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连续闭关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11-08-21 浏览次数:2539 [ ]

按照巴巴的严格指示,美婼从来不能独处。她若去洗脸、吃饭、或者有事出房间,必须由别的女子陪伴——要么玛妮,要么寇诗德或卡曼玛西。连她去洗手间,三人之一也得站外面守卫。旅行中过人群拥挤的火车站和在巴士上,要遵守巴巴的所有指令,困难可想而知。

只有美婼能忍受这种生活,
所以说她是至爱的至爱!
她的唯一心思就是巴巴!

在这期间,美婼和寇诗德为巴巴做饭,娜佳和恺悌为所有女子做饭。曼萨丽忙于把《美赫巴巴期刊》的文章译成古吉拉特语。(注:不过,由曼萨丽翻译的古吉拉特语巴巴语录没有出版。)妹妹玛妮和吉蒂负责文字工作和通信,她还在学速记打字。

7月14日离开阿杰梅尔之前,玛司特恰提巴巴突然大发脾气。用扫把到处乱打,大吵大闹足足三小时。不过当巴巴过来和他坐时,他平静下来,笑了。

7月16日早上10点,巴巴和满德里及女子们,乘火车离开阿杰梅尔,前往曼马德,第二天禅吉在曼马德与巴巴短暂会面。巴巴从那儿传话说,他到时不要爱者见他,因此那些在阿美纳伽火车站等候者怅然离去。

但这种失望很不一样,
内在它是甜蜜希望,虽引发痛苦,
却使心专注于至爱。

巴巴于7月18日午夜抵达阿美纳伽,在车厢里逗留了四个小时,直到4点钟。只有萨若希获准见他,接受巴巴的下一步工作指示。黎明前同萨若希会面之后,巴巴和大家离开火车站,去美拉巴德。

巴巴已宣布,从8月1日起,他将进入严密闭关六个月,彭度和满德里一直忙于做安排。巴巴曾要彭度和卡里玛玛,在美拉巴德山的四角,为四名守夜者建造四间小屋。守夜人将是满德里或雇用的村民。他们的工作是不让任何人进入,防止对巴巴的最轻微干扰。

巴巴回到美拉巴德时,那格浦尔的潘克拉吉在等他。尽管知道巴巴闭关期间不可能达善,他还是来到美拉巴德住下,希望巴巴会见他。他被诺芮娜的演讲深深打动,急于拜见大师本人。

巴巴到后,潘克拉吉通过彭度、韦希奴和卡库拜传话给他。巴巴回话,叫潘克拉吉立刻返回那格浦尔,还保证给他纳扎(关注)。年轻人极度失望,坐在树下流泪。哭了四个小时。最后巴巴指示他到凯吉岗的那拉延·马哈拉吉那里。听到这个,潘克拉吉惊叫道,“现在我相信美赫巴巴无所不知,知道为何他给我这个指示。”

事实是,媒体对美赫巴巴和乌帕斯尼·马哈拉吉有敌意,对那拉延·马哈拉吉也有大量敌对宣传,潘克拉吉曾被这些宣传误导。(注:有段时间,那拉延·马哈拉吉实际上还因一起诉讼,被告上法庭。有个信徒给他一大笔钱,可出于某种原因这人转而反对那拉延,要求退还款项。那拉延不给;因此他去告状,结果败诉。)有一次,那拉延·马哈拉吉到那格浦尔,给信徒施达善,潘克拉吉站在外面抨击他。不过,当他在查尔斯·坡德穆的《至师》一书中,读到那拉延·马哈拉吉的故事时,为自己的蠢行忏悔。所以,巴巴的口信深深触动潘克拉吉,他再次流下眼泪。

过了一会儿,巴巴让韦希奴叫潘克拉吉过来,允许他在50码外达善。巴巴向他表示,“我对你感到满意。现在你可以回去。”

潘克拉吉离开,后退而行,眼睛不离巴巴。过了一段距离,巴巴派韦希奴去和他讲话。巴巴又叫他过来,说,“你现在做什么,就继续做下去。一年后我会叫你。”潘克拉吉离去,永远将巴巴确立在心中,继续一有机会就来见巴巴。

在这期间,赛古鲁那拉延·马哈拉吉来到孟买郊区,给当地的信徒施达善。纳瑞曼、阿娜瓦丝、娜格丝、罗妲和巴查麦·达达禅吉前往拜见赛古鲁致敬。进屋后,他们被带到那拉延·马哈拉吉面前,大师坐在椅子上,四周围着一大群信徒。那拉延用古吉拉特语问他们从何处来等各种问题。

谈了一会儿,阿娜瓦丝想看看那拉延·马哈拉吉对美赫巴巴的反应或评论。她说道:“您知道,那拉延,我叔叔(禅吉)和美赫巴巴在一起。”
“噢,是吗?”他说。
“过去20年来一直跟着他在他的埃舍。”
“他的埃舍在哪儿?”
“阿美纳伽。”
过了一会儿,那拉延说,“据说他不说话…”
“是,没错,”阿娜瓦丝回答。
“为什么?”
“您应该知道,那拉延。”
停了一会儿,那拉延说,“你们应该让他说话!你们为什么不让他说话?”
阿娜瓦丝不知该说什么,于是沉默不语。那拉延接着说,“用你们强烈的爱,促使他说话!” 

在美拉巴德,巴巴进入闭关之前,于7月20日和21日,召集满德里开会。参加者有纳西科来的拉姆玖·阿卜度拉;班加罗尔来的伽尼医生、大阿迪、埃瑞奇和邓肯;普纳来的弟弟佳尔、小阿迪、贝拉姆和萨达希乌·帕特尔;还有禅吉,以及其他从孟买、普纳及阿美纳伽来的亲密爱者。巴巴分别同每个人会面,就每个人的工作及个人事务给予指示。大家的共同念头是:“如果巴巴的闭关再延长六个月,人们的反应会怎样?巴巴已经宣布他将(在8月1日)打破沉默;现在这种延期会让人们怎么想?”

不过没一个人对巴巴提起这个。在20日的个别会见和指示后,巴巴次日把大家召集一起,对神和摩耶做了解释,回答他们的疑问。尽管如此,还是有人向巴巴提出,他延长沉默和闭关,会给反对者的造谣诬蔑提供借口。

对此,巴巴答复:

在印度北部,有一位玛司特,住在一个重要火车站。他的行为方式令世人震惊。成千上万的人每天经过,目睹他令人恶心的习惯,但啥也不说。警察也不管他。若是一个正常人有类似行径,不仅会面临起诉,还会受法律严惩。对这个玛司特,没人把他当真,没人在乎他。为什么?就因为他们都当他完全疯了,所以不对其行为负责。

同理,我把所有未证悟者都当作疯子,不在意他们对我和我的工作做什么或说什么,有利或不利。即使在最糟丑闻或最下流辱骂的情况中,我也知道他们是没有责任的,是被利益团体唆使,他们的任务就是制造争端。你们要纠正他们,指出他们的错误,如果有必要,你们可以这么做,但要带着尊严、友爱和文雅


巴巴还进一步解释了幻相与实在、常人与神人的区别:

宇宙中,一边是实在,另一边是幻相。实在是无限的;因此幻相,实在的影子,也是无限的。这个幻相的显现方面和无数形式——生命、光、爱、能力等等——是无限的。但幻相的这些方面或形式极其有限,以至微不足道,不然就可称它是零。总之,多中的一是无限的,一中的多也如此。这个一在一切多的各种各样方面和形式中,经历无数问题、兴趣和热情——这些是无限的。

神人的背后是无限,因为他与之一体。可在常人背后则是心和自我的显现方面。(无限)神人和(有限)人的行为外表类似,因为无限已下降到有限的层面。然而,虽然表面相似,就内部和实质上,却有天壤之别。我的行为背后是无限——它没有束缚因而没有印象,因为我超出心和自我;而在常人的行动背后却是心和自我——它们有束缚并制造印象。

假设有人打了某人耳光。他这么做是出于愤怒——因为他的心和自我。他的行为产生反作用,给被打者制造坏印象,使他也发怒。但来自神人的耳光却不制造任何业相,因为他超越了它们。这样一位无限能力者对某个有限者所做的行为背后,反而有着很明确的目的。该行为灭除被打者的印象,使他在灵性上极大受益


巴巴接着幽默地说:

你们都载着满车的虚幻业相来我这儿,带着大堆的问题坐我胸口上!你们不能摆脱我,我也不能摆脱你们!你们的包袱,还有全世界的,都压在我头上!

不过别担心。从1942年2月起,我将开始对我自己开言,之后对公众。准备好听我开言


7月21日当天晚上,巴巴派每个人回自己家,他也准备好闭关。被派去孟买一周的韦希奴,7月27日返回美拉巴德。28日禅吉也回来,与巴巴简短会见后返回孟买。

进入闭关之前,巴巴指示帕椎,将原为玛司特卡瑞姆巴巴造的笼屋隔板上,砍下一小块竹片,以便他能用字母板交流,又不被人看见。这次闭关比以往严密得多。1941年8月1日星期五,巴巴在美拉巴德山上的笼屋进入闭关,正好是他上次闭关的一周年。这次,除恰提巴巴外,没有其他玛司特在美拉巴德,巴巴继续全力以赴同他工作,谁都不见。

绝对地寂静。彭度、帕椎、卡里玛玛、马萨吉、查干、韦希奴和拜度,守卫时都极为小心,保证巴巴不受最轻微的干扰。他们防止狗吠,甚至不许鸟叫。美拉巴德山的女满德里轻轻走动,不让最轻微声响从口中发出。墓地般的静寂让人觉得山上无人居住。

但摩耶却不要这种和平宁静。
男女满德里忠实遵守巴巴的命令
而不受它的影响,
这让摩耶恼怒嫉妒。
愤怒中,它以另一种方式骚扰。
狂烈的旋风和尘暴日夜肆虐;
遍地飞沙走石!

满德里从未在8月份目睹过这般狂风。守卫者在美拉巴德山四角的小屋根本没法坐。玛司特埃舍的锡皮房顶嘎嘎作响,制造令人紧张的噪音,严重干扰巴巴。他传话说,“摩耶在反对我。”(注:玛司特埃舍之前是产科医院。后来成为凯克巴德一家的住房。)

这段时间巴巴不见任何人。韦希奴每天早晨来15分钟,巴巴通过笼屋的小窗口,用字母板给他指示。韦希奴只能看见巴巴的手指在板上飞速移动,看不见身体其它部位。尽管如此,巴巴还另外用一块布遮脸,以便完全隐蔽。克里希那来打扫房间时,巴巴则去另一个房间。

巴巴还在禁食,每天只用一餐少量米饭和豆糊。过了些日子,昼夜不停的呼啸狂风和房顶的嘎嘎噪声,严重影响了他的健康。韦希奴晨间来接受指示,巴巴在字母板上授述时,虚弱得只好每隔几分钟就坐一边,休息一下才能继续。

就这样在竹笼屋待了一周后,巴巴于8月7日搬到墓地,做了五天的宇宙工作。巴巴离开玛司特埃舍往墓地走时,用一块布将脸部完全遮住,令大家远离此地,从而保持他的闭关。

险恶天气依旧。在墓地巴巴仍受干扰,五天后,8月12日,他转移到山上的锡皮屋。这里,他还是被打扰。更加上,因为恰提巴巴当天把自己的东西带到锡皮屋,占据了屋子。这种不寻常举动迫使巴巴夜间到另一个房间休息,这给他造成不便。

进入闭关之前,巴巴曾表示,他将在10月中旬改变闭关地点,那时将放松闭关半个月再转移。可现在,由于虚弱的健康和摩耶势力的干扰,巴巴决定立刻转移到盘奇伽尼。男子和女子们的住房租好,巴巴的闭关住宿也安排就绪。


这个无耻的巫婆摩耶!
巴巴一宣布新计划尘暴即刻平息。

看到天气变化,满德里请求巴巴在美拉巴德继续闭关,但他未同意,定好去盘奇伽尼的日子。

8月28日禅吉来美拉巴德几天。9月1日星期一,巴巴走出闭关处,为出发做准备,同女满德里商议。

9月3日早上7点,巴巴同男女满德里,乘伊丽莎白的轿车和蓝车,离开美拉巴德,前往盘奇伽尼。没人见巴巴进轿车。上午10点45分一到盘奇伽尼,巴巴直奔住处,不让人看见。恰提巴巴在巴巴的房子里,拜度和克里希那继续照料玛司特。男女满德里,一如往常,分别住在不同的房子里。

小阿迪、查干、姜古、莫里、帕椎、彭度、赛勒和希度留在美拉巴德。小阿迪、莫里和帕椎管理免费药房,其余男子做别的工作。拜度、卡里玛玛、克里希那、尼鲁、韦希奴和文克巴·劳在盘奇伽尼伴随巴巴。巴巴南达、古斯塔吉和普利得被派往马哈巴勒什瓦,继续按巴巴的指示闭关。(注:卡卡·巴瑞亚和禅吉,在1941年9月初从孟买到盘奇伽尼几天。)

在盘奇伽尼,巴巴同恰提巴巴做内在工作。9月5日,玛司特情绪很不好。第二天又和蔼如常,不过,他叫克里希那告诉巴巴,送他回印度南部。克里希那转告巴巴,巴巴说,“他的时间已到。如果他再请求,我会送他回去,但我的计划得全部改变。”

作为巴巴工作的一部分,9月9日,萨瓦克·考特沃从乌埃村找来15名穷困乞丐,巴巴在住处给他们洗澡喂食穿衣。

巴巴到后第一周,盘奇伽尼阳光明媚,但9月11日开始下雨。头几天,巴巴继续每天一次吃极少量东西;有些日子他只喝橙汁,有时只喝水或茶。9月12日巴巴开始只喝橙汁的禁食,当天重新进入闭关。这样持续了9天。由于这个期间倾盆暴雨不停,市场上买不到水果,所以有三天巴巴只有水和茶喝。

9月12日恰提巴巴又发脾气,巴巴决定让拜度和克里希那在9月15日送他回纳伽帕提纳姆的家。这位玛司特几乎两年时间不离巴巴左右。离开的时候,他哭泣不止。巴巴也表情忧伤。“当恰提巴巴的车开下山时,我从未见过巴巴的脸上如此悲哀。”玛格丽特·克拉思科回忆。

巴巴指示拜度,护送恰提巴巴途中要小心,只喝自来水,不要喝河水、溪水或井水。拜度把恰提巴巴送到纳伽帕提纳姆,回来时得了重伤寒。巴巴问他,“你违背了我的命令?”
“我很渴,几英里之内都没有自来水,”拜度辩解道。“我只好喝泉水……”
“你为什么违反我的命令?”巴巴斥责。“你,服务我了这么多年。把男孩们从波斯带到美拉巴德有多么困难——可你做到了!现在这样一件小事,你却违背我,忽视我的警告!你本会死掉,但因为你还要为我做很多工作,你会活下去。”痛骂后,巴巴饶恕拜度,叫尼鲁为他治疗。几周后他痊愈恢复。

9月10日,斯瓦米巴巴南达突然在马哈巴勒什瓦自杀。不过,警察未将他与住在那里的男满德里联系起来。虽然警察方面没找麻烦,古斯塔吉和普利得不愿继续呆在死亡现场附近。巴巴得到消息,便叫他们于9月19日到盘奇伽尼。巴巴南达在班加罗尔加入美赫巴巴,曾在美拉巴德居住。男满德里后来得知,他在遇见巴巴之前,杀过一个人,所以推测,负罪感使他上吊自尽。听到巴巴南达自杀,巴巴说,“他马上会再次出生,灵性上继续前进。”

8月份,大阿迪的大哥鲁斯特姆永久失踪。过去,他时不时会神秘失踪,可从1941年8月起,再也没人见到他。他的婚姻和情感状态让他太难应对;他妻子馥芮妮目前住在班加罗尔,巴巴已派阿迪去照顾她。后来得知鲁斯特姆去了瑞希克什,之后隐退到喜马拉雅山更深处,过隐士生活。他的家人或满德里再也没有他的音信,尽管他偶尔给巴巴写信。几个月之后,巴巴派彭度的父亲马萨吉,去瑞希克什寻找鲁斯特姆,可没找到他的踪影,因为鲁斯特姆已经到喜马拉雅山更偏僻的高处。几年后,巴巴对阿迪说,“鲁斯特姆不在了。”

1941年9月份,巴巴在盘奇伽尼闭关时,媒体上出现一些关于他三十年代初同圣雄甘地会面的歪曲报道。据报道,甘地的英国追随者米拉本,对作者罗姆·兰道说:

“这两人之间的详尽联系我都知道。总是师利美赫巴巴去见甘地,而非相反。他们在拉吉布塔那号(轮船)上初次相遇,巴巴传话,问甘地能否接见他,当然甘地同意了。他们有一次会谈,之后,师利美赫巴巴在伦敦再次拜访甘地。不过,你可以强调说甘地从未向美赫巴巴寻求帮助或灵性及其它建议。他喜欢美赫巴巴,和他谈话,正如他跟每个想见他的人谈话那样——仅此而已。”

兰道在《神是我的历险》一书中,论及到这个。还把他听到的告诉了詹姆斯·道格拉斯——几年前曾采访美赫巴巴的伦敦编辑。

几家报刊编辑询问兰道的记述是否属实。因为美赫巴巴在闭关,禅吉不能问他如何回复。禅吉当时在孟买,为了澄清事实,他去了塞岗的甘地埃舍。甘地没空,禅吉对米拉本谈了此事,之后给甘地写信。

看过歪曲报道之后,甘地回信给禅吉:

“1941年9月20日,塞岗,瓦尔达

亲爱的达达禅吉,

关于对米拉本的所谓采访和罗姆兰道的报道,你可以向好奇者公布,在S·S·拉吉布塔那客轮上,不是美赫巴巴来找我,而是我到他船舱里找他,是我频繁去他的船舱。我这么做是为了嘉姆希德·梅塔的爱,他发电报给我说,巴巴吉(注:圣雄甘地对美赫巴巴的尊称。)和我同船,我应该找他,试图了解他。作为巴巴与世人交流的字母板的口译,你知道我们交谈的灵性特质。

我在伦敦期间,进一步邀请巴巴来和我会面。

不存在师徒的问题。我从未感到在灵性上是谁的弟子,虽然我依然,也一直在寻找古鲁——我认为每一位求道者都应如此。

你真诚的,
莫罕达斯·甘地”

9月23日巴巴开始吃饭,两天后停止闭关工作。9月30日,他同古斯塔吉和卡卡·巴瑞亚一起离开盘奇伽尼,去联系玛司特。巴巴访问很多地方,联系许多玛司特,乘最低等的火车厢,两周行程约3000英里。整个旅途巴巴身份保密,以便不被认出,继续闭关。巴巴访问了戈尔哈布尔附近的纳索巴瓦迪、库如德瓦得、伊塔尔西、安拉阿巴德、法特普尔、汗布尔、伊斯迈普尔、阿杰梅尔、印多尔和堪得瓦,之后于10月14日返回盘奇伽尼。每到一处,巴巴都会选择一块地方,短时间闭关,做与世界有关的内在工作。

美赫巴巴与圣人、瓦隶、玛司特、瑜伽士和高级行道者的所有联系,都对他具有特殊和个人的意义,虽然很多尚未揭示,因而不为人知,也未曾记录。巴巴此次旅程的重要联系之一,是在安拉阿巴德,他联系了该地区的灵性负责人,叫巴希尔·马斯坦。这是个相当罕见的玛司特,因为他集玛司特的五个不同特征于一身。 

在伊斯迈普尔,巴巴再次联系圣人戈卡勒巴巴。在阿杰梅尔,巴巴又联系了玛居卜恰恰,玛司特拉克罕·夏和夸卜林斯坦瓦拉(苏格拉底)。

在堪得瓦,巴巴联系了一个叫格拉伯的好玛司特。这位玛司特不愿乘汽车,但据说他不用外部工具也能造访不同村庄。

巴巴还在堪得瓦联系了一名叫哈瑞哈尔·达达吉的印度教圣人,他是古鲁度内瓦拉·达达的继承人。因为度内瓦拉·达达总是日夜燃着圣火(度内),哈瑞哈尔也这么做。这位圣人是一个非正式埃舍弟子的领袖。

也许,美赫巴巴的活动再次与欧洲及全世界的战争进展有关,因为在他旅行期间,德国人猛烈攻击莫斯科。由于德军逼近列宁格勒郊外,俄国政府撤离莫斯科,放弃首都,将总部转移到古比雪夫。 然而,斯大林留驻莫斯科,指挥俄国军队抵抗德国人。与此同时,日本正准备全面宣战,图谋占领香港,入侵菲律宾并空袭美国。

1941年10月,在盘奇伽尼,巴巴评论世界形势时说:

世界真是一片混乱。发了疯!看看到处的情况。法律和生活如今紊乱颠倒,惨遭毁灭。对二者毫不在乎,更不用说尊重。法律遭破坏,生命被毁灭,毫无顾忌,残忍无情。

时下,言语和荣誉毫无价值。庄严的承诺遭到蔑视,文件当成废纸,全是为了自私目的,为了满足淫欲和贪婪。总之,现在,法律和生命任人定义


译自《美赫主》原版第七卷第2698-2717页

翻译:石灰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赛古鲁那拉延,摩耶,玛司特,竹笼屋,巴巴南达,鲁斯特姆]:无
下一篇:[11-08-23] 西方人到印度
上一篇:[11-08-17] 北方旅行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