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西方人到印度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11-08-23 浏览次数:3684 [ ]

巴巴在纳西科和满德里待了几日后,返回孟买。2月10日,他突然决定不办理波斯护照,办英国护照,遣大阿迪去英国领事馆领取表格。禅吉填写。巴巴照了像。在护照申请表上可辨别标记一栏,禅吉写到:“眉心疤痕。”疤痕为乌帕斯尼·马哈拉吉1914年石击留下的永久印记。对在申请表上签名M·S·伊朗尼,巴巴没有异议,因而轻松取得护照,返回纳西科。

回纳西科途中,巴巴开始为西方爱者到来做必要安排。为女满德里在孟买附近的堪迪乌里,租了马基尔的宫殿式别墅,在堂皇饭店为西方人订了房间。还计划在班达达拉一带为期三天的观光游览。

巴巴原计划叫西方爱者来印度生活半年,之后他同他们一起经中国和日本赴欧美。但像巴巴的许多计划一样,该计划也将很快改变。

在纳西科,一天,巴巴会见男满德里,伽尼·穆斯夫讲了下面这个梦:

在梦中,我看见一位圣人,他的相貌和身份我拿不准。我走过去,提了很多跟美赫巴巴有关的问题:他是谁,是什么,他打算对我们做什么,圈子这个词的真正含义等等。

他回答我说,“你听说过有个叫耶稣基督的先知,在他之后来的是阿拉伯的穆罕默德。现今同一个人是美赫巴巴。还好你及时去跟他!”


巴巴点头同意。

之后不久,巴巴到美拉巴德视察,处理事务。回到纳西科, 3月3日,他计划再次去孟买。临行前,巴巴做了件怪事:他无缘无故在胳膊上打了石膏。大家到孟买后,巴巴又做了同样的事,满德里不解巴巴此举所隐含的意义。当天晚上,达拉·达达禅吉遭遇严重车祸,几乎丧命。后来他来见巴巴,说,“巴巴,是您的恩典救了我。”巴巴建议他所有伤处都打上石膏,满德里这才意识到巴巴那么做的含义。

两天后,3月5日,巴巴应伯尔区王公邀请,访问该地区。他受到隆重接待,达善者数百人。第二天巴巴去考拉普尔,到大学与爱者见面,接着返回纳西科。

巴巴的弟弟贝拉姆携未婚妻佩琳,母亲希芮茵和妹妹玛妮3月15日到纳西科。3月21日,贝拉姆和佩琳在德奥拉里的帕西火庙完婚。婚礼令希芮茵不胜欢喜。次日在纳西科举行盛宴,巴巴也在场,参加者近300人。有很多娱乐活动,专业歌手马斯特·克里希那演唱了歌曲。

几天后,巴巴和男满德里开会,就西方人来访做安排,对彭度,韦希奴和大阿迪作了详细指示,还拟定好在印度各地旅行的完备日程。之后,4月3日,巴巴同女满德里到堪迪乌里。陪伴巴巴的,除了美婼、玛妮、娜佳、大蔻诗德、苏娜姨妈和小蔻诗德,还有馥芮妮,顾麦和女儿朵丽,琵拉麦·霍姆兹德和女儿希拉。

西方人已在欧洲会合,于3月28日一同乘S·S·维多利亚号客轮从热内亚出发。伦敦组包括吉蒂,玛格丽特,梅布尔,奥黛丽,敏塔,迪莉娅,克莉丝汀和昆廷·托德;美国组有伊丽莎白,诺芮娜和韦雯·吉森——姬慕·托赫斯特的丈夫不让她走,由韦雯替代。他们4月7日抵达孟买。

孟买爱者到码头迎接;馥芮妮·伊朗尼和迪娜·塔拉提为每个新来者戴花环。满德里负责把一行人带到堂皇饭店,在那里可洗浴休息。

下午2点,西方人被带到堪迪乌里,那里等待她们的是个惊喜。她们涌进房内,期望见到巴巴,不曾想小蔻诗德迎面走来,用蹩脚的英语说,“巴巴找!巴巴找!”

巴巴在房子里藏起来,指示蔻诗德西方人到时,叫她们找他。蔻诗德不大懂英语,她应该说的是“找巴巴!”,这让人人大笑,有人解释说她们应找巴巴。所有人都加入到这个捉迷藏游戏,最后迪莉娅找到了他。

巴巴走出来,他的王后美婼和别的女满德里伴随左右,身穿漂亮的纱丽。这是她们和巴巴生活以来,第一次被许可穿好看的衣裳。巴巴介绍了美婼,她们发现她正如巴巴所描述的——纯洁而美丽。接着,玛妮,馥芮妮,顾麦,娜佳,大蔻诗德和小蔻诗德被介绍给她们。顾麦的女儿朵丽生病卧床,没到场。西方女子与印度姐妹交换礼物,女满德里帮她们穿上纱丽。

巴巴的爱不分东方与西方;
在他身边人人感到一体之精髓。
伴随至爱的日子开始,
挤奶女的心感动得难以言喻。


西方女子晚上8点返回孟买的饭店。见巴巴时,她们曾问克莉丝汀和奥黛丽能否同在船上结识的一些人交往。巴巴回答,“不可,绝对不可。你们出国来这里是为了伴随灵性大师。克莉丝汀和奥黛丽愿意的话,可以搭下班船回欧洲。她们必须踏上印度的土地,这已经做到。” 巴巴的话被转告给奥黛丽和克莉丝汀,她们选择留下。

4月9日上午6时,巴巴将西方女子带回纳西科。他接着去了班达达拉,西方人4月10日在那里加入巴巴,逗留三天。巴巴带他们泛舟,领他们远足。巴巴曾特别要他们随时随地和他一起,不论他在何处。一次远足归来,他们见到非凡景象——闪电,云彩,日落和月升同时出现于天空。克莉丝汀不顾巴巴命令,顾自前行,巴巴不悦——不是所有的人都在那儿看景色。

巴巴严厉拼写道,“不遵循我的命令,你们来我这里何用?你们若是来印度娱乐观光,那就像旅游者一样去自娱自乐好了!这样的话,便不关我的事。同我一起散步的含义,你们根本不晓得。”

驻足观赏了一阵,伊丽莎白问巴巴,“您看事物跟我们很不同吗?”

巴巴微笑回答,“非常不同。你的眼睛虽小,却看得见世界。透过这些极小的洞口,你能看见广阔的景象。但你闭上眼时,才能看见我!”

迪莉娅说闭上眼她什么也看不见!巴巴回应,“你何时闭上了?真闭眼意味着你心中不存一念。心死才让眼闭上,只有那时你才会看见我的真相。为此我叫你们总是关注我,莫注意外界吸引。你们却追逐它们,从而失掉我!所以要小心按我说的做。”

当地一些村民来见巴巴,场面感人。其中有一位麻风病人,赠给巴巴一朵鲜花。巴巴立刻取下两片花瓣,一瓣给麻风病人吃,一瓣自己吃掉。他拥抱这个病人,表示他会痊愈。


在班达达拉逗留三天后,4月12日,他们都乘火车从伊加普里前往阿格拉。有20人随同巴巴;男子有小阿迪,佳尔,大阿迪,禅吉,伽尼,古斯塔吉,卡卡·巴瑞亚,彭度,韦希奴和昆廷·托德;西方女子包括奥黛丽,克莉丝汀,迪莉娅,吉蒂,伊丽莎白,梅布尔,玛格丽特,敏塔,诺芮娜和韦雯。

火车到纳西科火车站时,传来“胜利属于赛古鲁美赫巴巴”的呼声,数百人拥到站台等侯达善巴巴。火车一停,人群高呼着涌向巴巴的车厢。有人流泪拜倒在他脚前,有人吻他的足和衣边——让西方爱者开眼的一幕。

4月13日到阿格拉,住入劳丽皇后饭店。巴巴遣小阿迪,彭度和韦希奴先行赴斯利那加,安排一行人在克什米尔的住宿。在饭店休息和晚餐后,晚上9点半,巴巴带大家去看月光下的泰姬陵。

狂喜弥漫于空气!挤奶女迷醉了,
被希亚姆·苏德的可爱,
被主奎师那的俊美——
这超出震撼人心的建筑和冉冉升起的圆月!

对泰姬陵的富丽堂皇一番评论后,小阿迪对吉蒂说,“它没有什么灵性。只是一座献给人爱的陵墓,一个国王对王后的爱。要是夏·伽罕将之献给对神的崇拜,则会伟大得多。”

巴巴对诺芮娜打手势,问她对泰姬陵有什么要说的。诺芮娜回答,“自从见到您,再无别的美能满足或打动我!”

巴巴微笑表示,“你还未见我真正的美和辉煌。”

次日,巴巴又带他们看日光中的泰姬陵,在此宣布了他的计划变动。西方人被召来印度生活半年,他们抛家舍业,离亲别友。此时到印度还不满一周,巴巴就通知他们,去完克什米尔,他们都回家等他。这让大家震惊不已,如同提前离开哈蒙静修所和延期打破沉默,巴巴再一次教给他们在一切情况下的服从,灵活和忠诚。他们愿不愿意服从他?“愿意,”他们回答,巴巴满意。

4月14日下午5点,乘火车离开阿格拉,前往拉瓦品第,次日抵达。安顿下来后,巴巴评论此地,“拉瓦品第有个人,一个极好的圣人,是我在印度的首要特使之一。他给较低层面的很多很多灵魂发命令。拉瓦品第是印度的一个重要枢纽,旅客都必须在此停下,再北上克什米尔。”

4月15日下午3点,韦希奴,小阿迪和彭度在拉瓦品第与他们会合,大家乘三部车继续旅行,诺芮娜和伊丽莎白与巴巴坐一辆车。从此地开始,巴巴隐匿身份旅行,所停之处都戴墨镜,用贝雷帽把头发藏好。

4月15日到穆里,在查伯斯饭店住宿两日。巴巴,满德里,托德,玛格丽特和梅布尔住在一座木屋,其余人住饭店主楼。

4月16日星期天,巴巴给西方人授述语录,他拼写道:“对神的爱达至顶点,便摧毁‘自我性’及一切欲望渴求。除了神与爱者合一,不存一物!这就是完美。
“你们不懂什么是爱;情感感情,强烈渴望和性吸引不算什么。当一个人想拥有什么时,那不是爱。”
巴巴接着敦促,“爱我,跟随我,服务我!”
吉蒂问,“我们怎样协助您的工作?”
巴巴回答,“爱我,按我说的做。纯爱会使一个人明白。”

当天是复活节,巴巴带大家参观了一座小型基督教堂,他评论说,“一切崇拜都回到我这里。祷告里的声息在基督徒,穆斯林或犹太教徒心中完全相同。他们都无分别地渴望同一个神。”

穆里是个兵站,当天巴巴一行在山边散步时,目睹几个英国士兵残忍对待当地人。巴巴说,“这是印度受到的待遇,这些人因为贫穷而忍受。但印度,就像埃及,将在20年内赢得独立。虽有种种过失,英国人也有一些优点。做了不少好事,也危害不小。注定如此。一些印度人已在英国出生,也有英国人将在印度出生。我最喜欢美国人,意大利人心好;但我不喜欢阿拉伯人的行为——他们充满淫欲!”

大部分时间,巴巴严格命令,谁都不得随意行动,撇下他。不过在穆里巴巴准许他们两人一组外出观光。吉蒂走了很远后,深感不安,对迪莉娅说她要回旅馆。迪莉娅也有同感,二人返回住处。巴巴见她们回来,把她俩叫来。指出,“只有你们俩个感受到我希望和你们在一起。我有重要的灵性事情要告诉你们,但这会儿没情绪了,因为你们都不在这儿。”

这对她们是个警告——不论何时巴巴许可,都要和他在一起,忘掉外界吸引。心专注于巴巴时,就不受外部事件影响。即使在活动中,专注于巴巴者会同时远离它们。“切莫错过和我在一起,”巴巴又说。“你们总是会错过什么。”他让她们出门,但也要她们的思想和他在一起。

巴巴同诺芮娜和伊丽莎白进行长时间讨论,为他在西方的未来工作制定计划。


4月18日上午6时,巴巴一行分乘数辆出租车离开穆里,前往克什米尔,一路飞速行驶,当日下午5点到达斯利那伽。经喜马拉雅山区时,路遇塌方,清理后方能前行。奥黛丽一向恐高,她后来回忆说,每次与巴巴旅行,她都有一种绝对安全感。她患了痢疾,巴巴命她禁食一天,只吃一只红桔。她第二天就全好了。

先行的男满德里已租好四艘可住宿的房船。女子们不晓得克什米尔的天气有多冷。她们以为印度4月时值夏季,会是舒适惬意,已将暖衣箱全部从孟买托运至科隆坡——他们将从这里前往中国。在寒冷的斯利那伽,需要买毛衣,巴巴指示她们勿买别物。伊丽莎白本想买点别的东西,但她服从了巴巴的愿望。

巴巴率众乘巴士到斯利那加各景点观光,还授述灵性语录。晚间在他房间度过,听印度和西方唱片;碰到有灵性意义的词句,巴巴会解释其义。

4月19日下午,巴巴带他们乘房船,到距离斯利那加约4英里的达尔湖游览。途中在船上用茶,吃三明治。背景是喜马拉雅山脉,湖光山色美不胜收,但天气寒冷潮湿。大家在船里都穿着厚衣,裹毯暖身。他们到哪里,哪里都是冷得反常的4月天。巴巴对此评论,“我转动了钥匙。”

看到女士们的惨状,为转移其注意力,促进身体血液循环,巴巴令船靠岸,带大家在草地上来回跑步。巴巴兴致盎然,活力十足,这段游戏时光改善了大家的心情。

4月20日,巴巴一行乘两辆巴士和一部轿车到哈瓦村。巴巴乔装改扮以免被村民认出,带他们看他1929年禁食闭关处。巴巴指了指一座山,表示,“那里有基督的使徒巴塞罗缪和德丢埋葬他的地方;他们是随他从巴勒斯坦而来。”

身处地球最美的地点之一,西方人感到四周弥漫着灵性气氛。他们在哈万感受到难以描述的和平宁静!

从哈万返回途中,一个矮小、衣不蔽体的男子,又唱又跳从路边冲出,追着汽车跑。巴巴对他微笑。一名女子想给他钱,但巴巴制止。他警告大家,“别嘲笑貌似奇怪的行为。他不是疯子。”巴巴后来告诉他们,“他是借用的特使,为执行灵性工作只得装疯。在克什米尔还有三位特使——都是老年男子,不是疯癫类型。”

4月22日,巴巴遣韦希奴去孟买,为大家安排航程。早上,巴巴带队漫步湖边。下午3点,乘巴士到曼斯巴尔湖野餐。道路泥泞不堪,有段路大家只好徒步,巴士空开。天气寒冷,路况糟糕,但景色可爱。巴巴再次和大家在草地上跑来跑去,快乐有趣。他们从不同路线回城。

4月23日星期天,是他们在斯利那加最后一日;天气又阴冷起来,但下午大家都同巴巴出去散步。中途,巴巴忽然在一条小巷坐下,几个穆斯林在那里祈祷。巴巴打手势,“他们很幸运,祈祷时我在这里。”

回到房船,巴巴指示伊丽莎白和诺芮娜回纽约;托德去意大利的圣玛格丽塔,等候进一步指示;其余人前往马赛,等巴巴的电报,是接着去英国还是在热内亚等他来,从那里陪他赴纽约。

在克什米尔,一天夜里,他们围坐在熊熊篝火旁,一位西方人问巴巴,“您怎么知道您是谁——您是万物之源?”

巴巴回答,“在一切开始之前我就知道。我来自我自身的大我。一个人除非存在于那个存在,否则就无法知道存在。”

4月24日上午,驱车离开斯利那加,路经穆里,当晚11点到拉瓦品第。次日下午2点乘火车前往孟买。两天的车程。巴巴曾指示西方人到了孟买直接去码头。因此4月26日火车到德里时,禅吉和小阿迪去找铁路官员,要求在去孟买港的火车上加一节头等车厢。英国官员同意,但他出了点错,不但不承认,反而辱骂禅吉。这惹火了阿迪,谴责此人态度不佳,叫他给禅吉道歉。这人口里应承,但碍于其他人在场,没有道歉。

正在这时,巴巴走进办公室。一见巴巴,英国官员立即起身,把椅子让给巴巴。巴巴问小阿迪出了什么事,小阿迪便对巴巴讲了事情经过,巴巴因他指责那位官员,给了小阿迪一记响亮耳光。该督察随即按巴巴的意愿安排好一切,但费了些时间,火车晚了两个小时才离开德里。巴巴通过给小阿迪一巴掌,使这项工作得以完成,尽管是那位官员的错。

一路上,巴巴通过讨论他们的重聚计划,让西方人保持快乐,不给他们机会多想即将到来的别离。4月27日抵达孟买,西方人乘不列颠号客轮当天离开印度。他们的半年行期两周即告结束。巴巴将他们留在码头,看都没看他们一眼,戴上黄色太阳镜和贝雷帽,大步走开。

在满德里陪同下,巴巴前往达哈奴,在那里住了两日,5月1日返回纳西科。

两周后,5月14日,巴巴离开纳西科到美拉巴德,次日去孟买办理签证。5月20日一早同古斯塔吉,大阿迪,弟弟佳尔,韦希奴和查干驱车回纳西科。当天,大阿迪和佳尔后来遇到一场严重车祸。巴巴一整天不安宁,不断问询他们。巴巴曾叫阿迪在某个具体时间赶到,但他不知怎么耽搁了。由于没有准时,他遭遇车祸,被送进医院。

第二天,古斯塔吉的兄弟斯拉姆森,在离开很长时间后,出乎意料来看巴巴,让大家倍感惊喜。

早在5月9日,巴巴曾指示禅吉给圣雄甘地写信,在他们之间安排一次会面。但甘地在禁食,无法亲自回信。下面这封寄给禅吉的信,为甘地的一名助手代写:

1933年5月15日
普纳

亲爱的达达禅吉兄,

你9日给尊敬的甘地吉的来信已收到。他从开始禁食当日,已停止接待来访者。如果师利巴巴来,他会见巴巴,但无法谈论或讨论事情。

今天他已完成6天的禁食,可以说他的健康状况迄今一直良好。

马达拉达斯


收到这封信后,5月25日巴巴指示给甘地发去如下电报:

普纳,塔吉赛夫人别墅转圣雄甘地

我知道你禁食苦行的灵性意义,它将极大地服务贱族事业。
我的祝福。
最后的关键阶段也将过去。
我很快要去欧洲,但灵性上始终和你同在。爱。

巴巴

纳西科萨如希汽修有限公司转


5月28日星期天,巴巴和几个满德里离开纳西科,前往普纳和孟买。在孟买,对理想男孩的寻找继续,但满德里带给巴巴的每一个男孩,均被巴巴否决。

巴巴离开期间,6月3日至5日,“一切信仰会议”在纳西科圈子影院举行。巴巴也被邀,但没参加。不过,在6月3日,他(在孟买)授述一篇讯息,由拉姆玖·阿卜度拉在大会最后一日宣读:

除非且直到彻底证悟——一切信仰的目标,信仰终归是信仰,无论盲目与否。一旦证神,就丝毫不存在信仰的问题,正如不存在让人相信他是人的信仰问题一样。一个人超越了所有的信仰界限,才会感受到自己与无限等同,发现同一个大我显现于万物。

在孟买一周左右,6月6日,巴巴同彭度,韦希奴,查干,拉姆玖和儿子达度到巴赛的视察招待所,但发觉气候不适宜,于6月8日返回纳西科。

巴巴6月10日又到孟买,为临近的欧洲之行做最后准备。他一到就问禅吉船舱有无订妥。禅吉说已订好,但巴巴追问,“你确定都没问题?你亲自看了没有?”禅吉保证一切妥当,但巴巴再一次叮嘱,“要万无一失;再复核确认一下。”禅吉满有把握,但巴巴反复敦促,他心疑起来。适逢周六,订票办公室关门,只能等到周一,他们启程那日。

6月12日上午8时,巴巴和满德里从达答尔匆匆登船;一大群人在等侯为巴巴送行。一上船禅吉就发现他们的船舱被调换,巴巴要求的外船舱变成内船舱。禅吉这才明白巴巴话里的意思。他感觉很糟,不敢面对巴巴。巴巴只得在狭小闷热,没有面向大海的窗口的船舱里,忍受11天的旅行。错误出在哪个环节,禅吉从未弄明白。


译自《美赫主》原版第五卷第1758-1773页)

翻译:美赫燕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基督,耶稣,穆罕默德,满德里,泰姬陵,灵性,信仰]:无
下一篇:[11-08-27] 访问意大利
上一篇:[11-08-21] 连续闭关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