杀掉自己的头脑而不是羊羔!屠杀无力抵抗的动物有什么用?”
 
最后,巴巴讥讽道,“如果我命令满德里出门带帽子,不要在太阳底下光着脑袋,若干年之后,在太阳底下带帽子会被当作是某种宗教修行。”
 
一次,美赫巴巴谈及他的幽默感:
 
阿乔巴已上了年岁,有家室子女,在此生消耗着业相。假设他来世生为女性——愿上帝禁止这样的事!我此时看见这个老头子,也看得见他来世的模样——这让我发笑!难道我的幽默没理由吗?我所看见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尽管如此,我对这一切仍感到麻烦,因为我必须为他人工作,让他们看到它是一场梦。
 
乌帕斯尼·马哈拉吉前世是位女性,他不会再出生了。成道通常在活着时获得,因为权威在人身中到来。但有一个特殊的权威是随男身而来的。一个至师拥有一个由12名男子和2名女性附属组成的圈子。在这14人当中,圈子的所有成员均为男性,除了分别扮演灵性母亲和姐妹的两位女性。
 
巴巴简是库特博——这个时代的五位至师之一。在五十六位成道者当中,有一位女性成为至师,还有一位女性也是完美的——吉万莫克塔或者玛居卜。这位女性目前在西藏。她有一批弟子,但通常深居山中,很少、很少的人见过她。剩下的五十四位成道者均是男性。地球上成道灵魂的数目永远固定在五十六位,永不更改,除了阿瓦塔时代,上帝直接降生为人。
 

6月22日,美赫巴巴揭示:

赛古鲁就像一个无限延伸的海洋。倒空你头脑中所有的摩耶欲望,海洋里的水——知识,能力,喜悦之水——将会注入进去。

吉万莫克塔和玛居卜,及精层面和心层面的其他灵性人物,都是证悟之水的管道。他们把海洋之水输送给那些配得的侯选人——已经准备好和正在准备的人。
 

巴巴继续用水的比喻说:

在气体中,水蒸发形成云朵。但你不能用这个气体或云中蒸汽,去驱动火车或其它蒸汽驱动设备。要想那样,你必须从海洋,河流或某个支流里抽取水,装满发动机的水箱,制出蒸汽来驱动。

可把这些压缩蒸汽之云朵比作玛居卜,蒸汽形成且被赛古鲁用来为世人工作。而你们这些巴克塔(爱者)是水,必须被加热,沸腾,转化为蒸汽。换句话说,实质必须准备好改变其形体。另一方面,冰与雪就像无灵性倾向的世俗人——他们是如此的冰冷。
 

两天后,论及成道的玛居卜,巴巴揭示:

玛居卜专注于狂喜中,在世人看来像是疯子。他们就像一辆脱缰的马车;马匹无人驾驶,四处飞奔。马车是玛居卜本人,马是他心中残余的微弱印象——浊的,精的和心的。车夫是智力和自我。玛居卜没有任何业相性的我心,因此他的马车无人驾驶。

 
卡利时代


有一段时间,对安妮·贝森特领导的“神智协会”,以及被她推崇为“新世界导师”的克里希那穆提,有很多讨论。6月26日,一些来访者就神智学者提出询问,美赫巴巴评论说:
 
克里希那穆提,新世界导师!愿上帝禁止这种事。你不能把加尔各答的赛古鲁罗摩克里希那与克里希那穆提相提并论。罗摩克里希那是罗摩和奎师那的化身!克里希那穆提生活极尽浮华显耀,出入英国的贵族、时尚圈子,打网球和高尔夫球,过着无比舒适的生活。他对真正的真理毫无概念——哪怕一丁点。
 
这也同样适用于那些炫耀可笑的神智论者。他们的伟大仅仅在于编撰——撰写和高调宣说层面,能力,颜色,秘密教义,社会和种姓。真理远远、远远超越了这些。
 
你若想渴望证悟,就应该把生命本身放在手掌上,准备好随时放弃之!只有那时你才配得且能够体验真理。


话题随后转到“美国基督教会”和“救世军”——两个组织都在极力让人们改信基督教,宣称此乃唯一可靠的救赎道路。巴巴问,“这一切是为了什么?为何要误导人们放弃自己的宗教?宗教既是通向真理的途径又是真理吗?”他接着阐明:

真理与宗教毫不相干。真理远离且远远高于宗教信条和原理。真理自由无遮,只能通过斩断摩耶的肢体——淫欲,愤怒和贪婪,才能体验之。
 
穆斯林说该体验只能通过伊斯兰教获得,主张割礼和其它教规。何其荒唐!你们有人知道穆斯林为什么施割礼吗?穆罕默德叫他们斩灭其头脑;也就是说,斩除摩耶,消灭业相。这意味着一个人控制着自己的头脑,远离世俗念头。但某些神学家没有领会先知教言的真正含义,却专注于童子割礼习俗——人们不加思索就接受奉行的一种习俗。
 
同样的情况也存在于每一个宗教——帕西人和他们的圣线仪式,基督徒和他们的洗礼。所有这些打着宗教旗号的仪式又有什么意义呢?
 
让他人怀疑自己的宗教,即使不是罪恶,也肯定是个大错。扩张某个宗教直至随众百万,又有什么价值?
  
这就是卡利年代!看看这种以宗教名义所犯下的勾当。看看发生在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间的残酷无知的大屠杀,这一切都是为了宗教的缘故。同时,大量的假先知现身,灵性虚伪猖獗。现在的人希望宗教原则迎合自身的生活观念,那些看到这一切且满足该愿望的狡诈领袖,找到成千上万的跟随者。
 

接着,巴巴建议:

所以我一直告诫你们:控制头脑,过干净纯洁的生活,抛弃欲望,跟随一位成道的大师。只有这样你才是安全的。跟随大师不是说放弃你的宗教。该放弃的是头脑!
 
你若试图用青草生火,是点不着的。但你若在干草堆上点一根火柴,它会立即起火,烧成灰烬。干草堆象征业相的堆聚。为了让青草变干,得把它放在火旁。这意味着,要毁灭业相,一个人应该伴随赛古鲁——他的神圣知识一直在燃烧着。在他的身边,业相聚集,但也烘干。最后,他用恩典之火焰,点燃并根除一个人的全部业相。你若同一位赛古鲁建立了联系,即使对最迅猛生长和最根深蒂固的淫欲和愤怒等红色业相,也丝毫不用担心。
 

译自《美赫主》原版第三卷第809-818页

翻译:美赫燕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成道,灵魂,上帝,赛古鲁,业相]:无
下一篇:[08-09-18] 没有瑜伽
上一篇:[08-09-13] 通向道路的途径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