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安拉·呼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08-12-26 浏览次数:3313 [ ]

数月前,美赫巴巴曾指出,将发生一场大进军,但当时无人明白他的意思。阿伽·阿里被其父带走时,巴巴就埃舍评论道,“将不得不全部重来一遍。”因为这些暗示,满德里确信,即将出现一场大变动,但没有人想到,整个美拉巴德会迁往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
 
5月7日,有几个人来拜见巴巴,其中有拉姆玖的妻兄——阿卜度拉·哈隆·伽斐尔。和巴巴交谈时,伽斐尔提到普纳有个好地方,对美赫修道学校会很适宜。时值夏季,美拉巴德极其炎热。沙漠性气候造成持续的不便。巴巴答道,“我也在考虑给埃舍换个地方。”这句简短而又极为严肃的话,让满德里大吃一惊,因为把一个4百人的机构从一处迁往另一处,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然而在美酒的游戏里,
外部的考虑并不重要。
酒商能够搬移其酒馆,
无论何时何地有必要。
 
第二天清晨4点半,巴巴离开美拉巴德前往普纳,带着阿卜度拉(小巴巴)和几个满德里。这个时期阿卜度拉与其他孩子分开,昼夜住在巴巴的墓屋,数月未离美拉巴德一步。
 
留守的满德里再次目睹了一个稀有非凡的事件:在美赫巴巴去普纳的当天,赫兹拉·巴巴简第二次不期而至,来到美拉巴德。这位老妪会见了满德里和男孩们,亲吻每个孩子,拥抱美拉巴德居民。暂短访问后离去。
 
实际上,在去普纳的路上,美赫巴巴的汽车曾与巴巴简的车擦肩而过。返回美拉巴德时,巴巴的车再度与她的相遇。两部汽车,载着两位大师,两次在路上从相反的方向相交驶过,但都没有停顿。
 
在普纳时,巴巴看了伽斐尔推荐的住所,没有同意。回到美拉巴德后,表示搬迁美赫修道学校不可避免。提到巴巴简,巴巴说,“老人家第二次到访,情况现已变得迫切。”(注:“老人家”的原文是Old Man。因为巴巴简不接受女性称呼,美赫巴巴总是称她”Old Man”或“皇帝”。)
 
讨论后,巴巴再次要满德里决定是否希望和他在一起。5月9日,让人贴出通告:
 
出于某些原因,计划将整个机构从美拉巴德迁往新地点(待定)。特令所有的满德里阅读与考虑以下条文,并尽快将自己的决定通知巴巴。
 
对于希望留下者:留下的时间,地点或结果,应是无条件的,绝对不带任何条件或承诺。对上述几点毫无疑问。巴巴也许会随意去任何地方,也许会在那儿停留任何时间,也许会搬离或去别处。既不承诺灵性也不承诺物质结果。此外,希望留下者要努力严格服从和遵守巴巴的一切命令。不存在理由、争论或讨论的问题。
 
对于希望离开者:对不能遵守或接受上述条件,或因其它原因希望离开者,特此赋予完全的自由。通知巴巴后,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接下来讨论埃舍地点的选择。古吉拉特邦的瑙萨里和达曼,普纳附近的辛哈伽被提名。5月15日下午4点半,巴巴坐鲁斯特姆的汽车去参观上述地点。直接去了辛哈伽,那里B·D·普度姆吉将其房屋提供给巴巴使用。由于那里的海拔和雨季多雨,巴巴不喜欢此地,决定去孟买。巴巴和满德里原计划乘“古吉拉特邮递”前往瑙萨里,但迟了三个小时到孟买,误了火车。巴巴指示禅吉独自赶往瑙萨里,找个合适地点,他和其余满德里次日返回美拉巴德。
 
鲁斯特姆的汽车载着巴巴和满德里10人,车顶堆满行李,严重超载。归途中,汽车在堪达拉附近爬上山道时,突然抛锚,开始向后往陡坡滑去。满德里心惊胆颤,害怕汽车失去控制。鲁斯特姆踩刹车,失灵。汽车快速倒退,随时都可能坠入下面的山谷!兄弟佳尔和另一个人跳下汽车,大声警告附近有悬崖。鲁斯特姆高喊巴巴的名。这时坐在前座的巴巴,将身子往一侧重重压去,同时用手紧按方向盘。汽车嘎然停下。满德里都为巴巴一下子停住汽车,惊讶不已。一直恐惧疾呼的鲁斯特姆,含泪拥抱巴巴,大家都感谢巴巴救了大伙儿,否则他们必死无疑。其余的满德里下车,把车推过山道。汽车再度发动,继续赶路。
   
走了一程后,晚上,行到塔勒岗和施拉瓦迪之间,又一场灾难发生。有棵树倒了,横在路中央,但因前灯昏暗,鲁斯特姆没有看清,汽车全速撞在树上。除了挡风板碎裂,黑暗中未发现汽车有别的损坏。满德里没人受重伤,虽然有几位轻微擦伤。发动机还在运转,他们继续赶往20英里外的普纳。快到普纳时,检查了汽车,发现车盖和保险杠变形弯曲,散热器水箱漏水。大家喝茶小憩后, 巴巴表示想尽快回美拉巴德。遂立即起身,于5月17日凌晨到达。稍后,遣鲁斯特姆去阿美纳伽修理汽车。
 
回到美拉巴德不久,巴巴再次提出上哪儿找个合适地方搬迁埃舍。这次讨论中,有人建议去托卡。巴巴很感兴趣,希望马上去看看。并于当晚去了那里,同天深夜返回。
 
大师非常喜欢托卡,次日,5月18日,在那里买了一块地,命令盖一些临时建筑。美拉巴德的临时房舍被拆除,材料运往托卡。同时在美拉巴德,因住处被拆,男满德里不得不露天睡了一些日子。
 
在托卡,昼夜施工,临时建筑两个星期落成。5月30日,度内边的桌屋被搬到托卡,供巴巴居住。建宿舍的其它一切也就绪。
 
托卡位于阿美纳伽和奥兰伽巴德之间,距阿美纳伽45英里。处于戈达瓦里河与普拉瓦拉河两河汇流处。据说大师斯瓦米·罗姆达斯和赛巴巴均在此地长期生活过。虽外表偏僻荒凉,但托卡赏心悦目的山间景色,及周围的树木河流,无不让巴巴心仪,平和氛围遍及这个地区。
 
将埃舍迁往托卡的一切活动进行的同时,周边村落和城镇的许多人到美拉巴德求巴巴达善。实际上,听说大师要离开这个地区,来达善的人剧增。
 
之前,5月27日,在整装和最后指示的繁忙中,一直想加入埃舍的凯库希如·普利得和萨瓦克·丁肖·考特沃,以及米诺·N·坡霍瓦拉一同来到。巴巴让他们在美拉巴德住几日,以便与满德里相互了解,熟悉各项工作。
 
第二天,巴巴把普利得叫到美拉巴德山上,问他想获得什么。普利得回答,“我想见神。” 
 
巴巴警告他,“那是世上最难的事。为此,一个人必须拥有难以想象的勇气,经受无数的艰难困苦。”
 
尽管如此,普利得仍表示愿意忍受一切损失和不适,说他没有家庭责任,完全脱离了世间。巴巴指示他,“回家妥善安排好一切。完全没有任何责任时,就回来。”普利得受令返回孟买。将自己的决定通知亲属,处理好一些细节,一周内又回到美拉巴德,加入巴巴。这刚好在迁往托卡之前。
 
5月31日,巴巴再次访问托卡,确保满德里为新埃舍做的安排全部让他满意。
 
6月2日,离开美拉巴德的前一天,巴巴私下会见了米诺·坡霍瓦拉。由于米诺习惯四处一一拜访圣人,巴巴直言对他说:
 
你打井时,开挖前要先选一块地方。但你若半途而废,在另一处重新开始,就永远也找不到水,一切劳动都将作废。但你若坚持在一个地方挖,有一天则肯定会找到水。需要坚忍不拔的精神。若是轻易就失望,不断尝试不同地点,你永远都不会成功。
 
同理,你若继续从一个圣人或赛古鲁跑向另一个,将什么都得不到。只要牢牢抓住一位大师,执行他的愿望。挖下去,不停地挖下去,有朝一日,你将得到证悟之水。
 

当天,巴巴还私下会见了萨瓦克·考特沃。考特沃虽年仅25岁,却是个真正的求道者。之前曾接触过乌帕斯尼·马哈拉吉,纳拉延·马哈拉吉和赫兹拉·巴巴简。在普纳有人告诉他,说阿冉岗的伊朗尼古鲁是巴巴简的大弟子。因而他来见美赫巴巴,向巴巴敞开心扉,说,“我想今生就证悟上帝。”
 
巴巴回答,“要么渴望上帝,要么渴望世间——你不能二者都要!这种事以前从未发生过,未来也绝不会发生。”
 
考特沃想要上帝。但同时他已成家,希望同家人在一起。巴巴鼓励他,“我知道你多么想走灵性道路,我将保证你进入道路。你将快速取得进步,最终完全转向目标。”并指示考特沃每周末来看他。考特沃不胜欣慰,打那起,心中激起了要成为满德里,和巴巴一起生活的渴望。
 
萨瓦克·考特沃曾多次达善乌帕斯尼·马哈拉吉。一次在孟买,轮到考特瓦顶礼时,马哈拉吉重重给了他一记耳光,斥责道,“ 你在毁坏我的整个工作,还有你自己的。” 考特沃很是颓丧,决心再不回去见他了。然而,就在他准备离开时,马哈拉吉的一个弟子捎给他这个口信,“别难过。我打你耳光,只是因为我有特殊工作要做。”
 
见美赫巴巴后,考特沃仍然继续拜访古鲁,圣徒和其他圣人——尤其是一位名叫“吉亚吉巴巴”者。考特沃再次拜访时,巴巴告诉他,“吉瓦吉巴巴连灵性世界的气氛都未达到。离开他。认识国王者无须为了进大门去向宫廷守卫顶礼。”
 
不过,巴巴却指示考特沃去联系孟买的大圣人提普巴巴,给后者捎去这个貌似简单的讯息:“皇帝派我来。”
 
听到考特沃如此说,很少开口的提普巴巴,忽然答道,“说安拉·呼·阿克巴;安拉·呼·阿克巴——神伟大;惟有神伟大!这是我的祝福。现在,走吧。任务成功完成。”
 
后来,巴巴经常叫考特沃去拜访提普巴巴,但不能去见其他任何圣人。在一次拜访中,考特沃带来一幅美赫巴巴的相框,请求将照片挂在提普巴巴的房间里,圣人准许。考特沃挂好照片后,提普巴巴叫道,“全世界都因美赫巴巴的名而存在!”
 

译自《美赫主》第1047-1052页

翻译:美赫燕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托卡埃舍,美拉巴德,赛古鲁,证悟,上帝]:无
下一篇:[08-12-28] 宇宙工作三阶段
上一篇:[08-12-25] 朝圣美拉巴德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