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宇宙之母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09-03-09 浏览次数:5148 [ ]

10月10日,禁食第31天,巴巴进入美赫之家桌屋里的专位,通知韦希奴,“从明天起,我将不离开这里。”接下来的12个昼夜,巴巴未出修爱院一步,完全为男孩们工作。他自己不吃,却为他们盛饭。全部注意力都在修爱院的孩子们身上。若有满德里来请示埃舍其它事宜,巴巴会表现得不耐烦,很快打断这个人,厉声说,“随你怎么做!”

神圣酒店开门,酒商想把
年轻人浸入爱之洋。
 
这个时期尤为紧张,巴巴夜间很少休息。他观看孩子们静心,确保他们遵循他对静心和具体姿势的指示。纠正其错误,指导他们。他白天整天跟他们在一起,分享他们的娱乐和学习时间。下午是休息时间,巴巴会召集孩子们到他身边,听留声机放的唱片。有时孩子们会用马拉地语或乌尔都语为他唱歌,他很喜欢。巴巴的专注主要在修爱院的男孩身上。只在晚间8点,短短的半小时,才允许美赫修道学校其他男孩和男满德里进入美赫之家院子,坐在巴巴身边,享受他的伴同。

在这些晚间活动中,巴巴给出许多启示性语录。10月11日,他对修爱院男孩强调爱之道:

爱是赛古鲁给的神圣礼物。即使整个世界想给,也永远不能给予这样的礼物。一旦给予,哪怕全人类也抢不去——不管多么使劲。爱是神圣的礼物。

一旦你知道怎样去爱,就没有问题。一旦你适应了道路,困苦即消失。目前,阿里·阿克巴,拉玛吉和其他男孩困惑烦恼。他们有爱,但不知道怎样爱,因而烦恼。我将把方法指给你们,因为你们在爱的陶醉里,违背我的命令,尽管觉知不到这一点。现在是指出方法的时候了。我指出之后,你们将不再烦恼。别害怕;我和你们在一起。你们实在很幸运。赛古鲁肉身在世,完全为了你们这样的人。我将把以前从未透露过的方法示现给你们。我将给出一切,但首先你们必须放弃一切,把一切献给我。

外部我已将埃舍交与鲁斯特姆管理;同样,内在管理也可分派。在今后6个月之内,我要么使你们灵性上成为我打算让你们成为的,要么关闭一切。若不出现困难,我将促成你们。我的计划是避开困难;唯一的事情是鲁斯特姆要遵照我的命令管理好外部的一切。你们现在根本不知道我将要做的。所以,只是继续按我的希望做你们的工作,不要担心。


话题随后转到不同种类的食物,巴巴作出如下评论,“有三样东西有益于补充和净化血液:石榴,葡萄和番茄;但葡萄有一个缺陷,生发怒液。秋葵对腰背痛的人有好处。土豆增强体力,但产气。小扁豆好;豆类,南瓜, 甘蓝和花椰菜营养不大,但好吃。茄子对你们是最不好的东西。吃茄子等于自杀,因为它破坏血液,将之稀释。小萝卜产气,但对肠道好。菠菜也很好。”

鲁斯特姆开玩笑插话,“鸡肉也不错,因为它没有业相。”

 “我们谈的不是业相,而是事物的品质。”巴巴纠正。并继续说,“在非蔬菜食物中,鱼对大脑最好,因为它含有磷。鸡蛋也好,但不易消化。在所有食物中,牛奶最好,因为不用杀害什么。其次是蔬菜,因为其中生命尚未完全发展。最坏的印象在于非蔬菜食物。吃肉使人立即招致动物业相,刺激愤怒和淫欲。”

10月10日,巴巴曾指给弟弟佳尔看一棵树下的地方,要他挖个度内坑,上面盖锡棚。佳尔一天之内全部完工,巴巴在拜度,劳先生,禅吉,美赫吉和查干的陪同下前来查看。并集合男孩们,让他们在自己身边坐下。他随后阐释道:

仔细听好我要说的。我坐在这个棚子里闭关和工作是为了你们。因此,我工作时,不应有任何的打扰。如果我受到干扰,你们就不会进步;我若不受干扰,我将确保你们在道路上前进。

你们的教育和学习现已停止。这是个问题,因为报纸乃至别处都反对我。如果你们谁的父亲来这里,发现你们不在学习,他就会有别的想法,把你们带走。村长也在盯着我们,以满足公众舆论,若是警察来,会发现你们不在学习。因此,美赫之家旁边已搭好棚子,只教英语,从下午2点至5点。

我不喜欢所有这些学术教育,但出于各种原因,你们必须学好英语,以便能够毫不吃力地读拉姆提斯,夏姆斯-埃-塔卜睿兹,哈菲兹和辨喜。但实在地讲,教育与这条道路无丝毫的联系。你们不知道我在做和将要做的工作。但这个是要让人们看,你们在学习,它还将有助于你们日后阅读古圣先哲的灵性典籍。我告诉你们这个,以防你们谁的父母到来,要带你们回家。

但你们不要考虑这一切。我希望你们继续想我,照我昨日语录里的话去做,我将照管好一切。今天我离开大家,坐在里面闭关。为了什么?只是为了你们。

除了我,你们不必想任何别的事情。只是按我说的做。我肯定将把你们置于道路上。我也许会夜里叫醒你们一些人静心。天气会冷,但不必介意。你们若不听我的话,会处于不利地位。

暂且把爱撇开,我将确保你们获得最大收益。而若是给予你们爱,你们将象离开水的鱼儿,而解渴需要时间。我不希望你们受折磨,饥渴是可怕难忍的,痛苦难以描述。你们对此毫无概念。罗摩奎师那的饥渴极其强烈,他会在河水里一坐数天!赛古鲁恰塔尼亚·斯瓦米的饥渴强烈得鲜血从他的头发里涌出!但我将保证不让你们经历这样的苦痛。照顾你们是我的责任,我不希望你们受一点儿苦。


巴巴接着让人朗读《伊斯兰教神秘家》书中的几段。后来他指着度内说道:

这是度内。我们感到冷时,会走近取暖,寒冷渐渐退去。同理,赛古鲁是温暖,我们的业相是寒冷。所以说伴随赛古鲁是最好的,哪怕在他跟前片刻,也会清除百万亿万的业相。

10月12日中午,在巴巴桌屋腾出空间,让阿卜度拉居住,然后用竹席屏风围封桌屋。巴巴说一个倾向于行道的欧洲人第二天要来,将住在阿卜度拉的房间。从那天起,巴巴夜间住在美赫之家,不在桌屋。另外两个男孩,被指定为巴巴勤务兵的拉伽拉姆和巴班,也住进了阿卜度拉房间的隔壁。

10月13日,巴巴禁食第34天和闭关第4天,所有的人清晨5点都聚集在美赫之家入口,等待点燃度内。之后招待男孩和满德里茶和甜食。巴巴提醒男孩们,冷天早晨应坐在度内边。命令连续数日上午7点和晚间点燃度内。之后熄灭,再于晚间点燃。佳尔备火,查干点燃,拜度熄灭。

当天中午,小阿迪和纽瑟文·萨达来到,带来一位头发灰白的俄国人,名叫萨度·克里斯汀·雷克。他即是巴巴提到的欧洲人。发现托卡的气氛如此合意振奋,雷克欣喜若狂。因为他寻找古鲁已经很久了。韦希奴将他安置于阿卜度拉之前居住的房间。雷克是个谦卑随和的人,给满德里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说,“这里有特别的东西。我能感受到。对师利罗摩克里希那这样的过世大师渴望和崇拜20年之后,今天我终于遇到并见到一位活着的大师!”(*雷克谦卑的一个例子是,他自己洗衣服,这对一个在印度的欧洲人来说是不寻常的。)

雷克到托卡时58岁。1870年出生于俄国埃斯托尼亚省,从孩提时就喜爱默想和探究,早年对东西方哲学产生兴趣。年轻时为莫斯科一家企业的管理者,收益颇丰。但1902年,他辞去工作,到英国和法国旅行,寻找密意智慧和灵性知识。随后若干年,他作为海军军官服役时,遇见梅瑞迪施·斯达。此次联系日后将他带到美赫巴巴这里。

读了有关赛古鲁罗摩克里希那和大弟子辨喜的书籍后,他1910年来到印度,开始在罗摩克里希那修道院生活。几年后,他发现自己渴望得到一位在世古鲁的指导。听说老相识梅瑞迪施·斯达最近去了印度,臣服于一位大师。便写信给斯达,得知美赫巴巴在美拉巴德和托卡的埃舍。

翌日,10月14日,巴巴召见“萨度·雷克”。雷克达善大师时,巴巴把头俯在雷克背上。巴巴当时没有拥抱他,但后来晚间,他拥抱了雷克。巴巴亲自领他参观男孩们正在静心的修爱院。

次日上午,巴巴命雷克保持静默,指示,“以完全自由的心情待在这里。从明天起保持沉默。别担心。需要什么,就找韦希奴。别让头脑想那些令你烦恼的事情。要耐心。我将让你坚定行道。我对你感到满意,因为尽管有那么多艰难困苦,你依然多年坚持走这条路。”

雷克答道,“我倒是不乏耐心。知道我将得到适当的东西——在适当的时间——在我配得时。”

巴巴随后指示,“我不叫你,你就不要来见我。即使我多天不叫你,也不要来,别担心。我和你在一起。我将与你内在说话。”

 “我知道,”雷克说,“大师总是内在说话。”

与此同时,卡卡·巴瑞亚来到托卡,得到建篱笆的任务。但巴巴在考验他,他仍不“适合”在埃舍定居。仅四天后,巴巴打发他回孟买。

10月16日,给男孩们讲道时,巴巴进一步揭示内在道路:

这条道路对于外界可谓难乎其难,但对于你们将是容易的,因为我亲自通过你们工作。譬如,假设你取道去美赫之家,但道路坑洼不平,有的地方极为狭仄。你若是蒙着眼睛怎么办—— 如何前进?我抓着你的手,告诉你在哪里落脚,因为我知道一切。我的眼睛永远睁着。尽管如此,你若不抓住我的手,我如何引导你?抓住我的手,意思是照我说的做。因此,我每天都在告诉你们,要始终听我的话,不断地一心想着我。然后看看你们获得什么无尽好处。

弟弟佳尔,拜度和查干负责照顾男孩们。10月18日下午,巴巴通知他们,“要适当静心,肠胃应保持轻松。”这意味着孩子们的饮食要做改变。此后,早餐是茶和面饼。午餐是米饭豆糊;晚餐再次是茶和面饼。蔬菜从伙食中取消。巴巴还制定了新的时间表,当晚开始实施:

凌晨2点——起床
凌晨2点至3点——洗漱后淡茶
凌晨3点至6点——静心
清晨6点至6点半——茶和面饼
清晨6点半至7点休息
上午7点至8点——静心
上午8点至9点——巴巴讲道
上午9点至10点半——睡觉
10点半至12点——洗浴(不洗浴时,照巴巴指示行事)
12点至下午1点——午餐
下午1点至2点——休息
下午2点至5点——上课

下午5点至6点半——游戏
晚上6点半至7点——休息
晚上7点至8点——晚餐
晚上8点至9点——在巴巴身边
晚上9点——就寝

巴巴有时同孩子们走到河边,孩子们会在河里洗澡。现在体质有所恢复,意识接近正常的阿卜度拉,受令教年纪小的孩子游泳。10月19日,命令阿卜度拉靠流质禁食,他一直执行到5天后巴巴让他停止。

当晚6点半,男孩们聚集在巴巴身边。几个孩子开始调笑,不专注巴巴,这让巴巴不悦。巴巴叫伽姆斯·提图斯起立,问他为什么笑。他说他笑比瓦做的事情。查布和巴纳吉也一直在大笑。巴巴责备他们,“我把一切撇开,甚至我的满德里,为你们工作,你们却在大笑!你们玩耍或者碰到有趣的事情时,我不反对你们笑。但为何没必要地大笑?你上厕所时吃东西吗?”这让他们安静下来。

10月23日是印度教的十胜节。这天巴巴走出12天的闭关,并打破43天的禁食。他开始出现血尿,身体状况严重虚弱。拉姆玖表示担心,巴巴解释道,“我禁食时,相当于全世界的人进行禁食,因为禁食的不是任何人,而是每个人内里的’我”。”

同一天,大师将15名男孩从修爱院转回美赫修道学校,留18名男孩在修爱院:阿伽·阿里,阿里·阿克巴,巴班,巴布,查布,达图,道拉特,埃斯潘迪亚,霍姆斯吉,伽姆斯,迦万玛德,库达·布科斯,纳那,马如提,萨乎,瑟亚班,图克拉姆和瓦森特。8岁的彭迪特哭得一塌糊涂,用一贯的招使恳求道:“给我最后一次机会。您是上帝,我只是个小孩!为什么对我这么严厉?”因此把他也包括在内。

罗巴吉,比瓦,禅德尔和巴纳吉·卡拉尼也不停地哭泣,威胁要离开,但巴巴安慰他们,最后他们都顺从地加入美赫修道学校。禅迪乌和吉奴求满德里请巴巴宽恕他们。巴巴4点把他们两个叫到跟前。禅迪乌说他将至死做巴巴的奴仆,祈求巴巴原谅他过去所犯的错误。巴巴感到他们的真诚,便原谅了他们,允许他们留在修爱院。

这天余下的时间被忏悔的哭泣充满。转学的孩子痛哭不止。哈里伤心得几乎发狂,在脖子上系了块手帕想勒死自己。又一番闹腾之后,巴巴决定把夏普尔,班斯,伽姆希德·古斯塔德和伽姆希德·纳姆达安置在埃舍的美拉巴德部门。拉古纳施得令凌晨4点起床静心。巴巴将自己的围巾,瓶子,盘子,照片和其它私人物品送给一些男孩,安抚他们。下午5点30分,全体解散。

这次,几位男子,包括阿乔巴和阿德希尔·伊朗尼,返回家中。这似乎预示着将要发生的事情。10月24日,巴巴遣一些修爱院男孩去幸福谷。男孩们下午5点随查干,拜度和卡瑞姆离开;次日凌晨3点半,巴巴同阿卜度拉,佳尔,佩苏,拉伽拉姆,阿里·阿克巴,阿伽·阿里,卡林伽德,巴班和伽万玛德到达。5点半,巴巴亲自备茶招待大家,还在男孩们的协助下,炸了菜团。萨若希来到,带来蔬菜和面饼。下午,鲁斯特姆的弟弟阿迪来看望巴巴,开车带巴巴游览半小时。晚饭后,巴巴集合男孩们,对他们阐释道:

听我说。你们若是犯错,我会原谅你们,不只一次而是百万次,但你们要尽最大努力照我说的做。你们若服从,我将确保你们的进步。

千万不要惧怕我。假设小孩玩耍时往嘴里放块石头,让母亲看见了。你们觉得她会站着不管吗?她会极力从孩子嘴里掏出石头,或者揍他。同理,我是宇宙的母亲,尤其是你们的,因此有什么理由害怕呢?切莫害怕;我不会送你们回美赫修道学校,象其他孩子那样。我将负责你们走上道路。


巴巴随后分发阿迪带来的太妃糖,告诉男孩们在幸福谷无须静心。

接下来的三天过得轻松愉快。巴巴同男孩们散步;有时让人放留声机,并解释歌曲的含义,还参加孩子们的游戏。放松5天后大家离开幸福谷,于10月28日晚回到托卡。

翌日,巴巴召集男孩们,提醒他们静心时不要打瞌睡,告诉他们,“阿卜度拉受到一次内在震动,心律不齐,但我将确保他不会有事。他获得了一些神性体验,但你们不必经历这类事情。我将让你们完美。”他给患感冒的男孩止咳药,接着到普拉瓦拉河和戈达瓦里河汇流处,在月光下散了一小会儿步。

11月1日,巴巴受邀去尼瓦萨村;达克之友D·L·卡瓦德曾邀请大师参加他新居的乔迁仪式。巴巴下午同几个男孩和男满德里坐韦达尔·伯克利的卡车前往。在那里度过愉快的时光,巴赞演唱令巴巴很赞赏。

回托卡途中,他们来到河边,巴巴评论道,“我厌倦了过这条河。”达克提出背巴巴过去。巴巴笑了,说,“只要你保证不让我掉下去,我随时奉陪。”

达克回答,“绝对不会!我可能会摇晃,但我保证您不会跌倒。”

众人大笑,巴巴问,“你是魔术师不成?你要跌倒了,我怎么站得稳?”

达克机智地回答,“您怎么能跌倒,巴巴?让堕落者站起者绝不会自己跌倒。”

巴巴让达克驮着过了河。到了对岸,巴巴表示,“今天你带我过了河。我对你的努力感到满意,有一天,我将帮助你渡过永生之河。”

鲁斯特姆是位很有能力的管理者,在托卡, 巴巴已将埃舍一切事务交与他管理,一切决定由他酌情做出。鲁斯特姆必须使用自己的判断力,甚至任何事都不许请示巴巴。11月5日,巴巴再次确认鲁斯特姆的责任,“你自己选择。你可以服务我,也可以静思我。”鲁斯特姆回答他选择服务。

接着巴巴对满德里和男孩们解释了静心:

要专注地静思我,乃至忘了其它一切。要融入我。普利得,虽在禁食和静心,但仍未融入我。要自发地静心,像你的呼吸一样自动,像钟摆的滴答,滴答,滴答。无论坐,吃,喝,学习时——在每一项活动中间——都自然地静思我。仁慈帮助下的静心引你进入道路;大师帮助下的静心引你进入三摩地。但没有恩典,上述静心是不可能的。

每天巴巴都向男孩们强调,夜间静心莫困盹。11月8日上午9点,巴巴召集他们,讲了下面的故事:

从前有叔侄二人,都倔强得厉害,他们到家看见桌上有块美味的甜拉都。二人都想要,遂为此争吵起来。最后他们决定,不管发生什么,谁先说话谁输。他们面对面坐下,谁都不讲话,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过去了。

婶婶知道他们俩那个倔劲儿,便将所有东西搬出棚屋,放火烧之!但叔侄二人一动不动。眼睛不眨地盯着甜拉都。火烧到他们时,侄子再也忍不住,尖叫着逃出屋。叔叔立马拿起拉都,填进嘴里。

你们应像那位叔叔一样,静心时完全专注于我,一个盹都不要打。


11月12日出现日食,数千人从周边村落来寻求大师达善。巴巴不乐意从日程中抽时间施达善,但还是会见了村民们。

他更愿大部分时间和修爱院的男孩们度过。观看他们打板球,和他们散步到河边,看查干给他们上游泳课;他还亲手喂他们食物,和他们一同听唱片,定时讲道。

这个时期的日程安排是,上午9点至10点讲道;10点至12点游泳,12点至下午2点,静心;之后午餐,或者陪巴巴散步,或者听音乐。巴巴还夜间探访他们,有时来两到三次,在晚10点至凌晨2点半之间,检查他们的静心情况。

不同的人按照大师的指示来来去去。11月17日,苏娜和女儿蔻诗德从孟买回到托卡,加入女满德里。

11月初,巴巴再次开始抱怨托卡的气候。冬天临近,孩子们和满德里的身体状况都不好。许多人患上感冒发烧。11月18日,巴巴情绪不佳,说,“现在把埃舍迁回美拉巴德更好。除了几个特选男孩,其余都将送回家。修爱院的男孩们是珍宝,我将把他们置于道路上。”

巴巴随后向全体男孩解释,他们须回家一月,直到他们在美拉巴德的居住安排好,安排好之后,会叫他们回来。在巴巴的劝说下,孩子们同意回家,以为分离是暂时的。当天稍晚,7名阿美纳伽男孩被送回家,第二天,18名来自孟买,卡拉奇和普纳的男孩离开。

11月19日,阿伽·阿里的父亲第三次来到托卡,这次新动向的奥秘揭开;这回他带了个臭名昭著的恶徒,强硬要求儿子回家。阿里被交与他,他们次日离去。正是为此原因,巴巴数月来日夜为孩子们艰苦工作。他的工作一做完,便突然宣布遣送孩子们回家的决定。第二天,以暴力相胁的阿里父亲便来到。

11月20日,佩苏送第三批印度教男孩回家。修爱院只留几个孩子。这一组包括14名波斯男孩。

美赫修道学校开办初期,只有10名印度教男孩。后来人数逐日俱增,到1928年11月18日止,总数累计到102名男孩:49名印度教徒,32名帕西人,20名穆斯林和一名基督教徒。在49名印度教徒中,有15位是贱民,15名马拉地人,11名婆罗门,5名工匠种姓,2名裁缝种姓,一名金匠种姓,一名耆那教马拉尼人,一名是帕德西人。30名伊朗尼中,6名是帕西人。20名穆斯林中,6名是莫卧尔人,5名来自波斯,5名来自德干,2名是布里人(逊尼派),2名是库特奇语人。

1928年,K·J·达斯托想到出版月刊的主张,巴巴鼓励他放手做。11月22日,巴巴将月刊命名为《美赫讯息》,还暗示用乌尔都语,马拉地语,古吉拉特语及波斯语出版刊物。巴巴邀达斯托,拉姆玖和禅吉开会,就上述提议发表意见。听到将组建委员会审批出版文章的建议,达斯托生气发火。除了他出任编辑的《美赫讯息》,他不希望其它出版物发行。

巴巴向达斯托指出,他所编辑杂志开篇文章中的某些不一致之处。达斯托指着禅吉和拉姆玖,称巴巴总是按他们的话做。巴巴反驳道,“如果你真以为我听从他们的指示,那你和我一起生活毫无意义。”

讨论结束后,达斯托回到自己的房间。巴巴告诉拉姆玖和禅吉,“让他按自己的希望去做。我将看他怎么做。我不会允许任何不妥的东西发表的。”

前几个月,拉姆玖忙于为自己的书《啜泣与悸动》走访学生们,收集他们的灵性体验和在学校埃舍发生的事件。书稿打印于阿伽·阿里被其父和保镖带走的当天开始。

因天气寒冷,一些修爱院男孩患了重咳嗽。同一天,巴巴指示拜度从药房取一瓶止咳糖浆。拜度错拿了一瓶碘剂,看着极象止咳糖浆。巴巴拧了一会儿瓶盖,接着还给拜度,示意他送回药房。拜度奇怪巴巴为何不把药给孩子们,但他把药放回架子时,注意到里面含有碘,不是止咳糖浆。大师不可思议的无所不知让他深受震动。

当时生病的男满德里有帕椎和美赫吉。11月25日,美赫吉病得吃不下饭。生病期间他暗自渴望能吃到鲜美的阿富汗石榴或者橙子苹果,但未向任何人透露过这个心愿。因此当巴巴提着一篮子水果,其中包括阿富汗喀布尔石榴来到他的房间时,让他又惊又喜。

这些在托卡的最后日子,大师各地的跟随者对人们讲述有关美赫修道学校这个独特机构,鼓励人们送孩子入学。而同时报纸上却发布文章,说学校正在关闭,托卡的建筑正在拆除。这听上去也许相互矛盾,但只有巴巴知道他的真正工作,一切实际上都在按他的神圣计划有序地进行着。

11月26日,巴巴同古斯塔吉和阿卜度拉坐鲁斯特姆的汽车离开托卡。留下的男孩和督导带着箱子和行李,坐拖车随后。他们都住进阿美纳伽的阿克巴棉纺厂。

一天清晨,纽瑟文·萨达早起帮忙烙早餐面饼。巴巴也走进厨房,帮着搭把手。纽瑟文试图阻止巴巴,但巴巴解释道,“我不得不做这项工作。我必须不分昼夜地做。我若不做,整个世界都会挨饿!我从内在喂养每个人。但我降入世界,是为了外部喂养每个人。”

11月29日,巴巴坐大阿迪的汽车回到托卡。稍作停留,下午两点,他同女满德里动身前往美拉巴德。女满德里住入邮局,巴巴继续住山上与水塔相接的小屋。后来搬到他的墓屋。

巴巴曾于11月26日召纳罗吉·达达禅吉到托卡,监督临时建筑的拆除工作。拆下来的材料被运回美拉巴德。拆除工作1928年12月4日完成,男满德里告别托克,前往美拉巴德。

托卡被遗弃,
但演过神圣酒戏之处
从不会一如从前。
酒商依“在”。
酒肆永存。
很多世纪
饥渴者将在此解渴。
饱饮者将能够
融入圣河汇流
达至永生彼岸。

翻译:美赫燕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托卡埃舍,美赫之家,静心,专注,度内,业相]:无
下一篇:[09-03-19] 皆是服务
上一篇:[09-03-08] 莫忘目标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