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锡兰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11-08-02 浏览次数:3023 [ ]

10月的最后一周,巴巴每天看望女子,讨论即将到来的锡兰(斯里兰卡)之旅。一次他调侃道,“我们南下时,要保持微笑,就像熟番茄;否则我会打发你们回美拉巴德。在锡兰会是你们一生最好玩的时光。等着瞧吧。”

这时邓肯收到英军的征兵令,巴巴派他去普纳申请和大家同去锡兰两个月。申请获得批准。

同时,玛司特夏里亚特·堪和大师接触十个月后,10月26日被送回吉格默格卢尔。阿迪的姊妹朵丽,在此期间一直与女子同住,但10月27日巴巴派她去班加罗尔。

从10月28日起,按照规定,开始新的禁食制度。早上6点至8点,傍晚6点至8点进食两次,中午喝一杯茶。

10月29日,巴巴派人送穆罕默德玛司特去孟买,跟在一家伊朗饭馆做事的阿里·阿克巴·夏普扎曼(阿娄巴)同住。玛司特当中,只有恰提巴巴留下,巴巴要带他去锡兰。

1940年11月1日下午2点,巴巴在阿美纳伽火车站乘孟买-马德拉斯特快,随行有拜度,邓肯医生,古斯塔吉,克里希那,尼鲁医生,文克巴劳,韦希奴,恰提巴巴和女子们,总共33人,另加一些孩子。这是巴巴首次带大家乘二等车厢;他们通常坐三等车厢。图克拉姆驾驶蓝车,载着全部行李,还有几名女子。由于巴巴仍在闭关,他没有向留在美拉巴德的满德里——查干,贺米,卡里玛玛,马萨吉,莫里,帕椎,赛勒等人道别;也没有会见仍在家属宿舍静默的萨瓦克、巴巴南达、帕帕·杰萨瓦拉和普利得。帕椎与莫里·卡里已从班加罗尔返回美拉巴德,因为拜拉曼伽拉的建设工程暂停下来。纳罗吉·达达禅吉回孟买与家人团聚。目前只有大阿迪,伽尼医生,埃瑞奇及家人仍留在班加罗尔。 

巴巴途中谁都不见。于11月3日星期天下午5点抵达特努什戈迪。他们坐上船,下午7点半渡至塔莱曼纳尔。从那儿他们乘火车去未扬哥达,次日凌晨5点15分到达。此次旅行尤其困难,因为巴巴不愿透露身份,结果进入锡兰时,在特努什戈迪与塔莱曼纳尔的过境及体检时,他和女子们得在场。这违反了他的意愿。

他们从未扬哥达乘轿车前往别墅,希克伽拉庄园,这是鲁斯特姆吉·拉坦夏献给巴巴使用的。鲁斯特姆吉和家人先到未扬哥达迎接巴巴。在卡卡与禅吉的协助下,他们无微不至地照料巴巴一行的舒适。

11月7日早餐后,巴巴显得有些失望。叫来大家问道,“你们为什么跟随我?”
拉诺回应,“为了爱您。”
伊丽莎白答道,“因为我爱您。我不知道为什么,可我是这样的。”
巴巴微笑并在字母板上拼写:

但这是怎样的爱!是的,你们是爱我;否则,你们为何离开一切——亲人、家庭、舒适等等——来伴随我。

我今年的工作十分重要。这时和我在一起,你们确实幸运。当今世界混乱不堪。这就是为何我给弟子那些命令。要不然,反应将达到这般地步,连我最亲近的爱者也会离开我。

可你们为何总是想做你们希望的?你们必须做我希望的!你们必须要么只做你们要的,要么只做我要的!但这种企图取悦你们自己和我两者的中间派作风是什么?这是不可能的。

如果你们爱我,就必须以我的幸福而快乐。而我也努力使它对你们容易些,因为我也让你们做你们要的。如果我要求你们只做我要的,你们不会在我身边驻留片刻!我要你们别争斗,别批评,可你们却做你们要的。所以,在我的这段重要工作时期,你们要尽最大努力恪守这些命令。这九个月,在我的重要工作期间你们都必须同我在一起


为缓和气氛,巴巴接着讲了在城里发生的一个事件,他觉得有趣:“昨天诺芮娜和伊丽莎白乘车去办理护照事宜时,我陪同她们。伊丽莎白忘了将车停在荫凉处。我坐车里等她们,感到很热。有个英国人走过来问,‘请问,您是师利美赫巴巴?’我点点头,他就转向站在旁边的三个锡兰人,告诉他们,‘他是伟人。去向他顶礼,’他们就照做了。我之前从未见过他,他一定看见我在太阳下红光满面,认为那是一种灵性光辉!”

自从他们到达锡兰,一直阴雨连绵。所有人包括巴巴,都感觉抑郁。一天夜里,诺芮娜做了个恶梦。第二天早上,她心烦情绪坏。巴巴犀利地看着她,批评道,“她为一个梦烦恼。真是傻瓜!梦或许好或许坏,但业相在其中消耗。在醒状态消耗业相时,又累积新业相。可在梦中消耗时,却不会制造新业相。”

11月8日,巴巴问诺芮娜,“你愿意做我的什么,我的帽子还是我的凉鞋?”
诺芮娜说,“您的凉鞋。”
“为什么?”
“因为凉鞋在好路坏路上都是您的伴侣。走过尘土、雨水与泥泞,总和您在一起。”
巴巴点头同意,拼出,“这就是印度人崇拜大师的凉鞋而非帽子的原因。”

在逗留锡兰期间,美赫巴巴每天在庄园的一个单独房间给恰提巴巴洗澡。

鲁斯特姆吉·拉坦夏和家人对巴巴非常忠诚,虽然这是他们初次会面。然而,巴巴出于自己的原因,不想住他们的房子。为了他的“特殊工作”,巴巴表示他需要一座海边房子,或者房子在小山上,附近有湖或溪流。所以,他们一到锡兰,就开始寻找另一处住所。

也在锡兰寻找玛司特的卡卡,协助禅吉和韦希奴找房子。11月9日早上,巴巴和伊丽莎白、拉诺及吉蒂一起去康提市,从男子们找到的四处住房中挑选一处。他们发现都不合适,当晚返回。寻找继续下去。

那天夜里,巴巴对女子们讲了一个禅吉告诉他的故事:

我的一个爱者在办公室上班,突然失明。家人为此发愁。带他四处求医,看验光师。可他们除了叫他耐心,也无能为力。

禅吉碰巧去看望这个人。禅吉知道他对我有信心,建议说,“将巴巴的像坠浸在水里,用水敷眼睛。”他一丝不苟地遵循,不再求助别的治疗。他还停止吃医生开的药。他把我的像坠放入一杯水里时,禅吉就坐一边。

过了一会儿,他用水敷眼。禅吉陪他两个小时。忽然,他看见一个黑点,在里面看见我走向他。他告知禅吉,后者大喜。

第二天禅吉又去看他。他的视力继续好转。对禅吉说,“走近点。我能很模糊地看见你。”在那之后,他的视力改善神速,在两天内就回去工作,令医生十分惊讶


在锡兰继续寻找合适住处。巴巴表示希望回到班达拉维拉——他1933年1月曾在此逗留。他喜爱那里的总督宅邸,可房主的母亲意外死了,诺芮娜联系不上出租人。

与此同时,禅吉正吃尽苦头努力取悦巴巴——似乎回回失败。他心神不宁,有一次他戴着眼镜,却发狂地四处寻找。卡卡看见他,就问他在找什么。禅吉告诉他时,卡卡惊呼,“就在你鼻子上!”

11月11日,早餐后,诺芮娜问巴巴,“您希望在锡兰工作时,为何表面上事事出错?天气糟糕,我们找不到地方住,对您的新闻采访不成功。现在当地一些基督徒和佛教徒又挑起事端反对您。”

巴巴解释道:

我来这里是为工作,对我只有工作要紧。荣辱与我何干?在我的工作中,反对是一种帮助而非阻扰。太阳日日发光,照耀一切。不关心人们赞美或诽谤它。它平等地照耀着赞美它或诅咒它的人。

但乌云出现时,太阳被遮住。人们就会渴望它的光与热。乌云消散,太阳放出全部光辉,只有那时人们才明白其真实价值。假如没有乌云,人们就不会欣赏太阳。同理,反对正如乌云——为了欣赏阳光的价值,乌云则有必要。

你能看到神怎样工作吗?不能。然而不管无神论者相信不存在神,还是其他人崇拜他,神都以自己的方式继续工作。不受赞美或侮辱所影响。

拿蚂蚁做例子:你很少想到它的存在;它对于你微不足道,但它有一个身体、灵魂并生活在它自己的世界里。比方说你是灵性上的蚂蚁,而我是灵性上的人类。我为蚂蚁的进化工作,使它们成为人。假如一只蚂蚁咬你,你就拂掉它。所以,如果有一只蚂蚁咬我或带糖给我,与我何干?我不受影响,可那自然对蚂蚁造成反应。这不是谁的错。必须如此。

最近采访我的这个可怜记者,他观念狭隘,对我的喉咙未因禁语而受损,比对真理的价值更感兴趣。奇姆皮(禅吉)说这都是坏兆头。我说,相反,这是个好兆头!现在这确定无疑。我将留下做我的工作,因为反对有助于工作


当天下午,巴巴决定搬到康提的一座房子。他说,“在锡兰有望的事皆无希望,无望的事皆有希望!至少这座新房里没有鬼!”一些女子听到最后一句,松了口气,巴巴评论:

鬼有什么好怕的?鬼魂是指没身体的人,只要他的前生业相坚持,他就得在那种无身体状态。之后再次出生。鬼魂很悲惨。他们象我们一样有欲望。他们试图与人接触以满足欲望。天黑安静时,他们的精微、烟状身体变得透明。你们有浊、精和心体。他们只有精和心体,但这些体不像浊体那样受限。他们的精体伸展时,可以伸向四面八方——包括上面和侧面。你们看见他们那个样子,会战栗惊叫。依环境、黑暗及安静程度,能看见他们。他们的身体能变大或缩小。这就是为什么在梦中精体能到任何地方,伸得甚长。在适当条件下也能拍摄到它们,这取决于环境、时间、光线及拍摄者。

这些无身体的魂灵希望接触活人。假设拉诺,重度吸烟者,没有身体,因某种原因成为鬼魂,在特定业相消耗完之前,她得不到另一具身体。也许需要一年或一百万年才能消耗它们。完全取决于为消耗业相所联系的那些人。比如,拉诺渴望吸烟。看见吉蒂吸烟。她也想吸,就试图联系吉蒂来吸烟。可是用精体联系一个浊体几乎不可能。吉蒂感觉到精体的在场,吓坏了。而可怜的拉诺只是想吸支烟。

在有些情况下,拉诺这个鬼魂变得极其绝望,她等到吉蒂睡觉,哪怕一时打盹,然后通过吉蒂的浊体吸烟。精体能进入任何浊身体或物体。它进入你时,你甚至不知道,根本不受影响。不过只有在你不觉知、在睡觉时它才能进入你的身体。

有多少魂灵在诺芮娜不觉知时通过她喝茶?但魂灵无法固定,不会住在你体内或占有你,仅仅象风一般飘过。这只是有时发生。别去想它,否则你会发疯!这不重要,无足轻重!

有时你们无缘无故感到生气。这可能是有个鬼魂想通过你消耗瞋怒业相。但这毫不重要,不值得考虑。我们的身体充满细菌,可我们不去想它。若在脑中想象,我们会疯掉。大师怎样被这些鬼魂打搅——你们无法想象。他们想接触我,以求解脱,也确能如愿。

要总是心怀一个念头:唯有神真实。神是谁?一体存在。一切存在的事物皆是那个“一”。如果你说,“那存在,”那个“一”就是神。别的一切自动地皆是乌有。如果乌有存在,那么该乌有也是独一个神。

这个你能领会吗?这一切皆是乌有。你必须记住的唯一念头,就是无有存在——零存在。这个无有也是神。唯有神存在;别的什么都不存在。你说别的都不存在,你的意思是无也存在!

无是什么?也是同一个神!把神称作一其实也是不对的。神不可能是二。神不是一,全都是神,一切皆神!无是神!好好想想


诺芮娜提到二元,巴巴问:

你是说二元存在?它是什么?除了神别无存在,所以这个二元也是同一个神。

现在我们这么说:是同一个神在同一个时间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他扮演超越一切有意识事物的普遍神之角色。他扮演虚妄地意识到自己是这个身体之角色。他扮演造物主之角色。他扮演有意识地在造物界作为他自己之角色。

卡比尔说过:

同一个神是阿瓦塔;同一个神是众生之灵魂;
同一个神创造了一切,同一个神是一切万物。”


接着巴巴画图示意:
(中译暂略)

解释意识和无意识的意思时,巴巴说:“不是氯仿意义上的无意识。无意识是指你拥有无限能力、喜乐和知识,但不能使用,除非你有正常意识——它也表示你知道内在拥有这个无限。”
吉蒂插口,“对意识和无意识有更好的词吗?”
“没有别的词,”巴巴回答。“我会给你举个例子,让你理解意识和无意识。例子中有缺陷,但会讲得更清楚。
“有一座金山。除非你挖掘、取出金子、使用并卖掉它,否则就没法用它挣钱。没有金子你无助,金子没有你也无用。你把它挖出,卖掉,用它得到想要的。所以被用的金子是意识——未用的,是无意识。
“缺点是,金子是金属,你却是人。山是金子(神)你是金子(神)——同一个神在一切中。
为什么有这个造物界?神必须体验自己有无限能力、知识和喜乐。神不变化。”

在锡兰时,美赫巴巴每天给恰提巴巴洗一次澡,可在11月11日星期一,恰提巴巴竟给巴巴洗了个澡!巴巴到他那里时,他提起一桶水倒在巴巴身上。
玛司特很开心,又灌满一桶,问巴巴,“我可以再倒吗?”
巴巴点点头,恰提巴巴大笑不止,巴巴任他往他身上倒了10多桶水。

“我知道这让他很开心,”巴巴后来告诉满德里。尽管锡兰当时下雨,天气阴冷,巴巴极易着凉,他还是让玛司特这么任意作为。

希克伽拉庄园是个椰子种植园,一天巴巴把椰子给每个女子吃。可他对拉诺说,“别吃!它会影响你的咽喉。”
拉诺回答,“在美国我吃过很多椰子,从未喉咙痛过。”
“你为何老是争辩?”巴巴叱责道。“为何不听我的话?”继续警告她别吃椰子,最后拉诺让步,说,“我不吃,因为会影响我的咽喉。”这个回答让巴巴高兴,他原谅了她。

如同往常,巴巴忙于玛司特工作,有时会离开科伦坡,去联系不同的玛司特。他的锡兰之旅主要是为此目的,虽然对巴巴联系玛司特的重要详细资料没有记录。但他在战争时期带领这么一大批男女旅行,也意义非凡。女子们虽不能自由走动,却人人都有要履行的职责。

人人都在大师的磨石下。
她们的心被不断袭击,
以便粉碎自我——无可言喻的状态。

随着新闻报道,美赫巴巴在科伦坡附近居住的消息传开,人们来求达善。但巴巴不许,因为他在闭关。他已公开宣布,将从1940年8月至1941年8月闭关一年。

11月13日巴巴去看康提的一座新房,吉蒂、拉诺、邓肯、韦希奴、拜度和禅吉随行,他表示赞许。三天后,11月16日早上8点半,巴巴一行乘坐两部巴士、一辆轿车和一部行李卡车,离开未扬哥达前往康提。两小时后到达新住所,房子很美,叫樱草山庄园,位于赫洛鲁瓦路。巴巴与男满德里及恰提巴巴住山上。女子们另住山脚下。

康提有很多蜥蜴。因为存在着它们会在食物上排便的危险,而且这些尿屎剧毒,所以恺娣把它们扫下墙,拜度的女儿朵拉杀死它们。11月17日星期天,朵拉向巴巴汇报说,仅15分钟之内她就杀死七条蜥蜴。巴巴不悦,但恺娣为她辩护说,“要是它们哪个掉进食物,我们可能会死掉。”
巴巴指示她们,“不要杀蜥蜴。对任何直接有害的动物都应杀死,但不能杀蜥蜴。捉住它们扔到外面。它们吃苍蝇,有用。”
他又揶揄说,“你们若是杀死它们,你们下一生会做蜥蜴!”

11月17日,恰提巴巴的情绪改变,发起火来,把食物盘子抛出窗外。重复说,“我饿!我是孩子。”
可三餐每次男子们试图喂他,他就把盛满食物的盘子扔掉。他要来两桶水,把水倒在房间的石地板上。然后坐在水洼中央。

第二天,恰提巴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开门。巴巴要同他工作,连续敲门要他打开。最后他开了门,让巴巴同他独坐。11月18日,巴巴后来到女子处,告诉她们:

今天我同恰提巴巴工作顺利,非常满意。但我热得两次换衣服。我从未见过这位老玛司特这么快乐,笑个不停,说“我是孩子!”接着又说,“我老了!”今天他饱餐了一顿,把米饭、豆糊和汤全拌在一起。今天他叫男孩弄来泥巴,摊在地板上,他就坐上面。我告诉男孩们,他要什么就给他什么。今天我工作也很辛苦。他十分开心,坐在泥浆里。每次我过去都被泼湿!

只要想想他是怎样一天24小时坐在泥浆里,狂风呼啸穿过敞开的窗户,他全身几乎一丝不挂,却从不患感冒或风湿。就连山道(著名摔跤手)也做不到。神圣能力帮助这些灵魂保持健康,因为他们对身体没有意识。他们说,“让神操心吧!” 

这是个事实:第四层面以上者不会生病。(注:玛司特和撒里克会因严酷气候、感染、细菌等生病,但由于他们与肉体没有联系,那不会影响他们;有的会表现出外在病症,而有的不会。)孩子会操心身体或健康吗?母亲会照料的。圣人是真正的孩子,神是他们的母亲。你除非变成孩子,否则就进不了这个王国。

想象诺芮娜成为孩子——却是疯孩子。我能想象娜丁作为孩子,但没那么疯。她要是疯了,就会咬诺芮娜的鼻子!倘若诺芮娜疯了,伊丽莎白就会赶第一趟船回美国!倘若卡曼玛西疯了,就会把芭奴拜扔到窗外,而曼萨丽会把每个人扔出窗外!吉蒂会再学上十种语言,全放在一个锅里煮


巴巴是在拿她们的各种个性打趣。吉蒂监管厨房,因为女佣们不懂英语,她就义不容辞地学了几个马拉提语词。可一个也念不准,这让巴巴开心不止。

11月21日星期天,满满四辆车的人来见巴巴。但他派诺芮娜去和他们谈话,没见他们,因为他希望保持闭关。上午10点,他和女子们乘伊丽莎白的车去植物园。

第二天,巴巴同男满德里呆了一整天,禁食,只饮水和蜂蜜。11月23日,他带领女子观光康提和湖泊。他们还去看了几个大象洗澡和表演杂技。 

蓝车已从美拉巴德开过来,11月23日下午到康提。第二天,巴巴带女子参观与佛陀有关的几个地方。他们早上7点半出发,10点半抵达丹布勒。在阿努拉德普勒,看到佛陀在下面成道的菩提树。(注:在锡兰的这棵树的树苗来自印度的乔答摩佛在下面成道的原菩提树。)

11月25日早晨5点半,巴巴来到女子宿舍。叫她们每天早上8点钟唱《哈瑞-帕若玛特玛》,每天晚上6点钟唱《图-纳拉卡》—“您乃无形”祷文。

艾琳·比罗的父亲10月底去世。11月27日谈起他的死亡,巴巴告诉她:“你应当高兴。你父亲很幸运。他死得像辨喜,没有痛苦。他已自由。那些伴随我者的亲属全都得救,无论他们是否知道我,甚至不信我。奎师那说过,“这种幸运者的七十二代人都获解脱——莫克提。”

巴巴还谈到当前的世界形势:“在这段时期,一半世界会死去——也许还有我母亲。”

去锡兰之前,巴巴曾表示希望找个安静的闭关处。去拉乎里的路上,萨若希给巴巴看了两三处住宅,可巴巴未赞许。彭度也带巴巴看了阿美纳伽附近一个地方,但他也不喜欢。

这个期间,有一天韦希奴在报纸上看到,坪坡岗湖附近的一些地要拍卖。在世纪之交建造人工湖时,还为英国工程师及其他工作人员建了一座房屋。巴巴去看了此地,赞许并授权在拍卖时买下。

1927年巴巴曾两次访问坪坡岗。当时满德里谁都没有认真想过,有一天他会把它用作永久居住地。他甚至未曾暗示过。只是说,“这地方确实很好,气候也不错。”

拍卖于11月11日举行,当时巴巴在锡兰,那天早上他反复问身边的满德里,“我们会在拍卖中买到别墅吗?如果买到,会很好。”大阿迪的父亲凯库希如·伊朗尼,是阿美纳伽市行政委员会成员之一,他从中介入,让萨若希和彭度中标。他们成功了,于11月28日星期四给巴巴发电报:“坪坡岗房子已买下。”

讨论去卡利卡特的事宜,11月28日,诺芮娜对巴巴抱怨起行李,说,“我们怎样把这些个行李装进巴士?”

巴巴说,“人们正经历战争苦难,你这时候还想要舒适?要学会不顺时不抱怨,顺利时不得意。”

11月29日巴巴离开恰提巴巴的小屋时,玛司特极其激动,用拳头击碎了门上的玻璃片!男孩来打扫玻璃,恰提巴巴说,“别,别动它!”巴巴回去看他,这次他离开时,玛司特相当高兴。当时英国正被德国人猛烈轰炸,巴巴说恰提巴巴首次这一类的爆发与此相关。

恰提巴巴在锡兰的奇怪行为不仅关系到欧洲的事件,也关联到未来近半个世纪将发生之事,如后来的事件所示。克里希那白天继续照料恰提巴巴,晚上在巴巴身边守夜。在巴巴房间,巴巴躺下时,不准克里希那移动。哪怕克里希那略微挪一下位置,巴巴就会说他被克里希那的衣服摩擦声干扰了。 

每当搬入新居,巴巴总会为每个满德里和他自己选择房间。在康提,恰提巴巴的房间与巴巴的相隔几个房间。有天午夜,玛司特叫喊起来。抓起金属浴桶和椅子,扔过房间。接着撕床单。闹腾声吵醒了男子们,巴巴却在打鼾。克里希那开始想:“巴巴是哪类神?他真的无所不知吗?”

过了一会儿,巴巴起床要了一杯水。“你在想什么?”他向克里希那打手势。
“我在想您是否真的是神。”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样想?”
“巴巴,每天夜里我像石头般坐您面前。动弹不得。我衣服的最轻微声音就会干扰您。
“而恰提巴巴大吼大叫,乱扔东西,折腾近一个小时,你却显然酣睡。”
巴巴瞪着克里希那。把手指放唇上说,“保持安静。”
他再次躺下,但不久又起床问,“你是怎么回事儿?这次在想什么?”
“同样的事情,巴巴。”
“你想知道什么?”巴巴询问。
“恰提巴巴激动的原因是什么?”
巴巴拼出,“许多年后锡兰将发生一场内战。我已通过恰提巴巴做了该工作。我带他来锡兰就是为此目的。因为在工作的是恰提巴巴,同时我在休息。”

1980年代后期,如巴巴预言,在锡兰北部,泰米尔分裂分子与僧伽罗人控制的政府之间爆发内战。数千人惨遭杀戮。 

那天,巴巴后来和女子们谈论政治,评论说:

有三类灵魂——人,圣人和神人。圣人高于人,神人高于圣人。
在人类中,甘地无疑是当今最伟大者之一。有人称他圣雄,有人叫他傻瓜。他有弱点,却是个伟大灵魂。
郭克雷,提拉克和佩若兹·夏·梅塔是印度政治的三大支柱。三个人都伟大,但提拉克是其中最伟大的。在政治上,甘地是他的弟子


1940年12月1日星期天,巴巴特意对女子谈及他在锡兰的工作,阐述道:

为了我的工作,我必须旅行以进行内在联系。以前做这些,我是和男满德里一起徒步旅行——我们又饥又渴,筋疲力尽,露宿野外,忍受种种不适。可你们女子做不到。你们想有房子住,自来水、厕所、电灯等等。这给某些人造成了错误印象。但我不在意。我只关心我的工作。即使有这一切便利设施,你们还一半人生病。

独处对于我是最大的奢侈!只是工作;做我想做的,没有别的。但是,为了我的工作,我不得不让你们随行。对我通过你们所做的工作,你们一无所知。所以继续按我说的去做,没有别的。在斋浦尔,我会把你们留在一处,我出去几天,工作结束就回来。 

基督选择适当类型的弟子,不太热烈,不太迟钝。全是渔夫。之后,基督通过他们做了很多工作。大师的工作受弟子品行的影响,因为公众总是通过跟随者的举止来评价大师。

锡兰灵性上枯竭。内在枯竭。表面上湿润。锡兰被称为拉瓦那之地。它就象一块无法蓄水的岩石;水泼上面就流走了。这些教条的佛教徒极其枯燥,缺少情感。印度最具灵性,但南印度不是。海得拉巴以北地区富有灵性。

世间的行为及活动对我毫无意义。那是外在的世俗活动——护理伤员,对穷人病人的慈善工作等等。但你们过的生活有意义。其一,你们和我在一起时,就避免了贪婪、淫欲等制造执着的世俗行为。

为什么你们不看电影?你们不与男子接触,不碰金钱或男人。谁不喜欢看电影?可这种外在事情会给你们留下印象,你们不知不觉中受其影响。

你们必须学会自控。不要做你们喜欢的事,而是执行我的愿望。但你们应全心全意、真诚愉快地做。否则,又有何益


12月2日,鲁斯特姆吉·拉坦夏、他妻子和儿媳来康提看巴巴。巴巴在男子宿舍会见他们,又带两位女子去见女满德里。她们进屋时,收音机正在播放一首歌,名为《对于爱你知道什么?》巴巴重复了副歌,问女子:

对于爱你们知道什么?收音机里的这种爱是百老汇情爱,可对于真爱你们知道什么?

这是一个那种爱的典范故事。从前有个叫兹卡瑞亚的大圣人。他总是做取悦神的事。一次在梦中,神令他坐在一棵树下。他醒来,就走过去坐在那里,连续五年,不顾家人和朋友流泪恳求。当地的国王听说,就派人去,命令兹卡瑞亚来见他,圣人却一动也不动。接着国王命令下属,要是他再不服从,就将他锯为两半。兹卡瑞亚一丝不动任自己被锯!

这是伟大、真正的爱,服从梦中神谕。这里你们拥有神本人,他叫你们做些芝麻小事,你们却做不到


康提的玛司特工作结束后,巴巴于12月5日上午动身去卡利卡特,虽然他租赁了三个月的樱草山庄园。他们乘蓝车及轿车前往马纳尔,从那儿去特努什戈迪,男满德里乘火车旅行。他们乘船到印度,12月6日下午3点乘火车抵达拉姆纳德,住入一家旅店。邓肯和尼鲁开蓝车尾随,在那里会合。图克拉姆驾驶伊丽莎白的轿车,邓肯驾驶蓝车,尼鲁做他的“清洁工”(机修助手)。

在拉姆纳德,12月7日,巴巴联系到一个很伟大的圣人,名叫帕鲁克拉巴巴的115岁玛司特。巴巴对这次会见很高兴,一天当中与这位年迈玛司特接触好几次。他评论这位圣人不同寻常,在第六与第七层面之间,并称他为“玛司特之王”。

与此同时在旅店,同一天,恺悌拿一壶热茶时滑倒,被热茶水烫伤。当时卡卡正在自己房间剃须,看到她摔倒,就跑去帮她。就在那一刻,巴巴出现,严厉斥责卡卡。质问,“你为何不服从我?按照命令,禁止碰女子!”卡卡回答说很抱歉;他忘了,只是试图帮帮她。巴巴批评,“你要是认真对待命令,就会记住。你认为在做好事,可你不知道这对我伤害多大。即使恺悌死了,你也不应碰她。那样我会因你的服从而自豪。可她摔倒也令你因忽略我的命令而跌倒。”后来,巴巴原谅了卡卡。

12月8日早晨7点,巴巴一行乘蓝车及轿车离开拉姆纳德,两天后的上午11点到达卡利卡特。途经丁迪古尔,伯尔尼,博拉吉及巴尔卡德。他们在卡利卡特五英里外,埃朗希帕拉姆的锡兰山庄住下。巴巴喜爱此地。立刻同恰提巴巴做内在工作,不久就出去寻找当地的玛司特以便联系。

整个期间,巴巴同男女满德里恪守一天两餐的禁食。

到后不久,恰提巴巴就大发雷霆,喊道,“这地方没希望,我烧得厉害!”

因此巴巴用了近200桶水给他洗澡。可半小时后,恰提巴巴又要洗澡!巴巴又来为他洗澡,但这次他不让,而是给自己浇了几百桶水。恰提巴巴神秘地说,“这是个没吃没喝之地!”

有一天,在锡兰山庄同恰提巴巴工作之后,巴巴微笑着来到女子处,说,“今天我的工作最为满意。我非常、非常高兴。”还发了点心庆祝。巴巴的面容如满月,双目生辉。女子们敬畏不已,唱诵起祷文:

哈瑞,帕若玛特玛,安拉,阿乎若玛兹达,神,耶兹单,呼!
哈瑞,帕若玛特玛,安拉,阿乎若玛兹达,神,耶兹单,呼!
哈瑞,帕若玛特玛,安拉,阿乎若玛兹达,神,耶兹单,呼!

一些女子在他面前欣喜若狂,为他跳起舞。凝视他的美,她们醉若玛司特尼,只有玛妮、拉诺和诺芮娜端庄如常。接着巴巴到男子处发点心。他们也举止奇特。这是蓝车旅行期间异常喜悦的一天。不过第二天,又恢复如常,气氛严肃起来。

12月12日,巴巴对女子解释了静心的另一点:

你们当中不能静心者,应当念我的名,不为念头烦恼。念头就象蚊子,我的名是蚊帐。你在蚊帐里面时,蚊子也许在四周嗡嗡作响,却叮不到你。这样,通过念我的名,它就象蚊帐,会保护你不受企图让你分心的蚊子念头叮咬,你就不会受影响

译自《美赫主》原版第七卷第2530-2649页
翻译:石灰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玛司特,鬼,鬼魂,恰提巴巴,闭关,内战,静心,念名]:无
下一篇:[11-08-05] 大我、小我与束缚
上一篇:[11-07-31] 美拉巴德再闭关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