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解散埃舍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13-01-26 浏览次数:2055 [ ]

1937年5月1日星期六,西方人造访美拉巴德。拉诺身体依然欠佳,同诺妮、威尔、迪莉娅和玛丽娅一道留下;诺芮娜也因病未去。返回纳西科前,巴巴带西方人到阿美纳伽的萨若希影院看了场电影《为舞而生》。观看期间,玛格丽特·克拉思科忽然头疼欲裂,恶心想吐。她要阿司匹林,巴巴询问缘故。她告诉巴巴,奇怪的是,她刚说完“我头疼想吐,”头疼即止,她感觉全好了。一行人到萨若希餐厅用茶点,9点离开,午夜抵达纳西科。(《为舞而生》是一部音乐剧,讲述一位水手爱上由埃莉诺·鲍威尔饰演的女孩的故事,《你让我爱到心窝》等主题曲为科尔·波特演唱。在纳西科时,巴巴也会带他们到圈子影院看电影。)

不过,娜丁、马克姆、茹阿诺、科恩和司机一组,当晚未能回到纳西科。他们的车在距拉乎里一小时处抛锚,一行人只得在星空下宿夜。

次日,诺芮娜给巴巴发电报,汇报生病者的情况,巴巴回电说他当晚会来纳西科。拉诺的病情最重,巴巴在她生病期间特意前来探望。巴巴晚间8点到,看望了所有的病人。医生说拉诺患了伤寒,巴巴立即把她单独安排到诺妮隔壁的房间。因拉诺需要休息和安静,午餐后在起居室放唱片的惯例停止。还为她规定了饮食,巴巴令茹阿诺负责照料她。接着走到萨扎特,看望也生病卧床的威尔·白克特。巴巴同他坐了一会儿,出来独自散步。

次日上午,巴巴似乎对拉诺的状况担心。通知大家拉诺病情严重,重申他希望他们不要打扰她,要保持安静气氛,别去探视她。接着指出,“何为疾病,何为死亡——不过是摩耶剪影。在死前死去,你就会永生!”

巴巴总结道:“束缚于自由。执著于超然。这意味着有欲望,但要做其主人,而非奴隶。
“抓获,但不要被抓!这意味着冷时穿衣,热时随意脱去。
“无论做什么,要用心去做,之后忘掉它。对你所做的,不执著。”

次日,5月3日,巴巴同每个人会见15分钟。下面是马克姆·希劳斯的讲述:

巴巴问马克姆,“一切都好吧?”
“您比我更清楚,”马克姆说。
“你在写作吗?”
“哦,是的,不过请您别指望我对别的事有长久兴趣,除了与神合一。”
“不指望。唯有那是真实的。其余一切都是幻相。合一就像太阳——恒久永存。其它一切皆如乌云来来去去。
“自从看到你的信,我常想到你。你说的对,狂喜体验是不够的。面纱必须彻底揭去。只是这里戳个洞,那里戳个洞,是不够的。
“我已规划好一切。首先,珍在这里必须得到彻底翻修。在此结束前,她会需要你。结束时,到8月份,我将开始将马克姆的自我切成碎片!”
“好,”马克姆回答。
“你会获得合一,但将以怎样的代价!”
“为了合一,还有付不起的代价吗?”
“没有,”巴巴回答,接着问他是否愿意以水禁食三个月。马克姆同意。

当晚,一位来自南印度马拉巴的穷人来见巴巴。对话如下:

巴巴问,“你有家室吗?”
“没有,只有我父亲。我单身,”他回答。
“你是说你孤单一人?”
“是,孤单一个。”
“你何时没有孤单过?”巴巴问。
他想了想,回答,“我总是孤单。”
“那你很幸运。”
“如何?”
“只有神完全孤单。你感到自己孤单,那你很幸运。
此人一脸茫然,巴巴解释,“你并不孤单。你有众多朋友,比如心、欲望、念头、性冲动,它们一直和你同在。实乃你的敌人。
“倘若你真的孤单,就会如同上帝!上帝孤单,我也孤单。现在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那人回答,“我想完成我的计划,让心安宁。”
“计划与安宁!这两样从不能携手并进。安宁之处,没有计划;计划之处,则有混乱。要么放弃计划,拥有安宁;要么拥有计划,放弃安宁之想。你不可能两者都得。那不可能。
“因为热衷不可能的东西,人们才受苦!你想蹈火,同时又不要被火烧。
“你想在墓地里盖房!你需要的,是喝一个月的蓖麻油!那会洗净你的胃肠,你的头脑也会清净许多。那时才能冷静清晰地思考,相应正确行事。清洁内里,心平气和,思想善念。”
对巴巴对这个简单的人的玩笑建议,在场者会心微笑。

5月4日早餐前,在起居室,马克姆·希劳斯问巴巴,命运和运气之间有何区别。巴巴拼写回答:

命运是引导我们经历无数生命的神圣法则或神圣意志。从进化伊始,直至成道之目的,每一个灵魂都必须体验苦乐、善恶。
运气乃基于羯磨——控制我们今生和来世事件的因果律。通过进化,灵魂借助精神,获得印象或业相。可把造成体验,及后来这些印象的消除过程,称作运气。
命运,或者说灵魂必须达到的目标,即是成道;但实际上,运气对每一个个体都不同。你若能想象,我们可把命运比作700吨苦乐善恶,每一个灵魂在整个存在期间都必须负载。一个灵魂负载700吨铁。另一个负载同等重量的钢,其他的负载铅或金。重量总是相同,改变的只是物质类型。个体的印象各异,所积业相构成个体来世的结构和状况。因此,命运都一样,但运气有别,各不相同


次日,巴巴召集西方人,进一步解释业相的作用。

自4月底,拉诺一直高烧不退。她面部浮肿,胸部起了疹子,皮肤瘙痒。医生对巴巴说,她活下来的希望渺茫。巴巴从拉乎里召来尼鲁,尼鲁确诊为猩红热。开始按照巴巴的建议对她进行治疗。(5月2日,巴巴专程赶到纳西科,陪伴病危的拉诺。)

在纳西科,巴巴一天探望拉诺两三次。进屋前,他会在门外脱下凉鞋,赤足走进,以免打扰她休息。一次,巴巴来时,拉诺在睡觉。她醒后,诺妮告诉她巴巴来过,可她在睡。拉诺哀叹:“我这会儿可是醒了……”

巴巴还亲手给拉诺药,有时用汤勺喂她橙汁。在她康复期间,一次,有人过生日,吃冰激凌。拉诺求巴巴,让她也吃一点。“不行,”他打手势。“冰激凌对你的喉咙有害。”
“可人们扁桃腺发炎专吃冰激凌,”她恳求。“再说,我的喉咙又没事。”巴巴再次说不行。不过后来他到拉诺房间,用小指舀了一点冰激凌给她。
尼鲁受令每日为拉诺测体温7次。巴巴不在时,每天给他发电报汇报她的情况。巴巴曾令拉诺不要下床活动。最后,拉诺高烧退去,5月6日,患病6周后,她各方面都显示康复迹象。有一次,拉诺回忆,“我被如此宠爱。不见别人,一点不觉遗憾。也许巴巴需要有人21天不动弹——像在苦行圈子里待上多日。”
拉诺康复后,巴巴对她说,“我为我的工作救了你。你生病时我若不在这儿,你就会死去。”

5月5日,巴巴召集西方男女弟子,讲了下面有关服从的小故事:

从前有位大师叫弟子清晨5点敲门叫醒他。弟子整夜醒觉未眠,直到清晨4点55分。这时打了10分钟的盹,5点零5分醒来。
与此同时,每天5点来送奶的人按时来到,准时敲门。大师说,“开门,”整个宇宙向送奶人敞开!但这是注定的,不只是运气巧合。
成道从不是运气的问题。它是头等大事。一切都已规划好,全部提前计划好


巴巴在下午离开前,召西方人到起居室,叫汤姆·沙普利放唱片。听了几首,巴巴表示想听保罗·罗宾逊唱的一首歌。接着指示大家,“你们听音乐时,努力想象我被钉在十字架上。努力想象这个画面。不要强迫;只是努力在心目中看。”
大家照做,结果多数人流了泪。之后巴巴询问每个人的感受,伊丽莎白说,“就在您要我们静思这个形象之前,我看着您躺在沙发上,想象您的双足被钉穿。”巴巴再次要他们继续随音乐默想该形象。

巴巴4点同大阿迪离开,前往拉乎里。要将那里埃舍的玛司特和疯人全体迁往美拉巴德,有大量工作需要他指导。

拉乎里埃舍租用的是一个马瓦尔人的土地,租期5年。马瓦尔人住在自己的农场,毗邻埃舍,他用一只大皮袋从井里打水浇灌土地,由两头公牛拉。一头牛背上有个大伤口,化脓不愈。巴巴注意到牛背上的伤口,屡向玛瓦里人建议,不要过于使唤这头牲口,要把牠送到兽医院治疗。马瓦尔人口里应承,却无行动。

巴巴又遣卡里玛玛和达克去劝他,提醒说仁慈乃印度教的基本教义。他应该对牲畜仁慈,给牠治疗,或者另买一头公牛。4月14日,达克和卡里玛玛苦口婆心地劝说,但他不同意,反驳说,“我可付不起200卢比,再买头公牛,只为满足你们的人道主义情感!”

过了些日子,这个马瓦尔人来见巴巴。他没有子女,请求巴巴赐给他一个儿子。巴巴答应,“你一定会有个强壮英俊的儿子。”当时满德里以为,既然马瓦尔人得到巴巴的祝福,这下该让牛歇一歇了,可发现他没这么做。

巴巴打算扩展拉乎里埃舍,为此需要更多土地。由于马瓦尔人拒绝出租更多的土地,巴巴下令解散拉乎里埃舍。从4月19日,家具陈设和从临时建筑拆下的材料,开始全部运往美拉巴德,就连砖砌的拉乎里小屋也被拆除,在美拉巴德重建。

5月2日星期天,巴巴将两部满载材料的巴士遣往美拉巴德,并给彭度附上字条:

特遣巴士两部。均载有从我的小屋拆下的材料,外加竹席屏风。竹席屏风可拿去使用。小屋材料单独放置,不许任何人碰触。今日不再有别的运输。

6日,我会带满德里和疯人来。从6日起为额外5名满德里安排饮食和牛奶。我会安排疯人及其照管者。5日晚所有建筑设施必须齐备。

一些疯人被送回家,或者当地村庄。包括玛司特在内的其余13人,5月6日从拉乎里由巴巴带到美拉巴德。安置于下美拉巴德,按巴巴指示所建的一座临时建筑,毗邻男满德里的旧客栈宿舍。

拉乎里土地本来租期5年,租金已提前一次性付清。但因地主的不合作态度,巴巴不到9个月就拆除并关闭了埃舍,迁往美拉巴德时,也未要求退款。拉乎里全体居民及当地政府官员,对巴巴离去不无遗憾,提出向马瓦尔人施压。但巴巴建议不要那样。

巴巴曾向马瓦尔人保证他会得子,他妻子不久怀了孕。人们见马瓦尔人为此春风得意,但他从未得见孩子一面。1937年7月14日,他骑马去邻村。回途中,在拉乎里过河时,水坝突然溃决。他被洪水淹没冲走,尸体在两英里外找到。数月后,他妻子产下一子。

这个时期,自从1930年巴巴为生日庆祝访问马德拉斯,萨姆帕施·艾扬伽的表兄弟,65岁的C·V·拉玛奴伽查鲁,一直同大师保持联系。他热切盼望加入巴巴,请求会面。4月11日,巴巴让他来拉乎里会见,他对巴巴说,他是多么希望同他一起生活,巴巴指出,“你来的正是时候。立刻来加入。”他返回马德拉斯,诸事安排妥当,于5月5日到美拉巴德生活,巴巴给他取昵称“斯瓦米吉”,让他在疯人埃舍协助普利得和拜度。

巴巴从拉乎里迁到美拉巴德后,考虑将西方人全部从纳西科迁来,以便参与他的工作。从5月中旬,巴巴召开一系列会议,同大家讨论未来计划。一个情况是,雨季即将来临,似乎巴巴希望有所变动。5月10日,他同大阿迪和巴吉拉施晚上8点半来到纳西科。在次日的会议上,巴巴指出:

灵与肉之间总是有斗争,灵魂在一旁见证。灵若是不加抵抗,轻易屈从,便无希望。灵若是在斗争后屈服,就有希望。但如果灵战胜了肉,胜利乃永恒。正是斗争本身成就了完美。所以,让我们现在就斗争。
我希望你们对自己此时要说的话,都要做到最高程度的诚实。绝对诚实。不要仅为取悦我而说是。有一个问题需要面对——一个大问题。雨季期间,条件几乎不允许从这里和美拉巴德之间来回奔波。拉乎里的河涨水。有一次鲁斯特姆差点被冲走。
印度人无法忍受英国,你们也都无法忍受印度。我记得在德文郡,伽尼医生盖7层毯子睡觉,靴子都不脱,臂下还夹个热水袋。恰似埃及木乃伊!在那里我不能要求满德里做任何工作。他们想帮助,可受不了。同样,你们也都想到美拉巴德帮助我,但也可能受不了那里。
美拉巴德没有自来水,没有冲洗厕所——就像班达达拉。但在班达达拉,卡卡在那里照顾你们,料理一切。气候好,饮水也好。你们都会喜爱那里,但问题是到了雨季,你们是否受得了。
对东西方都理想的是泼托菲诺。我们若有钱,我可以在那里办一所像拉乎里那样的埃舍。但美拉巴德也好,虽然你们不会有舒适。我必须自由地工作,而不必不断地照管你们的舒适与否。
有的人抱着住半年的打算来这里,有的一年,有的五年;所以你们有谁想走,再回来,现在是离开的最佳时机。要是你们不想走,巴巴也不想强迫你们离开。你们对自己和对我高度诚实,即是帮助我和我的工作。要仔细考虑,因为若在美拉巴德,我就得确保在雨季到来前尽快搬迁,应该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不责怪你们任何一个。如我所说,英国适合西方人,印度适合东方人。满德里无法在英国生活。迄今为止,你们极好地忍受了印度。
我在一个地方开始工作。在一地的工作完成,我便开始建另一个,就这样工作继续下去。我在哪里都一样。工作从不受损或停止。彭度随时准备好拆除美拉巴德埃舍。
工作我在哪里都能做,但不管在东方还是西方,无论我在何处,圈子必须和我在一起。泼托菲诺或者美拉巴德,我们要看何处对我更容易。满德里喜爱意大利。考虑到我的工作,目前两地之间穿梭太频繁——几乎每五天左右一次。
我宇宙性地工作,你若想我,爱我,就是分享我的工作。关键的是联系。火车头牵引,车厢因同机车连接,一道前进。
不论自由与否,我都会做我的工作,但若无阻碍,则相对容易。因此,你们要诚实回答。在美拉巴德,伙食会同这里的一样,也会有佣人。蝎子会更多,但蛇会少些。最困难的会是洗浴限制和条件。尼鲁医生会照料你们的健康。
必须有和谐;若无和谐,最好你们都打点行李走人。不舒适与和谐必须携手并进。加勒特有一点我喜爱:他总是诚实,坦率直接。
没有什么比得上斗争;它造就完美。跌倒了再爬起来。坚持斗争。
想好了再回答。不要受情绪左右


大多数人选择美拉巴德,巴巴继续说:

那么就在美拉巴德,直到我们发现它是否比泼托菲诺更实际。如果加勒特寄钱来,我们就去泼托菲诺,包一艘船去!
有谁确实想走再回来,现在可以走。6月离开,10月回来。谁想
走?

无人举手,巴巴最后说:

美拉巴德对我理想。我应该让你们在我身边。但我感到你们会受不了那些不适。我们这里若是人人强壮,就能对付。每个人的爱都强壮,非常强壮。你们没一人想离开

当天,巴巴还谈到习惯:

任何事情形成习惯,便失去新鲜、真诚和热情——甚至忏悔。如果你天天软弱,为弱点忏悔,最后会发现,你唯一的弱点是忏悔。唯有爱常新不变。
提问和疑问习惯,最终反射到疑问者自身。辨喜老是问:“为什么?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罗摩克里希那深爱他,总是回答。但有一天他厌倦了,未予作答。辨喜一遍遍问,但无答复。
后来一天午夜,罗摩克里希那说,“给我拿食物来,”并要了几样菜。辨喜无法在这个时间在屋里弄到这些食物。罗摩克里希那问,“为什么?为什么没有?”辨喜说,“因为现在是夜里12点!不是吃饭的时间!”就在那一刻,辨喜得到了答案。从此不再提问。
现在,已养成回答习惯的我,要开始提问了,你们都要诚实回答。这里有真正的和谐吗


对这个问题,无人作答。

1936年,英王爱德华八世放弃王位,以便同正在起诉离婚的美国人,沃丽丝·瓦菲尔德·辛普森夫人结婚。1937年5月12日星期三,其弟乔治六世,在英国西敏寺加冕登基,西方人收听BBC播放的加冕仪式。巴巴也听了一会儿,说,“都是幻相——受时空束缚。”不过同时他也对国王为爱情弃王位表示欣赏。
他们问爱德华是否也在听加冕广播,巴巴说,“是的,不过他不为此感到后悔。”
在坎特伯利大主教讲话时,巴巴评论,“教堂的人都宣说基督我主,却不跟从他。”
仪式后,巴巴对大家解释,“爱德华现在可以自由跟随爱,走向我。跟随神爱,人格的或非人格的,都会到我这里。”
谈及新国王和妻子伊丽莎白皇后,巴巴指出,“他俩心好,至少这对民众是种安慰。”

接下来的一周,只要巴巴同西方人在纳西科,都是开会讨论埃舍未来。一天上午,珍·艾德尔找到巴巴,要求解除诺芮娜的主管职务。巴巴叫来诺芮娜,让珍重新当面陈情。巴巴解释说,他希望诺芮娜做主管,但珍执意茹阿诺更佳。

诺芮娜要巴巴午餐后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会议在伊丽莎白和诺芮娜的房间召开。要人人诚实表示意见。大家都提了各自的意见和建议,除了威尔、玛丽和伊丽莎白——他们总是显得满意。就这样,人人表达了情绪,气氛得以澄清,最后,巴巴听从珍的要求,重新调整了家务安排。茹阿诺当主管,诺芮娜做预算。

但珍忘了巴巴曾对他们强调的“莫提新建议”。这些变动似乎预示了即将到来的埃舍全面解散和关闭。之前巴巴曾对他们解释说:

当逆境、灾难和不幸降临时,不要沮丧或恐慌。要感谢上帝,因为他藉此给了你学习忍耐和坚韧的机会。获得承受逆境的能力者,能轻易进入灵性道路。
不要发怒,要感激背后中伤你的人,因为他通过减轻你的业相负担,而服务了你。而且,还要同情他,因为他还因而加重了自己的业相负担。
不要批评。批评别人,是个坏习惯。在批评背后,往往是自以为是,骄傲自大和虚妄的优越感。有时它还含有嫉妒或报复欲


有一次会议结束时,要众人投票表决。之后,巴巴幽默地评论:“反应令人满意。但伊丽莎白要么死了,要么已臻完美,因为她似乎对什么都无反应!”

一天,大家围坐在巴巴身边,巴巴转向马克姆,叫他给每人发一张纸和一支笔。随后巴巴指示,“你们脑子里出现什么,都写下来。”有的写得幽默,有的严肃。摘选如下:

“整个时间我都纳闷,这都是为啥。感觉自己像个被打点齐整,随时投递的包裹!”(未署名)
“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今天我非常幸福。巴巴在这儿,我的世界完整。“——诺妮
“人们说,爱让世界转动。爱巴巴让它转得更快!”——拉诺。

再次讨论居留印度的利弊,对未来计划的最后一次会议5月18日召开。巴巴强调说,居住美拉巴德对西方人不实际。意大利,尤其是泼托菲诺,被认为对东西方都最理想。
当晚,巴巴召集大家到屋外草坪。针对在意大利建埃舍的新计划,有人问该不该保密,可否写信告诉别人。巴巴于是讲了下面的故事,暗示“秘密”已泄露:

俗话说妇女守不住秘密。古代波斯有个人,很爱妻子,对她无所不言。朋友建议他不要什么都跟她讲,他回答,“我妻子最信得过。”
友人说,“那好,你照我说的做,看她是否经得住考验。”
这个人回到家,装作很害怕的样子。妻子立即询问缘由。他说,“我不能告诉你。这可是性命攸关的事。”妻子坚持。他越是拒绝,她越是好奇。最后,他说,“我可以告诉你,但要保密。要是王上知道了,会要我的脑袋!”
她向他保证,“我爱你胜过我自己的性命。怎么会跟别人讲这个,让你掉脑袋?”
“好吧,”他说。“今天我路过王上的宫殿,看见一只乌鸦从王上的肩膀钻出来。可别告诉任何人!”她向他保证不说出去。
次日此人去上工,晚上回家途中,几个妇女闲聊,一看见他就说,“这就是那个看见从王上肩膀里钻出来四十只乌鸦的人!”
他回到家,对妻子说,“我只说一只,现在却成了四十只
!”

“所以说,我们的泼托菲诺秘密很可能已跑到了外界,”巴巴最后说,暗示已经有人写信透露了此事。

5月19日在纳西科,午餐后,巴巴给一些人发芒果。有的谢绝,说胃不适吃不下芒果。巴巴不喜欢这样,拼写道:

不是自发来的,永远来不了。我给你们芒果,你们有多少人拒绝,多少人犹豫?实际上,有很多考验信爱的方式。爱总是寻求至爱的意愿、快乐、愉悦和要求——总是。爱从不考虑自身;这就是爱,就是神。神永恒给予。爱也给予;爱者从不期待。
我本打算给你们烂芒果!但我知道你们不会有一个人愿意接受。而你们却谈什么为神去死!要诚实。你们说爱我——就要爱我。
难道忘了我跟你们讲的罗姆达斯和喀延的故事;喀延怎样在认为有毒的情况下,还去吸吮绑在罗姆达斯膝盖的芒果?这就是爱:为了对至爱的爱——为了至爱的幸福,甘心死去


巴巴转换话题,讲了耶稣及使徒彼得和犹大:

基督是谁?个体灵魂。耶稣是谁?拿撒勒的阿瓦塔(先知)。基督是什么?神子状态。
犹大帮助了耶稣基督的宇宙工作。基督不经历十字架受难,就无法承担宇宙负担。耶稣促成了自身的十字架受难。
彼得最爱耶稣。耶稣也最爱他,尽管耶稣同样爱众生。这怎么解释?同等地爱一切,但又更爱有些人?就好比身体的不同部位:它们都属于你,但你相对更爱有些部位。比起手指,你更爱眼睛。明白?
在这个方面,耶稣最爱彼得。彼得是他的眼睛。当耶稣对彼得说,“你会背叛我,”彼得知道他将背叛自己的大师,他的最爱,但他勇敢承受。这是最难做的事情:知道要背叛,却不变得软弱。耶稣让彼得知道,为了他的工作,彼得将背叛他。
犹大也是被迫背叛。彼得的背叛是自愿的。最难的是背叛你爱的人。比如,假设你(指了指某人)最爱我。你是彼得。(指了指另一个人)你是犹大。我要你们俩杀掉我。你,彼得,被迫杀我。你不会甘愿这么做。是我要你杀我,而你爱我胜于自己的生命。但你为了我的工作,会怀着爱杀我。
就连阿朱那也做不到彼得那样。奎师那不得不向他展现宇宙身体,他才情愿在战场杀死自己的兄弟和亲人。
你犹大,(指了指那个人)很爱我。我转动钥匙,你为了我的工作,反对我。你不会主动反对我。我让你反对我,把我的一切告诉人。你情愿去做,明知人们听了你的话,会打我,将我钉上十字架。
这一切都意味着爱、信心和牺牲。如果你心甘情愿按我的要求做,就是真正爱我。如果你被迫去做,对我的爱就少些。但你若不做,结果就会像今天的芒果事件一样糟糕,我给你们芒果,你们接时都犹豫不决。
巴巴最后说,“神恩使你们爱我。我的恩典使你们与我合一
。”

次日下午4点,巴巴离开纳西科,前往美拉巴德。6天后,5月26日,巴巴出乎意料地回到纳西科。迪莉娅、珍、威尔和玛丽娅生病不适,巴巴到萨扎特宿舍看望他们。一整天高烧不退的迪莉娅,体温突然降至正常。巴巴打响指,表示,“快,进发!”大家理解为他们很快要离开纳西科,到另外的地方。

巴巴在纳西科逗留几日,5月28日早餐前,他授述以下关于爱的语录:

什么是爱?给予而从不索取。什么能引向这种爱?恩典。什么引向这种恩典?恩典不是廉价买来的。而是靠总是乐意服务,而不愿被服务获得的。
引向这种恩典的途径有很多:
以自身为代价祈愿他人好;
从不背后中伤;
高度忍耐;
努力不担忧,这几乎不可能做到,但还是要努力做;
多想他人的优点,少想他人的缺点。
基督说“爱你的邻居”,不是说爱上你的邻居。如果你完美地做到上述之一,其余的必定跟随。恩典便降临。要有爱,你有了爱,就定会与至爱合一。爱时,你给予。恋爱时,你索取。你想怎样爱我,就怎样爱我,但要爱我。全都一样。
爱我。我纯洁,是纯洁之本源,因而把一切弱点吞噬于我的爱火。
把你的罪恶、缺点、美德,统统交给我——但要交出来。哪怕有人爱上我,我也不介意;我能净化。但你爱上别的人时,则不能称之为爱。
爱纯洁如神。它给予,从不索取。要拥有这种爱,则需要恩典。
喜马拉雅山的瑜伽士,留着长睫毛长胡须,多年静心打坐入定,也没有这种爱。它是如此珍贵。母亲会为亲生子女而死——无上的牺牲——但那不是爱。英雄为国家捐躯,那也不是爱。
只有拥有爱,你才会知道爱。你无法从理论上理解,必须体验之。
马侬爱莱拉。那是纯爱,不是肉体的,不是智力的,而是灵性的爱。他在万物中,处处看见莱拉。无论吃、喝、睡,无不想着她。时刻希望她幸福。即使她同别人结婚,如果他感到那会使她幸福,他也会高兴。
最后,这把他引向我。你爱时,不再想自我,而是时时刻刻、不断地想至爱。
你们即使努力,也不会有这种爱。那需要恩典。努力则引向恩典。
什么是神?爱。无限爱


当天,后来巴巴召集大家静心15分钟。接着让他们去为晚餐前的化妆舞会做准备。诺芮娜和伊丽莎白俩人合穿一件纱丽,扮成连体双胞胎,赢得首奖。二等奖给了扮作女巫的玛格丽特。迪莉娅扮成西班牙弗拉曼柯舞者,获三等奖。用过冰激凌和点心,巴巴召他们到起居室,讨论接下来的欧洲旅行计划。

决定到法国南部的戛纳,巴巴指示吉蒂、玛格丽特、迪莉娅、威尔、玛丽和汤姆6月回英。此外,还要吉蒂提前到戛纳租三所房子:一所给巴巴和女满德里,一所给男满德里,再一所给西方人。就这样,为再一次欧洲之行和纳西科埃舍关闭做好准备。次日凌晨4点,巴巴离开纳西科,前往美拉巴德。

1937年6月1日,美赫免费诊所在美拉巴德重新开张,由尼鲁主持。劳先生几乎每天到阿美纳伽市场,为美拉巴德采购,拜度和普利得继续负责疯人埃舍。

6月3日,西方人造访美拉巴德,在此过夜。次日深夜返回纳西科。只让萨姆·科恩留下,在疯人埃舍协助满德里几天。

6月6日星期天,巴巴的儿时伙伴贝利,在很长一段时间后,到访美拉巴德。巴巴出于自己的原因,表面上与贝利疏离,但大家都知道巴巴深爱他。当天,后来巴巴同禅吉和萨若希到纳西科。

6月8日,巴巴向西方组解释了心的方面:

气味好的东西并不都好。你指挥心时,就没有担忧。但这非常困难。毕竟,那又怎样?
心有意识地止息时,是无量的极乐。这种极乐,人无法描述。这个状态不是证悟,但只有一步之遥。(巴巴指的是涅槃状态;在苏菲教中,这个我灭或真空神圣状态被称作法那-费拉。)
人心运作迅速。失控的心对人的灵魂造成可怕灾难。而(揶揄迪莉娅)你的失控心却对我的头发造成劫难。(巴巴用字母板对大家授述时,有时候迪莉娅和玛格丽特给巴巴梳理头发,按摩头部。)
我的心如同海洋,将宇宙间好的坏的、污秽良善尽皆吸收。你思想善念,我吸收。你思想恶念,我也吸收。比如小池塘的水,污物渗入,水就污染。但如果这些好坏念头融入海洋,只是被冲走,因为海洋广阔无垠。几个恶念就让你的受限心污浊,但即使全宇宙的恶念也不会影响我海洋般的心


1937年6月的第一周,巴巴已决定开始遣一些人回欧洲。遣威尔和玛丽·白克特到孟买,几天后,又遣去吉蒂·戴维、迪莉娅·德里昂和玛格丽特·克拉思科。巴巴6月8日在孟买加入他们。全体住在卡卡·巴瑞亚的住处。一天夜间,巴巴带他们去看电影,帮助他们不去想临近的离别。一行5人于6月12号乘拉瓦品第号客轮前往伦敦,半年前将他们载到印度的同一艘船。(由于英国组6月初离开,巴巴在赴戛纳前只到纳西科访问三次。)

次日,他们给巴巴发来如下讯息:“我们奉命离开,但把心留给您,至爱。”虽然巴巴对访问戛纳做了详细计划,但爱者仍无法确定该计划会不会是个策略,害怕会接到来自印度的电报,说“计划变更”或者“延迟”。这是他们离开时最担心的。

6月底,巴巴指示萨姆·科恩到盘奇伽尼的虎谷山洞,但萨姆不敢独自一人待在那里,因此巴巴令他经锡兰的科隆坡赴欧洲。萨姆6月23日出发。

6月26日,在美拉巴德召开信托会议。诺芮娜和伊丽莎白,同拉姆玖和卡卡,从纳西科驱车前往,当晚返回。

为了某项工作,巴巴指示娜丁·托尔斯泰到意大利威尼斯,她7月8日离开。巴巴到孟买为她送行。随着娜丁离去,纳西科只剩下8名西方人:珍和马克姆·希劳斯,诺芮娜·马切贝利,伊丽莎白·帕特森,茹阿诺·波吉斯拉乌,汤姆·沙普利,拉诺和诺妮·盖利。接着开始为戛纳之行做一切必要准备。

在拉瓦品第号客轮上,吉蒂·戴维代表英国组,给《美赫公报》写了封道别信,总结了他们的纳西科生活。

下面是吉蒂·戴维1937年6月的信:

这种突然的计划变更(西方人离开),会令外界震惊,却不会震惊了解美赫巴巴工作方式的亲近弟子。在一地的工作一旦完成——重锤敲响,建筑拆除!前面数月的工作和计划随风而逝,新的计划又在新的环境开始。巴巴对此没多说什么。但身处其间的我们,是如此感受的。毕竟幻相而已,何以执着之?都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过程本身给参与者带来的变化。
对我们这些从西方被召来,分享东方生活的人,变化是什么?经历虽新近,但也不无体会。我们都感到,学到了很多的相互宽容和理解,学到了爱和服务的真正内涵,以及适应新的受局限环境的需要。
最重要的,关于大师,美赫巴巴本人,这向我们揭示了什么?一个人能诚实地说,自己对他的方式更加了解了吗?不能,我个人感觉这半年的亲密接触,只是让人对他无法测量的方式,更为叹服。它们超出了人类的有限理解力。然而,一个人对他的爱和信任却更深,伴随这种更深信心的,是更彻底的臣服。因为人性弱点,我们也许仍会违背他的命令,但这不意味着我们的爱有丝毫减少。实际上,巴巴正是通过我们的弱点,每一次将我们更拉近。他的宽恕,虽然也许严厉或温和,但总是公正慈善,在心中留下难忘印象。正是过去几个月我们有幸得到的,同美赫巴巴这样的大师亲密相处的机会,教会了我们许多。
巴巴的爱把我们带到印度,也是他的爱将我们遣回西方,为下阶段他在那里的活动做准备。因此暂别印度。我们很高兴见到那么多的巴巴跟随者和亲密弟子,感到同所有爱巴巴者的亲密连结,我们期望有一天,如果巴巴再召我们来印度,重温那种友谊。
那么多人到码头为我们至诚送别,让我们深深感动


1937年7月10日星期六,美赫巴巴沉默12周年纪念日,由满德里和一些亲近者在美拉巴德私下庆祝。纳西科只有诺芮娜,伊丽莎白,茹阿诺,拉诺和诺妮被召出席。巴巴拨款50卢比,用于那天满德里的食物开销。在拉乎里小屋召开信托成员会议,并同西方人简短讨论后,沉默日活动开始。伽尼·穆斯夫发表如下讲演:

最至爱的大师,师利巴巴,让我首先代表满德里,感谢您准予我们庆祝今日您的沉默12周年纪念日的请求。也让我感谢,不惜牺牲舒适便利,参加本次活动的西方满德里代表。
今天,7月10日,我们发现满德里心情欢喜,却又若有所思。您沉默的这第12年充满希望和承诺;更因我们西半球的兄弟姐妹信任地来到印度而增色。鉴于目前的情况,虽然仍看不到被承诺和渴望的太平盛世,但我们并不因此灰心丧气。您的神圣智慧,似乎别有打算。您无所不知的决定,我们无比谦卑和心甘情愿地遵从,因为什么对我们每个人最好,您最清楚不过。
这个场合,在某种程度上,引发我的内省态度。因而恕我冒昧,在您面前斗胆推究您的沉默的意义,以及随时间流逝,我们不自觉地学到或未学的教训。我将您的沉默,同其他行道者的类似考验,加以对照,解释如下:
这种性质的考验——在不同宗教的神话传说中例子很多——对于其他人,通常是自我强加和修炼。您的沉默则是神性和灵性使然。
对其他人,那常常是完美的先行准备;对您,则是证悟后的作为。
对其他人,这种考验旨在自我净化和自我荣耀;对您,则是为弟子的灵性净化和人类的拯救。
对其他人,那是苦行;对您,是十字架受难。
对其他人,无不是一种誓言,对您,则是神圣职责。对其他人,它为自身获取能力;对您,则是授予别人灵性权威,我猜想满德里得到过对此的解释。
对其他人,是为进步做的精神努力;对您,则是爱的劳动,纯粹灵性和神圣的爱。对于其他人,十二年,二十四年或者三十六年之时间周期,只有占星学、至多是通灵的意义。您的考验的灵性意义,显然挫败了这个立场。
您起初宣布只沉默一年,如今十二年已过,您有可能出人意料地结束之,一如其突然的开始。对您,我们的至爱大师,满德里一定观察到,一切无束无限。至于经此途径发展能力的问题,我留待更随意而严肃的场合讨论。
我在众人面前肆意有声思维。我的上述推理也许有趣,但并非绝对正确。因而我邀请在场的全体满德里,给予坦率证实和有益批评。
请您,师利美赫巴巴,值此您沉默12周年纪念之际,给我们,您的爱徒和仆人,一篇独特的灵性和神圣语录,以满足我们未来几天或几年的头脑——不知是否要求过分?我认同一位苏菲圣人说过的优美乐观之言:
“口唇不语者有福,
生命之言由他道出。”

永远拜倒在您足前


巴巴答应伽尼的请求,说:

我未曾发誓沉默,也非基于苦行而保持沉默。假若那样,我就会在今天,沉默第13年之始结束之。但这未必意味着我不会很快开口。我可能在这个第13年期间开言,因为我喜爱13这个数字。
还有可喜的征兆。干旱闻名、今年无雨的阿美纳伽,从昨夜12点——我沉默12年期满之际——开始持续稳定降雨。但只是毛毛细雨,也是个危险信号。所以说我今天穿了件红色新衣。你们中有一人可能死去,也许是“X”,也许是“Y”,但死者在放弃肉身前会成道。
把伽尼今天演讲的内容记录下来,这是对我的沉默的最好解释。我只要求去掉其中一行,也就是他的开示请求。


巴巴随后示意伽尼拥抱禅吉,说,“我通过禅吉拥抱你里面的我自身。我的方式和我的存在一样无限。”巴巴接着拥抱了每一个在场者,之后步行上山看望女满德里。

巴巴此次打算带东方女子到法国,将此次旅行通知其他的满德里,严令他们对此保密。 


译自《美赫主》原版第六卷第2169-2195页

翻译:美赫燕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基督,犹大,彼得,奎师那,运气,命运,沉默十二周年]:无
下一篇:[13-01-29] 业相的形成与作用
上一篇:[12-12-31] 需要与欲望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