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北方旅行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11-08-17 浏览次数:2828 [ ]

奎达

去奎达旅行的计划已经开始。埃瑞奇从班加罗尔被召回斋浦尔,负责开蓝车。伊丽莎白将驾自己的车,带巴巴、美婼和玛妮。

在阿美纳伽的鲁西·伊朗尼和彭度被通知赴奎达,为巴巴一行安排食宿。鲁西曾是奎达居民,1920年代,巴巴在他家住过三次。他听从巴巴的建议,离开奎达,如今在阿美纳伽生活。鲁西的女儿恺娣已加入女满德里的旅行。另一个女儿高荷,还在孟买的一所医学院学医,一放假就来伴随巴巴,因为她也感受到他的神爱,渴望更多。

为了工作,巴巴选择一条危险且盗匪猖獗的路线去奎达。

涉及工作之处,他不会考虑安全。
对一个将全宇宙握于掌心者
安全问题何在?

巴巴表示他要渡过印度河及五条支流,按照他的指示,制定计划沿这条危险得多的路线旅行。

拜度、古斯塔吉、克里希那、文克巴劳和韦希奴,按照指示带着玛司特恰提巴巴,先行乘火车去奎达。1941年2月25日,星期二早晨6点,巴巴和六名女子乘伊丽莎白的别克车出发。其他人乘蓝车随后。车满满的——28人挤在为14人设计的座位上。埃瑞奇开车,旁边前排座位上是尼鲁和佳尔。(注:尼鲁再次做机修助手。)

他们当天中午到达阿格拉,在一家客栈停下。巴巴指示埃瑞奇和尼鲁从车顶卸下全部铺盖,整个旅程中这件活儿都由他们做。安顿后,巴巴派埃瑞奇出去寻找玛司特,尼鲁和弟弟佳尔采购物品。晚上,巴巴带女子观光泰姬陵、阿格拉古堡及其它景点。

在泰姬陵,巴巴得知,有一位年老的女圣人就住在不远处一间被遗弃的马厩内。泰姬陵的一名园丁给巴巴做向导。巴巴和男子走近马厩,听到一声虎啸般的嚎叫。他们走进马厩,找到老妪。她来回踱步,吼叫着。巴巴一走近,她就停止嚎叫。尊敬地向巴巴招手。巴巴打手势叫埃瑞奇问她是否高兴见到他。她回答说确实很开心。她虽年迈,却魁梧健壮,双臂戴满手镯,有一张明亮动人的脸。巴巴说她是个很高级的玛司特尼,称她为“玛司特尼·麦”。

那天夜里,埃瑞奇带来一名玛司特,巴巴夜间同他工作。第二天一大早,巴巴为阿格拉的另一名玛司特洗澡穿衣。埃瑞奇和尼鲁忙于玛司特事务,根本没空保养旧车。

2月26日,巴巴带母亲希芮茵同伊丽莎白驱车参观法塔赫布尔·西格里,之后返回阿格拉。

2月27日凌晨3点半,巴巴很早就叫醒大家,尼鲁和埃瑞奇赶紧把铺盖行李绑在车顶。5点45分,他们离开阿格拉去德里,127英里的距离。伊丽莎白的轿车开得很快,时速达60英里,把旧雪佛莱巴士远远抛在后面,后者最高时速仅40英里。巴士轮胎已旧,途中爆了三次。巴巴当天上午十点抵达德里,入住利格饭店,逗留三天。因巴士未露面,他驱车返回,发现他们仍在修补另一次爆胎。他们解释了车胎磨损问题,巴巴不予理睬,却要埃瑞奇“下次开快点!”

一到德里,巴巴就派埃瑞奇去找玛司特。他只在贾玛清真寺附近找到一位。晚上巴巴联系了他。后来巴巴又带女子参观古德高塔、胡马雍墓和拉克西米·那拉延印度教神庙。

3月2日,星期天早晨,巴巴让希芮茵和佳尔回普纳。他自己和弟子启程到215英里的贾朗达尔。禅吉也和他们同在德里,但他也于2日动身去孟买。中午抵达安巴拉之前,巴士又爆胎,巴巴只好等它赶上。

在安巴拉,巴巴派埃瑞奇去找玛司特。找寻一个小时,却一无所获。巴巴不悦,下午两点前往贾朗达尔。

巴巴吩咐埃瑞奇保持时速45英里,尽管有重载及乘客,埃瑞奇尽力而为,可车胎一再爆裂,造成烦人的耽误。巴巴越来越不满。距安巴拉20英里处,再次瘪胎。巴巴乘伊丽莎白的轿车先行,联系锡尔欣火车站80英里外的一位玛司特。由于这些耽搁,巴巴到时玛司特已不在那儿;刚于几分钟之前离开。巴巴表示失望。

巴士下午四点才缓慢行至卢迪亚纳。巴巴带埃瑞奇乘马车出去找玛司特,联系到一位并给他喂食,巴巴很高兴。当晚7点半出发之前,总算修好一只轮胎,驱车50英里前往贾朗达尔,午夜抵达。

3月3日早晨5点半,他们动身去87英里外的拉合尔。爆胎和耽误再次成为家常便饭。尼鲁和埃瑞奇请求买新轮胎和内胎,可巴巴不准;他们只好凑合着。巴士还很难操作,因为后轮一边两只,另一边仅一只。

由于爆胎他们不得不在阿姆利则停车两小时。(注:阿姆利则是印度教至师、锡克教创始人古鲁那纳克<1469—1539>的圣城,也是金庙所在地。)尼鲁修理车的同时,巴巴和埃瑞奇去找玛司特。然后前往拉合尔。巴巴的轿车11点半抵达,巴士三个半小时后才到。入住布拉干扎旅馆。

在拉合尔,埃瑞奇找到两名玛司特,带给巴巴。一位是老玛司特尼。巴巴联系了他们,还有另外三名玛司特。

在尼鲁和埃瑞奇再三恳求下,巴巴终于让步,让他们在拉合尔买一套新内外胎安装好。在拉合尔,巴巴带女子参观市区的莎丽玛花园、阿纳卡里市场及其它地方。

他们于3月5日早上离开拉合尔,前往102英里外的蒙哥马利。仅走40英里,巴士又出故障,巴巴显得恼火。他想去巴格伯登联系一位很高级的玛司特,所以令尼鲁随他坐进伊丽莎白轿车的前排座位,开车走了。四名女子坐后排,用帘子遮开。留下埃瑞奇自个儿想办法,要他在蒙哥马利与他们会合。巴巴的车11点钟到达。把女子留在公共工程处招待所,巴巴、尼鲁和伊丽莎白驱车到30英里外的巴格伯登,至师巴巴法瑞德·夏喀·甘吉陵墓附近,联系那位巨人般体格的未留姓名的玛司特。

晚上,巴巴带三名西方女子,在一间污秽棚屋联系一位18岁的年轻玛司特尼,据说她已在那里生活了12年。这个年轻女子从6岁起就一直处于神醉状态。

夜里,尼鲁和埃瑞奇再次请求巴巴买四套新胎。巴巴又予以拒绝。

3月6日早上7点,他们离开蒙哥马利,去137英里外的木尔坦。巴巴命令埃瑞奇开快点——至少时速45英里。尼鲁听得胆颤心惊。开了仅40英里,巴士再次爆胎,埃瑞奇和尼鲁尽力修补。巴巴乘别克车在前方等待,巴士赶上时,他让尼鲁坐进轿车,到木尔坦联系他急于见到的玛司特。埃瑞奇再次被留下,自个儿补胎。

因巴巴不断催促伊丽莎白,“开快点!快点!”巴巴的车11点就到了木尔坦。时速70英里在现代高速公路上也许不算什么,可在坑洼不平、通常未铺砌,随时有游荡的动物或村民横穿的印度马路,乃是极危险的车速。

巴巴在木尔坦联系了一位玛司特和一位玛司特尼。巴士下午很晚才到,令人惊奇的是,沿途仅爆胎一次。埃瑞奇和尼鲁被派往市区搜寻玛司特。埃瑞奇还得带回几个男孩,巴巴选了一个留下,借口是让男孩学习操作放映机,在阿美纳伽的萨若希影院工作。不过巴巴选择这个男孩,有着隐秘原因。

在木尔坦,巴巴终于勉强让埃瑞奇和尼鲁买两套新胎。木尔坦去奎达的路因强盗横行,山匪猖獗而臭名昭著。虽有女子同行,巴巴还是选择走那条路。

他们于3月7日凌晨2点动身,前往110英里外的卡尔市。开了15英里,来到一座铁路桥。埃瑞奇开巴士缓慢过桥,在五吨重的负荷下,木支架晃动起来,咯咯作响。桥身开始倾斜,尼鲁吓坏了。下着瓢泼大雨,路况极糟。他们还得过五座桥,穆扎法尔格尔过去,是最后一座桥,横跨印度河,最长也最惊险。

收费站的人说,出了事故他概不负责,因为此桥的设计载重为2吨半以下的车子。他们强烈要求,他才准许通过。蓝车尾随轿车经过时,桥嘎嘎作响。车里的女子大声念巴巴的名。身后一些木条裂成碎片,爆散四处。过了桥,大家都感激地高呼巴巴的名!尽管天冷,他们却在流汗,意识到若不是巴巴的纳扎(关注),他们连人带车都会坠桥死掉。

巴巴从木尔坦带来的男孩同他一起坐在车里,不知这位和善沉默者的真实身份。男孩哼着曲儿,听到女子们高呼,“赛古鲁美赫巴巴凯捷!”,他才意识到自己在一位尊者跟前。

他们10点半抵达德拉·加齐·汉,给车加满油。与此同时,巴巴和伊丽莎白去邮局往美国发电报。路上,别克车陷入一片泥中,只得用另一辆车,外加10人推拉出。

德拉·加齐·汉的当地人警告他们这条去奎达的路线的风险。说连部队行军也会犹豫,严加防范后才走此路。但巴巴决心已定,车朝山上驶去。

整天阴雨连绵,他们沿狭窄弯道朝卡尔进发,盘绕陡峭高山和惊险蜿蜒的山路。此地偏僻荒凉,整个行程中不见人迹。轿车和巴士在两处陷进泥沼,大家都下来推车。傍晚5点抵达卡尔镇,在一座山顶的旅店住了三天。

在卡尔,巴巴授述斋浦尔发布的最近公告讯息的续篇。他说:

我将于1941年8月1日对我自己并在我内里道出神言,这个开启死亡世界复活和世界总调整的神意之言。

这种对我自己开言的行动将持续到1942年2月15日——我将公开和世界性开言的日子,我的宇宙显现将充分展示的日子,六个月的自言活动将带来灵性复兴的日子,我的圈子弟子将证悟真理的日子。

我目前的闭关将持续到4月15日,但从1941年4月15日至1942年2月15日,我的闭关会更彻底


3月11日早晨7点20分,大家离开卡尔,前往130多英里外的洛拉莱。沿途经过许多隘口,是行程的最危险地段。走了10英里,他们停在拉克尼,带上雇佣卫兵。巴巴和女子观赏了一场小型赛马。巴巴奖给胜者五个卢比。

他们上午11点半离开,卫兵策马在轿车两侧,强壮的巴鲁奇士兵执枪在巴士车顶。巴士途中陷入泥里,被伊丽莎白的轿车拉出。当晚6点45分抵达洛拉莱,住进旅店。

在洛拉莱,有人认出随同的男孩乃是一个恶匪的儿子。男孩已经开始惹麻烦,于是巴巴派人送他回木尔坦。巴巴带他同路的原因此时明了。土匪知道男孩与他们同行,所以没有袭击。

3月12日早上离开洛拉莱,傍晚5点抵达奎达。鲁西为巴巴租下波斯领事馆对面的阿卜度·瓦希德的房子。巴巴一到,就投入玛司特工作,闭关不见人。

到达两天后,巴巴派埃瑞奇回班加罗尔,拜度、古斯塔吉、克里希那、尼鲁、文克巴劳和韦希奴留下伴随他。韦希奴采购物品,拜度、克里希那和文克巴劳寻找玛司特。巴巴每次出门联系玛司特,拜度都会随行。克里希那和文克巴也在巴巴身边守夜。巴巴到奎达后不久,琵拉麦·赫姆兹德也从卡拉奇过来,获准逗留一周。

尼鲁是医生,根本不信什么玛司特,只是把他们当作天真的疯子。可有一天他发现恰提巴巴整夜坐在一大块冰上,室外冰天雪地,也不离座位。这天夜里尼鲁蜷缩在床上,盖着四条羊毛毯,穿着外套,仍觉得冷。恰提巴巴裸身坐在奎达的严寒中,逍遥自在,这不可思议的一幕给尼鲁留下深刻印象。他的质疑头脑无法满意解答这个奇观,心悦诚服地承认玛司特绝非常人。

巴巴在奎达的一个月,恰提巴巴从不呆在屋内,在严寒恶劣天气,彻夜徜徉在室外。他健康无比,更有甚者,继续满满100桶冰水的日常洗浴!

一天巴巴吩咐克里希那去问恰提巴巴想不想洗澡。对克里希那的问题,恰提巴巴先是大笑,而后同意。巴巴来给他洗澡,一边对克里希那打手势,叫他问恰提巴巴冷不冷。他回答说“冷?我着火了……在燃烧呢!”
克里希那困惑不解,问,“你洗冷水澡,却感到在燃烧?”
恰提巴巴朝巴巴点头,说,“这火灼烧我!”
巴巴希望每天早晨6点给恰提巴巴洗澡。克里希那为玛司特做早餐,麦乳和煎蛋,随时备好,洗完澡就能喂他。有一次,巴巴要求洗澡水很热。那天早上,克里希那晚了,也不过是十分钟。巴巴生气地大声敲门,要他赶快。巴巴到男子那边,说,“克里希那贪吃贪睡像只猪!”
他召来古斯塔吉,对他打手势,“我很生气,不能宽恕克里希那的错误。你最好宽恕他。”
古斯塔吉以手势作答,“巴巴,您都不能宽恕他,我怎么行?”
巴巴斥责克里希那,“你怎么总是漫不经心?我每月付你十卢比,还供你吃喝,寄钱给你母亲。你还是不好好尽责。你接受工资,就应尽心工作,诚实。”
克里希那顶嘴,“您以为我跟您是为钱?”
“那干吗拿工资?但我警告你,象满德里那样无偿工作则更麻烦。那要求严谨。唯有把头置于我足前者才能那样工作。你没有希望,没有用!走了更好!”
“如果您以为我在这儿是为工钱,我就走。”
“去哪里?”
“哪儿都行…我会找到工作。”
“你要是对我有任何的爱,就不会这样说话,”巴巴示意,他离开房间。
克里希那难受极了,决定离开巴巴。他刚朝门口走上一步,恰提巴巴放声大笑。克里希那问玛司特,“你笑什么?”
“你去哪里?”
克里希那气恼地敷衍,“我去个地方!与你何干?”
玛司特又说道,“你爱上哪儿上哪儿;随你去哪里,他都在。没有一处他不在。”
克里希那开了门。巴巴在外面站着。他告诉巴巴,他要走了。巴巴回答,“好,不过先做件事。服侍恰提巴巴早餐。他吃完,你再走。”克里希那答应了。玛司特吃完,克里希那火气也消了。巴巴说,“现在走吧。”
“我想留下。”克里希那说。
巴巴呼应恰提巴巴的话,说,“无论去哪里,我都与你在一起。我在你那里,贯穿全世界。即使你离开我,下一世也会再来,跟随我。你要留,就留下;但是要为我留下,不要为你自己!”就这样巴巴宽恕了他。


一天,巴巴派伊丽莎白去奎达火车站办事。她在月台上看见一只黑色纽芬兰大犬。狗开始尾随她。总会被流浪狗吸引的伊丽莎白,不知该咋办。经打听,她得知狗的主人已弃之而去。

她脑子闪过一个念头:巴巴派她来火车站,就是为了这只狗。因此把它带了回去。巴巴很高兴,给它取名“捡的”,还亲自喂了它几天。

在奎达,有一次吉蒂在院里打井水,巴巴路过,朝她背上击了一下。她也没多想,继续拉绳提水桶。后来,巴巴把她叫来,问,“我路过井边时击你,你觉得伤心吗?”
“不,巴巴,”她说。“我啥也没想。”
巴巴解释,“有时候我在其它层面上的工作不大顺,时而会通过打人转移部分负担。如果我偶尔挥发情绪,接受者极其幸运。”

鲁斯特姆和馥芮妮的小儿子姜古,从出生起就和巴巴一起生活。寇诗德负责照料他,为此,每次停下,她都为自己和孩子要求更多空间。这使她和负责安排行李及座位的拉诺经常冲突。

在奎达,寇诗德也向拉诺要求更多空间,拉诺没理睬。巴巴批评拉诺,“你为啥不告诉寇诗德,她不能占太多位置?”
“她不听,争辩有什么用?”拉诺回答。
巴巴打趣,“因为带着犟固(姜古),她才犟斗!”巴巴说的“犟”,方言中意思是争斗。

3月15日,巴巴同诺芮娜·玛切贝利、娜丁·托尔斯泰及伊丽莎白·帕特森,讨论在美国传播他的讯息,又同玛格丽特·克拉思科及艾琳·比罗谈论在欧洲的同样工作。巴巴说:

在我开言之前,你们若还活着,必须从西方返回。灵性说,“生命和身体是零。”因此,如果我们唯灵者不死,唯物者就决不会死。然而,他们却在为国而死。你们也都得死—--或许早应死去。因此,不久你们都得真正死去。

玛格丽特和艾琳会有充分的死亡机会——如果她们照我说的做,而毫不犹豫。所以,准备着离开,准备好留下


两天后,巴巴评论战局;

他们不知道,没有谁会嬴,没有谁会输。会有一种全新的、第三种结果。英国将受大苦难。印度将一片混乱。俄国掌握着钥匙,它十分聪明。俄国八面玲珑,因而显得超然局外。

英国剃头匠(邓肯)希望被派到印度医疗服务团,在班加罗尔、普纳、或者阿美纳伽。离开我,他很难过,但必须去。这是法律,我向他保证,他不会离开印度。

罗斯福的演讲意味着战争。在未来的人类战役中,美国将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印度有700多个社区和种姓,所以这对印度很困难


诺芮娜问,“这一切要很长时间才了结吗?”
巴巴拼写道:

一秒钟内,数千人就死于奎达地震。所以,我们还有很多秒的工作时间。假如突然之间,希特勒死掉,墨索里尼被杀,斯大林心力衰竭,他们的跟随者厌倦,那就用不了多长时间。

相比日本,人们更喜欢德国和意大利。日本象条蛇!印度若团结,就能独自粉碎日本,因为所有党派都恨日本。印度对日本的仇恨全体一致。

印度会遭轰炸—--不是一枚,而是百万枚(炸弹)!军队出国,至少留下“ 捡的”这种佳犬


禅吉3月22日到奎达来见巴巴,给他看了古吉拉特语报上一些新发表的敌意文章(注:或许出自伊朗尼上校和班加罗尔的律师未卡塔帕达亚)。巴巴叫禅吉别理这些煽动性文章,保持沉默。之后不久,派禅吉和琵拉麦一起到卡拉奇,安排诺芮娜的演讲。他已旅行1200英里来见巴巴,可会面后几乎未曾休息,就得当天出发,又旅行700英里。

巴巴一天数次同恰提巴巴工作。与此同时,鲁西和拜度竭尽全力,也没给巴巴带回来一个玛司特。巴巴只好亲自出去联系,在街上或棚屋里给玛司特洗澡、穿衣、喂饭。

3月25日,拜度竭力劝说奎达的一位玛司特,同他一起去见巴巴,玛司特脱口说道,“我不去!…我的船会淹没在那个海洋里!”他是纳迪亚·阿里·夏,奎达的灵性负责人,寒冬腊月天也住在郊外帐篷。巴巴没有亲自当面联系,而是乘车绕他的帐篷转圈。

3月25日巴巴同男女满德里分别开会,决定尽快离开奎达。由于气候寒冷,已有一半女子生病,这么多人住房也太小。给卡拉奇的禅吉发电报,要他寻找合适住所。他向巴巴汇报,找不到这种地方。琵拉麦一直渴望见到巴巴,陪伴他。没给大家找到地方住,她很失望。4月1日巴巴发电报给她,叫她来奎达。她来了一天。

卡拉奇人很想了解巴巴,因此诺芮娜和德希穆克被派去发表演讲。这是因为巴巴在闭关,不许公开达善。他们的三场演讲在4月11日、16日和17日举行,另一场活动在4月20日,由嘉姆希德·梅塔安排,有近1200人参加。诺芮娜和德希穆克从卡拉奇前往苏库尔,4月22日又在那儿发表了关于大师的另一场演讲。

从1941年4月1日星期二起,巴巴开始为期四周的又一次禁食:开始14天只吃水果;接着7天喝一杯茶,每日三次;最后7天只饮水。


德拉敦

由于在卡拉奇找不到住所,帕帕·杰萨瓦拉和萨瓦克·考特沃受令去德拉敦找住宅。4月3日帕帕和萨瓦克从美拉巴德抵达,联系到克基·纳拉瓦拉。克基尚未见过巴巴,但从德里的克基·德赛处了解到巴巴。克基·纳拉瓦拉协助帕帕和萨瓦克寻找空房,找到一处,报告在奎达的巴巴。

这样,去卡拉奇的计划取消,为前往德拉敦作准备。决定乘火车到拉合尔,蓝车和伊丽莎白的轿车托运过去。让帕帕·杰萨瓦拉和萨瓦克在拉合尔与大家会合,还指示帕帕找一名男孩,等巴巴到拉合尔时同他工作。

预定了一节三等车厢。奎达的工作结束后,1941年4月7日,巴巴和大家启程去拉合尔。经过酷热的两夜一天,乘列车穿过荒漠地带,他们于4月9日上午10点抵达拉合尔,由三天前已到的帕帕·杰萨瓦拉和尼鲁迎接。

不过,帕帕·杰萨瓦拉带来近60名男孩,让他们在站台上立正站成一排。他自豪地告诉巴巴,“随您挑选。您不知道,找到这么好的男孩有多难!”这让巴巴笑了,他给每个男孩一个卢比,都送回家去。
帕帕难以置信地问,“您一个也不喜欢?”
“没有喜不喜欢的问题,”巴巴打手势。“我的工作完成了。”
“您工作完成了?给每人一个卢比就完了?这我也能干,省得麻烦把他们集中一起带来。”
巴巴微笑着回答,“这是我的工作;你怎会理解?”
“奇怪……真是奇怪工作!我费这么大劲,找来这么多男孩——您却把他们全送回去。这是您的工作方式?”
这又让巴巴笑了,他安慰说,“别担心。你会收获你的劳动果实。把这项工作给你,完全是为了让你服务我。”

巴巴没在拉合尔停留。一下火车,他立刻乘别克车前往德拉敦,其他人坐蓝车尾随。已派埃瑞奇回班加罗尔,现在蓝车由帕帕·杰萨瓦拉驾驶,尼鲁做助手。伊丽莎白驾驶轿车,其他男满德里带玛司特恰提巴巴一起乘火车去德拉敦。途中,巴巴在阿姆利则联系了一名玛司特,又在卡纳联系了两名。

帕帕·杰萨瓦拉不是好司机,机械故障频繁出现。问题更多。在卢迪亚纳修好车,风暴突起,扬起沙尘,连续一个多钟头,能见度极低,幸运的是下了几场阵雨,很快尘埃落定。

巴巴一行在卡纳的旅馆过夜,第二天,4月10日下午,抵达德拉敦。

同时,在拉斯卡,男满德里得和恰提巴巴一起换乘火车,后者拒绝上车。车要开了,韦希奴心生一计:他告诉玛司特,“我们想带你回老家,你不上火车,我们就没办法了。”巧计生效,恰提巴巴欣然上车。巴巴听后,笑道,“韦希奴个子矮,做所有的采购及旅行安排工作。现在我看他不仅外貌像拿破仑,干活像拿破仑——脑子也像拿破仑!”(注:韦希奴的前世为拿破仑·波拿巴,在男满德里中是众所周知的。巴巴不经常暗示哪个人的前世是谁。)

一到德拉敦,巴巴就忙于玛司特工作。他在城里联系了几个,还带了几个到旅店。旅店叫苏希拉·巴万,位于达拉瓦拉的新路。按照计划,4月15日他停止只吃水果禁食,开始只喝茶禁食。单独为玛司特租一座房子,巴巴从4月22日起,在此严密闭关一周。在此期间,他连女满德里都不见,禁食,只喝水。同恰提巴巴,也同拜度和帕帕·杰萨瓦拉带来的玛司特工作。

巴巴之前禁食多次,但这次整月禁食大大削弱他的健康。4月28日,禅吉、德希穆克博士和诺芮娜在巡回演讲之后来见巴巴。禅吉同巴巴讨论了几个小时的事情,之后按指示返回孟买。

交谈中,巴巴显得无比虚弱,几乎无力对禅吉的工作问题点头表示“是”或“不”。满德里从未见过巴巴力气如此低落。韦希奴这个时期致信大阿迪:

巴巴做内在工作一定十分辛苦。以往禁食期间,我从未见过他表情如此疲惫,感觉如此虚弱。这次他的虚弱一定是由于在巨大战争压力下他的工作十分辛苦··· ···

尼鲁也讲述道:

巴巴禁食期间,尤其是只喝水时,变得很虚弱,但他每天照常为恰提巴巴洗澡喂食,照料其它事务。此外,他还派拜度和帕帕·杰萨瓦拉,到处去找好玛司特带来,他会给他们喂食,之后送回。禁食期间的紧张辛苦工作影响了他的健康。我对他辛劳工作的再三抗议,他从不理会。我只好每天频繁检查他的心脏,由于他的高血压倾向,心脏在进食期间承受不了哪怕稍许压力。可他从来不听,继续工作,让我整天担心

闭关结束,巴巴于4月29日星期二开斋。4月28日他同男满德里一直坐到午夜,之后他递给每人一匙橙汁。随后,他自己喝了一杯。巴巴喝了两天的果汁,4月30日喝了一些煮菠菜汤。5月1日,他开始每日吃一餐米饭豆糊。

道拉·辛医生在英国行医时做了个梦,梦见巴巴南达把大师介绍给他。是美赫巴巴,尽管辛医生从未见过巴巴南达或巴巴。在梦里,大师敦促辛医生,“离开英国,回印度。我和你有缘。”辛医生不知大师是谁,却遵从了建议。

一回印度,道拉·辛就开始寻找他的古鲁,却没结果。一天,他乘火车,邻坐男子在读一本书,过了些时间,辛医生顺便瞟了一眼那本书。惊呆了。

里面一张像片是他梦中出现的同一个人。他请求看一下书,读到“美赫巴巴,阿美纳伽”,他即刻在下一站下了车,换乘去阿美纳伽的首趟火车。一到,就四处打听,接着坐马车去美拉巴德。这么多年之后,愿望即将实现,他一到就匆匆去求巴巴达善。巴巴获通知,却拒绝见他。

道拉·辛努力克制自己,但他掩饰不住失望。啜泣道,“难道我罪孽大得美赫巴巴连见都不愿见我?我对他的爱不真诚?我有什么让他不悦?”过了一会儿,他恢复镇静,决定坐在路边一棵树下,直到巴巴施达善。他在那儿不吃不喝呆了十天。

第十天,巴巴派大阿迪去传递指示,要辛医生去克什米尔,接着去拉合尔,并到卡拉奇联系琵拉麦·赫姆兹德。道拉辛听从指示,伤心地离开美拉巴德。他联系上琵拉麦,求她保证,美赫巴巴一到此地就马上通知他。他流着泪,讲述了多年的找寻,以及最近在美拉巴德的体验。

1941年4月29日晚,道拉·辛医生为求巴巴达善,从克什米尔来到德拉敦。他渴望见到巴巴,从斯利那加连续坐了850英里的火车,酷热中两次昏厥。尼鲁努力安抚他,与他长谈,解释说巴巴闭关时不见人。可辛医生不要听,说,“不能达善,我就死!”

尼鲁报告巴巴,巴巴准许道拉辛在远处见他,指示他不可顶拜或以任何方式敬拜。道拉辛在地上放六个桔子,说,“我没别的可献给您了。”巴巴从远处传话,“你不明白,你给了我什么!你所给的太多了!快乐地离开,别回望!”道拉·辛服从,又同诺芮娜·玛切贝利聊了一个小时之后走了。

几分钟内医生接受到
令他毕生忠诚的爱!

这个期间,32岁的凯克巴德(克基)鲁斯特姆·纳拉瓦拉,也首次来求达善。但因巴巴闭关,也只许他从远处见巴巴。巴巴在房间里,克基站外面向他致意时,只能看见巴巴的脚。他伤心地失望离开。但失望让他不断想念巴巴,反而使他离大师更近。他想巴巴在德拉敦时有一天肯定会叫他,可巴巴没有。通过外部同克基保持距离,巴巴内在把他拉近。

炎热的夏季,市场上买不到新鲜蔬菜,拉诺会向负责采购的韦希奴抱怨。一次,韦希奴买回干豌豆。拉诺拿起豌豆,放进瓶子并贴上标签:“治胃痛,每小时服用一片。”第二天韦希奴问她要女子的购物单时,拉诺就把瓶子递给他。看到标签,韦希奴不禁大笑。但巴巴听到这笑话,则令韦希奴每小时服用一粒“药片”。连在夜里,韦希奴也得每小时起来服用他的“豆”药。

克里希那的一项职责是从附近村庄把牛奶拿到德拉敦。一天,他在路边滑倒,掉入河中,被激流冲走。就在他挣扎求生的那一刻,在德拉敦的巴巴紧攥尼鲁的手,打手势,“当心。你会沉下去!”尼鲁不懂并且问巴巴为何抓住他的手。克里希那被几个过路人救起。当他回到德拉敦叙述此事,男子们才明白巴巴的言语含义。

5月1日星期五,巴巴结束一个月的禁食。两天后,5月3日,巴巴在卡卡、拜度和古斯塔吉的陪同下,冒着热带夏季的酷热,离开德拉敦,前往阿杰梅尔。他再次联系了玛居卜恰恰,拉克罕·夏和夸卜林斯坦瓦拉(苏格拉底)等特殊的玛司特,及别的玛司特。在阿杰梅尔,他租了一座叫普菲扎宫的住宅,房子位于阿纳萨伽湖下方,他决定搬过去。巴巴和男子们六天后返回德拉敦。&nbsp;

5月12日凌晨4点半,巴巴驱车前往30英里外,喜马拉雅山麓的瑞希克什。他带全体女子乘轿车和蓝车。尼鲁、卡卡和韦希奴也同往。回德拉敦的途中,巴巴评论:“你们已伴随一位灵性大师见过灵性的印度!印度所有的圣地中,我最喜爱瑞希克什,因为印度各地的来访者、甚至当地居民,在这里仅仅是为了冥想神,舍弃世界。因其灵性氛围,它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之一。”(注:瑞希克什位于喜马拉雅山麓,其古老名字的意思是“圣贤之寓”。)


阿杰梅尔

5月15日凌晨5点,在逗留一个月后,巴巴和大部分人离开德拉敦。恰提巴巴、拜度、古斯塔吉、克里希那、文克巴劳和韦希奴乘火车。帕帕·杰萨瓦拉被派回美拉巴德。图克拉姆已经过来,现在由他驾驶蓝车;伊丽莎白照常开轿车。这次,卡卡和尼鲁同巴巴一起乘轿车旅行。

阿杰梅尔距离德拉敦560英里,大家只在库尔贾和伯勒德布尔停了两次。在5月17日午后抵达阿杰梅尔之前,巴巴在库尔贾联系了一名玛司特,在伯勒德布尔联系三名。他们入住普菲扎宫,意思是“恩满宫”。

一名叫艾琳·科恩比·哈维的51岁英国女子,自幼就对神秘学及宗教感兴趣。1940年春天她在伦敦遇见威尔·白克特,从他那里听说了大师。“美赫巴巴真的会是弥赛亚——再临之主?”这位牛津大学著名教授的高学历女儿自忖:“似乎难以置信!”

但在几个月的时间内,艾琳对美赫巴巴的神性和对她生活的个别引导产生确信。她遏制不住要见巴巴本人的渴望,虽然战时旅行困难,她设法订购了1941年春天去印度的船票。艾琳既没发电报征求允许,也没收到巴巴叫她别来的电报。

到印度后,艾琳从大阿迪处得知巴巴在德拉敦,于是乘火车过去,4月29日到达。巴巴得知后,派诺芮娜和伊丽莎白去接她。她们把她带到一家旅馆,告诉她,“巴巴在闭关,目前不会见你,不过他想知道,你是否愿意去美国;他会支付全部费用。”
“可巴巴还没见过我。他不了解我,”她说,对事情的离奇转折有点懵了。
“巴巴不必见你才能了解你,”诺芮娜提醒她。艾琳在德拉敦住了一阵子,最后答应按巴巴的希望去美国,并备妥所有的旅行证件。

克基·纳拉瓦拉会来看望艾琳,对她讲巴巴,她愈发渴望达善。最后,巴巴召她到阿杰梅尔。她是这样描述首次会面的:

我被带进一个小房间,除了两把椅子,几乎没有家具,我看见巴巴,他坐在其中一把椅子上……

我有一种到了求道目的地的奇妙感,感到面对一位伟大的灵性人物。那是一种莫名的感觉…我知道自己在非凡者跟前。

巴巴在字母板上拼道,“我很高兴见到你。你同我的灵性联系可回溯许多世。不久你不仅会知道,还会确信。什么都不必告诉我。我对你一清二楚。

“我想要你和诺芮娜、伊丽莎白及娜丁一起去美国。灵性问题上,要听从诺芮娜的建议。其它事务,你可以运用自己的判断。”


短短五分钟会面之后,艾琳·科恩比返回德拉敦,奉巴巴的命令为出发做准备。她走后,巴巴评论,“她将在美国为我做美好的工作。”

和家人在班加罗尔居住的埃瑞奇,致信拜度询问禁食后巴巴的健康。5月27日,在阿杰梅尔,巴巴心情愉快,亲自用古吉拉特语,以诗体回复埃瑞奇:

我们好,你们好,
世界一片大好!
卡卡是堪亚——卖粮的,
玛玛是玛瓦——生意人,
萨瓦克·考特沃做公务。
埃瑞奇帕坦汉一个,
开心果子是彭度,
马萨吉本属莫卧族。
其余的——全是香菜、米饭和豆糊


(注:帕坦人是来自俾路支地区的壮汉,常为军人。巴巴简的护卫即由帕坦人担任。)

一到阿杰梅尔,巴巴立刻以双倍的精力,专注于玛司特工作。他每天派卡卡·巴瑞亚去找玛司特。不过,5月22日,卡卡被派回孟买,给禅吉带去具体指示,为三位离境的女子做安排。卡卡走后,巴巴每天带拜度出去寻找玛司特。

得把一桶桶水提给巴巴,为恰提巴巴洗澡的克里希那,不总是按巴巴希望的那样早起。因为他得守夜至凌晨,有时候他会睡过头。在阿杰梅尔一次他又晚了点,巴巴不悦,要他回老家。克里希那受够了巴巴的斥责,同意走人。离开前他去恰提巴巴那里。还没把他和巴巴之间发生的情况告诉玛司特,恰提巴巴就又问他,“你要上哪儿?你无论去哪儿,他都在!”克里希那留下了。

从5月26日起,巴巴再次开始禁食,仅用橙汁和水。6月1日,他只喝水,午夜过后一分钟,喝一杯番茄汁开斋。6月2日,他吃了一点米饭豆糊。

1941年5月27日,诺芮娜、伊丽莎白和娜丁遵照指示,离开阿杰梅尔,为大师在美国设立中心找地方。伊丽莎白还带着爱犬“吉皮”和“捡的”。

三女子含泪带走巴巴。
分离于她们无法忍受;
但为取悦至爱,
她们的穿心之疼
非痛楚乃隐秘喜悦。
爱的生活充满痛苦,
尽管有时尖锐至极,
少了它生活乃无幸福!
爱者忍受折磨,可他爱上痛苦——
伴随神的不可分要素。

伊丽莎白、诺芮娜和娜丁前往孟买,5月29日上午到达,受到卡卡和禅吉接待。艾琳·科恩比在摄政饭店与她们会合。由于战时限制,她们去美国的轮船延期,在孟买等了两周,直至6月11日才启航。诺芮娜致信巴巴:

“今天我们终于离开……到您需要我们去的半球……我把头和心置于您足前,到您派遣的任何地方,手捧您的双足。我爱您,爱您,爱您,爱……

诺芮娜是易动感情、性格活泼的意大利人,艾琳·科恩比却是含蓄的英国知识分子——性格要多相反有多相反。总是滔滔不绝谈论巴巴的诺芮娜,对艾琳见巴巴后的平淡态度感到失望。诺芮娜不断问她,“你没有感到转化?你没有觉得觉照从大师流入你?”艾琳会表情郁闷地回答,“没有,我没感觉到。”

离孟买前,艾琳给巴巴写了一封短信,要求:“请给我一点点觉照,好让诺芮娜安静!”几天后,她站在船的甲板上,远眺大海,体验到“一点觉照”,她描述说她的双眼充满“内在光辉”——她知道并深信其来源,因为巴巴说过她会的。

6月3日,萨瓦克·考特沃被派往美拉巴德一天。6月7日同两个女儿回到阿杰梅尔。

6月8日星期天,巴巴同拜度、萨瓦克一起,离开阿杰梅尔,出去联系玛司特。巴巴预订了一辆出租车,不过车没能按时来。他等了半小时后,从住处走到出租车站,另租一辆。上车时,巴巴遮住脸以免被认出。他们乘出租车、火车及巴士,连续旅行500多英里,在整整78小时的行程中,连半个小时都未曾休息。巴巴在纳西拉巴德联系了三名玛司特,但没有留下记录。

在贝阿沃尔,巴巴联系了一名叫拜伊的老年玛司特尼。之后与一名叫那拉因巴巴的玛司特默默交流,这位年轻的裸体玛司特不断念诵神名,“那拉因!那拉因!”

巴巴联系的最重要玛司特,是索杰德的第六层面圣人奴鲁巴巴。这位受尊敬的80岁老人,裸身住在一座房屋的走廊上,周围有十来只狗。这位圣人生来就是玛司特,这类高级灵魂被称为“马达扎德”。

在阿布路,巴巴联系了库达·巴克希,一位75岁的老年玛司特,在一个伊斯兰教圣陵连续坐了40年,象尊活雕像,40年里没对人讲过话。巴巴联系他时,他走动着,说着话,身穿破衣在城里闲逛。库达·巴克希的一生是个传奇故事,他极受尊敬。

巴巴还在乌纳瓦联系了几个玛司特,不过对他的工作没有详细记载。

他们于6月11日返回阿杰梅尔,随身携带的笨重铺盖从未打开过。在持续、昼夜不停的搜寻玛司特期间,他们胡子没刮过,澡也没洗过。

6月13日,拉姆玖·阿卜度拉来阿杰梅尔见巴巴。两天后,6月15日,在下一趟玛司特旅行出发之前,巴巴派他回纳西科。巴巴这次带古斯塔吉、拜度及萨瓦克同行。他们乘火车到雷瓦里,联系了一名叫帕坦的年轻求道者。

在雷瓦里,巴巴还同一位第六层面的很高级玛司特默默交流。这位温和型的圣人叫瓦隶巴巴,住在火车站附近的检票主任家里,巴巴送给他一张新床垫。

从那儿巴巴乘火车前往凯塔尔,从该镇坐牛车到伊斯迈普尔村。夜色已晚,土路颠簸不平,由于仍在下雨,满是泥泞。巴巴在伊斯迈普尔同圣人戈卡勒巴巴工作,在倾盆大雨中返回凯塔尔。大家全都浑身湿透,铺盖也淋湿了。牛车因泥泞走得极慢,在有些地方他们还得下来推车。不知出于何故,巴巴坚持要他们回座位前洗脚。半夜才回到凯塔尔。行李湿得能拧出水来,他们也没更换的衣服。

在那种情况下,他们乘火车去尼穆赫,巴巴在那里联系了三位玛司特。一位是夸卜林斯坦瓦拉,他的住所在一个坟场。另一位玛司特是鲁伊瓦拉,他在城里到处漫游,没有明显目的。

尼穆赫的一名好玛司特是斯马夏瓦拉·萨度,瘦削老者,居住火葬场的一个房间里,斯马夏瓦拉昼夜念诵神名。

巴巴离开尼穆赫,到吉多尔格尔,同一名叫帕尼瓦拉的好玛司特工作,后者坐在街上为路人提供水。

6月19日上午他们回到阿杰梅尔。人们发现,巴巴的繁忙旅行似乎还加速了1941年的世界局势。巴巴返回三天后,德军入侵俄国,向莫斯科逼进。

彭度6月26日来阿杰梅尔见巴巴,讨论财务问题,因为他负责美拉巴德,给每个满德里发服装津贴及其它开支。6月30日彭度回美拉巴德。

在这期间,巴巴与女子谈话时,有一次对她们说,

“死你的死,活我的生!”

7月3日,巴巴再次同拜度、古斯塔吉和萨瓦克离开阿杰梅尔,在巴罗达和艾哈迈达巴德做玛司特工作,他同一位叫阿巴简的很高级玛司特默默交流。这位玛司特用陶制烟斗吸烟,并把它传给坐他周围的人们吸。

之后巴巴联系了巴德夏·巴普,一名很好的玛司特,巴巴称他为“锡壶巴巴”,因为他坐在街边,前面放一只锡壶。

巴巴在艾哈迈达巴德还联系了哈巴西·巴德夏,由一些居民照料的一位好玛司特。

由于季风大暴雨,孟买和苏拉特的交通完全瘫痪。四天后,7月7日,巴巴回到阿杰梅尔,两天后再度出发,继续在伊斯迈普尔、雷瓦里、德里及阿里格尔的玛司特工作。7月12日他返回阿杰梅尔。

巴巴派卡卡去巴罗达,萨瓦克去德拉敦、德里、拉合尔和阿格拉,彭度去印多尔,为他将来六个月的严密闭关寻找住房。也通知各地的亲近爱者予以协助。但没找到合适地方,所以决定返回美拉巴德。令司机图克拉姆开蓝车带行李回去,尼鲁随行。

巴巴从阿杰梅尔通知美拉巴德、班加罗尔的满德里及亲近爱者,说他将在美拉巴德严格闭关两个半月,接着在别的地方闭关四个月。他还发布了这则公告:

六个月期间,我谁都不见。除了在紧急情况下发电报,不许有任何形式的通信。

我最后三个月的闭关将比以往更严格,这意味着,除了不见人,我甚至不要听见人声



译自《美赫主》原版第七卷第2670-2697页

翻译:石灰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蓝车,闭关,达善,玛司特,禁食,战争,弥赛亚]:无
下一篇:[11-08-21] 连续闭关
上一篇:[11-08-16] 四访欧洲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