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美拉巴德再闭关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11-07-31 浏览次数:3077 [ ]

1940年7月25日,上午10点半,巴巴回到美拉巴德,立刻投入玛司特工作。山上竹笼房间准备好了,卡瑞姆巴巴已住进去。恰提巴巴,穆罕默德和夏里亚特·堪住在山上玛司特埃舍各自的房间。余下的疯人及玛司特,在巴巴离开期间一直住家属宿舍。

一返回,巴巴就告诉女子:

我明天给你们命令。我知道你们会全部遵守,除了不批评和说别人坏话这项!这条命令你们服从不了。过去几天我一直观察你们。你们不服从我倒不在意,不过如果你们能做到,就会帮助我。做不到,就帮助不了。唯一的希望——仅有百分之一,是从8月1日起你们也许会尽最大努力。人人争斗,就这项命令而言,都没希望!尽力克服之。你们的争斗都很幼稚,无意义。倘若努力你们就能控制,而努力意味着想念我。我每周一次来看你们几小时,若以后我去附近山里,仍然会每周来一次。

访问的第一个小时,我会在这个屋子里见东方女子,这样美婼也能见我。之后我会把你们全叫来,和你们聊几个小时。每人都有一项任务,必须全心全意去做。不生气,你则是石头。生气却控制不了,你就是动物。生气却能控制,你就是天使、圣人!与自己的天性和习惯对着干,会有帮助。不生气帮助不了。切莫表现出来!无能则无帮助。

想念我,这些命令对你们就容易。瑜伽即控制,这比砍胳膊挖眼睛还难!当基督说把你另一边脸给人打时,就是指控制。可世人却以为,被打耳光却不激动,要么是懦夫要么不知羞耻。纯粹而公正的批评不伤人,是好事,可相当罕见。至于说别人坏话,我指的是你的批评伤人时;你因为生气,激动地批评时,就会伤人。你怀着爱和善意批评时,怎么会伤人? 

乔答摩·佛陀给其圈子成员12项规定,第一项是提防看女子。他是为了不让弟子冒一丝迷恋色欲的风险,甚至连看女子都要避免。他明白这会给弟子造成一个弱点——女子在场时总是紧张——但佛陀知道这个弱点要胜于冒险。

不伤人的评论或批评可以。玩耍说笑,但不要伤人和顶嘴。不带憎恨或敌意,友爱地指出别人的缺点,那没关系。甚至怀着爱争辩也行。尽最大努力帮助我,你按我的愿望行事则能做到。要牺牲伤人的自私习惯。为制伏淫欲、愤怒及贪婪而战。控制就是不做你习惯做的事。 

由于我的工作建立在我自身的最大牺牲之上,它会使你更容易服从命令,为我牺牲。若失败一次,别放弃,再努力。若成功一次,你对我会有很大帮助。假如你失败九次成功一次,那也有帮助。一个人感到体热,发烧、饥饿或生病,就烦躁不安。你要是牙疼,就会比平常更容易激动。与牙疼相比,淫欲、愤怒和贪婪是最可怕的疾病。努力让自己从中解脱。

灵性上不存在妥协的问题。每一个欲望都要百分之百铲除。要么“是”,要么“不”!


第二天,巴巴对男满德里解释:

这些命令要严格认真遵守。这对我的工作会有极大帮助,也就是这个关键时期人类的灵性再生。它要求无上的自我牺牲,在该牺牲中,我希望所有的亲爱者尽己所能参与。这些命令不可轻率对待,而应被视作当今这个时代所需要的最大诫律。每个人必须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每份努力都重要。

当天稍后,对女子们解释战争时,巴巴说:

这场战争是一部大戏。有男英雄、女英雄、坏蛋,都在剧中扮演角色。在神戏中希特勒扮演坏蛋,那不是他的过错。他角色演得不错,这很好。我喜欢坏蛋,英雄,天使,恶魔——凡是完美扮演其角色者

接着巴巴给女子们各自的任务和遵守一年的命令。指示娜丁·托尔斯泰,艾琳·比罗,曼萨丽和卡曼玛西在此期间保持沉默。

曼马德十英里外的安凯山,是睿希(圣哲)阿伽萨提亚·穆尼(Agsatya Muni)修过苦行之地。乌帕斯尼·玛哈拉吉也曾在此闭关。巴巴透露此地灵性气氛浓厚。

帕帕·杰萨瓦拉和卡卡·巴瑞亚曾被派往安凯。他们考查过一些山洞后,于7月28日星期天,返回美拉巴德。7月30日,巴巴派五人小组——帕帕·杰萨瓦拉、古斯塔吉、普利得、巴巴南达与萨瓦克——到安凯山的洞穴里闭关一年,与巴巴在美拉巴德的闭关遥相呼应。古斯塔吉已经在保持沉默,巴巴指示普利得、巴巴南达和萨瓦克也保持沉默,让帕帕做他们的代言人,让大家都服从帕帕。巴巴要帕帕好好照顾其他人,在他们出发前,巴巴郑重鼓励帕帕,“你在山上的苦修将给你带来灵性进步。”

斯瓦米·巴巴南达,到拉姆斯瓦兰和潘达普尔朝圣之后,在班加罗尔居住,之后又伴随满德里回美拉巴德。帕椎,纳罗吉,莫里·卡里,大阿迪,伽尼医生,达图·美恒达格和希度留守班加罗尔,因为拜拉曼伽拉的工作进展缓慢。卡卡·巴瑞亚和禅吉在孟买以美赫巴巴的名义分发资料。查干负责美拉巴德疯人埃舍,同妻子儿女住在阿冉岗家属宿舍。拜度负责山上的玛司特埃舍。彭度,赛勒,贺米,邓肯,尼鲁,马萨吉,卡库,卡里玛玛和兄弟安那·卡里,均居住在下美拉巴德。马萨吉、卡里玛玛和安那·卡里受令从8月1日起保持沉默。

1940年8月1日星期四,下午4点,巴巴在美拉巴德山上玛司特埃舍进入闭关。他全天禁食,只饮水。之后,每日仅吃一餐,如同他指示一些爱者所做。任何人(包括满德里)都不得见他,除了韦希奴带信件、电报和消息来。自从通讯停止,每天仅有五六封信。因此韦希奴每天只在早上见一次巴巴,除非接到电报他才回来。有时在班加罗尔的大阿迪致信巴巴,可巴巴不启封。会问,“阿迪知道通讯已停,干嘛还写信?”

除了韦希奴,巴巴闭关期间唯一能幸运见到他的另一位,是22岁的年轻佣人卡希亚·S·堪姆布,每天早晨8点半给巴巴送《印度时报》。不过,巴巴总是特意向韦希奴询问美拉巴德每位男女满德里的健康、工作、职责及活动。

克里希那给巴巴送茶、食物和水,可这些时候见不到巴巴。巴巴基本上与外界隔离,全神贯注于对玛司特的闭关工作。

克里希那被告知在以下时间“进入”——指进入玛司特埃舍:
早晨5点至6点——安排巴巴的洗浴洗漱。
早晨7点——五分钟内送茶并取走换洗衣服。
上午7点半至9点半——拿走茶具,清洁巴巴的厕所,打扫巴巴的房间,安排恰提巴巴的洗浴和早茶。送来巴巴的饮用水,取走用过的盘子。打扫巴巴的房间。
下午2点——五分钟内送来巴巴的午餐。
下午4点至5点——整理巴巴的寝具,取走餐具。安排恰提巴巴吃饭。
下午6点——十分钟内送来巴巴的茶和洗好的衣服。
下午6点半——15分钟内取走茶具,清洁巴巴的厕所,点灯。

巴巴不呆在一个房间里,而是在玛司特埃舍院子到处走动,给四名玛司特洗澡,对恰提巴巴闭关工作。每次克里希那进院子,巴巴就隐蔽起来,以免被看见。

进入闭关前,巴巴将女子分成三个组。一组成员不可同另一组成员讲话。吉蒂·戴维在中间传递信息。宿舍上层为各组隔成小间。巴巴每个星期四下午1点半至8点访问女子宿舍一次。在这次闭关期间,他要女子们每天早晨唱颂七个神名。还命令她们每天从凌晨4点半至7点,上午9点至下午3点,以及晚上8点以后保持沉默,因为在这些时间,巴巴专注于玛司特工作,不容许外界最轻微的噪音。

8月8日,巴巴来看望女子,对她们谈到卡瑞姆巴巴:

这位新从加尔各答来的是个罕见类型。他所处的状态曾是罗摩克里希那和辨喜向往的。他什么也不要,甚至水。你给他什么,他就吃什么。我们在他面前放了200根香烟,他全抽光,一次四支,连烟头也吞下!与众不同。接着他又去睡觉。他不是坐,就是睡。我出于工作目的,要让他保持清醒时,就在他面前放上香烟,他就抽个不停。接着又去睡觉,当然这不是普通睡眠,而是超意识状态。

我在他前面放了50颗嚼烟,他吃个精光。可他并不享受。对他全都一样。他对身体毫无意识。现在他在笼子里,我把他锁进去。你们猜猜为啥?

这个孩子发起脾气,没人能控制;那时候100个人也制伏不了他。(注:卡瑞姆巴巴在下美拉巴德巴巴的接见室住了一阵子,带他去美拉巴德山的竹笼房间时,把他用重铁链绑起来。)我发觉他稍微趋于发怒,就去安抚他。孩子就是孩子,疯子就是疯子,恶煞就是恶煞。而他这个类型是三合一。他的这种举止,背后还有个原因。世界和人类的变化及工作,是通过伟大灵魂(玛司特)进行,由至师操作的。这个圣人为何变得粗暴?当无限能力通过浊体表现时,浊体就以相反方式作出反应,因为浊是神的反面。

我把玛司特之王,普瓦拉,送回贝尔高姆,并让这位玛司特孩子,卡瑞姆巴巴,替代他的位置。两人都是如此健康,从不感冒或咳嗽,从未消化不良,虽然他们根本不关心身体。玛司特之王和玛司特孩子从不生病,因为身体是他们的奴隶,他们不是身体的奴隶。  
 

伊丽莎白问,“可是罗摩克里希那身患癌症?”

“所有的至师和阿瓦塔都有某种深伤。我的是在腮部。是个洞。叫做瘘。它时好时坏。”

巴巴继续谈论玛司特:

“今天,恰提巴巴不愿来洗澡。因此穆罕默德到他门前大喊,“巴巴来!来洗澡!…美赫巴巴站着呢。美赫巴巴腿疼了!…来巴巴,来!”那时恰提巴巴才过来。我一天给他洗两次澡。每次用近50壶水。洗完澡他又往自己身上撒土。”   

关于战争巴巴说:

现在,每周四我来时,除了战争什么都不谈。不久它将蔓延孟买和阿美纳伽。全世界的人们都悲哀、疯狂,不久它会变得极其糟糕。所以,你们必须象这周一样服从命令,但要比以往更全心全意,心甘情愿。这样做,不仅因为我命令你们,而是因为你们乐意服从

接着巴巴对女子谈起在安凯山闭关的五个男子:

“他们的考验严峻。其中四人保持静默,唯一可说话的是“手枪”帕帕。他管制极其严厉,都快把他们逼疯了。他早晨4点起床,叫醒他们以便陪伴他。每周要从曼马德送来供给。那里没有水井或像样的庇护。他手下四个人在每周一次的报告中写道:“我们宁愿沉默到永恒,禁食到死——只要手枪不在这儿!”我回信说:“跟手枪在一起,只需保持一年沉默。”

一周后,8月15日,巴巴回来看望女子。谈及吠檀多的一种古吉拉特语译本,巴巴对成道和玛居卜做了解释:

当一个人是真正的孩子,国王般的孩子时,意味着他已成道,因为在神性里是纯然的孩提。这就是为什么耶稣说,“你除非变得象孩子,否则就无法进入天国。”

对于这样一个孩子,整个宇宙都如同玩具。整个无限生命是这个孩子游戏的乐园。

玛居卜是波斯语,表示“被神圣地征服”。一个人被淹没,完全沉浸。我们看到玛居卜吃、喝、睡等等,可他们自己并不知道——实实在在地不知。他们对身体毫无意识。比如,一个人在睡中说话、唱歌、或哭泣,别人听到,他自己却毫无觉察。所以说这些玛司特从不生病。

在10亿人当中,只有10万人行道。在这10万人当中,只有10个成为玛居卜,这10个当中,只有一个作为至师下降。

今天我讲了很多。我不会每次都这样。我不喜欢这样。在玛司特埃舍我不讲话;只工作。

我要你们每天下午2点,把“战士”(一只宠物狗)送到玛司特埃舍,坚持做一周。守夜人报告说,每天凌晨3点都看到有两只狼在院外游荡,所以要照管好鸡鸭


对卡瑞姆巴巴密集工作几周后,巴巴结束了同他的工作,于8月16日派卡卡·巴瑞亚送他回加尔各答。接着卡卡去坦焦尔及别处寻找玛司特。之后巴巴住入特意为这个“老虎玛司特”建造的竹笼房间。

1940年8月,巴巴派马萨吉去潘达普尔,把一名叫卡比尔的玛司特带到美拉巴德。卡比尔相貌狰狞,几乎赤裸,很脏,头发蓬乱,令人难忘;大嘴里有两排黄牙,如噬人兽般咆哮大笑。他出没潘达普尔的火葬场,据说他在残骸骨灰中打滚。巴巴给这个狂野的玛司特洗澡剃须,他在美拉巴德呆了一天后,被送回老地方。

与此同时在安凯山,萨瓦克、古斯塔吉、普利得和巴巴南达正面临意料不到的艰难。帕帕·杰萨瓦拉凌晨4点给他们早茶,早上7点中餐,上午10点下午茶,下午2点晚饭!所有人都得服从这个荒唐制度,谁都不许延误。他们不能说不或抗议,因为得保持沉默,按巴巴的命令必须完全服从帕帕。

这对他们成了双重苦行,境地悲惨,以至于谁要是7点钟(规定的午饭时间)想去方便一下,帕帕都不容许哪怕一分钟的延误,拒绝批准他们离开。

8月22日,巴巴看望女子时,对她们谈起安凯小组。他讲话前,一位女子称他显得容光焕发。巴巴回答说:

可是,昨夜对我来说是个糟糕之夜。在山上的人却在经历美好时光——天冷雾浓,却有灵性气氛。这座山是印度教圣地,正值朝圣月份。数千人前往。有著名印度教圣人阿伽萨提亚·穆尼的墓地。四个满德里就住那儿的山洞里。在高地上走动。五个人里面,只有“手枪”一个人可以说话。你们可以想象,他不明白他们的手势时,会怎样叫他们统统下地狱! 

早上7点他就把饭弄好。凌晨4点叫醒他们;要是他们不起床,他就弄出惊天动地的声响,让他们不得不起来。即使在这里,他也常常凌晨2点半起床,叫醒大家。某种意义上这是好的——这是纪律,是他的天性。他无论去哪里,七天前就把行李打好


诺芮娜说,“不过帕帕是有点刺人。”

“好了,我们不要批评!”巴巴拼出,微笑着提及给她们的命令。已近下午3点45分,巴巴说:

4点钟之前我们来谈谈战争。丘吉尔将作为英国最伟大的首相载入史册。美国正慢慢卷入。有一点是肯定的。印度将受苦最大——内在的和外在的。我们将陷入战争。炸弹会掉在诺芮娜脚上!

这次战争有四个阶段。第一段已过去。第二段即将开始,会很糟。第三段将非常糟糕。全世界将一片战火。第四段是终结。三个阶段总共一年——每段四个月。

好与坏的区别极其微妙。对一个人好的,对别人则是坏的。希特勒确实认为他在做好事,但他的“好”对别人却是“坏”!

不要因为我显得愉快健康,就认为这一切很轻松。我感到非常健康,却又很低沉。昨晚糟透了


接着巴巴评论静心和念他的名:

爱在静心的最后阶段到来。使人接近那个阶段的,是对至爱的渴望。早上你们念诵七个神名。当我说“从心里念”,是指你们首先必须感到自己在持神名。

其次,你们必须心中铭记,所有这些名字皆“一”。你们的念诵振动会有帮助。这些名字是我特意挑选和排列的,若是带着感情去念,它们就会振动和帮助。我打算让玛司特唱颂。他们帮助更大,因为他们的心不是工作太快、就是太慢,以至似乎停止


巴巴讲了一件静心趣事:

我有个跟随者叫肥皂。静心时他会睡着,却保持静心姿势。每当有人摇醒他,他会声称自己在深静心!可有一天他被我逮住,只好承认是在睡觉。

因此,静心时别象肥皂那样睡着,而要真诚唱颂神名


巴巴叫韦希奴捎口信给邓肯,要他去安凯山查看满德里的情况。问他们愿意继续呆在安凯山,还是回美拉巴德。8月26日邓肯过去,当晚带着令人振奋的消息返回。帕帕·杰萨瓦拉告诉邓肯,大家都很快乐,他对他们照顾得很好,他们当然愿意继续呆在山上,直到巴巴本人召他们回去。而可怜的萨瓦克、古斯塔吉、普利得和巴巴南达因为沉默,无法告诉邓肯实情。

8月26日帕椎来美拉巴德,可巴巴没见他。

每天,克里希那都会把巴巴的饭菜送到他的竹笼房间,放在地板上,不见巴巴就离开。巴巴的房间前面挂着一只铃铛。吃完,巴巴走进竹笼,拉绳摇铃,克里希那就过来拿走空盘。克里希那在外面拴了一根连着铃铛的绳子。比如他早晨8点拉两次铃,巴巴就知道韦希奴来了,就退入里面。如此持续了六七天,直到发生下述事件。一天下午,克里希那正坐在院门外,通常坐的位置上,听到铃响。克里希那讲述了当时的情形:

“我纳闷为何巴巴会在下午叫我,因为这不是他喝茶时间。我进了院门。一打开门,我看见巴巴就站在面前。比一百个太阳还要强烈的耀眼光芒,从他身上放射出。我被这光辉压倒,晕厥过去。右手抓住一边门柱支撑自己,失去知觉。”

巴巴冲向克里希那,抓住他的左臂。他用劲扯肌肉,以致把它撕成两半。剧痛使克里希那恢复知觉。“你为什么进来?”巴巴生气地质问。“你想烧掉?你想找死?你想失明?你为什么进来?谁叫你的?”
克里希那泣不成声。过了几分钟,他回答说,“巴巴,铃响了。”
“谁打的铃?”
“我不知道,”克里希那回复。“我是无辜的,巴巴。”
巴巴进屋。克里希瘫在院子门口,动弹不得。不到五分钟巴巴又走出来。他在微笑。抚摸着克里希那的脸。“别担心,”他说。“我饶恕你。事情已经发生。”克里希那站起来,尼鲁被叫来给他疗伤。肌肉从未完全痊愈。这对克里希那是他那天在美拉巴德山见证的终身提示。

8月29日星期四,巴巴看望女子时评论,“在这段时期和我在一起,需要过去的无量善业。”并叫女子不要再送狗“战士”过去了,因为他要把疯人和别的玛司特从家属宿舍转移到山上。

巴巴幽默地谈到穆罕默德,“穆罕默德的假想妻子明天要来。他问起她是否要来,我们说,‘是啊,可她禁食了一个月,身体虚弱。你若愿意,我们可以用担架抬她过来。’他说,“不,不,把她留下,让她多吃黄油,她好了胖了,再把她带来。’就这样又拖延下来。”大家都为之开怀大笑。

夜里卡卡·巴瑞亚带一名玛司特从孟买回来。巴巴说他是孟买的三位真正玛司特之一。巴巴为他洗澡,可第二天就送他回去,因为美拉巴德场地有限。查干也会带疯人及玛司特过来,由巴巴给他们洗澡,其中几个留住美拉巴德。满德里当中,只有卡卡、查干和韦希奴见到巴巴。不过,巴巴召帕椎和莫里从班加罗尔来,给他们一些指示。

9月份,巴巴从闭关中每周两次来看望女满德里,周日和周四。9月1日星期天,下午1点他到她们宿舍,说,“战争已进入第二阶段。”

彭度曾通过韦希奴得到指示,在玛司特埃舍院子里,建另一间浴室,为巴巴个人使用,因为巴巴要把疯人们搬到山上。巴巴在围着铁丝网的产科医院院子里,对玛司特工作,可只要彭度在附近,巴巴就不能露面。所以他指示彭度只在他看望女子那两天工作。

9月2日,一直住在阿冉岗家属宿舍的疯人及几位玛司特,被转移到玛司特埃舍。巴巴表示在送他们走之前,要对他们工作一个月。这似乎再次与战事巧合,因为从8月底到9月第一周,伦敦被德国人猛烈轰炸。不列颠战役如火如荼。

女子们主要是照料仍然留在美拉巴德山上“宠物园”里的所有动物。诺芮娜右脚韧带扭伤,暂时在楼上卧床休养。猴子拉吉(幸运)由她负责,放在蚊帐下面。巴巴会来看猴子,抱着抚摩他,猴子则吻巴巴的颈部。

对女子们,拉吉根本不是幸运,而是个大捣蛋鬼。他会挣脱诺芮娜蚊帐下的笼子,胡乱涂抹,乱扔东西,在巴巴要求安静时制造噪音,总之是个大乱子。曼萨丽的任务是每月把《美赫巴巴期刊》的内容译成古吉拉特语。拉吉大搞破坏,抓着墨水瓶、纸和笔就逃窜。这让曼萨丽发火,可她在静默,没法如愿大叫“抓住他!”

拉吉本应由伊丽莎白和诺芮娜看管,人人都向她们发牢骚。9月5日星期四,巴巴来,曼萨丽恼火地向他控诉拉吉。巴巴回答说:

曼萨丽一激就怒,不能自控,因为她不够坚强。而你们都帮不了她,因为你们也软弱。我希望你们互相帮助。不希望你们为一只猴子违反我的命令。我越要你们服从,你们就越少服从。你们服从越少帮助就越少,因为你们无助!除非且直到你们严格监督自己,否则你们就无法服从命令。这是不可能的!所以要努力!

有人问哈菲兹灵性是什么,他以诗作答:

除非你跟低我对着干,
否则就不能同高我结合。

那么何为低我?使你自感渺小,那个使你觉得不满意不快乐,使别人轻视你的东西。

因此,跟低我对着干的意思是,把它朝完全相反的方向转化。成为那个使你显得伟大,使别人觉得你伟大的东西。保持愉快知足,幸福满意。当你不悦、不快或生气难过时,那是你的低我在坚持自己。

人们总是将其不满和痛苦怪罪他人。可事实上,一个人痛苦是自己的错。曼萨丽变得激动,生气痛苦,就把一切都怪罪伊丽莎白、诺芮娜和拉吉。她若是超越了低我,就会泰然处之,忍耐,不为所动。你坚强,就没什么会使你烦恼。你努力,就一定能做到。

我要的不是压抑,我要的是转化。我从未说过你不能生气。不要搞混了。事情发生时你一定要生气。但应当立刻把它逐出头脑。你若是不饿,禁食就毫无意义。

以前我给你们讲过这个故事。先知穆罕默德一次告诫大弟子阿里,“你要想认识我,就要尽力控制愤怒,将它转化成爱。”

就在第二天,有人向阿里挑战。阿里打赢了。把那人打倒,坐在他胸口上。那人朝阿里的脸吐唾沫(对穆斯林最大的侮辱),阿里大怒,举起匕首要杀他。可这时他想起穆罕默德说过的话,反而吻了他,让他走了。假如他没有发怒,就没有控制自己的机会。

这不是说你们生气时就应该不停地相互亲吻


诺瑞芮娜说了句自我辩护的话,巴巴回复,“意大利人控制不了脾气。”接着谈及其它人种的特点,说:

孟加拉人就象意大利人,也控制不了怒气。他们是印度的诅咒。全都是无政府主义者。德国人残暴野蛮,而意大利人为了自利却扮演着很卑劣的角色。

旁遮普人很好。他们会怒火中烧,却冷静自控。两个极端都不好——无动于衷者和一触即发者。了不起的是那些虽激动却不发火者。我最喜欢旁遮普人这点。一激动就表现,是世上最容易之事。控制愤怒,才是伟大。

如果娜迪亚(娜丁·托尔斯泰)的猫吃了鸟,娜迪亚不会对猫生气。可伊丽莎白要是看到猫吃鸟,就会处罚猫,娜迪亚则会对伊丽莎白生气。

别做意大利人,也别做爱斯基摩人,要做旁遮普人


返回玛司特埃舍之前,巴巴同女子一起去看拉吉和其它宠物。拉吉无法无天,乱涂牙膏,所以巴巴用棍子揍了它。最后他们在浴室抓住这只无赖猴子。巴巴不开心。说,“拉吉若是死掉,就会解脱。我的两只宠物——恰姆和拉吉——都得整天拴起来。(注:恰姆是一头凶猛的看门犬,必须拴住;拉吉极为淘气,不拴住就会惹麻烦。)

巴巴改变了女子每日唱颂七个神名的时间,从凌晨5点半至6点改为傍晚5点半至6点。娜佳当时身体不适,巴巴说,“假如娜佳死了,我会把她葬诺妮旁边。”

9月8日,星期天下午,巴巴看望女子时,解释了世界形势:

如今政治意味着:混乱不堪,肮脏不洁!印度各邦的统治者王公王妃,都过着可耻的生活。但英国政府忽略不管,叫他们去管治,因为地方王公都站在英国一边。迈索尔的加冕礼是场闹剧,让印度国大党憎恨。

印度内外都极其糟糕。你们不久就会看到。穆斯林接受英国总督的提议,国大党却拒绝。如果国大党宣布非暴力抵抗,就是与穆斯林和英国对着干。

有些人喜欢甘地,有些人不喜欢。不过,他乃唯一诚实之人,虽然在一些事情上软弱。世界的真正大难尚未开始。他们知道自己无知时,才会知道!现在他们只是口称知道。当印度得到自己的一份世界灾难时——甚于任何国家——那时才是动真格


巴巴改变话题,解释了静心:

能静心者应静心。不能者应念半小时我的名。你们必须每天都要静心,不过我看望你们的那天没关系。

静心对有些人适合,对另一些人不适合;极少数人享受。静心的意义是进入你内在,你的内里。对那些爱神者,爱将把他们带入内里。

在一些埃舍,马杜赖和旁第切利,实际上设有静心课程。但静心从未让一个人与神合一!哈菲兹对苏菲徒说过,

如果你心血来潮,要与神结合,
那就在与他合一者足前
变为尘土!

静心给一些幸运者带来安宁和一些内在启示。阿罗宾多在书中写道:“我努力通过静心达到那种状态。”通过静心获得觉照,并非小事。静心的意思是深入到自己内里。是以神圣的方式自我催眠——来失去你自己。静心旨在忘掉小我,除了真我别无所思。(注:阿罗宾多是位大瑜伽士,他以大量著作,促进东方宗教思想在欧美的传播。因在英国接受过大学教育,他也受到西方人文哲学的影响。)

阿罗宾多在第六层面,不是通过瓦隶-玛司特状态,而是通过静心。恰提巴巴从不静心,却日夜见神。虽然两者都在第六层面,他们之间却有着巨大差别。爱带来持久,静心带来三昧。与神合一后,是彻底的永久,无论你是否降到浊意识。如果下降,你就带着神一同来!

阿罗宾多对见神与神本身之间的“深谷”描述得很美。他说,“我们在这边呼叫:‘神啊,我们看见您,却到不了您那里!那至少您来我们这边吧!”

神回答,“我一直来临,作为罗摩、奎师那、佛陀等等。”

苏菲徒根本不在乎静心;他们爱!

静心是好的。你如果爱并且静心,这没有害处。你如果爱而不静心,也没有害处。但不要像吃了奎宁药那样去静心!也就是不管怎样都得做、要熬过去的事。你如果对静心感兴趣,就应该喜悦地做。你如果不喜欢静心,那你就必须持我的名;如果你爱我,持我的名应该给你带来喜悦。随时随地随意做


提到外面的干扰及噪音,巴巴说:

即使在喜马拉雅山,你也不会有绝对安静!不过九月之后,你们可以在(我的)墓地附近静心。三昧是一种近处开枪也听不到的状态!静心的缺陷是任何声音都会干扰它。爱就没有这种障碍。在此,爱者融入对至爱的思念。他不静心,只是爱。无论噪音还是阻碍都搅扰不了他

下午5点半至6点,女子们在房间里,对巴巴唱颂七个神名。巴巴说,“每天在这里唱。”接着要她们讲有趣的故事给他听,她们一直讲到他晚上8点15分离去。

与此同时,在安凯山洞的四名“手枪的囚徒”,在帕帕·杰萨瓦拉的奇怪日程安排下吃尽苦头。古斯塔吉实在受够了帕帕的制度;他让萨瓦克代他写了一封诉状:

“亲爱的巴巴,
我跟随过赛巴巴;我跟随过乌帕斯尼·玛哈拉吉;我跟随过巴巴简;现在我跟随您,美赫巴巴。但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像帕帕这样的“大师”!这里的情况已经到了如此地步——要么我离开,要么“大师”走。您要想把我们从这个悲惨境地救出来,唯一的方法是让我们摆脱手枪的魔掌!
——古斯塔吉”

信由韦希奴交给闭关中的巴巴,这让巴巴大乐。他指示韦希奴叫五人从安凯山返回。他们9月10回到美拉巴德,住在空出的家属宿舍。继续静默、闭关和禁食。帕帕也受令静默,不再与四个人有联系——这让他们如释重负。

巴巴继续在美拉巴德山对疯人和玛司特工作,直到1940年9月15日星期天,除了恰提巴巴、穆罕默德和夏里亚特·堪之外,他让其他人都返回各自原地,由保持沉默的马萨吉和卡里玛玛护送。巴巴继续对余下的三位玛司特工作。

这天意义重大,恰巧是不列颠战役的结束,希特勒战争中的首场大败。德国人摧毁了法国、比利时及荷兰的陆军空军,德军已准备入侵英国。9月15日是英国皇家空军与纳粹德国空军之间一系列空战的最关键高潮。它被称作不列颠战役,被视为大战中最具决定性战役之一,摧毁了希特勒征服英国的野心。

9月19日星期四下午,巴巴和女子会面时,听人读音乐书,评论道:

音乐中有132个音调。由专业音乐家或乐师唱的奇妙无比。不过他们极为罕见。德里有一位盲歌手,如今已去世,他的表演相当高超。

神是无限那得(Naad)。卡比尔称之为安哈那得(Anhad Naad),即无量音。在每个精层面和心层面,均有七个音律。这样,共43个音律,42个在六个层面,一个属于神的音律。即使浊层面最精美的真实声音,也只是那个声音的第七个影子,它属于神,即基督、琐罗亚斯德和卡比尔所说的“神言”。能够降雨、闪电且催人泪下的最佳歌手的声音,仅仅是神音的第七个影子。

若是听见第六个影子的音律,人就会彻底忘记宇宙。这发生在第一层面。行道者要是一直聆听第一层面持续不断的那个音调,就无法前进。在第二层面,行道者听到永恒音的第五个影子,就不吃不睡。第二层面远比前一个更强烈。它被称为那得,意思是音律。

对上述例子不要生搬硬套。它怎么能够描述?印度教徒把神言称为“噢姆”。你若闭上嘴巴,就说不出话,可你能够发出“噢姆…姆…姆”——神音的第七个影子。

神是无量音、无量光和无量爱。在第一层面,他们用精耳听;在第五及第六层面,用心耳听;在第七层面,他们成为神音。

你们怎能领会?不可能。你们怎能理解:神是音而且你成为该音


巴巴笑了,忧伤地摇摇头,接着说:

什么是爱?你们即使爱,也很难下定义。可想而知,要定义无限爱,是多么不可能。吠檀多说,太阳与炽热星体仅仅是那个光——也就是神——的第七个影子。影子本身是零。所以,该影子的第七个影子意味着连零都算不上。

神音不是我们讲话时用的声音。把神想象成这个声音——他们为了描述才称之为声音。吠檀多教徒无法解释它。苏菲徒以不同的方式解释——不用影子而用“面纱”。他们这样描述:说“你是神”。看镜子。你在镜子里首先看见的,是第六层面(第一个反映)。接着,你在镜中看见面纱后的反映,这是第五层面(第二个反映)。在第一个面纱后,另一个面纱后面的反映,是第四层面(第三个反映),依此类推;一层接一层面纱,直到第七层。这就是“七层面纱”。


巴巴继续从字母板上拼出:

再举一个例子:我们说,意识就是神。你,伊丽莎白,意识到把吉皮抱在腿上。接着你想象腿上是只老虎。这个想象是意识的第一个影子。接着是这个影子的影子,第六层面,等等。

另一个例子:在印度,人们用手制造铃,不用机器。首先,他们做一个泥铃,然后把融化的金属浇上面,做成一个金属铃。完工之后移开泥铃。这样,泥铃是真铃的第一个影子。虽是真铃的精确复制品,它只是泥的,不会响。所以,如果真铃与第一个影子(泥铃)之间的差别就如此之大,那第七个影子又会怎样?什么也不是!

在第一个影子里没有金属,只有泥土,那么他们在第七个影子里还会找到什么?我比世上任何人解释得都更清楚;但我用文字还是说不清!

一次,有个从未头痛过的人去看医生,问,“头痛是啥?”医生知道,因为他体验过。他比手划脚解释了半天,可那人还是一头雾水。最后,医生在绝望中抓起一块石头,实在砸在他的头上。那人马上知道头痛是什么,他的问题以此实际方式得到答复,于是走了。

对于影子,我能在一瞬间给你们体验,却无法用言语向你们说明。

我说过这个世界是神的第七个影子。神若不存在,这世界就不会存在。但神音不是响声。甚至在第三层面,都没有响声。在第一层面有精声——非常非常微弱。在第二层面,声音更 “淹没人”,你淹没其中。那个作为神的音,那个音的影子,在第三层面极其强烈。苏菲徒称它“令人耳聋”。


娜丁·托尔斯泰不明白,问,“神音的影子在每个层面逐渐变得微弱吗?”

巴巴回答:

你不能说,神乃无限,却在每个层面变得越来越有限。无限不会有限。你若说神音变得更微弱,也不对。神音不会变微弱。

就象铃铛的例子。比如说,第一个铃是金制的,它的第一个影子是铁铃;第二个影子是泥铃;第三个影子是纸铃,以此类推。形状都相同,但金铃和纸铃相当不同。所以在纸铃的情况中,你不能说金铃变微弱了


由于巴巴继续在山上玛司特埃舍严密闭关工作,美拉巴德的气氛更凝重。他仍在周四及周日,每周两次看望女子。

这个期间,巴巴把有人曾为他画的一副肖像交给拉诺·盖利,让她在合板上原画上面为他画像。拉诺画的巴巴坐着,身穿白袍,长发披肩。她给作品取名为“阿瓦塔”。(注:拉诺的画作如今保存在美拉巴德。)

9月22日星期天,巴巴问女子们,“是谁说的‘除非你失去自己,否则就找不到自己’”?

伊丽莎白回答,“基督”。

“它是什么意思?”巴巴问。

一女子回答,“要征服欲望。”

另一个回答,“要消灭低我。”

伊丽莎白答道,“引用圣人的话:‘愿您的旨意成全,而非我的。”

巴巴点头赞许,说伊丽莎白所言最接近整个真理。他详细阐述:

这意味着三件事合一:第一,爱神爱得忘记你自己;第二,为灵魂牺牲你的肉欲;第三,彻底臣服于神的旨意。

你爱得深时,就忘记自己。如何实践?对其他事物如男人、女人、猫、狗等等的爱,是自动来的。这不是恩典,而是自发;是自然的。神爱来自于练习,逐渐到某一点。但神爱主要是一种馈赠。要爱巴巴,你需要想巴巴。想巴巴,你就不会想自己。越多想巴巴,你就越少想自己。因此,要爱神爱得忘记你自己,意味着你要想神想得不再想自己!通过不断想念,你变成你深想之物。心使人变成人深想之物。

你若是所有时间都想着巴巴,就不会想自己。你若是不想我,就不会感动。拉诺只是想起诺妮时,才会觉得难过。她不想母亲时,就没有感情。

又一所静心学校在普纳开张,叫母亲屋。这些静心课程不传授爱。静心创造宁静,而非爱。持续强烈的思想带来爱。静心中,你试图止息思想。止息给予宁静。但要爱,你就必须想至爱!如果你的心静止,你的至爱也不复存在。这样,没有至爱,哪会有爱?

这个区别非常重要。你静心时,努力忘掉一切,甚至你自己。在爱中,你忘记一切和自己,可你记着至爱!在真正和完美的静心中——这很罕见,你忘记身体、自己及其它一切。在爱中你也忘记自己、身体及一切,但你记着至爱!在静心中,至爱不存在。这就是为什么说在静心中,你最多只能达到三昧——忘记一切并获得平静。但绝不会成道!这只有通过爱才能获得


巴巴最后说,“你们有谁阅读过圣人阿罗宾多?”

话题转到当前的战争,巴巴对印度目前的政治形势评论道:

1810年达达波伊·纳罗吉创立国大党。过去20年甘地成为领袖。十九年前发生乔里乔拉村民暴乱。甘地认为你要是一边脸被打,应给出另一边。他认为那样会终止争斗。可那是非暴力和非意义!

大会党(印度教一个保守政党)说,你们应该遵从《薄伽梵歌》,照奎师那说的做——要防卫,但不带仇恨。那是不实际的。因为德国人的仇恨太深,所有防卫者的反应也必定是仇恨!

大会党所提倡的奎师那教导,甘地所提倡的基督教导,对这场战争都不实际。小国家是怎么做的?他们没有抵抗,被吞下去!现在他们比那些抵抗者更痛恨。

所以现在将有一个新的、第三条世界和平道路。首先是世界大战,之后是世界和平。

印度害怕遭空袭,加尔各答的办公时间缩短。孟买政府考虑搬到普纳去。如果埃及陷落,印度也一定会被轰炸。

所以,我们应当到某个港口居住。锡兰(斯里兰卡)或勒德纳吉里,距离萨卡尔帕50英里,是印度最美的地区之一,有美丽的高山及海滨。比卡沃还大。

我们将去这些港口之一。我希望你们都被轰炸


针对一个女子对战争的评论,巴巴答复:

这有什么不好?这场战争在教育人们要勇敢,要能够受苦,牺牲。假如一枚炸弹掉这儿,两秒钟之内芭古(一名女仆)就会在阿冉岗。(女子们笑了。)芭古说她和我在一起就不怕

接着巴巴讲了有关穆罕默德玛司特的趣事:

前天,穆罕默德哭喊道:“大大,我从没想到您对我撒谎!您告诉我,我妻子来了,她在哪儿?”他这次哭,不是因为他妻子没来,而是因为我对他撒谎!

接着我们安排一个老妇过来,手里抱着个小孩,眼睛上打着绷带,我们教她对他说,“我好了就来,现在你看得见,我病了。”她被带到穆罕默德那里,一见到她,他说,“哦,你老了,”她演的很出色。

穆罕默德开心了,因为我履行了诺言。他建议她给眼睛上涂点眼膏,之后就把她忘到九霄云外。当场蹲下捡起石头来。现在他满意了,我没对他撒谎。他就象个孩子。除非你变成孩子,否则你进不了道路


9月22日星期天,大家玩了一些游戏之后,在锡皮棚屋下坐着,巴巴叫人拿来纸和铅笔,画了三张脸,说它们代表希特勒、墨索里尼和丘吉尔。

“在这儿(指着浊界——幻相领域),他们打仗,”巴巴说,“在这儿(指着未尼亚-卜万——无限实在),他们皆一。但无论发生什么,都是按照神的旨意发生。你们要是心中牢记这点,就会明白这场战事不过是神的游戏罢了。”

9月27日至29日三天,巴巴令女子从晚上8点至12点保持沉默。这四个小时要完全静默,这三天连佣人也得遵守命令。之后,从9月30日起,巴巴说他开始工作前,会让警铃响五分钟,随后半小时大家都要保持绝对静默。他鼓励她们,如果她们在此期间静心,纹丝不动,则最好。

巴巴闭关期间,指示女子把狗“战士”送过来一段时间。巴巴在玛司特埃舍亲自给狗喂食。在这之后“战士”病了,照料它的伊丽莎白,带它到兽医那儿接受治疗。可“战士”没有康复,于9月28日星期六上午10点,死于美拉巴德山。巴巴来看望女子,把她们领到诺妮墓旁一处,说把“战士”葬那里。坑挖好,巴巴帮助埋葬。

伊丽莎白感到难过,晚上巴巴给她捎信:“要快乐。‘战士’已到我这里。”不过没人知道“战士”其实是多么特别,直到第二天巴巴对她们解释:

伊丽莎白,仔细听着,你会为“战士”分担我的工作而自豪。我给你讲的是实情,不是为了哄你高兴。事实上,阿瓦塔、赛古鲁和大师们从不透露其工作方式。否则,会使他们带来更多工作。苏菲徒说,

“找到真理者,永久隐藏之。”

绝对如此。这是说,成道者从来不用平常的语言透露真理。

神的工作是隐蔽工作,如同至师的秘密工作。但今天通过“战士”这个例子,我让你们略知一二,他们是怎样工作的。首先你们都必须明白,正如有七个意识层面——七种灵性状态,也同样有七种认识状态。总是七。七这个数是神圣数字。七种认识是:

1·本能
2·智力
3·灵感
4·直觉
5·洞见
6·觉照
7·证悟

本能主宰动物世界;智力属于人类;灵感属于那些情感发达者——如诗人和艺术家。直觉属于那些有自觉视见和真切认识的高级灵魂。通过直觉所认识的,总是正确的。通过智力认识的,有时正确有时不然。

第四和第五层面的灵魂有洞见;他们的认识是直接的,无须用心思考。觉照意味着看见神的真相。这种认识是神圣的。证悟乃是认识自己即神。

在形体和意识进化过程中,有七次转变,直到人类形体。每一次转变都与神有一个直接联系。我们现在不提其它六次转变;例如,在植物界,杜尔西(神圣的罗勒属植物)就位于转折点。在动物界狗位于转折点,因为它有直觉,也有部分洞见,但不能有意识地使用。

第五和第六层面的圣人有洞见,且使用之。狗却不能使用。狗只能看见常人看不见的事物。狗能净化思想和氛围。所以说琐罗亚斯德教徒有人去世,在处理遗体之前,有带狗去看遗体的习俗;狗净化业相。

被大师有意识地利用时,狗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我在十天的闭关中,为了某些工作需要一只狗——我不会告诉你们什么工作。我不能用恰姆或别的宠物。我需要的狗必须新鲜纯真年幼。于是闭关前才会有寇诗德提到一只阿尔萨斯幼犬,最终我们得到“战士”。我说“他是我的狗。”我不会这么说津各、宾各或别的宠物。你们都明白,“战士”是巴巴的狗!“战士”其实不是狗,而是暂时从魂灵界带来做这项工作的。我需要一只狗来做那类工作。我不想说得太深入。

所以“战士”来了,我一直告诉伊丽莎白,他要在我身边。但我也知道会很困难,因为事情层出不穷,制造障碍。所以开头几天,“战士”也长虫子、细菌等等。最终我如愿在所需时间得到他。我知道他会死,正如我知道1941年7月1日之前恰姆也会死。所以对他工作之后,我亲手给他喂食喂水。工作一结束,我就把他送回。

不久他生病了,我和“苏彤姊妹”(指拜度,因为在女子面前不可提男性名字)商量他死后葬哪儿。最后选了那个地方。“战士”病危时,我知道假如他三天内死去,就得再出生一次,那对他不安全。我确保他不死。因此,那三天里他没死,我很高兴。现在他不会再生!

大师触摸动物尸体时,动物下一世获得人身。和大师有联系的动物下一世获得灵性灵魂的身体。但对“战士”而言,不再有出生!

倘若他在三天内死去,则不一样。我记得,我最后一次看见他,他是怎样走近我的长椅的。我抚摩他。知道他会死。他在我的工作中扮演了你们都理解不了的角色。他分担了我的工作,现在他自由了。

甚至恰姆都没这么幸运。他会在1941年7月之前死去,葬在“战士”旁边。但他会回来,成为瑜伽士。吉皮下一世也会是瑜伽士。我不想太过详细,因为这不会让你们更明白。不过我已经让你们对我的工作有所了解。

陪伴我闭关的“战士”死了。我很高兴。他按时死去,没有提前。连我都不能阻止。工作的性质如此,我要是停止它,一切都会一团糟!他是个真正战士!在我的工作中发挥了实际作用。

神怎样工作!他只是从魂灵界拿取一个灵魂,给它身体,对它工作,一结束就把它带走!罗摩的哈奴曼,巴巴的“战士”!

伊丽莎白,你没有成道。自然对“战士”的死感到难过。但了解到我对你解释的这些,你应该高兴


1940年9月底,美赫巴巴筹划要离开美拉巴德去别处闭关工作。10月初,卡卡和禅吉(禅吉住孟买,但近来往返于美拉巴德接受指示。)被派往锡兰寻找住处。一名叫鲁斯特姆吉·拉坦夏的帕西富商听说过巴巴,他帮助卡卡和禅吉为巴巴及女子寻找一处合适住所。巴巴详细说明,他希望住一座海滨别墅。由于一无所获,鲁斯特姆吉就把位于科伦坡25英里外的未扬哥达的他自己的别墅供巴巴使用。禅吉和卡卡发电报给巴巴,他同意了。

巴巴马上安排于11月初出发,并同女子们讨论接下来的旅行。

10月7日星期一,巴巴禁食。当天晚上7点至11点半,他受尽磨难。他评论说,“真是地狱!这四个半小时里,我度过此生最可怕的时刻!”

然而巴巴没有详细叙述。午夜他停止禁食,11点半睡着,凌晨3点半起床。接着喝了牛奶。那天稍后满德里听到新闻,德军于10月7日同一天入侵罗马尼亚。

巴巴撰写了一篇关于战争的文章。10月11日,他来到女子宿舍,让人大声朗读。大家都认为很精彩,可有人表示在其中提及科学不妥,于是巴巴解释道:

科学必须崛起,因为它在当前的战争中发挥着重大作用。科学能被善用,也能被误用。氯仿可用于手术,治愈。盗贼却用它麻醉受害者以便偷窃。在战争中,科学被用于毁灭。但毁灭最后意味着再生和改善。黑死病期间伦敦烧毁,发生了什么?后来它又被重建,比以前更好。所以世界毁灭时,一个更新更好的世界定会在灰烬中诞生。全宇宙将充满混乱和毁灭;然而之后800年将没有战争。

所以,为了那个长期幸福,难道当前这一切苦难不值得吗?在这场战争中死去的人会再度出生,享受新的世界与和平。现在他们要权力和财富,互相仇恨。这一切如何了结?只有一条出路!他们必须厌倦这一切——厌倦欲望,厌倦仇恨,厌倦争斗!

假设你喜欢牛奶,喝了又喝,以至最终喝腻。之后会怎样?你不再喝牛奶。同理,仇恨、贪婪、瞋怒等等,也会达到如此高峰,以至于人人厌倦。那时有什么选择?停止恨,去爱;停止欲求,去给予;停止争斗,和平共处。未来的世界将奇妙无比


“然而这全是一个零!”有人说。巴巴点头同意:

是的,但这是无上的真知。连现在都是零,所以零的未来,只会是零!全都是零!除了神什么都不存在。有一天,我最亲近的弟子们将证悟这个。现在,你们最多只能想,“是的,什么都不存在;一切皆零。”你证悟时,就会体验之

巴巴在美拉巴德闭关期间,给女子一首四行歌每天唱诵:

您是无形的,帕瓦蒂伽,阿乎若玛兹达,安拉,呼。
您是耶兹单,您是神,阿乎若玛兹达,安拉,呼。
您是帕若玛特玛,帕若卜拉玛;您是全能上帝,伊希瓦。
您是帕若玛希瓦,伊扎德,阿乎若玛兹达,安拉,呼。

10月11日巴巴解释说:

伊扎德是指第一个——全能、全知、遍在的神。有几百万个神名,但有声音效力的不多。你制造的每个声音,你想的每个念头,无论好坏,都会留下。但那种引发感情的声音背后,却有帮助或伤害他人的力量。

战争的枪炮、炸弹和飞机等等这一切噪音,未来都将被用于世界的灵性生活。是的,这全都留下。不会离开。能去哪儿?就象水蒸发形成云,再化作雨降落。但你们都必须按节奏一起唱神名歌,才能产生效果。

带着感情和节奏唱神名时,甚至具有暂时将玛居卜从超意识状态带下来的效力。孟买的阿卜度巴巴是位著名的玛居卜。他总是无意识——不吃不喝,只是无意识地躺着。但有位歌手每天到他门前,有节奏地唱,“安拉-呼,安拉-呼”,不到半小时阿卜度巴巴就会降入意识,开始张望、讲话、吃东西,然后再次融入其原先状态


10月份巴巴更常看望女子。10月13日星期天,有人读完他的第二篇打好的文章,他又对业相做了更多解释:

业相必须完全平衡。这不能以数学方法做到,否则就容易了。

善与恶业相都是束缚。你有善业相,就可能生为富豪;有恶业相,就可能生为不幸的麻风病人,等等。但没有大师,你就无法获得自由。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恶业相,需要多少善业相。但至师知道,他会对你工作,来平衡它们。

佛陀尚未被揭开面纱、体验上帝意识之前,他舍弃王位、妻子和孩子,到森林苦行禁食,他遇到一个高道老妪,说他比以前更多束缚!以前是铁锁链,现在是金锁链,可两者同样是束缚。之后她把秘密告诉他。(注:还有一次,巴巴解释说,在乔答摩佛陀禁食数月后,一位老妪通过给他米粥吃,揭开他的面纱。那位老妪是赛古鲁,所扮演的角色如同巴巴简之于默文。)

善与恶只是名相而已。希特勒真诚认为他做的是好事,世人却认为他在作恶!对于他好的对于世人是坏。好与坏只是人为的表述。真正的自由只能来自弃绝欲望。要获得自由,你必须舍弃所有一切


娜丁·托尔斯泰按巴巴指示保持沉默,现在以手势交流。提到最近她和诺芮娜之间的一些争辩时,巴巴说,“你必须保持沉默,不仅是口舌,也是欲、恨、怨、贪等等的沉默。”

回到业相话题,巴巴对女子们讲述了这则真实故事:

从前有个杀手凶手。一生杀了99个人。一天,他觉得很抑郁,厌倦这一切。于是到佛陀那里,坦诚地向他忏悔一切罪过,又表示他极为灰心,想洗手不干。佛陀叫他到一条路边坐,想他。凶手照办。许多年过去了。

有一天,他坐在那里想佛陀,一个骑者经过,停在他前面,喝令他挪开。这人拒绝了,那骑者开始鞭打他。他立刻故态复萌,把骑手从马上拉下,给他一刀!把他杀死。然而,就在那一刻这人成道!    

骑者是国王的信使,携带着给另一个国王的信,要他处死100名间谍。通过杀信使,此人刚好救了同样数目的人,他的好坏业相平衡。当然他自己不知道这些,只是因而被佛陀拯救,因为大师知道。所以,你若绝对和无疑问地服从,就会取胜,因为你的观点受限,大师却知晓一切,仅仅把对你最好的给你


之后巴巴提到大家的最近生病,关于食物和避开蜥蜴的重要性。他问,“在西方有没有这种蜥蜴?”
西方女子回答说,“没有。”
巴巴眨眨眼,开玩笑,“那么我将在西方开言,因为那里没有蜥蜴!”

巴巴命令满德里,于10月13日星期天和10月14日星期一,设宴款待阿冉岗村民,以分别纪念朵拉玛西和诺妮·盖利。第一天下午5点,村里的妇女孩子上了山。苏娜玛西和卡库给他们甜食。这时天开始下雨,巴巴评论说,“这会让村民们更开心。相比甜食,他们更需要雨水,所以朵拉玛西给他们雨水。”

巴巴看着苏娜玛西和卡库发帕萨德。第二天晚上6点,拉诺、卡库等人正发甜食,又下起阵雨。巴巴仍在闭关,因而没在宴会上给村民施达善,满德里做了所有安排。

巴巴召所有女子于10月17日下午三点来见他。他象往常那样同美婼、玛妮、娜佳、寇诗德等东方女子,单独在她们寝室(水塔东屋)相处一些时间,接着叫西方女子进来。

那天,巴巴讲起穆罕默德玛司特,“今天有好消息!穆罕默德说,‘我不要妻子了。她老是生病。总是出毛病。还是给我一只孔雀吧!我是您的孔雀;我的在哪儿?’接着他开始发出孔雀的鸣叫。”

讲到她们为去锡兰刚接受的疫苗注射,巴巴忆起有关拜度的故事。所有女子都不许在美婼面前提男性名字,所以提到拜度时巴巴会拼出“苏彤的姊妹”。在美婼面前为巴巴读报时,拉诺会说“希特勒夫人”、“墨索里尼夫人”、“丘吉尔夫人”或“甘地夫人”等等。这说明了美婼隐居的程度。

唯有纯洁者能如此严格闭关。
只有她才可能过这种生活
因为她不为自己,而为至爱生活!
这样的人生是真正的灵性,
对至爱的信与爱
总是活跃常在。

巴巴讲的拜度故事是:

苏彤姊妹是她在波斯村里的医生。她会用油煮大蒜,在病人耳朵里滴上几滴这种混合物。念着我的名,治愈了各种疾病!这样她治好一些病人,名气大震,以至于给垂死的母牛滴几滴“补药”,也让它延寿。

可事实是,病人并非被她的药物医好,而是被她对我的无上信心。每天晚上她和我坐一起,我要她讲,她就告诉我波斯和别的事情及故事。她说,“巴巴,是您让他们病好的!”她也从未收过病人的钱。

苏彤姊妹坚信我的名会治好病人,这使药物生效。假如她有一丝怀疑,有最轻微的一点动摇,它就不会管用,谁的病都治不了


晚上,巴巴说昨夜他连五分钟的时间都未曾休息。接着谈到当前的世界局势:

你们怎么知道神不是通过这些不同的领袖工作的?甘地软弱,但诚实。希特勒坚强,但不诚实。神通过两者工作。谁领导他们?唯有神!那个领导他们者明白!可他们不知道;他们只是继续下去。

甘地落伍了。他在黑暗中摸索,但他诚实。丘吉尔是其位置的合适人选。国会议员将被关进监狱,因为他们让政府难堪。他们声称不那样,却反其行之。甘地也会被监禁。印度混乱不堪。假如事情失控,将有一场内战,甘地将因造成这一切而死于震惊。

只有一件事真实而重要——爱!这一切混乱不过是场喧闹


巴巴10月20日、22日和24日来看望女子。其中一次访问中,他坐在园中树下,对心做了解释:

心是好仆人,却是坏主人。这是说如果你控制它,它会按照你的愿望行动。如果它控制你听从它,它就是坏主人。心的控制一旦牢固,你就完了!心是低级欲望的仓库,总是误导你。它上面有亿万年来的兽欲烙印。

如果你控制住心,欲望就不再活跃。因为心还有来自人生的好欲望,这些欲望要解决。心是好仆人,却是坏主人!


中间,巴巴注意到艾琳·比罗心情不佳,问她,“你骑马时,失控时你怎么办?”
艾琳回答说,“在这种情况下要遵循一些规则。”
巴巴解释,“你紧张或生气,就控制不了马。你控制住心,动物就安静下来。失去控制,骑手和马都遭殃。马如同心;它受控时好,成了主人就危险。”

10月份,把命令中的禁食变动寄给全世界美赫巴巴爱者:

按20号命令,目前每日一餐固体食物、两次奶茶或咖啡禁食者,从1940年10月20日起,以下述方式继续禁食:

早餐——早上6点至8点之间
a·固体和流质食物,包括茶和咖啡,除了纯牛奶。
b·在上述早餐不适宜的情况下,可只用四分之三西尔纯牛奶代替。

下午茶——在早晚餐之间的任何时间,一杯(四分之一西尔)茶或咖啡(加牛奶或酪乳,不能是纯牛奶)。

晚餐——晚上6点与8点之间。
固体和流质食物,除了茶、咖啡及纯牛奶。

水可按需要日夜饮用。早晚餐都不得对上述规定时间提前或延后。

译自《美赫主》原版第七卷第2592-2629页
翻译:石灰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静心,克制,战争,闭关,神名,实践,七个意识层面,]:无
下一篇:[11-08-02] 锡兰
上一篇:[11-07-25] 兰契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