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密集玛司特联系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13-03-20 浏览次数:2077 [ ]

1949年2月14日上午8点,大阿迪、彭度、尼鲁、凯克巴德、萨瓦克、拜度、查干、拉姆玖和达克在美拉扎德接受指示。翌日2月15日星期二,大阿迪驱车送巴巴和美婼、玛妮、美茹和高荷到普纳。从那里,埃瑞奇、玛奴和恺娣加入,巴巴一行继续前往贝尔高姆。韦希奴提前到贝尔高姆,同那里的亲戚为巴巴安排好旅馆。卡卡和查干留在美拉扎德,其余男满德里在下美拉巴德,女子在山上。巴巴不在时,诺芮娜、伊丽莎白和瓦露到美拉巴德山居住。20日,拜度带着厨师拉拉·巴贾吉·堪布赴阿布山;佳尔在那里与他们会合。

从贝尔高姆,巴巴一行前往文古尔拉镇,邓肯在那里已为他们安排好四五天的住宿。如同两年前,巴巴造访这个海滨小镇时,让女子们在海里游泳。一次,巴巴亲自带埃瑞奇走入海里,尽管巴巴不会游泳。

在文古尔拉期间,巴巴再次联系第五层面的拉拉·玛司特。玛司特居住偏远地区,巴巴问埃瑞奇,“有没有捷径?”
埃瑞奇汇报,“有条水湾,可全是咸水。臭得可怕,难以涉过。有小木舟渡旅客,相当危险。”
“我们抄近路,”巴巴决定。“何必花一小时开车绕路?”他们下了车,巴巴和埃瑞奇走过去。

埃瑞奇告诉划舟的渔民儿子,会给他丰厚报酬,但他要格外小心渡他们过去。男孩答应了,还为这位高贵绅士擦洗小船。巴巴脱下外套,递给埃瑞奇,只穿长衫,迈入掏空的棕榈树木舟。埃瑞奇背着包,里面有水瓶、肥皂、毛巾、浴巾等等。随巴巴联系玛司特时,需要这些东西清洁玛司特和他们通常污秽的住处。另外,包中还有玛司特可能会要的甜食、衣服、香烟、嚼烟等物品。

埃瑞奇进来,独木舟出发。可划了一段,男孩的在旁边游泳的朋友,开始戏弄捣乱。突然独木舟翻倒,巴巴、埃瑞奇和男孩都掉入水中。航道不深,但巴巴沉了下去,埃瑞奇只得潜下去,把巴巴拉出水面。他们只好在脏水中趟到对岸。埃瑞奇一只手拿包,另一只手帮巴巴涉过臭水。二人的衣服和包全湿透。 

被扶上岸后,巴巴转向埃瑞奇,说了令他永志难忘的话:“正如今天你帮我脱离这种脏水,有一天我也会帮助你脱离摩耶的污秽!”巴巴坐下,叫埃瑞奇去旅馆拿干衣服。
埃瑞奇申辩,“我怎么能让您单独留下?”
可巴巴坚持,“别考虑这个;去给我拿一套衣服换。”(注:这是罕有的一次,美赫巴巴单独留下,没有满德里在身边。)
埃瑞奇回到旅馆,问高荷要巴巴的衣服。“他在哪儿?”她问。
埃瑞奇反应迅速,回答,“和玛司特一起。”
埃瑞奇拿来衣服,巴巴在灌木丛后换上。指示埃瑞奇洗脏衣服,挂着在阳光下晾干,这样高荷接到衣服,就不会怀疑了。随后他们去拉拉·玛司特的偏僻小屋,巴巴对联系满意。

在安伯利的招待所住宿几天后,1949年2月28日,巴巴带埃瑞奇、韦希奴和女子们返回普纳,接着带美婼、玛妮、美茹和高荷到孟买。大阿迪驱车送,埃瑞奇随行。韦希奴、玛奴和恺娣留在普纳。女子住在纳瑞曼和阿娜瓦丝的公寓,巴巴、大阿迪和埃瑞奇在美赫吉家。
 
第二天晚上,巴巴带埃瑞奇和女子们乘火车赴阿布山。3月1日到达,佳尔、拜度、古斯塔吉和邓肯已到阿布山。巴巴到后,开始筹划大范围的玛司特旅行。

出于某种原因,巴巴这次随身带来装有“玛司特宝贝”的全部箱子、盒子与罐子。在阿布山期间,一直把它们放在自己房间。下面的两个半月,巴巴马不停蹄地联系玛司特。也许是由于1949年8月震惊满德里的“地震”,他这次的工作尤为艰辛。仿佛在开始新阶段之前,试图在阿布山完成这一阶段的宇宙工作。

 
到阿布山一周之后,巴巴开始玛司特工作。3月7日星期一,带拜度、埃瑞奇和古斯塔吉出发。行至阿杰梅尔,接着去达拉格尔山。8日,用密闭轿子把恰恰从阿杰梅尔抬到达拉格尔堡。巴巴将恰恰留在身边8小时,独自同他工作,喂他吃饭,给他递茶递烟。说他对恰恰的工作现已完成,离开之前,他把自己的外套送给这位伟大的玛居卜,恰恰立刻穿上。巴巴还送给恰恰一块新头巾和毛毯,遂遣送他乘轿返回阿杰梅尔住处。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次会面。

当晚巴巴住宿达拉格尔堡,次日看望在山上生活的44名寡妇,给每人5卢比作为爱礼。

3月10日凌晨5点,巴巴走下达拉格尔山,乘火车去吉申格尔。结果发现,他想在吉申格尔联系的玛司特最近死了,于是巴巴乘巴士到索杰德,同一个叫努鲁巴巴的第六层面玛司特圣人工作。

11日巴巴返回阿布山途中,在阿布罗德镇停下,同库达·巴克希交流。玛司特给了巴巴一条围裙,巴巴后来穿上。并把它添入藏有不同玛司特五花八门礼品的箱子。当晚巴巴回到阿布山。

11日卡卡·巴瑞亚被召到阿杰梅尔。逗留两周后于25日返回美拉扎德。安纳104也从美拉巴德被召来,在巴巴外出时,负责看守女子住所。

四天后,3月16日星期三,巴巴再次启程,这次是去艾哈迈达巴德。拜度、埃瑞奇和古斯塔吉随行。17日,巴巴联系了玛司特,赛义德·纳比·玛司坦,给他6根雪茄。

巴巴和三名满德里在一个叫毕比的摇晃尖塔清真寺的地方过夜,次日行至坎贝,联系了两名玛司特,拉赫曼·夏和卡劳瓦拉·巴布。巴巴之前曾对二人工作过。19日,从坎贝返回阿布山。

一周后,3月26日,巴巴再次联系高级瑜伽士,马特拉吉瑞·马哈拉吉。后者住在阿布山镇4英里外,奥瑞亚村的简陋小屋;离山的最高峰不远。当地一位40多岁的村民告诉巴巴,他从小就认识马特拉吉瑞,40年来瑜伽士的相貌毫无变化。马特拉吉瑞又高又瘦,除腰布外全身赤裸,无疑已属高龄,却满头黑发,无一根银丝,皮肤黝黑发亮。他双眼深陷,目光极锐利,但眼神不像伊拉义·斯瓦米的具有穿透性。这位瑜伽士看人时,不会让人感到不安,你会感到那是“圣人的注视”。

3月27日,巴巴在阿布路,联系了一个叫甘帕特的精意识玛司特。他住在镇外一棵树下。巴巴把他领到旁边的水井,为他洗澡,穿上新围裙,还把自己的丝绸外套和一些卢比送给他。巴巴对这些联系满意,返回阿布山。

这次派邓肯带着具体指示回美拉巴德,其中之一是把拉诺最好的那副墨镜带来,供巴巴在玛司特旅行中使用。让他两周后,4月15日,返回。

3月29日星期二,巴巴步行两英里,到阿布山附近的迪瓦拉村。对一个40年来一直居住山洞的老瑜伽士,本伽利·巴巴,工作。

巴巴在阿布山联系了另一名玛司特。他叫哈瑞达斯·巴巴·涅槃,是一位年老的精意识玛司特,驼背,除了一块破烂腰布,赤身裸体。坐在纳基湖畔的一块石头上,条件极差。巴巴在他身边坐下时,哈瑞达斯流泪不止,自称“伊希瓦(神)之犬!”哈瑞达斯被某种隐藏的痛苦情感征服,抓住巴巴,15分钟后才放开手让他走。


4月1日,大阿迪、纳瑞曼、美赫吉和男孩法兰奇来到阿布山。法兰奇的父母多年前从阿美纳伽移居法国,在那里生下他。但他出生不久,父亲去世。母亲极为悲恸,处境可怜。巴巴听说此事,遂指示欧洲的几个爱者提供帮助,因此她携孩子回到阿美纳伽。巴巴给男孩取昵称“法兰奇”(法国人)。给他庇护,负担他的教育。巴巴要男孩每年到他身边待一个月,母子俩答应。

巴巴的惯例是,出发联系玛司特之前,收集各种玛司特和圣人的资讯,包括他们的习惯和住处,以便他首次联系。三周前,1949年3月9日,大阿迪已按巴巴的指示,发布公告,要爱者向他报告所在地的玛司特、圣人、萨度和圣雄信息,或灵性法会及宗教集会日期。阿迪这次带来爱者的调查报告,交给巴巴。4月2日,阿迪、纳瑞曼和美赫吉离开阿布山,巴巴叫法兰奇多待几日。

4月11日,巴巴前往孟买,次日夜间抵达,同拜度和埃瑞奇住宿美赫吉家。并召大阿迪、查干、韦希奴和凯克巴德来。拉姆玖和萨若希也到,巴巴处理了他们之间有关萨若希生意的一些事情。伽尼和帕帕也来了。


4月13日星期三,巴巴带查干、拜度、埃瑞奇和韦希奴,从孟买乘火车前往阿科拉。次日巴巴在阿科拉对5个玛司特工作。其中最有趣者是保德夫·巴巴。这个好玛司特有60岁左右,把一个西瓜和几个橘子递给巴巴吃。离开之前,保德夫神秘地说:“我已造就伊希瓦;现在您照顾穷人吧。”

当天巴巴前往伯德内拉,联系卡利·卡姆伯利瓦拉。巴巴1944年曾对他工作过。

在伯德内拉,德希穆克博士和妻子茵度玛缇同大家会合。之后巴巴坐牛车旅行9英里,前往昌德塔拉村。路况极差,颠簸摇晃两个小时之后,一叠700卢比的纸钞,从埃瑞奇的口袋掉出,他的一只鞋也掉了。发现丢了钱,他报告巴巴。巴巴答复,“别担心钱。先考虑我们去见的玛司特。钱没关系;玛司特要紧!联系若好,都会好的。”

到昌德塔拉时,已过午夜。巴巴急于尽快联系玛司特,表示他不希望等到早上。一见到巴巴,玛司特巴椎巴巴便放声大笑。接着同样突然地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喊道,“巴巴(指他自己)饿了!”

已是半夜1点,全村人都在沉睡。查干付了一卢比,设法说服一个村民卖给他一些羊奶、一点红糖和一片米饼。巴巴将这些递给巴椎巴巴,然后同他静坐。2点半联系结束,巴巴很高兴。巴椎巴巴是位心意识玛司特,巴巴对所做工作相当满意。

他们立即动身去伯德内拉,为寻找丢失的钱和埃瑞奇的鞋子,查干徒步带路,一手握一只手电筒。幸运的是,在第二英里处,查干发现埃瑞奇的鞋子,在第三英里处,找到那捆纸币。

一到伯德内拉,大家马上出发,到那格浦尔,住在嘉尔·科罗瓦拉处,他已被调到那里工作。4月15日,巴巴和男子乘嘉尔的车,到伯尔·纳拉,联系了精意识的好玛司特,埃米尔·侯赛因。

回到嘉尔·科罗瓦拉家,晚饭后,再次开嘉尔的车,前往80英里外的塞奥尼。坐够拥挤巴士和三等列车到偏远地区的满德里,以为开朋友的车旅行会舒适省事得多——却发现并非如此!驱车20英里,停在拉姆特克山脚下。山上有座庙,据说有位盲圣人住在里面。拜度和查干登上山,看圣人是否允许“大哥”见他。他们到了庙前敲门,大声叫人开门,却没人露面。时值夜间9点多,过了一会儿他们只好放弃,下山。

开嘉尔的车继续行驶一段,后车胎瘪了。换上备胎,却发现内胎也戳破。拜度、查干、埃瑞奇、韦希奴和巴巴本人,轮流用手动泵给轮胎打气。而这只是当夜麻烦的开始。一路备胎又被刺破六次。(注:原因是残留在备胎内的一块扭曲的尖利硬皮,黑暗中他们未看见。)用完补丁,只好在一处等待一小时,向过路车主再买些。离塞奥尼仅7英里,最后一次爆胎,内胎成了碎片,无法再修补。此时已凌晨4点。过去两夜他们未曾合眼。

查干自告奋勇步行去塞奥尼镇,买一套新车胎。他走后半小时,他们意识到他忘了带钱。派韦希奴去赶他。那天夜里发生了一起抢劫案,警察正巡查该地区。查干走进镇时,看上去像个蓬头垢面的僵尸,被警察逮捕。不过,查干说服他们,自己不是他们要找的人,得以获释。韦希奴和查干带了新胎返回。安装后,驱车前往塞奥尼。

在塞奥尼,巴巴对一个叫高斯·缅的虔信者工作。此人坐在清真寺内,一天大部分时间读古兰经。巴巴说,高斯·缅是处于哈瓦(精微风)状态的求道者,正在接近第一层面。

接着巴巴和弟子驱车到贾巴尔普尔。14月17日星期天,巴巴在那里同3名高道工作。马古·缅是个好玛司特,习惯在此地到处游逛,肩扛一根长竹竿。拉吉·玛司特妮是位老妇,爱头顶篮子,装满破烂锅罐。马伽·夏也是个好玛司特,在抽着雪茄闲逛,这位老人有一个老妪信徒陪伴照料。

4月18日,巴巴从贾巴尔普尔,驱车10英里,来到朱姆尼亚村,联系一个叫达达·坦坦·帕尔的第五层面高级撒里克。巴巴后来以极优美的方式,描述这位伟大的玛司特:“他很友爱,很可爱,羔羊般温和;而他辐射巨大的力量,你坐他身边,感到仿佛面对一头老虎!”

从朱姆尼亚,巴巴驱车到门德拉,联系一名第五层面高级玛司特,达尼·拉姆,别名罗赫瓦拉巴巴。1942年巴巴曾对他工作。此次会面,玛司特神秘地向巴巴发问,但巴巴没来得及回答,玛司特便自己答道:“这些日子您在哪儿?我知道您是谁!”

4月19日,巴巴从门德拉到卡特尼,继续玛司特工作,同梅赫塔布·夏交流。据说这位玛司特几年前,在一个叫帕纳伽格的村子去世;三个月后从坟墓复活,回去到一家裁缝店生活。萨姆迪·玛司特,也住在同一个照顾梅赫塔布·夏的裁缝的店里。萨姆迪手臂和腿上,戴着许多铜铁戒指和镯子。这位不寻常的裁缝,就这样在自己店里给两名神醉灵魂提供庇护。

舒巴是一位玛居卜式高级玛司特,住在卡特尼的一个垃圾堆上,几码外就是臭气熏天的公共厕所。他从未离开栖息地,连解大小便都不到别处,由此可以想象此地方有多脏可怕。但凡涉及到工作,巴巴毫不在乎这种状况,对联系相当满意,因为舒巴是个高级玛司特。

巴巴从卡特尼行至雷瓦,对心意识行者毛甘吉-喀-哈菲兹吉工作。据说他已有125岁,深受到当地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双方的尊重崇拜。 

巴巴接着前往安拉阿巴德,于4月20日,联系了2名玛司特。最重要者是一个叫印纳雅·赛的60岁老人,他自称是苏非徒兼印度教徒。也受穆斯林和印度教徒双方尊敬。

巴巴希望到安拉阿巴德西南110英里外的吉德勒古德,联系萨度。当天驱车过去。可他们到达时,巴巴感到不适,明确声明,“我不喜欢此地的气氛,”于是没做任何联系,便返回安拉阿巴德。

到吉德勒古德的路况恶劣,巴巴往返110英里所做的工作,不可解释。吉德勒古德的森林地带,同罗摩主有关。据说罗摩、拉克什曼和悉妲的14年流放岁月中,有11年在吉德勒古德度过。如诗人图尔西达斯所述,曾经茂密的森林或丛林地带,因作为圣人隐居地而闻名。

嘉尔·科罗瓦拉的司机已乘火车来到安拉阿巴德。巴巴一行返回后,把车还给他,于4月21日星期四乘火车,前往法扎巴德。在法扎巴德,巴巴联系了备受尊敬的哈吉·阿卜度·拉希姆·夏,他有90岁,是位心意识行者。巴巴还联系了精意识玛司特,萨赫伯·阿里·夏。接着继续前行,去阿约提亚。

阿约提亚是罗摩主的诞生地。在这里,巴巴联系了一个深受尊敬的瑜伽士,艾司鲁丁,也叫本伽利巴巴。之后,巴巴表示希望联系萨度。满德里将104名萨度集中到一个地方。巴巴顶礼后,给每人几卢比,然后乘火车前往贡达。

22日,巴巴在贡达对巴塔瑞·玛司坦工作。他属于精意识,恍惚状态中在镇上溜达。随后巴巴同一个叫努洁罕的玛司特妮交流。巴巴1942年首次联系她。这一次她换了住处,坐在一个十字路口的一堆垃圾上。拜度哄她上三轮车同巴巴坐在一起,经过一番劝诱,她上了车——却坚持要带上破烂。巴巴把她带到她从前的房间,单独同她静坐。之后巴巴表示,与努洁罕的联系挺好。

巴巴从贡达行至巴赫赖奇镇,联系了谢赫·艾哈迈德·罗赫。这位精意识玛司特全身挂着铁片。罗赫住在火车站,有个记录薄,在上面记下列车的进出站时间。巴巴到候车室联系,满德里去带他。就在此时,一列火车到站,车头拆掉装水。虽然巴巴在等,总想尽快完成工作,但玛司特脾气坏,不能督催,并抗议说自己很忙!车头重新接上车厢,罗赫检查一番,在记录薄上写点什么,才过来联系。巴巴单独在候车室同他静坐,之后离开。

同一天,巴巴还同一个叫巴关·丁·玛司坦的高级玛司特交流。巴巴1942年曾对他工作。玛司特也叫卡切瑞瓦拉巴巴,原因是他坐在地方法官的院内,有时进入法庭(卡切瑞),咒骂里面的人,甚至法官本人。巴巴见他走出法庭,将他带到一边。这次玛司特要了块腰布,巴巴给了他,还给了他一些甜食。在法庭周围,还有个叫罗荷瓦隶的精意识玛司特妮。有两位经常参加诉讼过程的神醉者光顾,这个法庭真乃独特。

巴巴还对巴赫赖奇的一位玛居卜式的好玛司特——古玛尼巴巴工作。联系时,巴巴把一盘食物放在玛司特面前,古玛尼却不肯吃。巴巴因而心情不快,说,“玛司特的不合作态度给我增添了额外负担。”离开大约一小时后,巴巴遣查干和韦希奴回去,看玛司特是否吃掉食物。他已经吃掉,巴巴得知后高兴起来,对联系感到满意。

4月23日,巴巴从巴赫赖奇回到阿约提亚,联系了伽富尔·帕坦。这位精意识玛司特住在一座清真寺隔壁的房间。已60岁。年轻时曾裸身在丛林流浪约25年。巴巴还在阿约提亚联系了两位精意识灵魂,阿高尔·萨度和商卡尔吉·萨度,然后乘火车前往贝拿勒斯。

翌日,1949年4月24日星期天,在贝拿勒斯,巴巴对一个叫拉卡瑞亚巴巴的健壮玛司特工作。作为玛司特,他穿戴不一般,因为衣服洁净。拉卡瑞亚把木片和线当作幸运符送给人们。巴巴要埃瑞奇用纸写下玛司特的姓名住址,并叫他回阿布山后提醒巴巴。4天后回去,埃瑞奇提醒巴巴。巴巴又叫他用干净纸记下玛司特的姓名和看到他的地点。埃瑞奇写好,把纸交给巴巴。巴巴将它放在床边桌上。6天后,5月4日,巴巴拿起纸揉成一团,指示埃瑞奇把它扔入水井。埃瑞奇扔入男子住所那条巷子的水井。因邻里环境恶劣,满德里将比斯提·纳拉,改名为比斯提利·纳拉——野兽胡同!解释巴巴的神秘行为只能是猜测,最好留给读者的想象力。

在贝拿勒斯火车站附近,巴巴还联系了一个叫露希·玛司塔妮的精意识女子。除了腹部围着一堆厚厚的破布,她全身赤裸。在贝拿勒斯一条路边的树下,看到韦希瓦纳施吉·玛司坦,他一遍遍地重复,“我是神……我是神。”后来,巴巴对2位玛司特工作,另外联系了4名求道者。

4月25日,在贝拿勒斯联系了很高级的玛司特,巴特瓦·夏。这是最后的却真正不寻常的联系。当天早上,巴巴对满德里说,“如果我今天能至少联系到一个很好的玛司特,这次行程就算成功。”

满德里认真地着手准备,找到贝拿勒斯的这位著名人物。巴特瓦·夏出生于加济布尔的富有家庭。这个往昔的贵族如今却满身虱子,故得别名朱瓦·夏——“虱王”。

他的举止有时象撒里克,有时象玛居卜。随身带着纸,用一支长铅笔,在上面写满字。绝大部分笔迹无法辨认。巴特瓦·夏喜爱小孩,给他们东西吃,总是被孩子围着。

一大早拜度到他那里。附近有个清真寺,拜度建议玛司特陪他过去。可巴特瓦·夏拒绝,深情地说:“我忘了清真寺。已不再去那里,怎么进去?我不去。”

查干、埃瑞奇和韦希奴又试图哄他去另一个地方,让巴巴私下联系。玛司特不肯。晚上,派埃瑞奇回去找巴特瓦·夏,恳求他允许联系,玛司特答应当晚9点会见巴巴。白天巴巴也已来找他三次。晚上巴巴来到时,玛司特坐在路上一张小床边。巴巴挨着他坐下,联系开始。他面前有一盘食物,他当巴巴的面吃了起来。吃下一半,把剩余的递给巴巴,巴巴吃掉。

一名女信徒来到,带来更多食物。巴特瓦·夏又吃了一半,把剩下的给巴巴。巴巴欢喜地吃了起来,仅剩几口时,巴特瓦·夏拿走盘子,递回给妇人,告诉她,“把这个分给你家人。”

然后他要巴巴为他挠背,巴巴无比小心地挠了约一小时,巴特瓦·夏以庄重的英语说:“批准且允许。”这些神秘的话结束了联系。巴巴甚为高兴,站了起来。目光闪烁喜形于色,看来联系十分成功。

后来巴巴告诉邓肯:“我坐在巴特瓦·夏身边,就仿佛坐在恰恰身边。”玛司特之伟大从中可见一斑,因为恰恰是成道者——第七层面的玛居卜。

从贝拿勒斯,巴巴前往加雅,4月26日,在那里他对更多的高道工作。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位70岁老人夏·雷玛图拉·辟尔,有一大批弟子。

之后,巴巴于28日晚上返回阿布山。女满德里整个时间住在阿布山,邓肯和古斯塔吉也在。已叫瓦露随女子同住。

休息了几天,5月2日星期一,巴巴步行至迪尔瓦拉,再次同本伽利巴巴静坐。6日,驱车到奥瑞亚,再次对大瑜伽士马特拉吉瑞工作。次日,巴巴造访阿布镇下方,纳基湖四周的山洞。在那些山洞中联系了6名萨度,其中最好的一个叫毛尼巴巴。

同一天,巴巴又在湖边对哈瑞达斯·巴巴·涅槃工作。这位高级玛司特,曾在伊希瓦(美赫巴巴)面前,自称“伊希瓦之犬”!


1949年5月12日星期四,巴巴开始另一趟玛司特之旅,埃瑞奇、拜度、韦希奴和古斯塔吉随行。他首先造访在阿布山下的阿布路镇,重新联系了玛司特甘帕特和库达·巴克希。

接着行至帕拉穆布尔,对埃米尔·夏·玛司坦工作。这位玛司特极受当地人尊敬,帕拉穆布尔的纳瓦伯(穆斯林王储)的伯父为他提供了上好房间居住。但玛司特对身边环境没有意识,无论给他放什么食物,结果都被出入房间的流浪牛、羊和狗吃光。

从帕拉穆布尔,巴巴经孟买,前往古尔伯加。5月14日,巴巴在坎达尔村重新联系了伟大的玛司特,古鲁·阿帕·斯瓦米。4年前,1945年,巴巴曾对他工作。这一次巴巴给了他甜食。玛司特还要了茶。呷了一口,把剩下的递给巴巴,巴巴喝掉。见到巴巴,玛司特欣喜若狂,热情拥抱巴巴。巴巴送给他一条白床单和一块地毯,随后返回古尔伯加。

在古尔伯加,再次联系玛司特拉尔·穆罕默德。他给巴巴一根香烟作为纪念。1945年巴巴曾对拉尔·穆罕默德工作。

联系之后,5月15日星期天,巴巴行至亚德吉里,对图姆库的提古尔·斯瓦米工作。这位伟人是地球上罕有的吉万莫克塔之一,无职责的完人。这是巴巴同他第二次联系,会面时吉万莫克塔热烈拥抱巴巴。满德里记得,早在1945年,他们见到提古尔·斯瓦米时,他全身穿着衣服;如今则赤身裸体。回亚德吉里的路上,他们向巴巴问起这个,巴巴说:“尽管吉万莫克塔自己不改变习惯,其习惯却自动改变。”

从亚德吉里,巴巴行至海得拉巴,从5月16至18日,对8名玛司特工作。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拉吉阿·玛司坦,他试图逃走,却被拜度拦下,乘三轮车把他带给巴巴。巴巴将他领到坟场的小屋单独静坐。拉吉阿给了巴巴一些碎瓷片。他被带回原地。巴巴要埃瑞奇清点碎片,共70块。巴巴用手帕小心包起,交给韦希奴。回到阿布山后,放入珍贵的玛司特礼物箱。

在海得拉巴,巴巴和满德里打算乘巴士到该市某地,故派拜度向一个衣着得体的男子打听,乘哪部巴士。拜度反复问了三四次,男子未予回答,转身离去。旁观的一位陌生人对拜度透露,那是圣人卡拉·堪·玛居卜。拜度迅速跟上,把他带到一家旅馆,在那里巴巴喂他食物。有关这位圣人玛司特的情况,巴巴解释,“卡拉·堪完全类似玛居卜,毫无身体意识。喂他时必须十分小心;不然他就会噎死。”

18日,巴巴尽最大努力,再次联系赛义德·姆依奴丁。早在1945年,巴巴曾联系过这位第六层面圣人,当前海得拉巴的灵性掌管人。可这一次圣人拒绝见巴巴。巴巴抱怨,“我的灵性负担重大,除非联系到一个好玛司特,否则无法减轻。这就是我希望对赛义德·姆依奴丁工作的原因。但因他拒绝,必须找到另一个。”

因此,满德里寻遍市区,后来找到一个叫瓦隶·萨赫伯的玛司特。但巴巴说玛司特并非瓦隶,而是“普通型的”。所以对减轻巴巴的负担没多大帮助。

巴巴和满德里听说,在海得拉巴的卡奇戈达地区,有个叫阿南德·斯瓦米的高道。随即启程前往联系。但在途中,巴巴瞧见夏司特里·布阿。这位第六层面的玛司特,4年前曾被巴巴联系过几次。这次巴巴在一家小客栈同他交流。

之后,巴巴去见阿南德·斯瓦米。这位圣人玛司特一如既往,在路边玩公共水龙头——装满罐子,洗脸,四处泼水。

成功联系这两位大圣人玛司特之后,巴巴松了口气,表示,“负担已去,我的工作完成。”

1949年5月20日,星期五晚上,巴巴回到阿布山,看望女子:美婼、玛妮、美茹、瓦露和高荷;以及其他男满德里:邓肯、伽尼和安纳104。

就这样,经过两个半月几乎不停歇的旅行,巴巴的密集玛司特工作暂告终结。满德里精疲力竭,巴巴的健康也显著受损。大部分旅行是在拥挤的巴士和三等列车进行的。旅行期间时值印度盛夏。到偏远地区,食物缺乏,有时根本没吃的,难得睡觉,顶着酷暑——所涉及的不适可想而知。

1949年5月25日,巴巴授述电报,叫邓肯发给美拉巴德和阿美纳伽的满德里:

我抱病完成的最近两次艰苦的盛夏玛司特旅行,严重影响了我的健康,但这甚至不及临近的我1949年个人灾难的影子

译自《美赫主》原版第九卷第3320-3337页

翻译:石灰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玛司特宝贝,玛居卜,瑜伽士,圣人,萨度]:无
下一篇:[13-03-21] 新生活前夕大闭关
上一篇:[13-03-19] 法国之行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