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我就是那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09-04-02 浏览次数:5218 [ ]

8月与阿伽·阿里同时被领走的另一个穆斯林男孩是阿莫德·穆罕默德。12月28日傍晚,巴巴正坐在墓屋边,同满德里讨论事情,阿莫德突然走上前,给巴巴戴上玫瑰花环,骄傲地站在巴巴面前。这个小家伙从孟买徒步200余英里,一路回到美拉巴德。他不吃不喝长途跋涉,沿途经受了许多艰难困苦。
 
孩子们是怎样被巴巴吸引——如飞蛾扑向灯火。在灯前飞舞所付出的艰巨努力,令攀登高峰显得如同儿戏。飞蛾只渴望灯火,否则不能活。只有在灯火的祭坛上化为灰烬,才得以平静。其蜕变即是对摩耶的战胜。大师的爱酒再次倒入孩子们的心间。他们与巴巴里的光在游戏里再度结合。
 
教给飞蛾在活着时死去!
它们学会按神圣至爱之愿所涌现的才是真爱。
 
12月30日,阐释宇宙时,美赫巴巴揭示:
 
宇宙的运转速度极快,以至看不出它是否在旋转。看看这个世界有多少人,生物和无生物。万人万物皆有脉动;每个人都有思想——每分钟成千上万个。假若把世界上全人类的思想和其它生命的思想加在一起,将无人能测量或想象之。其数目将难以测量。
 
如此大的速度无从计算。它看上去似乎寂然不动。整个宇宙的脉动极其无限,但这个脉动我却测量,观察,感受。想想那会是什么样子。我知道美国总统在想什么和明天要想的是什么。对英国总理也是一样。我不用片刻就能知道他们的念头。
 
你们会惊讶,“这怎么可能?”我说这可能,因为这一切离我是如此近。假设我掐瓦森特的手,脸颊或腹部。他会感觉到吗?会的,因为这些皆是他身体的部位。我若同时掐他身上几个部位,他也会感受到。同理,宇宙已‘粘’住了我;是我生命的组成部分。
 
我知道并了解宇宙中每一个生命和事物的思想。何以如此?因为我已将宇宙紧贴在胸口,能感受造物界里的每一个心跳。 
 

在阿克巴棉纺厂居住期间,梅瑞迪施·斯达开始显露真实的性格。纽瑟文·萨达受够了他不替人着想和颐指气使的态度。(梅瑞迪施·斯达要求给他的特别饮食配备大量的橙子和柠檬。)梅瑞迪施的妻子玛格丽特身体不好,已乘火车前往普纳。阿迪做了尽可能好的安排,让她入院治疗;但此前,12月7日,梅瑞迪施给阿迪捎去便条,满纸怒言,要求乘火车护送玛格丽特和艾斯戴尔,而不是阿迪的汽车。他毫不顾及阿迪的付出或所花费用。巴巴在支付一切费用,包括梅瑞迪施来印度的往返旅费,因为最初是叫他从英国带男孩来学校的。
 
巴巴与鲁斯特姆,纽瑟文和阿迪讨论了这个情况,设法送三人回英国。巴巴有工作通过梅瑞迪施完成,不想孤立他。他想出如下的策略,于12月10日给梅瑞迪施捎去便条:

“梅瑞迪施,这些天我一直在做非常重要的灵性工作。情况已变得迫切,需要你立即前往英国。你若留在印度,就会死去!两位女士会得救,但你因灵性甚高而会死去。这个时候不适宜我干预,因为你们若留在印度,其中一人必定死亡。
 
现在你最好去英国。此外,这个时候你在英国是极其重要的,因为你在那里有很多工作要为我做。你是穷人的朋友,并将永远为穷人工作,所以乘最低等车厢去孟买。开始保持静默,在抵达英国前不要打破沉默。”
 
翌日,遣禅吉亲自去解释巴巴的希望。要梅瑞迪施切莫在世俗事务中提及巴巴的名,或者以巴巴的名义募集资金。他只应在灵性问题上谈论巴巴,这样巴巴将永远指导和帮助他。巴巴又写道:
 
“梅瑞迪施,立即离开印度,带上两位女士。这很有必要;不然,你将离开肉身!”
 
策略生效。同巴巴生活了6个月之后,12月29日下午,梅瑞迪施·斯达到美拉巴德向巴巴辞行。按照巴巴的命令,他同玛格丽特和艾斯戴尔动身回英国,四天后从孟买坐船启程。

1929年1月1日,布阿先生抱怨道,“这段时间满德里人太多,活动越来越少,他们只吃不干。要想降低费用,就得减少人数。”
 
巴巴回答,“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去年是修爱院的孩子们哭,今年要哭的是我们!”开始暗示将很快关闭学校,次日9名男孩被送回家。
 
与此同时,鲁斯特姆和家人已迁至纳西科。将女满德里送到纳西科,为她们在鲁斯特姆的新家安排了住宿。女子们移居是因为巴巴计划同男满德里外出旅行。
 
尽管一些孩子已离去,但阿卜度拉——最荣宠者——宣布他也要走时,仍引起不小的震动。这出乎所有满德里的预料,虽然数日来,阿卜度拉一直说要去别处。满德里没把他的话当真,但这次他很认真,已决定离开。令人惊讶的是,巴巴没有出面劝阻。1月3日下午,学校放假,为他举行了一场适宜的送别会。教师们发表演说,赞扬阿卜度拉,还送了他新衣新鞋。阿卜度拉同鲍克乘马车前往车站,赶5点钟的火车。劳先生骑自行车随后。晚间,工作人员和孩子们到美拉巴德铁道边等候,在火车经过时,向阿卜度拉挥手告别。
 
当晚,同满德里在一起时,巴巴透露,“一次世界剧变已近在咫尺。我将对人类开言,让我的声音在全世界被听到和感受到。”
 
帕椎和阿迪一直在孟买,安排梅瑞迪施·斯达和两位女士前往英国事宜。1月5日他们返回美拉巴德时,惊讶地看到阿卜度拉走在阿冉岗村的路上。只两天后,阿卜度拉就决定返回。他们让他上车,将他带回埃舍。
 
1月6日,提到达斯托的期刊《美赫讯息》,巴巴告诉满德里,“我与《美赫讯息》保持距离,我跟它没有关系。那是你们和达斯托之间的事情。我什么都没做。”达斯托听此非常不安,同劳先生激烈地争论起来。巴巴让二人安静下来,随后澄清达斯托曾处理不当的一件事。
 
当晚,讨论将来的计划时,巴巴解释道:

我知道我将不得不比基督受苦更大;但我仍要说,我是神。看看那些知识分子的脑筋。他们怎么说?“人岂能为神?简直一派胡言。”但我将继续说,“我是什么我就是!” 

1月7日的讨论中,巴巴揭示:
 
你所寻找的神不在天上。他在这里——在这个层面!我就是那。
我在你里面,因此在你内里寻找我。我不在什么清真寺,庙宇或教堂。你也许会说这不可能——决不可能。那好,告诉我,你的眼睛能看你自己吗?它们看得见世界,却看不见你。你必须使用镜子才行。
同理,你必须通过爱之镜才能见自己。拥有此镜的人乃至师非别人。唯有至师拥有爱之镜。
 

这个时期,巴巴喜爱对孩子们和满德里引用苏菲大师哈拉智的诗句。巴巴曾手写下诗文,为贝利用古吉拉特语写的巴巴传记题辞:
 
“吾即吾爱,吾爱即吾。吾乃二灵居一身。
汝若见吾,即见吾爱;若见吾爱,即见二人。”


(注:美赫巴巴引用的英语版本,由 R·J·尼库尔森从阿拉伯语翻译而来。此诗句出自哈拉智诗集的第一首格扎尔。哈拉智被认为是神醉苏非大师原型。这个对句准备用作贝利著的古吉拉特语传记题辞,但未出版。)
 
彭度患了感冒,多日咳嗽不止。萨德医生给他开了药。巴巴的弟弟贝拉姆负责配药,误将盐酸加了进去。彭度咽下药剂,感到喉咙象着了火,病情加重。巴巴立即叫阿迪开车送彭度去普纳的赛荪医院,纽瑟文与萨德医生陪同。那里的医生们准备为彭度的喉部做手术。
 
巴巴得知大怒,开始抛扔东西。这种可怕的情绪持续半小时才再度平静。次日1月8日,接到电报,说彭度的手术取消。除灼痛感继续外,没发生严重状况。贝拉姆没有透露这次失误,但巴巴后来查了出来。
 
一周后,彭度康复,回到美拉巴德。巴巴马上遣他北上奎达,和鲁西·伊朗尼一同工作。同时,古斯塔吉的兄弟,斯拉姆森和霍米,离开美拉巴德前往印多尔。
 
巴巴宣布,他将和一组挑选的男满德里和男孩去徒步旅行。1 月12日,遣送全体美赫修道学校和修爱院男孩的准备工作开始;随即给父母或监护人发电报,通知他们学校即将关闭。
 
1月13日,阿伽·阿里的父亲第一个来领儿子。巴巴曾警告说,“阿里若走,统统都走。”似乎如此,因为其余的男孩当天稍晚都离开回家。劳先生带领波斯男孩动身前往伊朗;他们尤其伤心不舍,临别前抱住巴巴的脚哭泣不止。望着他们远去,巴巴对拉姆玖评论道,“现在你明白了吧,埃舍的关闭与阿里有着某种联系。”
 
1月15日,巴巴率18人的队伍离开美拉巴德,包括阿里·阿克巴,拜度,弟弟佳尔和贝拉姆,布阿先生,查干,达拉,法拉姆,古斯塔吉,卡瑞姆,玛尼卡,马萨吉,佩苏,普利得,鲁斯特姆·丁亚尔,美拉班普尔,苏伯尼斯和韦希奴。禅吉被派往孟买办事。
 
巴巴计划徒步经潘达尔普尔,去库哈普尔村,但先去阿美纳伽。一行人在阿克巴棉纺厂住了2日。乘卡车出发,前往敦德, 1月17日晚到达。因客栈员满,他们只得在火车站附近的空地上露宿。
 
翌日,他们步行8英里到帕塔斯村,在那里的旅馆投宿。巴巴随后改变了计划,不去库哈普尔,去卡拉德——萨塔拉地区的一处朝圣地。
 
1月19日黎明,他们步行12英里到达拉瓦岗;但途中巴巴的踝关节严重扭伤。到拉瓦岗时,巴巴的腿疼得厉害,决定在那里的旅馆休息。
 
1月20日午夜,他们徒步11 英里到迪克萨尔,住进一处临时客栈。佳尔给这支队伍命名为“蝙蝠,”因为整个旅程,他们夜间也继续行走。
 
巴巴的踝关节一直不愈,因此他决定缩短旅程,返回阿美纳伽。1月24日,他们乘卡车离开迪克萨尔,但因卡车半路抛锚,被迫从敦德改乘火车。于当天抵达阿克巴棉纺厂。
 
仅12天后,1月27日,他们返回美拉巴德。当天,马萨吉带女满德里从纳西科到达,她们来短暂拜见巴巴。巴巴的情绪平静,决定暂时终止旅行,住在美拉巴德。由于大部分人离开,这里寂静荒凉。
 
与此同时,阿伽·阿里设法逃出孟买的家,1月17日回到美拉巴德——巴巴开始徒步旅行两天后。满德里通知阿里的父亲,但这次哈吉·穆罕默德一改常态,允许儿子留下。 
 
1月28日,庆祝赫兹拉·巴巴简的生日。巴巴让当地村民表演3小时的歌舞庆祝。
 
卡里玛玛是杜利亚市的首席官员,曾多次请求大师访问他家。巴巴终于同意2月5日去。由布阿先生,佳尔,达克,谢赫恩和韦希奴陪同,巴巴坐阿迪的新雪佛兰前往杜利亚。中午到达玛勒岗村,达克的岳父巴普·普拉尼克热情接待。巴巴看望了达克刚出生的儿子卡米亚卡,接着离开,傍晚到杜利亚。卡里玛玛热忱接待巴巴一行,当晚巴巴在他家过夜。
 
翌日,阿迪开车把一行人送到耶奥拉。因阿迪须到纳西科办事,巴巴一行转乘火车,于夜半抵达阿美纳伽。直接回到美拉巴德。巴巴开始在小屋居住。
 
2月 15日晚,巴巴同满德里坐着,讨论各种话题,鲁斯特姆对巴巴说,“您若是施一个奇迹,成千上万的人会来到您的足前。”巴巴未作答。
 
鲁斯特姆又说,“巴巴,您应该一夜之间在这儿竖起一座奇塔,比德里的库特布高塔还更雄伟壮观。那样的话,会有千千万万的人前来,接受您为至师——人身上帝。您不证明自己的能力,人们怎会信您呢?”
 
对于鲁斯特姆的提问,巴巴不以为意,并授述如下:
 
你听说过哪位赛古鲁或阿瓦塔施展过这类能事?这种奇迹的结果会是灾难性的。

你认为千千万万的人会来我这儿,进入灵性道路。某种程度上你说的对。那样,将会有不计其数的人来敬拜我。但很多的人会是满怀世俗欲望来希望满足。那些需要钱的人会说,“您一夜之间建了这么个大塔;为何不用您的能力给我们几千卢比?”有些人是来希望我解除他们的痛苦。还有些人是为了摆脱世俗纠葛而来。

将会达到这样的程度——那些真正想过弃世生活的人会来找我,认为我会叫他们停止一切必须经历的苦行精进,用奇迹让他们解脱。他们不会为我本人或出于对我的爱来我这里;而是出于对奇迹的热爱前来,结果将是一无所获。整个世界都是个幻相;奇迹乃幻相里的幻相。
 

有人接着问巴巴,为何不毁灭这一切业相。巴巴解释说:

目前给你们提供光照的太阳将在许多亿年后爆炸,但另一个太阳将取而代之。地球变得冷却,最终成为月球;但另一颗星球,恰如现在的地球,将取而代之。过去发生的将来也会发生。 进化与内化的过程将永远继续下去。无知与创世携手并行。 

第二天,巴巴的父母,希瑞亚和希芮茵,提前到来,以参加巴巴的生日庆祝。晚间同巴巴进行了一小时的长谈,商讨家庭事务。
 
1929年2月17日,星期天,美赫巴巴35岁生日在美拉巴德庆祝。那天正式活动如下:

上午7点至8点——茶和拉瓦(一种甜食)。
上午8点至10点——在阿冉岗举行祈祷仪式。
上午 10点至11点——巴巴洗浴,由200名跟随者为巴巴洗足。
中午11点至12点——安伽尔·普利得讲述巴巴生平。巴巴坐摇篮。
中午12点至下午2点——午餐。
下午2点至晚间7点——卡瓦里演唱,中间一次茶。
晚7点至9点——晚餐。
晚9 点至凌晨3点——演剧和从美拉巴德到阿冉岗游行,由村民乐队歌舞伴行。
 
当晚,当地一个剧团上演了一部剧。巴巴凌晨3点就寝,这天数千人得到了他的达善。
 
第二天上午9点,在水塔一号厅,一位叫克里希那的古典音乐歌唱家为巴巴演唱了四个小时。巴巴平时不喜欢古典歌曲,但对克里希那的演唱非常满意,赠送他一件精美的羊毛盖布。下午3点,一位叫皮雅罗的卡瓦里歌手演唱了六小时,巴巴高度赞扬他的声音。
 
当晚,巴巴通知满德里,“从2月21日起,达善将完全停止,停止的意思就是停止!”不过,这项新限制只针对外界——对不熟悉巴巴或满德里的人。
 
2月21日,巴巴选出五人写作——达斯托,禅吉,玛尼卡,拉姆玖,和(最近从波斯回到美拉巴德的)劳先生。成立了委员会,后来被称作“神圣知识出版社”。给每人一个单独房间写作。巴巴命达斯托用英语写,拉姆玖用印地语和乌尔都语,劳先生用波斯语,禅吉用古吉拉特语,玛尼卡用马拉地语。规定委员会下午2点会见巴巴,就各自的写作项目听取巴巴建议,但这整个期间,他们只见过巴巴两次。
 
为他们提供了写作所需材料,如纸,笔和墨水。只对玛尼卡做了具体指示:先把拉姆玖的手稿《啜泣与悸动》译成马拉地语,再用马拉地语写美赫巴巴传记。其他作者继续原有的工作:达斯托忙于《美赫讯息》杂志;拉姆玖写作乌尔都语报纸文章;禅吉写作古吉拉特报纸文章及小册子;劳先生写作有关大师与美赫修道院和修爱院的第一本波斯语著作,书名是《真理的启示》。
 
截至1929年,阿冉岗的家属区一直是租赁的。早先,巴巴曾出1000卢比,后升至1500卢比,想把它买下来,但地主拒绝出售。2 月21日,这位女地主出乎意料地主动来见大师,愿仅以500卢比出售。办理了法律程序。它成为巴巴在村里的第一处地产。
 
自2月22日起,巴巴开始为孩子们洗澡,洗衣,清扫住处。兄弟佳尔,普利得和卡瑞姆协助,虽然他们的任务只是烧水,在巴巴为孩子们洗澡时,把装好水的桶递给巴巴。其它的事情,巴巴坚持自己做。这天学校复课。巴巴生日以来,孩子们已放假一周。
 
2月末,美赫吉返回美拉巴德。他打算去波斯工作,离开前希望得到巴巴达善与许可。一家公司的业主已答应给他每月60卢比的薪水,但巴巴建议他不要接受这份工作。几天后,那个业主找到美赫吉,提出增加几乎一倍的薪水。这次巴巴允许他受任。美赫吉离开前,巴巴指出,“你可以走,我将跟随你。我的青睐在你身上。”美赫吉去波斯时为低级员工,但16年后返回印度时,已是个非常成功的商人。
 
巴巴高度评价萨度·雷克,2月24日作出如下评论:“他是我常提及的圈子的一个成员。他是真正的人。梅瑞迪施·斯达与萨度·雷克之间差别巨大。二人大相径庭。不过,斯达是带雷克到这儿来的工具。”并总结说:

“真的来;假的去!” 

2月最后一周,一个叫吉奴·查玛的美赫修道学校男孩患肺炎病倒,病情日益加重。巴巴昼夜照料,为他安排最好的治疗。甚至把这个孩子移到巴巴的墓屋,每天清早7、8点,巴巴一上山就去看望他。吉奴似乎神志失常,极其虚弱,但他的信爱甚深,一见大师来,就上前把头放在巴巴足上。巴巴总是慈爱地安慰他。
 
希度和苏伯尼斯受令照顾吉奴。还把吉奴的紧急状况通知其家人。吉奴的父亲来到美拉巴德,想带他回家。巴巴尽力劝阻,但他不听。巴巴派佩苏安排一辆出租车,命令道,“出租车来时,让吉奴坐好,就不要再对他做任何事。”
 
然而,出租车来时,佩苏和希度却劝吉奴的父亲,“你干吗要带他回家?他正在这儿接受最好的治疗,巴巴亲自照料他。”吉奴的亲戚同意,父亲最后也同意了。 
 
佩苏和希度为自己的努力感到高兴,去通知巴巴吉奴可以留下了。但巴巴听了,非但不满意,反而大怒。他生气地问,“你们为何违背我的命令?我叫你们出租车一来,就马上把吉奴送走。为什么来告诉我你们违令而行?”
 
巴巴正责备他们,吉奴的父亲来了,恳求巴巴宽恕,请求让儿子留在美拉巴德。巴巴回答,“现在为时已晚。你若希望他在这儿,就要自己承担后果。我将不再对吉奴负责。我已和他断绝联系。他将得到最好的治疗和照顾,但我不再负责。”
 
吉奴的父亲决定对此负责,巴巴同意让孩子留在美拉巴德。但巴巴当天一次都未进吉奴的房间。2月24日午夜,吉奴去世。他父亲后悔莫及——未听从巴巴。希度和佩苏也悔恨未绝对执行大师指示。
 
这个孩子的死亡有着更为重大的意义,如巴巴之后所言,“吉奴赢了,但他的父亲,希度和佩苏输了。他和我在一起。他已被解脱,不再出生——他已获得莫克提。”
 
最后一息,吉奴念着巴巴的名。 
他呼叫巴巴,灵魂融入神。
 
虽然这个孩子死时达成生命的目标——与神结合,但他的死对其父,希度和佩苏却是重要的一课,让他们铭记终生。
 
吉奴去世后不久,一天,巴巴对各问题评论如下:

由于阿君去世(他死时我不在身边),发生了诸多变化——我停止书写,开始使用字母板,在美拉巴德开办学校。一切都是为了最好目的——直到1928年阿卜度拉获得第六层面体验。从那时起,爱之火开始通过修爱院的孩子们说话。但是,当穆斯林男孩侯塞因的亲戚在我面前痛打他时,加上阿伽·阿里之父的不断为难,我不得不暂离美拉巴德,迁往托卡。不必要地花去大笔的钱去托卡,不为别的,却有这个原因。

现在又有一个新的困难——吉奴之死。当阿里的父亲听劝时,另一个麻烦却产生了。这是男孩埃舍的最后机会。若阿里的父亲再来,我们将努力说服他让阿里留下;不然,我将关闭整个一切。目前,应让事情如常进行。

若这一年顺利过去,我将使阿卜度拉能把整个世界装进自己的口袋!否则,我打算离开印度去波斯。

同时,为了消除吉奴去世带来的复杂影响,我们应去幸福谷两三日。一返回,应把职责分配如下:我将照料修爱院,布阿先生管理满德里,拜度照料花园。拜度如能热情履行花园职责,诚实劳作,我们的工作将事半功倍。
 

于是安排去幸福谷的短旅。一行人晚上7点徒步离开美拉巴德,在阿克巴棉纺厂过夜。次日清晨出发前往幸福谷。在阿美纳伽郊区行走时,被行军的队伍超过。孩子们走在巴巴身后,看上去象小僧侣,满德里穿着千奇百怪的衣服在后。与此同时,身着制服的士兵呼啸而过。
 
走了一段,巴巴停下稍事休息。问有没有吃的东西。但他们什么都没带。巴巴叹道,“这就是我的运气。从昨天我就什么都没吃,感到很饿。尽管有半打的勤务兵围着我转,看看他们是怎么照顾我的。关注我的话和愿望才是真正的静心。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静心?”
 
虽然走了17英里,孩子们并不觉得累。他们10点左右到达幸福谷,吃了饭,巴巴让男孩们休息。

次日,2月27日,巴巴领几个男孩去游曼玖苏巴山和其它地方,但15分钟即返回。与此同时,满德里与留下的男孩分成两组,印度教孩子由达克带领,伊朗尼孩子由拜度带领,分别去爬附近的一座山。
 
巴巴返回,发现谁都不在客栈,很生气,不由分说责打了两人。责骂不在场的人,“他们为什么,什么时候,经谁的允许走的?他们难道不知道我会随时需要他们在吗?尤其是在这儿——我来此放松打牌的地方?”巴巴尤其对拜度恼火。有半个小时,对这些不知所踪的人表现得焦虑不安。他试着同禅吉打扑克,但似乎没有兴致。
 
他不断问,“他们想干什么——自杀?这些白痴!他们想死吗?”虽然巴巴反复发问,却无人明白他的意思。拜度和达克两组返回时,报告说登山时三名男孩险些坠谷身亡。
 
第二天清晨6点,巴巴同男孩们坐一辆拖拉机返回美拉巴德。布阿先生和古斯塔吉乘牛车随后。牛车是他们带来拉行李和其它用品的。回途中,牛车翻车。布阿先生脱险,古斯塔吉受了些小伤。
 
3月2日晚,同纽瑟文·萨达,K·J·达斯托及韦希奴讨论目前印度的政治形势时,巴巴说:
 
英国是印度最大的恩人——为其清除所有的坏业相!但印度人却高呼叫骂,因为他们不明白这一点。印度若物质上获益,灵性上就会倒退。甚至比英国还糟糕。负面作用会更大。 
 
修爱院学校当天早些时候复课,但接下来的两个月,巴巴似乎在逐步减少美拉巴德的众多活动。显然他不再希望留在那里,因为他对学校和孩子们的工作接近尾声。
 
3月和4月,许多男满德里被遣往不同的地方工作。彭度仍在奎达;禅吉和劳先生去孟买安排印刷其作品;布阿先生和贝拉姆回普纳家中;帕椎,埃德克,马萨吉,凯库希如玛萨及巴卜·奇利瓦拉在纳西科;拜度和阿德希尔去孟买销售劳先生的新书《真理的启示》。
 
3月6日,在解释有关死后及在精状态体验浊印象时,巴巴揭示:

假设一个人死去,他的大量好业相把他带到精状态——天堂。在那里,在无肉身情况下,他体验过去一生的好业相的结果。同理,他若是有更多的坏业相,它们会把他带往地狱。他在无肉身的情况下体验这些坏业相。
 
在上述两种情况中,好或坏业相的浊性,在天堂或地狱被消除。但这些业相的微弱痕迹依然留在心中。它们是精印象。
 
假设一盘食物翻落你的腿上,把你的衣服弄脏。你立即除去或扔掉这些食物——浊印象——但污迹依在。这些污迹就好比精印象。
 
业相在人死后两三天依然与人死的地方保持联系。虽然两三天后,业相与环境脱离联系,但人死后10天至12天,业相不在地狱或天堂消耗。这个期间业相不消耗。 
 

巴巴计划5月某时旅行。似乎要把他不在的时间补上似的,巴巴3、4月份几乎天天同修爱院的孩子们在一起:对他们讲道,给予他们无量的好处——亲身伴随他。
 
3月18日,男孩拉伽拉姆深饮美酒,变得神醉,失去对环境的意识,这持续了一个半小时。从该状态苏醒时,他眼神空茫,拒绝吃东西,或跟人说话。这种状态持续了三天,这期间他对身体完全无意识。
 
数日来,拉伽拉姆看上去更象死了,而非活着。达斯托问巴巴,拉伽拉姆灵性上是否和阿卜度拉一样高级。“不一样!”巴巴说。“他还要走很长的路,才能达到阿卜度拉第六层面的状态。他体验了一丝极乐, 并连续享受了三天。现在,他体验到浊界如同海市蜃楼。”
 
达斯托问,拉伽拉姆是否会永久享受该极乐,巴巴回答,“也许会,也许不会。但浊界即幻相的看法将继续铭记在他心间。即使他失去极乐也无关紧要。它将被更高级的喜乐取代。他的灵性进步现在将非常快。”
 
3月28日,一位满德里问巴巴有关物质的存在:“您说,除了神,什么都没有。但您无法否认物质存在。”
“是的,我否认,”巴巴回答。“我否认物质存在。除了神,一无所有。”
“可是巴巴,您无法证明物质什么都不是。我亲眼看见我的和您的身体。您怎能期待我相信物质不存在?”
 
大师解释道:

对你的头脑,物质存在,但只是在你的头脑运作时。你酣睡时,物质对你不存在。你怎能说物质是真实的?这说明它完全依赖于你头脑的作用。是幻相——是你头脑的作用,仅此而已。

假设天色漆黑,你在路上走着,碰巧看见一物,吓了一跳,断定那是个人,且把他当作劫匪。你害怕起来,幸运的是,又看见有人走来。你们俩决定抓住此贼。你们小心地接近目标,一击才惊讶地发现,那不是劫盗,而是块石头。不过是个石头,但你发现之前,对于你的头脑,那却是劫匪。
 

一名满德里指着木凳,问这是否不是物质。“对你似乎是,但对我,它是阿特玛,灵魂。你所谓的物质,什么都不是。”巴巴随后讲了他小时候的故事:

我小时候在普纳,有个朋友叫凯库希如。他是伊朗尼,制作并出售冰激凌。他习惯喝大麻拌(加牛奶的麻醉剂)。一次饮过后,去卖冰激凌。路上有个小水坑,宽不到半步。但在凯库希如看来,水坑是面湖!为了过去,他竟然跑步跳过十步远。

你若对他说,“那不是湖,只是个小水坑,”你认为他会信你吗?他会说你疯了。对于他,那就是湖。同理,对于你,眼前的一切皆物质,但对我却什么都不是。正如物质在你的酣睡状态并不存在,它在我的醒状态也不存在。你在深眠状态无意识地体验的,我们成道者在醒状态体验。我们的醒状态是真实的,但你们的却是虚假的。你证神时将亲自验证。物质的存在归因于心的存在。心消失时,物质亦消失。
 

两天后,巴巴去纳西科看望女满德里,4月3日返回。同时, 3月底,玛尼卡前往杜利亚,他在那里找到一份工作。4月1日,萨度·雷克遵巴巴指示离开,在印度各地旅行,发表关于巴巴的演讲。
 
4月11日,巴巴到阿美纳伽,访问国立中学的新宿舍。他清晨5点同几个满德里步行进城,先在阿克巴棉纺厂稍事停留。参加新宿舍开幕式后,晚上乘卡车返回美拉巴德。
 
4月间,巴巴继续让孩子们持续陪伴他。由于他打算外出旅行,该怎样安排留下的孩子们,则成为问题。
 
与巴巴如此亲密联系之后,再回到父母身边,对孩子们无异于死亡。而同时,一些家长若获悉巴巴不再住在埃舍,可能会反对。多数男孩是印度教徒,父母愿意让他们留在美拉巴德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有一位灵性大师直接指导他们。
 
使问题得到解决的是一项计划——教孩子们一种技能。巴巴决定教印刷,韦希奴和佳尔去阿美纳伽一月,在“穆罕出版社”学习必要的技术,以便能够在巴巴不在时教习孩子们。巴巴甚至建议未来在美拉巴德建一个出版社。
 
4月22日,巴巴又去纳西科三天,看望女满德里,接着返回美拉巴德。禅吉和劳先生5月1日从孟买来到,请示巴巴某些出版事宜。
 
5月2日,修爱院迁至阿冉岗附近的家属区。巴巴建议孩子们,“留在这里,继续照常学习。我过些日子回来。要保证不扰乱日程。”遵照巴巴指示,韦希奴开始教孩子们用从阿美纳伽购买的印刷材料排版。
 
满德里整个困惑茫然,因为没人知道巴巴计划去那里旅行,会带谁同去。5月5日上午,贝利向巴巴抱怨说男子们都厌烦了。听此,巴巴回答,“我可不知道。这是我第一次听说。”
 
他叫来拜度,问,“你感到厌烦吗?”拜度否认。巴巴评论道,“看来这里起码有一人不烦。好吧,一两天后,我将把事情摆平。”随后神秘地补充说,“我将藏起来,你们永远不会找到我。我将把自己囚禁7年。”
 
巴巴指着年轻的玛司特——马斯坦,说,“看见马斯坦,我就满心喜欢。看见他,我就忘了自己的不快。他是国王!既无欲无心,也不受摩耶影响。他的状态多美好。”
 
巴巴转向男子们,说,“你们厌烦是头脑喧闹混乱的结果,我试图根除时,你们说感到厌倦。”一番指责后,巴巴得知只有贝利烦闷,便批评贝利错误地把别人也牵连在内。
 
当天下午3点,拜度与美拉班普尔前往波斯。第二天,达拉和索拉伯·罕索提亚各自回家。
 
每日在巴巴小屋内就旅行地点举行讨论。阿伽·阿里想同去,但巴巴不许。最近人们注意到阿里的态度起了变化。他开始违背巴巴,公开藐视巴巴的命令,但巴巴仍然拥抱他,慈爱地同他说话。

5月6日,阿伽·阿里再次违背巴巴的一项命令,但巴巴原谅了他。之后,他对满德里说,“我们生活在什么样的时代啊。赛古鲁屈从于一个孩子!”
 
翌日,阿里·阿克巴也违令不从,但这次巴巴批评了他。阿里不顾巴巴劝解拒吃午饭。但过了一会儿,他通过劳先生捎来口信:“巴巴,我请求您饶恕我给您找麻烦。我很抱歉。现在我将改正。”
 
听此,巴巴说,“阿里的心很好。他是我的马侬,但有时因某个怪念而摇摆。他头脑倔强,但内心真诚。”
 
以下是拉姆玖·阿卜度拉对波斯男孩阿里·阿克巴的生动描述:

阿里·阿克巴对大师的爱强烈独特。其爱的积极强烈程度,没有其他孩子能达到。这种爱总是让他躁动不安。很少看见他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或者安静地坐着。
 
阿里·阿克巴初来美赫修道学校时,对神爱和灵性讨论很无兴致。不但公开表示不向往神圣体验,而且避免这类话题,尽可能避开静心与专注。但是,当阿伽·阿里被其父带走时,阿里·阿克巴突然被注满大师的神圣恩典。

人们发现他就地打滚——象条离开水的鱼——直到被大师拥抱。那时他会试图用幼小的臂弯抱住巴巴,如飞蛾试图吞火一般狂烈。
 
巴巴对修爱院男孩们的工作结果,人无法作出判断,因为其效果也许不在此生或下生显现,而是在几生以后。但有一点是明确的:

一旦点燃,爱之火就永不熄灭。
风也许吹散其热度,但熊熊之火有一天将把风吞灭!
 
因此,陶醉在至爱酒肆者,最终将定然吞下摩耶之风——至爱正是为此帮他们作准备。
 
5月8日,巴巴叫来学校的印度教孩子(大部分是贱族种姓),通知他们他即将旅行:“在我回来前,你们都要待在家里。不要去阿美纳伽或别处。你们若找到工作,很好;若找不到,就把时间用在唱巴赞上。我回来叫你们时,你们务必要来。我两三个月内回来。照我说的做,你们将受益。我将做我必须做的。我会为你们找到工作——司机,技工,印刷工;但目前你们照我的命令做。” 
 
全体同意。贤卡纳施决意留在美拉巴德。巴巴终于同意,但命令他每天静心12小时。贤卡纳施接受条件。
 
巴巴当天前往阿美纳伽,随行的有阿里·阿克巴,布阿先生,禅吉,查干,古斯塔吉,马萨吉和佩苏。拉姆玖和贝利在阿克巴棉纺厂与他们会合。对旅行地点进行讨论。提出各种建议,但都不令巴巴满意。巴巴最后宣布他选择去瑞希克什。
 
过渡时期,拉姆玖和贝利返回美拉巴德。拉姆玖的妻子子女居住普纳。阿伽·阿里,阿卜度拉,达斯托,劳先生,希度和其余的满德里住在下美拉巴德,其他修爱院男孩,以及弟弟佳尔搬回山上。谢赫恩与伯曼吉家住家属区。
 
5月9日,巴巴离开阿美纳伽前往纳西科,在那里会见美婼,娜佳,蔻诗德,苏娜,瓦露和馥芮妮,鲁斯特姆和帕椎。他遣帕椎到孟买,令鲁斯特姆继续在纳西科照顾女满德里,同时巴巴踏上北印度之旅——前往喜马拉雅山。


翻译:美赫燕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美拉巴德,美赫讯息,真理的启示,业相,美赫修道学校]:无
下一篇:[09-04-04] 恩惠众生者
上一篇:[09-03-23] 求道者的条件(4)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