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百日闭关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13-06-02 浏览次数:2532 [ ]

完成在孟买的玛司特工作,巴巴和同伴于1950年12月6日星期三,返回离别45天的马哈巴里什沃。安顿后,巴巴表示希望闭关100天。召帕椎到马哈巴里什沃,指示他为此建座小茅屋。

伽尼医生和伽德卡在普纳建树颇丰。二人和卡克·萨赫伯一道,谈论巴巴和伴随他生活的时光。这吸引了一批人,组成歌唱队“新巴赞圈”。

塞德一家尤其被巴巴吸引,每周在家中举行巴赞演唱。优秀歌手马杜苏丹还开始创作赞美巴巴的歌曲。苏芭卓·班德露嗓子很好,塞德家伴唱。巴赞成员还有拉克希米堪特、基申和纳伦德拉·塞德三兄弟和父母,巴布萨赫伯·辛德,拉克希曼·卡姆布勒,兰格勒,巴德,纳拉延,克里须那·班德露,年轻人普若塔普·阿希尔。指挥是伽德卡和妻子谷娜苔;他们的孩子迪伽姆巴和纳里尼也参加演唱。普纳巴赞组希望有一天在巴巴面前演唱,就像特殊场合在美拉巴德为巴巴演唱的鲁斯特姆·卡卡和妻子希拉·卡库。

回到马哈巴里什沃,巴巴要来普纳巴赞组成员的照片。指着马杜苏丹和纳伦德拉·塞德的照片,说,“我会让这二人跟我待几日。” 

美婼的生日于1950年12月25日,星期三圣诞节,在马哈巴里什沃庆祝。巴巴邀普纳巴赞组赴马哈巴里什沃演唱。全体成员于24日到达。吉蒂和拉诺也受邀前来,和巴巴一起过圣诞节。

当时,伽德卡想把卡克·萨赫伯刚刚去世的消息告诉巴巴,却因在新生活中不许提旧生活的限制,无法开口。但他灵机一动,让马杜苏丹给巴巴唱卡克去世前写的格扎尔。

马杜苏丹和巴赞组员演唱奉爱歌曲,接着唱《新生活之歌》。之后,巴巴评论:“实践《新生活之歌》,是我在充满弱点缺陷的最卑微角色中所追求的成功。你们现在唱的,都是给旧生活美赫巴巴的,不是给我的,因为我在新生活中不能接受。不过,你们可满怀信爱,用整个心灵唱巴赞。”

马杜苏丹等人继续演唱,中间,按伽德卡的要求,唱起卡克·萨赫伯的格扎尔。巴巴才听两句,就让他停下,沉默片刻。仿佛到了远方某处。他表情凝重,纹丝不动地坐着,世界似乎一时停止。

过了一会儿,巴巴搓搓面部和眼睛,打手势,“他(指卡克)已来到我这儿。”尽管巴巴没提卡克·萨赫伯的名字,普纳组都明白他的意思。马杜苏丹等又接着唱完整首格扎尔。
“格扎尔作者是谁?”巴巴问。
伽德卡答,“卡克·萨赫伯。”
“何时写的?”
“去世前几天,”伽德卡郑重回答。

这次活动之前一周,卡克·萨赫伯把歌交给塞德,说,“若有机会,歌组可在巴巴面前唱这首歌。”几天后,12月23日,卡克·萨赫伯在普纳去世,享年64岁。 

早在“大师之家”,卡克·萨赫伯一直跟随美赫巴巴,和阿萨尔·萨赫伯一道,用乌尔都语著述乌帕斯尼·马哈拉吉的传记。在托喀、班加罗尔和美拉巴德,卡克长期跟巴巴一起生活。他因年龄关系,未加入巴巴的新生活。从美拉巴德回普纳和家人生活。紧跟巴巴,直到最后一息。

巴巴又听了一会儿巴赞和格扎尔,帕椎拍了几张巴巴听音乐的照片。女伴侣在另一个房间帘后听歌。

中间,伽尼创作的格扎尔被唱。伽尼的作品语调哀怨,却不无幽默。才唱两句,巴巴就开怀大笑,打手势:“莫他斗卡!”意指“大脑袋”——巴巴给伽尼的昵称之一。

巴巴曾表示要留马杜苏丹和纳伦德拉住几日,那天却选了15岁的少年普若塔普·阿希尔,叫他征得校长准许,一周内返回马哈巴里什沃,尽管是学校圣诞假期。当天普纳组回家。美婼生日给了他们第一次机会,为巴巴演唱。

卡克·萨赫伯去世的消息令同伴震惊。但因禁止提及旧生活成员,大家只能默默追忆往事。例如,一次巴巴在下美拉巴德闭关,彭度和希度在他身边守夜。巴巴患了重感冒;咳嗽多痰且哮喘。但他依旧每日凌晨5点沐浴,彭度和希度为他烧热水,洗衣服。一天早上,巴巴沐浴后,令希度拿面饼和奶油,又说,“大呼壮魔卡克,白魔邓肯,黑魔尼鲁!叫那些魔鬼来!”
 
于是希度大喊,“壮魔卡克在否?白魔邓肯在哪?黑魔尼鲁何在?”三人立马赶到,巴巴大笑,给他们面饼奶油。
卡克谦卑地说,“谢谢您巴巴,赐我壮魔称号。这今日为我赢得美酒!”

有段时间,卡克·萨赫伯曾对赌马上瘾。一次对巴巴说,“靠您的恩典,至少让我今生赢一回吧!”
此后,巴巴开始关注普纳赛马场每天的赛事,乃至资助卡克,鼓励他下大赌注。两人之间甚至达成协议,明文规定卡克若赢,赢钱一半归巴巴。 
巴巴和卡克天天讨论即将举行的赛马。巴巴对男满德里说,“最好卡克赢大钱,装满我们腰包!我俩都需要钱!”
可日复一日,巴巴越关注赛马,卡克则越厌烦,输了许多钱。最后对整桩事情厌恶得不想再赌。“现在别放弃,”巴巴怂恿他。“你快要嬴定了。我需要钱;可别辜负我!” 
于是卡克倾其所有下注,又输了。对赌博的厌烦,让他对输钱也不在乎了。发誓洗手不干。巴巴安慰他,“别介意输钱。再赌;我看好你。”
卡克却回答,“我这辈子决不再赌!这份损失是我的收获。现在我只想成为您足下的尘土。”

仆人伴侣也忆起卡克的诗,他是怎样有力回应伽尼的《向酒司诉苦》格扎尔。缅怀和卡克·萨赫伯共度的美好时光,却不能说出。新生活是超脱世间的一课,惟有彻底超脱,才能真正地爱。


一周后,普若塔普·阿希尔遵令回到马哈巴里什沃。他一到,巴巴就把自己的食物送给他食用,之后召他到楼上。刚沐浴过的巴巴头发松散,站在阳台上。普若塔普回忆:“巴巴站着,长发垂肩,阳光洒在脸上。看着我走向阳台,目光无比慈悲,我永志难忘。他神采奕奕,好像光明从双眸流出。那一幕再未重现。”

巴巴招呼上楼的普若塔普,亲吻拥抱问候,打手势,“你非常幸运。新生活中,我谁都不见。你和我有古老的联系。”巴巴将普若塔普领到大厅,让男孩挨着他坐在小床上。巴巴用字母板缓慢拼写,问起他父母、家庭、学校的情况,说男孩家人与他亦有紧密联系。

每几分钟,巴巴就会亲吻一下普若塔普。男孩坐在巴巴身边,观察巴巴指点字母板。令人惊讶的是,他能读懂巴巴授述的意思。

忽然,巴巴让普若塔普起来,站到10英尺开外。巴巴示意他脱去衣服。普若塔普回忆,“最初我有点犹豫,觉得别人会看到。巴巴让我放心,没人在看。”普若塔普听从,脱去衣服。巴巴示意让他转个身,随即命他穿上。

普若塔普穿好衣服,坐回巴巴身边。巴巴又问了一些问题,然后拼出,“我的纳扎在你身上。戒绝烟、酒和不正当性关系。你若放纵这类事,巴巴不会高兴。我以大哥身份告诉你这些。你会听从吗?”
“我会,”普若塔普真诚承诺。

巴巴又给他几项一般命令,普若塔普同巴巴单独相处2小时左右后出来。仆人伴侣聚在外面。巴巴搂着普若塔普,说,“我对这孩子很满意。很喜欢他。他爱我。”

又开玩笑说,“你们跟了我多少年?真没用!你们很多人仍读不了字母板。这个男孩今早才来,就读得懂我的字母板!”

尼鲁用马拉地语对普若塔普说,“这下巴巴会更爱你,我们的饭碗儿被你夺走了!”巴巴大笑。

普若塔普享用了晚餐,可他看到同伴的饭菜,觉得应给自己平等待遇。次日,巴巴让帕椎送他回普纳。普若塔普成了巴巴的忠实爱者。由于伽德卡的努力,普若塔普等很多真正求道者被领到主的足前。


1951年1月15日,星期一早上,巴巴心情极佳,率大阿迪、埃瑞奇、彭度、拜度,凌晨7点离开马哈巴里什沃,南下海得拉巴联系玛司特。阿迪开雪佛兰车送行。在普纳火车站,和送饭的帕帕·杰萨瓦拉简短会见。下午到绍拉布尔,因印度教的悉德希瓦法会,这里聚集了大批群众。

尽管挤过人群颇费时间,巴巴仍联系到3名玛司特。按常规程序,确认玛司特态度友善后,巴巴顶礼玛司特并请求他祝福,拜度一边恳求:“祈祷我大哥能够实现他的灵性目标。”

完成联系,巴巴表示希望继续驱车,直奔海得拉巴。但他让男子决定,后者认为深夜赶往海得拉巴不妥。他们离开绍拉布尔,决定住宿扎西拉巴德的驿站旅社。歇息后,次日一早出发,11点抵达海得拉巴,入住乌斯曼·萨伽招待所。因季风时节居住马哈巴里什沃不现实(年均降雨量近250英寸),租房又于5月底到期,于是当天便在海得拉巴找房子。

翌日,1月17日上午,开始全力搜寻玛司特。那天巴巴在海得拉巴、波尔和塞康德拉巴德工作到很晚,联系了24个玛司特。这些玛司特很高兴让巴巴联系,所以巴巴在“吉兆”下工作,才几小时,就联系了数名玛司特,迅速的作业让巴巴心情极佳。但下午和晚上,联系数目持续下降,巴巴说只有几个玛司特对他的工作重要。在塞康德拉巴德,巴巴顶礼最后一个玛司特时,玛司特不愿祝福巴巴的灵性工作成功。巴巴被困良久,因为玛司特不肯祝福,巴巴不能抬头。经彭度、埃瑞奇和拜度恳求再三,玛司特情绪终于改变,道出祝福,巴巴方从他脚上抬头。

次日上午,巴巴的玛司特工作气氛不如意。找遍海得拉巴,未发现一个新玛司特。巴巴表示,他在找一个叫夏斯特里(或夏斯特里布阿)的重要玛司特,很晚才在一家旅馆找到。最后,联系了夏斯特里,巴巴对此满意。

又搜寻几个小时,巴巴联系到海得拉巴的最重要玛司特,第六层面玛司特圣人赛义德·姆依奴丁。但他是火爆型玛司特,很难接近。最后圣人表示欢迎,在巴巴顶礼他时,给予祝福。

另一场联系是对一个叫乔司的高斯型玛司特(能肢解自己的身体)。这天结束时,巴巴对3个联系很满意,评论,“与昨日相比,今天联系数量少,结果却好得多。今天在某种方面更好,因为影响要深远得多。”

晚上,巴巴又出去寻找玛司特,联系到4个。在海得拉巴和塞康德拉巴德,共联系玛司特31人。其中包括6年前,1945年,巴巴曾联系过的几个。

翌日,1月19日,星期五上午,巴巴离开海得拉巴,抵达古尔伯加,但未找到特意来见的玛司特。于是拜谒穆斯林圣人夸瓦伽·萨赫伯的陵墓,返程中又联系了一名玛司特。

从古尔伯加,前往12英里外的伊特卡村。因乡间路况差,车进不了村,故巴巴和男子步行1英里半,去联系斯瓦米·玛司特。巴巴表示这位玛司特很重要。他对巴巴也积极响应,接受巴巴特意带给他的甜食衣服。玛司特还递给巴巴一些甜食,巴巴吃一点,分一些给满德里。对这场联系“大为满意”,异常开心。

晚上8点左右,回到古尔伯加,又驱车到阿伦德村。巴巴联系了一名玛居卜,然后驶往讷尔杜格,凌晨2点到达。巴巴感到困倦,休息了2个小时。

凌晨4点半,离开讷尔杜格,下午抵达普纳。从绍拉布尔至普纳途中,巴巴联系了一名玛司特,这次行程联系的玛司特总数达38人。帕帕到普纳火车站为他们送来饭,巴巴到萨达希乌•帕特尔家看望他。20日下午,巴巴一行连续驱车33小时,回到马哈巴里什沃。5天的旋风旅程估计1400英里。大阿迪次日回阿美纳伽。

在玛司特居住的村镇,巴巴频繁让大阿迪停车,把卢比硬币递给来到车前的男女老少穷人。到马哈巴里什沃,巴巴让车停下,将60卢比递给路边2名穷困妇女。

途中,巴巴多次声明,他对马哈巴里什沃至海得拉巴的往返行程“最为满意”。自新生活开始,巴巴从未像这次行程中轻松愉快。这确实是新生活期间“最愉快的时光”,因玛司特联系极其成功。


返回后,计划到孟买继续玛司特工作,提前派拜度去找新玛司特。巴巴本人于1月29日,星期一上午,离开马哈巴里什沃,前往普纳。埃瑞奇、彭度和古斯塔吉随行。途中,巴巴让车停下,在希瓦布村联系了一名玛司特。

预先安排了在普纳召见几名旧生活弟子。卡拉奇的琵拉麦和女儿希拉深爱巴巴。1947年之前她们一直在美拉巴德生活。后回到卡拉奇,再后定居拉合尔。巴巴进入新生活之前,给琵拉麦留下2000卢比生活费,但她不肯收。巴巴决定以爱的名义将这笔钱给旧生活的7名配得的爱者,说,“慈善从家庭开始。”
 
巴巴召美拉巴德的希度,阿美纳伽的巴吉拉施,阿冉岗的宝·齐马、贤卡、查布、塔亚和比姆拜,到普纳的阿如亚涅希瓦庙和(巴巴1949年住过)的图伯屋旁。他们由大阿迪送来,随行还有帕椎和瓦曼。比姆拜和塔亚生病来不了。希度做替身。巴巴为希度洗脚顶礼后,把塔亚的400、比姆拜的300和穆罕默德玛司特的300卢比交给他。

为每人洗脚顶礼后,巴巴又给巴吉拉施500卢比、查布200卢比、宝·齐马100卢比、贤卡200卢比。用完琵拉麦出于爱留下的2000卢比。随后瓦曼驱车送他们回阿美纳伽。

帕帕从宾德拉屋送来食物。巴巴一行驱车到7英里外,在树荫下享用野餐。

接着,巴巴率彭度、埃瑞奇、古斯塔吉、帕椎和大阿迪赴孟买。到阿厦那,拉姆玖、萨若希、萨瓦克·考特沃、弟弟小阿迪和佳尔加入工作。拜度已提前到,住在旅馆。

一次,巴巴对拉姆玖表示:“我刚刚在海得拉巴完成的工作十分成功,让我完全满意。在那里的工作和我如今要在孟买做的玛司特工作,与我计划即将进入的100天闭关,有着百分之百的关系。

 “倘若孟买的玛司特工作也象海得拉巴的一样好,那就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挠我希望通过100天闭关取得的成功。如果这全都实现,我感到那就会了结一切的问题。”

在阿厦那,巴巴给2家帕西穷人洗脚顶礼,给每家361卢比。

在孟买一周,巴巴联系了55名玛司特。包括联系和没有联系过的。巴巴经常重访几名“重要玛司特”,但只在他们心情愉快配合时才联系。有时,巴巴仅对玛司特顶礼一次;有时反复顶礼,同时给玛司特递钱。

钱礼象征着联系,当玛司特接过钱币,道出祝福,联系可以说完成。在孟买对一名重要玛司特工作时,发生不寻常事件。巴巴顶礼40次,与他交流!每次抬头,都递给玛司特一枚银币。

一次,巴巴对男子表示:“我感到玛司特对自己和世界死去。对世人的苦乐舒适漠不关心。他们活在神里,与神同活,为神而活。不受气候、缺食少眠的影响。常缺生活必需品,却保持健康。”

值得注意的是,句首巴巴用了“我感到”这个词。新生活中,巴巴从不断言:“我告诉你……”或者表现出对某情况的知识,不说,“是这样,”等等。相反,他会说:“我感到……”或者“我认为是这样的。”巴巴不仅尽量扮演某些角色,而且还像凡人一样感受,因为他反复声明自己在新生活中。

2月4日星期天,巴巴似乎自相矛盾地对拉姆玖说,“我在新生活中自然地感受缺乏我在旧生活中自然感受的一切。”

在孟买马希姆郊区,一名火爆型玛司特狂暴地击了拉姆玖两次。把他打伤,左眼上方流血,只好送往医院缝上。

巴巴百分之百如愿完成玛司特联系和工作后,2月5日带埃瑞奇、彭度、拜度和古斯塔吉返回马哈巴里什沃。对在海得拉巴和孟买联系的93名玛司特,巴巴评论:“五分之一最高级;五分之二高级;五分之二神癫。”

巴巴回到马哈巴里什沃,闭关准备抓紧。帕椎在阿迦·汗屋院内搭了间茅屋。四面用竹席围起,留个便门供巴巴用。

伊丽莎白来电报,巴巴这年访美出现一些困难。因此,巴巴放弃这次旅美计划,决定6月将总部迁往海得拉巴。致电伊丽莎白:“巴巴的计划已变。不于1951年7月离印访西,改在1952年2月。别担忧,放心,巴巴想来,会待一年。”

与之同时,召伽尼医生到马哈巴里什沃一周,在巴巴进入闭关前,讲笑话吟诗娱乐。

开始闭关前,巴巴说:“本次闭关,关系到我的新生活誓言和所期望的最终成果,独一无二。将是部分闭关,我不会像旧生活闭关那样,把自己整日关在室内。”随后表示:“我要么活着胜利获得新生活,要么在努力中死去。”

1951年2月12日星期一,巴巴与仆人伴侣举行会议。按琐罗亚斯德教历,这天是巴巴的57岁生日,但巴巴不许庆祝。会上,巴巴作出如下决定,由他本人和同伴在100日闭关期间实行:

全体男子继续作为仆人,伴随巴巴生活到1951年6月10日。
从1951年2月12日起,解除全体仆人的一切新生活条件约束,但他们都必须服从以下永久命令:

1、不做淫欲行为。
2、不制造会导致对巴巴敬拜的情景。
3、不与巴巴的旧生活弟子有任何联系或通讯。
4、不彼此交换衣服。
5、不接受任何人的钱或食物,但可接受任何人的茶、香烟或嚼烟。
6、当巴巴对人许诺、说人坏话、决策错误、表现伟大、激动或怀疑仆人时,要提醒他。
7、百分之百服从日常命令。
8、尽最大努力行事,让巴巴感到满意


新生活中,巴巴扮演信徒或求道者角色,同时又扮演灵性大师角色。求道者角色中,人类弱点缺陷明显;大师角色中,下令仆人彻底服从的权威无疑。

2月13日星期二,一个叫巴拉·卡瓦的歌手,为巴巴唱卡瓦里。晚些,巴巴告知仆人伴侣,“我要非常努力地工作40天。从3月7日起,根据情况,我或许在黑暗中,或许在光亮中工作,为此已购置两盏汽灯。”

巴巴解释时,凯克巴德一直念巴巴的名,巴巴问道,“我是召你来是一刻不停念我的名,还是听我讲话?仆人应舍弃喜好,才是真正仆人!”

当晚7点半,巴巴进入小屋开始100天闭关时,祷文如下:

至高之神啊!愿引导巴巴,
用您的爱鼓舞他的心,
永恒真理基督啊,
愿他忠实地将新生活过到底!
愿这100天闭关工作
完全达到巴巴的满意。
愿他的心愿实现,
新生活目标达到。
愿他的身体在闭关期间安康,
给他力量承受
可能会降临的任何苦难!
最仁慈的神啊,
靠您的儿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恩典,
愿巴巴的这些愿望实现!

翌日,2月14日,巴巴表示,“我很可能会因这次闭关工作的严重压力而中风,类似1945年在中央邦安吉拉斯山那次较轻度的。”

巴巴将100天闭关分为两个阶段。前40天如下:

2月13日至28日,巴巴在小屋、茅舍和院内度过白天,上午11点至下午5点在茅舍内。四面封闭,不被人看见。埃瑞奇、彭度、拜度、尼鲁和莫里守卫。2月13日起,巴巴禁食7天,只喝水;之后部分禁食,每日一餐。

2月15日至3月5日,巴巴每日上午11点半至中午对玛司特阿里·夏工作半小时。

3月1日至5日,巴巴表示是闭关的最紧要阶段,他主要在茅舍工作到凌晨2点。这5天期间,最初几小时巴巴在完全黑暗中闭关,其余时间在汽灯光下工作。上午10点起床,洗漱喝茶后,开始对阿里·夏工作。每天下午看望女子们。
3月6日至9日,只要在茅舍或小屋内,巴巴都禁食,仅喝水。

这次闭关期间,邓肯接到伦敦的电报,通知他母亲病危。他谁都没告诉,表现出一贯的随和。别人都不知道,即使有人知道,也不会告诉巴巴。邓肯也不打算报告巴巴。一次,巴巴召他去,谈话间问他,“家里有消息吗?” 

每当接到来自英国的家信,邓肯遵照新生活条件,都不拆开看。但这次他不知道是谁发的电报,遂看到电文。他担心无意中违背了命令。

邓肯沉默片刻,回答巴巴的问题,“是,家里有消息来。”他不能撒谎,于是承认过失,讲了母亲的情况。巴巴令他立刻收拾行李赴伦敦。3月5日,邓肯动身去孟买,两日后飞赴伦敦。短暂探望后,返回马哈巴里什沃。

3月10日至12日,巴巴的闭关工作加强。仅食用流汁,独自在茅舍或小屋度过整整三天三夜。

3月13日至24日,巴巴继续照常闭关,这11天,每24小时仅用一餐。夜间在茅舍沉浸于工作足足一小时——半小时在完全黑暗中,半小时在灯光下。巴巴闭关期间,朝鲜战争升级,世界目睹了美国和亚洲史上最艰苦残酷的一些战役。

这次马哈巴里什沃闭关期间,巴巴的痔疮裂口发炎剧痛。还大量便血。虽身体病痛,巴巴仍闭关静坐数小时,不让工作受损。从不让身体妨碍宇宙职责的履行。

为放松心情,巴巴任命一个委员会,并戏称为“痔疮委员会”,为治疗出谋划策。成员有萨达希乌·帕特尔、维塔·伯克勒、伽德卡、伽尼、纳瑞曼和美赫吉。他们每日向男子简要通报巴巴的健康。美赫吉和伽尼最上心。征求意见时,萨达希乌和维塔建议用某树皮磨粉,制成药膏。试了,却加剧巴巴的病痛。

最后,经巴巴同意,1951年3月18日,大阿迪从孟买请来一位叫莫禅特的医生。医生对巴巴印象深刻。建议在直肠边注射和灸烧(用阿迪汽车蓄电池的电)。他不肯收费,但巴巴给他一卢比帕萨德,说他的服务就像巴巴的礼物,是“无价的”。不过,治疗并未怎么减轻巴巴的疼痛。次日,美赫文从普纳为巴巴寄来一只气垫。

40天闭关结束后,3月24日星期六,巴巴在闭关茅舍召开会议一小时,萨若希、拉姆玖、小阿迪、大阿迪、美赫吉、纳瑞曼,以及常居满德里埃瑞奇、彭度、韦希奴等出席。巴巴首先叫埃瑞奇读《薄伽梵歌》节选。然后授述:

我在努力真诚思考、感受并实践所采纳的新生活。因我必须对新生活诚实,所以对仆人、安置瓦拉、旧生活弟子信徒、所有直接间接与我联系者——甚至与我无联系者——对之怎么想怎么感受,我完全漠不关心。也不关心他们或其他人是否正确理解。

1951年2月13日开始的100天闭关中,主要工作已在至关重要的前40天完成。考虑到我平常的多变性情和在此期间经受的身心压力,没有神的帮助,我是不可能成功通过这场考验的。可以说,是神想通过给我苦难,以及忍受苦难的力量,来证明他对我的帮助。我还感到,由我授述并由仆人代表我做的祈祷,已被神接受。

余下的60天,对我不会很困难。有神的帮助,我能够方便地调整活动和工作场地。对仆人、安置瓦拉、旧生活弟子信徒、所有直接间接与我联系者,在新生活中对我的支持——无论他们情愿与否,我看作是我的好运。

考虑到他们对我的支持,考虑到100天闭关有可能达到我的完全满意——我感到神也会对之完全满意——我真诚确信,神知道,在1951年6月10日至30日期间,出于无限智慧与恩典,神将使我采取,将给我的生活,并给仆人、安置瓦拉、旧生活爱徒、所有直接间接与我联系者的生活,带来革命性变化的一步。该变化将符合神的旨意,并按照神的旨意发生。

我感到根本不能避开神为我规定的步骤,以及神将要我过的生活。我还感到我不知道这一切将对我和对其他人怎样带来、带来什么和多大影响


100天闭关开始前,巴巴曾表示,希望在普纳周边7座山顶静坐闭关一些时间,并继续玛司特工作。大阿迪、埃瑞奇之弟美赫文和伽德卡着手在普纳为巴巴找住房。在索尔兹伯里公园租到一间,但最后一刻房东变卦。萨若希和阿迪紧急安排另两处房子,一间在赛马场附近,一间在瓦诺乌瑞。

3月27日星期二,巴巴带5名女子离开马哈巴里什沃,前往普纳,埃瑞奇驱车。拜度单独前往。巴巴和女子首先参观伽内喜金德花园,埃瑞奇的表弟达迪·科罗瓦拉在园艺研究站负责栽培实验。达迪从远处看见巴巴,走进展示馆,因为按照命令,谁都不得见巴巴。见巴巴也进了屋,达迪转过脸,站在一边。巴巴未同他说话,很快离开。

巴巴和女子随后去看房子。她们不大喜欢瓦诺乌瑞房子,巴巴同意住两天,再搬到别处。食物将从宾德拉屋送来。与之同时,伽德卡在萨达M·A·拉司特的帮助下,租下滨江花园路24号,巴罗达王妃香塔德妃的宫邸,古鲁普若萨德。

3月27日伽德卡接到电报通知,立即将电报送往宾德拉屋。当天,美赫文送午饭时,把电报送给巴巴,虽然不能见他。当时,巴巴不见任何人,包括宾德拉屋的杰萨瓦拉家或弟弟贝拉姆家。大家都渴望见他,但无人违背他的希望。

巴巴闻讯,去看了古鲁普若萨德,非常喜欢,当天下午3点带女子搬入。埃瑞奇、拜度和大阿迪住后面宿舍,彭度也加入。

美赫文当时在上大学,攻读理学学士。期末考试临近,因找房子,没时间复习。为表彰他们成功找到住所,巴巴破例召见帕帕、美赫文和伽德卡。

美赫文有一年多未见巴巴。巴巴的状况令他震惊:“我从未见过巴巴身体如此崩溃。非常瘦弱,脖细如鸡颈,靠搀扶走路。因痔疮,坐也不成。我们拜访期间,巴巴一直站着。无比憔悴,却一如既往地微笑问候,拥抱我们。”
 
巴巴对租到古鲁普若萨德表示满意,又问美赫文,“何时考试?”
“过几天,”他回答。
“你能通过吗?”巴巴问。
“当然,”美赫文向他保证。
埃瑞奇插话,“他根本没学习,巴巴!他没时间。怎么能通过?”
巴巴遂命美赫文,“好吧,现在开始学。”只剩下四五天,但美赫文专心致志,通过了期末考试。

塞德家住在普纳。尽管拉克希米堪特、基申、纳伦德拉三兄弟见过巴巴,母亲姐妹却没有。一日,他们边走路,边朝古鲁普若萨德张望,知道巴巴住里面,突然巴巴走到阳台上,使全家人能从远处看见他。

3月30日,巴巴在普纳5个不同地方静坐闭关:江格利·马哈拉吉庙旁边山洞内;查图辛吉庙旁边;该庙附近一座陵墓旁;帕西静塔旁边;一处基督教公墓旁边。

每次短期闭关期间,埃瑞奇、彭度、拜度都携带一条白床单,铺在巴巴所坐处,一边看守。

1951年4月1日星期天,巴巴回到老家,弟弟贝拉姆和家人现住在那里。巴巴走进他在巴巴简揭开面纱后,头撞石地板的房间。贝拉姆一家按照预先通知,到房子另一边回避。巴巴走向房间时,3个仆人伴侣举起白床单遮住,增加隐蔽度。在房间做完闭关工作,巴巴没见家人就离去。这是第6个闭关地点。

4月5日,巴巴带女子,由大阿迪开车,行至普纳郊外约20英里的阿伦迪,赛古鲁奈安涅希瓦的陵庙。(注:奈安涅希瓦生于13世纪,是历来最年轻的赛古鲁。9岁成道。20岁让弟子将他活埋。奈安涅希瓦是公认的《薄伽梵歌》权威诠释者。在他之前,《薄伽梵歌》只有梵文版。他在神圣灵感和觉照状态下,用马拉地语重写整部著作。)巴巴在奈安涅希瓦圣陵静坐闭关后,驱车回普纳。

除了这7处的闭关工作,巴巴还在普纳联系了几名玛司特。7日,带全体返回马哈巴里什沃。闭关继续。

赴马哈巴里什沃途中,阿迪在宾德拉屋停车片刻,带上午餐。这是自新生活开始,盖麦和女儿玛奴首次见到巴巴。

一周后,巴巴就之前3月24日的闭关声明授予如下说明:

我对所作声明,感到完全满意,因我坚信,神已下决心让我采取不能取消的一步。我怀着完全信心,希望你们都明白,我对将被迫采取步骤的性质,毫不知情。

更明确地说,我希望你们都认识到,我今天甚至猜测不到,神为我规定了什么步骤。这一步可能会把我抛入比旧生活更旧,或者比新生活更新,或者低于这两者,或者高于这两者的生活。

我感到肯定,至1951年6月最后一周初,神将在我内心确定,我要采取步骤的性质。一旦这在6月最后一周向我揭示,我就会向你们全体宣布。我在1951年10月16日最后实行不能取消一步之前,我必须从7月至10月16日为之打好基础。(如声明所言,这一步将给我的生活,给与我直接间接联系者的生活带来革命性改变)。

为我和所有与我相关者的准备,必须达到我的完全满意,以彻底防止1951年10月16日采取最后一步时可能阻挡我的细微干扰或干扰原因。因此,我必须用辨别力和决心来解决各个干扰因素。

不过我觉得,自从我开始新生活,出现过各种场合,使我和与我联系者不得不克服干扰新生活的很多因素。这一次,我不会做任何不让我对10月16日的准备完全满意的事情。

我也有信心,靠神的帮助和意愿,我将在1951年6月知道并宣布,在10月16日付诸实施的不能取消的一步,将在1952年2月16日前产生成果。

对你们坦率说明这一切,以便我的声明会消除你们(若有)的困惑,给予你们(若无的)信心。尽管如此,我认为,神将以自身方式赐予的该最后步骤的结果,绝不会依赖于一个人是困惑还是相信。
须发生的非凡之事,定会靠神意发生


一天,巴巴在茅舍闭关,专注于工作,尼鲁看守。巴巴听到远处一只乌鸦叫,尼鲁却没注意。巴巴工作完毕,走出茅舍,严厉批评尼鲁未嘘开鸟儿。尼鲁惊讶,因为他压根没听到乌鸦声。

即使发怒时,巴巴仍神采奕奕。帕椎抓紧取来相机,捕捉了这种美。他未问巴巴,悄悄拍了一整胶卷,可洗出胶卷,竟一片空白!帕椎十分惊讶,因相机或胶卷都没问题;此事前后拍的照片都完好无损。他确信,是巴巴的意愿。帕椎留下胶卷,当作提醒:缺少至爱巴巴的意志,什么都不会发生!


1951年4月15日星期天,美赫吉从孟买请来另一位医生,卡塔瑞亚和助手。纳瑞曼陪同。卡塔瑞亚医生次日开始治疗痔疮。连续6天,外敷药物,用绷带包扎。但痔疮更肿大。巴巴疼得厉害。连续两夜无法入睡。

一周后,4月22日星期天,卡塔瑞亚停止用药,推荐24小时外敷面糊,连敷六天。28日,痔疮终于萎缩脱落,留下小伤口。尼鲁和高荷日夜照料巴巴,特别小心保证洁净,以免感染。4月29日星期天,卡塔瑞亚医生又到普纳为巴巴检查,之后回孟买。

巴巴继续在马哈巴里什沃闭关,同时部署迁居海得拉巴的事宜。已在欢庆山地区为他租下房子。巴巴决定就“神定的一步” 于6月底开会。5月1日,致函众多爱者,邀他们参加海得拉巴会议——有的10天,有的7天,有的3天。
关于会议目的,巴巴授述:“以便让你们这期间进入同我联系的界限。”


1951年5月5日星期六,大阿迪驱车送巴巴和女子(美婼、玛妮、美茹、高荷与娜佳)到孟买,住在阿厦那。途中在宾德拉屋停车,巴巴见了帕帕、卡卡·钦乔卡、辟鲁和多拉伯·撒达。随即带午饭到田间树下野餐。阿迪在车内吃饭。尼鲁乘火车。阿迪和尼鲁住美赫吉家,尼鲁每天到阿厦那,为巴巴敷药。次日,巴巴见了在美赫吉家寄居的苏娜玛西和寇诗德。自从巴巴一年半前出发过新生活,这是她们第一次见他。她们告诉巴巴,希望从美赫吉家搬走,到自家的公寓独立生活。巴巴同意。吉蒂和拉诺也在美赫吉家居住,但巴巴没见她们,她们的未来悬而未决。 

阿娄巴在沃里的钻石餐厅任经理。一天早晨6点半左右,阿迪驱车带巴巴去看他。阿娄巴加班工作到深夜,巴巴到时他正熟睡。阿迪进去叫醒他,阿娄巴匆匆跑下楼迎接在车里等候的巴巴。


在普纳,哈比卜拉·贝格成了伽德卡和伽尼的密友。伽尼常对他谈巴巴,告诫,“永远记住,巴巴是神!”作为穆斯林,哈比卜拉起初觉得难以相信,但对巴巴神爱的亲身体验,使他逐渐全心接受。后来有一次,巴巴去普纳,走进哈比卜拉工作的克什米尔商店,亲吻他。哈比卜拉感动得哭了。

一天,巴巴召哈比卜拉到孟买。每当哈比卜拉来,巴巴的第一个问题总是:“你做乃玛孜吗?”哈比卜拉困惑不解,为啥每次会面巴巴总问这个,纳闷他是否在祈祷时犯了什么过失。这次,巴巴又问。哈比卜拉微笑回答,他定时祈祷。
 “你念记我吗?”巴巴问。
“我怎么能忘记您?”哈比卜拉答道。就在那一刻,哈比卜拉终于明白,巴巴为何总反复问他是否礼拜。巴巴所说的 “做乃玛孜”,指是否念记他。在那之前,哈比卜拉一直机械地祈祷;如今才有了正见。

巴巴问起他的职业。哈比卜拉说,他仍在普纳的克什米尔店工作。巴巴转向纳瑞曼,问他愿不愿雇哈比卜拉。纳瑞曼回答,可以到他厂里上班,月薪150卢比。巴巴于是建议哈比卜拉为纳瑞曼工作一段时间。然后抿了一口冰果露,余下的递给哈比卜拉喝。

8日,顺势疗法医生萨若希·瓦迪亚,到阿厦那为巴巴看病,用近一小时记录病案。下午4点,萨若希和达夫勒医生来探视。

5月9日,阿迪开车,巴巴经普纳返回马哈巴里什沃,继续在茅舍内闭关。纳瑞曼的车带娜佳、拉诺、吉蒂、娜格丝·达达禅吉和美赫吉之女佩雯尾随。在马哈巴里什沃,巴巴通知拉诺和吉蒂,“我们要迁到海得拉巴,你们愿意也可加入。但要在那边找工作。”她们欣然同意。在孟买时。她们一直长距离散步,以便做好准备,一旦被巴巴允许加入新生活,也可以像伴侣们一样徒步跋涉。巴巴指示她们,不要再住美赫吉家;她们回孟买后,在任教学校租了房间。

5月17日,埃瑞奇被遣往海得拉巴,为即将召开的男子会议作最后安排。

1951年5月22日星期二,巴巴由大阿迪驱车赴普纳。拜度、尼鲁和帕椎随行。联系7名玛司特后,当晚返回马哈巴里什沃。

5月23日星期三,是巴巴100天闭关的最后一天,他说,“靠神的恩典,本次闭关达到我的满意。”

当地人继续到阿迦·汗屋求达善,但巴巴在闭关,不准许。得知巴巴即将离开,他们更热切达善。巴巴同意了,条件是让他也达善他们。他们也答应了。24日,许多人来到巴巴住所,来者包括桑迦利和米勒杰的王公。巴巴触摸每个人的足,特别请求几个长者祝福。看到这些老人祝福他,奇妙无比。
为了唤醒人类,主扮演求道者角色,
谦卑地顶礼每个人——国王乞丐。
寻求他们的祝福,
以便有力量采取神定的下一步!


译自《美赫主》原版第十卷第3660-3693页

翻译:石灰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卡克·萨赫伯,玛司特,祝福,57岁生日,薄伽梵歌]:无
下一篇:[13-06-03] 海得拉巴会议
上一篇:[13-06-01] 表现方式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